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出了神殿,人皮燈籠道:“你說,玉靈神會妥協嗎?”

    大頭布娃娃尖聲笑道:“玉靈神曾遭重創,壽元流失嚴重,大概率是渡不過下一次的元會劫難。若只是她自己,大有可能與我們魚死網破。”

    “但,她剛纔沒有出手對付我們,說明她不是那種毫無感情的神靈,終究是顧忌種族的生死存亡。”

    “夜叉族就是她的羈絆!拿捏到了這一點,縱她修爲再高,也翻不起來浪花,只能乖乖認命。”

    人皮燈籠道:“剛纔倒是險得很,你我二人都受了不輕的傷勢,以玉靈神的修爲,若是悍然出手,我們未必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大頭布娃娃頗爲自得,道:“無需擔心,如今張若塵惹了衆怒,借了天尊和虛天的大勢,以前我們不能做、不敢做的事,現在可以直接平推過去。百族王城早該拿下了!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,夜叉族膽大妄爲,讓我們抓住了把柄,自然是要往死裡敲骨吸髓。”

    人皮燈籠大笑一聲:“對夜叉族的這一刀,必須要狠。只有這樣,才能讓百族王城中的各個小族聞風喪膽,盡皆來投,主動歸順黑暗神殿。今後每年,我們收到的神石、貢品必能增加不少,不用再爲尋找修煉資源煩憂。”

    人皮燈籠和大頭布娃娃破空而去,正要飛出夜叉族祖界大氣層之時,卻撞入進一層光幕中,墜落到一個被陣法銘紋包裹的空間氣泡裡面。

    人皮燈籠以爲是夜叉族啓動了神陣,欲要留下他們,手中黑暗神光閃爍,一柄至尊聖器戰斧顯現出來,戰斧沉重,能開天闢地。

    他披頭散髮,怒聲道:“大膽,玉靈神你敢動我們,殿主今日便會踏平夜叉族祖界,將你貶爲最低賤的神靈玩物,淪爲整個夜叉族之恥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上方的陣法神陣中,一道明亮到極致的光芒直劈下來。

    人皮燈籠長嘯,調動體內的黑暗神力,身周密密麻麻的神紋沖天而起,揮出黑色金屬戰斧,劈向那道光芒。

    兩股強橫的神力,對衝在一起。

    人皮燈籠才發現,從上方落下的光芒,是一柄石斧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他大驚失色,道:“荒……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手中戰斧碎裂,就連人皮神軀也爆裂而開。

    破碎的人皮周圍,神火瀰漫,黑色神氣濃烈。

    人皮燈籠修爲深厚強大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人皮數次被打碎,但都逃遁而去,保住性命。哪怕只有指甲蓋大小的一塊人皮逃走,他都能重新凝聚身體。

    碎裂的人皮,明亮的神火,如同河流一般的規則神紋,立即逃遁,衝擊包裹四周空間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“人皮燈籠,在本神面前,你還想逃?”

    荒天顯露出真身,手掌按了出去,形成一個巨大漩渦,將人皮、神火、規則神紋盡數吸入手中。

    荒天的手掌死氣瀰漫,如一座五指形狀的世界,頃刻間將慘叫連連的人皮燈籠,煉得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大神的確很難徹底殺死。

    可是,荒天執掌有大量死亡奧義,簡直就是殺神中殺神。

    吸收了人皮燈籠掌握的死亡奧義,荒天身上死亡神光大盛,整個天地都變得漆黑一片,道:“很好,夠了!從現在開始,我荒天便是死亡主神。”

    若非漁謠佈置的神陣包裹了這片天地,在他成爲死亡主神這一刻,整個星域中的死亡規則都會如千軍萬馬一般,向他匯聚。

    大頭布娃娃剛纔連續數次嘗試破陣,均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直到漁謠的身影,從一座圓形神陣陣盤中心顯現出來,它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論精神力,漁謠更在它之上,

    論陣法造詣,差的何止一籌?

    大頭布娃娃慌亂起來,身周出現密集的精神力絲線,冷聲道:“荒天你敢與黑暗神殿爲敵,地獄界將沒有你容身之地。殿主必然已經感應到人皮燈籠隕落,即刻就會降臨到此處。”

    荒天淡淡的道:“無邊嗎?這裡可不是黑暗神殿的領地,這裡是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誰說了算,你心裡沒數嗎?你以爲,以無邊的精神力,能夠洞察是誰殺了你們?”

    大頭布娃娃心驚不已,立即撞響漁謠。

    荒天手中石斧旋轉着飛出,所有精神力絲線盡斷,一斧破了精神力場域,重重劈在大頭布娃娃身上,將大頭布娃娃的身體打得撞擊在一座神陣的中心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關注公衆號:書友大本營,關注即送現金、點幣!

    神陣世界是一座碧青湖泊,大頭布娃娃墜入湖中。

    荒天衝入湖中,將大頭布娃娃提了起來,以死亡奧義將其煉殺。

    一位精神力達到八十階的強者,便是這般隕落。臨死時的精神力風暴攻擊,破不了荒天的大衍乾坤護體光罩,無法傷其分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殿中。

    愛蓮君道:“師尊,哪怕拼死一戰,也絕不能答應黑暗神殿如此無禮的要求,不然從今往後,夜叉族族人將再難在天地間擡起頭來。”

    祖界界尊眼神陰沉,道:“可以頒佈絕死令,號召所有夜叉族的修士,發動對黑暗神殿領地的攻擊。無論是在祖界的神靈,還在在外的神靈,全部調動起來,分散行動,能摧毀黑暗神殿一界就摧毀一界,能滅一星就滅一星。黑暗神殿真要亡我夜叉族,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。”

    一位聖境修士自爆聖源,造成的破壞力,已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夜叉族不知多少萬聖境修士,真要魚死網破的拼起來,足以摧毀黑暗神殿半個俗世,斷其根基。

    而且,這種禍端,不是幾百年,幾千年解決得了!

    夜叉族一日不滅,黑暗神殿就要永世承受反噬。

    一位名叫雲上墟的上位神,道:“真這麼做,夜叉族就亡了啊!當務之急,還是喚醒兩位老祖,讓他們去和黑暗神殿談判,付出的代價或許能小一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靈神冷眼旁觀神殿中諸神的爭執,看出其中一些神靈是怨恨她和祖界界尊,覺得是他們爲夜叉族惹來了災難,有意臣服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若是夜空神君沒有臣服無邊,玉靈神倒是真想頒佈絕死令,與黑暗神殿魚死網破。

    相信到時候,黑暗神殿有很大概率會讓步,不會逼得如此之狠。

    但,老祖之下,她雖是第一強者,夜空神君卻也是太虛境的修爲,在夜叉族也有非同一般的威信,完全有可能駁回她的絕死令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玉靈神臉色一變,飛出神殿。

    殿中諸神也生出感應,立即追出去。

    只見,天穹之上,兩團火光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落到地面的時候,人皮燈籠的人皮,噬地的布身,盡皆燃燒成黑色粉塵。

    兩位黑暗神殿地位超然的大神……

    隕落了!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皮燈籠的修爲,達到太白境巔峰。噬地更是精神力八十階的存在,誰能悄無聲息的殺死他們?”

    “難道是老祖出手了?”

    “別胡說八道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那凝白如脂的俏臉變了又變,往星桓天所在方向望去,眼神冰冷。

    在夜叉族祖界殺死兩尊大神,她居然毫無感應,黑暗神殿殿主也沒有趕來營救,毫無疑問,先前必然是有精神力超乎尋常的存在掩蓋了天機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誰有這樣的能力?

    除了星桓天和星天崖那兩位,還能有誰?

    可是,黑暗神殿會這麼認爲嗎?他們只會認爲,是夜叉族憑藉古陣,殺死了人皮燈籠和大頭布娃娃。

    這與宣戰沒有區別!

    玉靈神的神音傳遍祖界,道:“立即開啓祖界的所有防禦陣法和護界神紋,啓動戰爭堡壘。夜叉族生死存亡的時刻到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擋在距離夜叉族祖界的億裡外,不用推算也知,夜叉族和黑暗神殿的關係必然已經惡化,大戰在即。

    於是,將夜叉族族長從珠子中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是族長。”

    “族長回來了!”

    見到夜叉族族長,一衆軍士盡皆興奮不已,向虛空叩拜。

    不多時,愛蓮君從一座戰爭堡壘中飛出,將夜叉族族長請入進陣中,徑直向祖界飛去。張若塵自然是早已隱藏起來,沒有露面。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問道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真的是不得不戰了嗎?”

    愛蓮君神情沉重,道:“黑暗神殿的無邊殿主派遣人皮燈籠和噬地來祖界問罪,提出鉅額賠償,但卻死在了祖界。”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臉色一變,雖然此前夜叉族和張若塵聯手坑殺了黑暗神殿大批修士,可是,此事沒有傳開。

    若是有足夠的利益,黑暗神殿完全可以將此事壓下。

    更何況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沒有大神級強者死在夜叉族手中,因此是有迴旋的餘地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總不可能因爲這點損失,便要滅整個夜叉族吧?

    夜叉族又不是一般的小族,一旦反噬起來,甚至可能影響到天庭和地獄的戰爭格局。更何況,就算滅了夜叉族,也會引發無數不良後果。

    百族王城中的各大小族,豈會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?

    雖然無力反抗黑暗神殿,但卻可以選擇依附十大族、命運神殿。如此一來,黑暗神殿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