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按照夜叉族族長的預估,黑暗神殿最可能的做法,乃是殺了他和祖界界尊這兩個罪魁禍首,幽禁玉靈神,然後再扶持一位願意臣服他們的神靈做族長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就可憑藉夜叉族,掌控整個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但,人皮燈籠和噬地這麼死在夜叉族祖界,簡直就是捅破天的事,讓黑暗神殿顏面掃地。

    就算黑暗神殿再不願滅夜叉族,如今也是不得不開戰。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問道:“糊塗啊,誰做的決定?玉靈神?”

    愛蓮君搖了搖頭,道:“應該是有第三方勢力插手進來,修爲強大無比,有頃刻間擊殺兩位大神的實力。而且,連師尊都無法感應到,他們是如何被殺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師尊在何處?”夜叉族族長問道。

    “夜叉祖神殿。”

    愛蓮君和夜叉族族長化爲兩道神光,破空而過。祖界中惶惶不安的神靈,見族長歸來,紛紛向夜叉祖神殿匯聚而去。

    夜叉祖神殿,乃是夜叉族還是地獄界十大族之一的古老時代便已存在,神殿宏偉,如磅礴巨山,不亞於張若塵見過的真理神殿、功德神殿。

    神殿周圍數十萬裡的疆域,被海量神紋包裹,神氣衝盈,陣法密集。

    這是夜叉族做爲古之大族的底蘊!

    正是憑藉這座神殿,夜叉族在這不知多少億年的歲月長河中,經歷何止十次生死大劫,卻依舊沒有滅族。

    玉靈神獨自一人坐在神殿最上方,雍容華貴,體態風流,但臉色異常憔悴。直到愛蓮君和夜叉族族長走進來,才坐直嬌軀,氣勢外放。

    她那雙氤氳蘊靈的星眸中,寒光四射,道:“張若塵,你還有臉來見本神?”

    愛蓮君茫然,後頭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隱藏中走出,道:“韓姑娘好厲害的感知,不愧是太虛境大神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心中卻是驚歎張若塵隱藏手段的精妙,若不是在夜叉祖神殿,自己未必能夠這麼快感應到他的氣息。

    關注公衆號:書友大本營,關注即送現金、點幣!

    玉靈神冷聲道:“說吧,人皮燈籠和噬地是不是你們殺的?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!天大的冤枉,我和族長才剛走出黑暗大三角星域,外面的事,是絲毫不知。來祖界,就是爲了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一處位置,徑直做下去,又道:“當初聯手對付黑暗神殿,本就有風險,我以爲韓姑娘好歹活了四十萬年,肯定料得到失敗的後果。沒想到,如今竟是要將責任盡數推卸到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離逍大神是我殺的,趙無延是我殺的,霜城魔依舊是我殺的,這些我都認。但,屬於你們夜叉族的那一份,我絕不認。”

    愛蓮君滿眼震驚,怎麼都沒想到,最近這些年,黑暗神殿三大神的隕落,竟都是張若塵的手筆。

    玉靈神精美無瑕的臉上,也露出一道訝色,道:“霜城魔竟是死於你的手中?他可是太白境巔峰,執掌着黑暗神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絲毫都不謙虛,眼神睥睨,道:“那又如何?本界尊要他三更死,他便活不到五更。”

    從古至今,就沒有男人不在女人面前吹牛的。

    若非當時霜城魔身受重傷,若非當時張若塵同時擁有宇鼎和地鼎,想殺一位太白境巔峰的大神,哪有那麼容易?

    玉靈神哪會信張若塵的狂傲之言,畢竟以她的修爲要殺霜城魔,都非易事。

    玉靈神道:“是龍主出的手吧?”

    先前,龍主和緋瑪王的交鋒,強盛神威傳遍星空,玉靈神豈會感應不到?

    龍主剛剛現身,張若塵就來到夜叉族,兩者怎麼可能沒有聯繫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韓姑娘竟還有心情關心這些?你們夜叉族大禍臨頭,就不想想如何破局?”

    “要破此局,太簡單了!只需將你擒拿下來,送去黑暗神殿,就能化解大半危機。”玉靈神站起身來,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顯現,隨之,一股黑壓壓的煞氣籠罩整座神殿。

    愛蓮君和夜叉族族長臉色一變,以爲玉靈神真要對張若塵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靜自若,身周出現一個太極圓圈,化解了玉靈神的神威煞氣,笑道:“玉靈神,你敢這般做,夜叉族才真的是沒救了!”

    “送我去黑暗神殿?就算將我獻出去,能夠換得夜叉族一線生機,你們也會被黑暗神殿剝削至骨髓,變得奴隸一般卑微。而且,族長和祖界界尊的性命,怎麼都不可能保得住。你玉靈神就算能夠保住性命,也一定會付出比死亡更重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這還只是其次!你們最好得明白,地獄界邊緣地帶到底是誰說了算,黑暗神殿真能說了算嗎?”

    “這是不將我們星桓天和星天崖放在眼裡?”

    “對了,你剛纔在問是不是龍叔殺了霜城魔?實話告訴你,霜城魔尚且還沒有資格死在龍叔手中,你玉靈神倒是勉強夠了!”

    哼了一聲,張若塵這纔看向愛蓮君,道:“愛蓮兄,本界尊登門,連茶都沒有一杯嗎?這是你們夜叉族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愛蓮君苦笑連連,目光向玉靈神望去。

    玉靈神怎麼可能想不到擒拿張若塵的後果,剛纔釋放煞氣神威,不過是爲了試探張若塵的實力而已。

    沒想到,短短數年不見,此子修爲越發高深,竟可風輕雲淡的破去她的勢。

    修煉速度,怎可如此之快?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回過神來,連忙道:“若塵界尊來祖界,自然是想要助夜叉族一臂之力,大家是同進共退的盟友。玉靈神前輩剛纔只是在開玩笑,對吧?”

    雖是族長,卻是玉靈神的晚輩,修爲實力也有巨大差距。

    玉靈神嫣然一笑,似回到年輕之時,化身爲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妖女,道:“你張若塵雖然只是一個出世一兩千年的小輩,但魄力倒是超乎本神預估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得沒錯,黑暗神殿獅子大開口,欲要夜叉族獻出十座大世界,礦產星球和生命星球各一千顆星球,神石三千萬枚,這是要將夜叉族敲骨吸髓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噬地和人皮燈籠死在祖界,就算將你獻出去,他們的條件也只會更加苛刻。”

    “你張若塵來祖界,真是要助夜叉族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張若塵此生最痛恨背叛,自然不會背叛盟友。夜叉族有難,豈能不管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自身難保,一旦你現身的消息走漏,知道會有多少人來殺你嗎?你可知,因爲你和無月的事,血絕家族和神女十二坊已經付出了多麼慘重的代價?”玉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憂色,但現在是收服夜叉族的最佳時機,絕不能表現出半分弱勢,道:“那又如何?現在他們鬧得有多歡,將來付出的代價就有多大。我敢從黑暗大三角星域中走出來,也就絕不會怕他們,大不了好好殺一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你必然是覺得我不過是在口出狂言,但實話告訴你,有天姥庇護,地獄界沒有人動得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的殿主呢?他現在可就在百族王城,而且住在七峰連環山。”玉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笑:“無邊若是躲在黑暗神殿不出來,還能保住性命。他來到百族王城,簡直就是自尋死路,冰皇想要殺他久矣。”

    無邊是殺死小黑母親的罪魁禍首之一。

    不僅冰皇想殺他,龍主何曾不想殺他?

    只不過,劍界關係重大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龍主才忍住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“虛天呢?你這次可是讓虛天顏面掃地。”玉靈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看去,看得玉靈神都有些不自在的時候,才道:“誰說虛天顏面掃地了?”

    玉靈神笑道:“虛天封了無月爲天姬,但無月卻與你苟合。無論是她凌虐了你,還是你凌虐了她,在虛天那裡,你都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當時之事,除了虛天,只有四人知曉,我、冥王、缺、無月。無月畢竟是失憶了,就算突然記憶又恢復了,她的話也不足爲信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其實那一日,根本沒有封天姬之事,一切皆是謠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都能猜到,消息是怎麼走漏出去的。

    必然是冥王將此事告知不死血族諸神之後,有不死血族的神靈將消息傳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說服虛天,此事要翻盤絕非難事。

    玉靈神剛纔之所以問了那麼多,自然是要先確認張若塵能夠保住自己。若是他連自己的保不住,夜叉族憑什麼還要與他合作?

    玉靈神紅脣微翹,嫣然一笑:“去給若塵界尊拿一壺本神珍藏的雨夜玉靈茶。”

    “雨夜玉靈,真是意境無窮。”張若塵感嘆道。

    玉靈神懶得理會張若塵的無禮放肆,不過此子天資太高了,修煉速度快得驚人,縱然他有風流之名,但若是能夠解夜叉族的危機,自己委身於他,倒也不是不可以的事。

    玉靈神看中了張若塵可怕的潛力,與他背後龐大的勢力背景。

    一位活了四十萬年的古神,只要願意,可以僞裝出任何性格。

    玉靈神聲音柔軟了許多,甜美可人,道:“若塵界尊打算如何幫助夜叉族渡過難關?黑暗神殿之前已是下了最後通牒,令夜叉族十二時辰之內關閉護界陣法,並讓本神帶着祖界界尊和夜叉族族長前去百族王城領罪。否則,先滅夜雨海,再滅夜叉族除了祖界之外的三十七座大世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氣蓋雲霄,道:“還能有什麼辦法?直接打上百族王城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