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豈會給商子烆喘息之機?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比一顆星球還要沉重,化爲山峰一般的巨劍,鎮壓下去,擊在手印大坑底部的商子烆身上,將他死死鎮壓在冰川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到手印大坑邊緣,離地數十丈,調動強大的精神力,注入萬咒天珠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天珠急速旋轉,破風聲不絕於耳。

    珠中的至尊銘紋,盡數浮現出來,威能大增。

    “死魂……”

    驀地,異變發生。

    手印大坑旁邊的冰原中,傳出冰裂聲。

    一寒一熱,兩道身影,破冰而出。

    火魔帝和寒夜天在張若塵的身後,一左一右,各自打出一道無上級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火魔帝化身爲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球,灼熱刺目。

    寒夜天藏身在一團黑色光霧中,氣息冰寒。

    他們雖是商子烆的分身,卻都是半神巔峰,並非弱者,不能輕視。

    張若塵急速轉身,雙手迎了上去,左手結掌,龍影纏繞,烈焰如炙。右手捏拳,一條天河虛影,流動在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本以爲不堪一擊的二人,卻爆發出兩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打得張若塵向後飛了出去。三人同時撞擊在沉淵巨大的劍身上,將沉淵古劍震飛出去,飛向遠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火魔帝和夜寒天二人,察覺到不對勁。

    “不好,又是商子烆的算計,他們燃燒了生命。”

    燃燒生命,不是燃燒壽元,指的是將自己的一切都燃燒殆盡,換取剎那間的強大。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倒還不至於讓張若塵感覺到危險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往往燃燒生命,也就意味着自爆聖源。

    沒有精神力成神,哪怕是僞神,都很難阻止半神巔峰的強者自爆聖源。就像當初的吾悅命皇一般,在燃燒生命的情況下,可以掌拼白卿兒。自爆聖源後,甚至讓早有種種應對之策的白卿兒,都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此刻,火魔帝和夜寒天打出的力量,緊黏着張若塵的雙臂。

    在這樣近的距離下,兩位半神巔峰的修士自爆,已經足以弒神。

    自爆聖源,對任何修士而言,都是至強的底牌手段,但,卻是絕不能使用的手段。正是如此,即便是無上境元會級天才也得對天下修士,保持謹慎之心,不能小覷任何人,否則有死在半神巔峰修士手中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商子烆已從手印大坑中飛身而出,看了一眼,張若塵、火魔帝、夜寒天,念出一句:“付出兩尊分身的代價,送你上路,這一次看你還怎麼逃出生天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商子烆爆發出急速,向遠處飛遁,只想離三人越遠越好。

    半神巔峰的修士自爆聖源,百里之內都是禁區,而且,這還是對元會級代表人物而言。

    裁決尊者的神境世界中,鬼主感嘆一聲:“這個商子烆,手段很高啊,難怪能夠得到商祖的重視。此子將來必定是天堂界又一尊狠角色,說不定,將是第二個玄一。”

    能得神境巨頭的讚歎,此話若是傳出去,商子烆在神境世界中,都會獲得一定的名氣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的確算得上一個還算不錯的人物,可惜,沒有未來了!”

    鬼主雙目一眯,向下方盯去。

    若是火魔帝和寒夜天真的貼身自爆,對張若塵而言,的確是兇險至極,但,張若塵又豈會坐以待斃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他的身體四周,出現密密麻麻的光點。

    一粒光點,就是一道絕對自我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數之不盡的絕對自我時間印記,與虛時間領域結合,化爲一座絕對虛時間領域。在這領域中,時間變得靜止。

    絕對虛時間領域其實是萬古歸一道域的一部分,只不過,更注重對時間力量的運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臂,爆發出三十倍攻擊力,將火魔帝和夜寒天震退。隨後,他身後向後一躍,衝入進一道空間之門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遲緩了一瞬間,火魔帝和夜寒天聖源自爆,強大的毀滅力量,席捲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別說萬里海域,便是十萬裡外的海面,都遭受嚴重的衝擊。

    海面像是反轉了過來一般,天地規則錯亂,力量波,甚至衝擊到天穹的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飛遁到數千裡之外的商子烆,回頭看去,被氣勁向後震飛出去,但,雙眼灼熱,心中興奮無比。他覺得,就算將來踏入神境,也不可能有此刻這麼暢快。

    “好一個商子烆,竟如此之狠。”羅乷雖不相信,張若塵會就此隕落,可是心中終究是十分擔憂。

    鳳青漓感嘆一聲:“今日也太兇險了,真可謂是步步殺機,生死皆在一線間。能夠成爲一個元會的代表人物,果然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。”

    羅乷捕捉到了張若塵氣息,臉上的凝重消失,展顏笑道:“然而,塵哥纔是這個時代,最強的那一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衝出空間,如同從地獄中走出的魔鬼一般,出現到商子烆的身前。

    看着滿臉驚駭的商子烆,張若塵雙手持劍,一劍劈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商子烆敢發誓,此刻張若塵的身影,已是牢牢印刻在他心中。

    短暫的失神後,商子烆將身上的護身符籙,盡數打了出去,隨後,爆發出最快速度,向天庭各界修士所在的方向飛逃而去。

    沒辦法不逃。

    不逃,就是死。

    不死,至少還有機會。死了……今後瀲曦,豈不是真的要完全屬於張若塵了?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死,一定還有別的機會。對了,張若塵在天庭,在崑崙界,還有很多在意的修士,利用他們,還可以佈置出殺張若塵的局。我還有機會!”

    商子烆擡頭看向前方,距離天庭各界的修士,只有數千裡之距,以他的速度,頃刻間就能到達。到時候,任憑他張若塵有翻天覆地的戰力,也只能退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擊穿一層層符籙光幕,向他追了上去,每一步,都能跨出百里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,你不是要殺我嗎,怎麼自己先落荒而逃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號稱不死不滅?”

    “你已被我嚇破了膽,逃回去也沒用,註定一生都將活在我的噩夢之中,惶惶不可終日。”

    當張若塵的第三道聲音響起,已是追到商子烆身後,手持沉淵古劍,化爲一道劍芒飛了出去,在海面上,撕裂開一條寬闊的峽谷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雙手虛抱,催動萬咒天珠。

    眼看沉淵古劍,就要擊在商子烆背上,一道玄光從天而降,擋在沉淵古劍前方。

    那道玄光,爆發出灼熱至極的氣息,溫度達到接近百萬級的程度,與沉淵古劍僵持了一瞬間,兩者同時向後倒退出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回張若塵身邊,環繞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那道玄光,逐漸轉暗,顯露出一道絕代風華的俊美身影,身穿聖袍,如謫仙降世。

    能擋住張若塵一劍,顯然來者並非泛泛之輩。

    “東華帝君,就憑你也敢阻我殺人?”張若塵語氣淡然,卻誰都聽得出聲音中的強大意志。

    心智不夠堅定的大聖,只聽到這道聲音,怕是就會膽魄盡碎,立即退走。

    東華帝君笑了笑,道:“勝負已分,何必斬盡殺絕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東華帝君所代表的盤古界,與天堂界素來不和,他之所以出手,乃是因爲現在天庭面對的乃是共同的敵人,地獄界。

    哪怕往昔有再大的仇恨,現在都要放置一邊。

    這是面對地獄界,必須要有的態度!

    但,張若塵與商子烆的仇,不可能因爲任何修士的介入,便罷手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萬古歸一道域,將東華帝君和商子烆,拉扯了進去。隨後,他利用空間扭曲,繞開東華帝君。

    “無量天尊!”

    一座石山,在海面上升起,擋住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鎮元站在石山之巔,五行之力從他體內涌出,圍繞石山飛行。雖然他是無金之體,可是,卻能修煉出五行金之道規則,只不過達不到高深的層次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石山頂部看了一眼,隨後,後頭望去,發現慈航仙子走在一片佛光中,進入他的萬古歸一道域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千年一別,天庭地獄殊途,戰場上相遇,便是敵。”慈航仙子身周飛行着一個個金色梵文,每一個,都蘊含神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千年來,不僅鎮元異軍突起,超越昔日比他強大的修士。

    慈航仙子也是這樣的異類。

    鎮元感嘆一聲:“很不想與你爲敵的,但是,大世如此,各有各的陣營。昔日一起對敵的戰友,今日,卻要生死相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笑一聲:“何須那麼感慨?能做朋友,固然是一件痛快事。能做敵人,何嘗不是另一種痛快?今日,我必斬商子烆,你們加起來尚且還不夠攔我,還有誰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自信得有些過分了,莫要小覷天下英雄。”妖神界第一強者褚犍,從海中走來。

    他化爲了本體,體軀巨大,形態如豹,長着人頭,有着一對牛耳。

    “若不會一會你這萬古歸一的史詩級強者,豈不是人生的一大遺憾?”真理神殿的第一強者,堯廣,展開了星海無岸的界域,踏入張若塵的道域。

    好戰者敖乙,更是早已蠢蠢欲動,此刻長嘯一聲,化龍騰飛而去。

    商子烆沒有再逃,更知陷入了張若塵的道域很難逃走,同時,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,揚聲笑道:“張若塵,你要殺我,無疑是在挑戰整個天庭。退去吧,你殺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以言語,激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今日便來稱量稱量天庭各界的豪傑到底有多少斤兩?但,我認爲,憑他們還保不住你!天下誰都救不了你!”張若塵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