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風巖看着那片聖光閃耀站有一位位絕世身影的海域,心中苦澀,嘆道:“這一天,終究還是來了!無法避免。”

    “無法避免,便坦然面對。在大勢的洪流下,能隨波逐流的都已經是英雄。你什麼都改變不了!張若塵剛纔那句話說得對,能爲友,固然痛快。能爲敵,何嘗不是另一種痛快?”風兮道。

    風巖道:“姐姐,我明白!戰場相遇,沒有兄弟。天涯相聚,方可縱酒高歌,嘆人生之無奈,訴生死與悲歡。”

    隨着萬墟界盟主的闖入,張若塵的道域中,已是匯聚了天庭最頂尖的八大高手,至少都達到準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層次。

    看到此情此景,婪嬰和鳶皆是暗暗鬆了一口氣。縱然張若塵修爲再高,面對整個天庭頂尖強者的攻伐,就算不死,也必然重傷,哪裡還有餘力對付他們?

    血屠眼珠子轉動了一下,覺得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如此強大,回到地獄界後,必定呼風喚雨,現在若能示好,將來說不定能夠得到不少好處。

    般若看穿了他的想法,見他蠢蠢欲動,道:“天庭那些修士,尚且還威脅不到張若塵。你衝上去,沒有任何意義,反倒是會給青鹿神殿、地煞鬼城、死神殿釋放出一個錯誤的信號,以爲死亡神宮選擇了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血屠有些尷尬的後退兩步,笑道:“天庭的八大高手,加上一個深不可測的殷元辰,圍殺僞神,都已經綽綽有餘。神女殿下居然依舊如此看好我師兄,還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血屠聲音戛然而止,因爲,般若的目光,瞪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本皇的意思是說,神女殿下還真是聰慧過人,眼力非我等可及。”血屠連忙改口。

    他對般若,頗爲忌憚。

    這位神女殿下,手段極其厲害,還是不要得罪爲妙。

    海面上,戰鬥已然爆發。

    天庭的八大高手,皆很清楚,憑他們任何一人的力量,都絕不是張若塵的對手,只有合衆人之力,才能將他擊退。

    當然,其中一些修士,更想鎮殺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先破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,一起出手,將他的道域一分爲八。”東華帝君道。

    八大高手同時釋放出道域,數百萬億道聖道規則釋放出來,充塞天地,將天地規則都擠壓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豈會讓他們如願?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穿梭在空間中,出現到東華帝君的前方。沉淵古劍在他身前急速旋轉,劍身周圍,凝聚出成千上萬道劍氣。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揮斬下去,劍道聖意和劍道奧義,盡皆融入其中。

    萬千劍氣,衝擊出去。

    東華帝君察覺到極度危險的氣息,袖中,飛出一口至尊聖器青鍾,化爲山丘大小,迎向飛來的戰劍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這一劍,乃是全力以赴,以摧枯拉朽之勢,破開了東華帝君的道域,劍鋒與青鍾碰撞在一起,將青鍾壓得沉了回去,撞擊在東華帝君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東華帝君雙手虛抱,結成一道直徑百丈的光印,卻依舊難擋,被倒壓回來的青鍾,撞得吐出一口鮮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再添一擊,徹底重創東華帝皇,讓他失去戰力。

    左右兩側,卻是各自傳來一道嘯聲。

    左側攻來的,乃是褚犍。

    它的身軀巨大如山,渾身流動洪荒之氣,掀起一層層巨浪,嘴裡吐出紫色雷電光柱,瞬間將千里海域化爲雷電海洋。

    右邊攻來的,乃是萬墟盟盟主,此人戰力強大,是天庭的元會級代表之一。他嘴裡吞吐神氣,施展出神通,在頭頂凝聚出十三顆星球,也不知是真正的行星,還是煉製的星辰戰兵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金剛月輪和藏山魔鏡,皆是爆發出至尊之力,向左右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金剛月輪光芒暴漲,變得巨大無比,似一隻金色的光輪,與褚犍吐出的雷電光柱撞擊在一起。最後,重重擊在褚犍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褚犍嘴裡低沉慘叫,那龐大的身軀,從海中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至尊聖器一擊何等恐怖,褚犍雖肉身強大也難擋,飛在半空之時,全身血肉爆開,化爲血霧。只有一具骨架,才能保持完整。

    墜落到海面時,骨架與血霧匯聚到一起,肉身難以短時間重新凝聚。因此,骨架帶着血霧,急速向萬古歸一道域外逃去,完全失去先前的威風。

    可惜逃不掉,道域中的空間方面已經顛倒,骨架和血霧反向張若塵衝去。

    褚犍察覺之時,已經晚了!

    張若塵探出手掌一抓,虛空中,出現一隻一萬多米長的大手,將骨架和血霧裹在了裡面,捏得粉碎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一尊準元會級天才,就此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褚犍的隕落,猶如一記重拳,擊在所有天庭修士的心口。

    特別是對妖神界的修士而言,更是如同天崩地裂了一般,完全無法接受,覺得眼前看到的都是幻象。那可是褚犍,妖神界神境之下的最強者,怎麼會如此不堪一擊?

    僞神都無法如此輕易的殺死他。

    他們哪裡想得到,張若塵兇悍到了如此地步?

    另一頭,萬墟界的盟主修爲顯然要比褚犍強大不少,擋住了張若塵打出的藏山魔鏡,只是受了一些輕傷。

    “擋我者死。”張若塵大喊,

    張若塵要回地獄界,自然是要斬幾位天庭的重量級人物,不可能手軟。地獄界諸神就在那裡看着,別說是褚犍,便是交情頗深的鎮元和慈航仙子,他也必須要殺。

    戰場相遇,就是如此殘酷。

    商子烆急切的大喊:“大家不要將張若塵當成聖境修士對待,要將他視爲神靈,只有使用最強的底牌手段,纔有可能鎮殺他。否則,我們會被他各個擊破,全部都得死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鎮元極爲理智,道:“鎮殺張若塵,我們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,沒必要這麼做。當前,我們更應該做的事,乃是破開萬古歸一道域,救你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婦人之見!褚犍已被殺死,我們就這麼逃走?天庭的臉面何在?”

    商子烆目光投向遠處的殷元辰,冷聲道:“張若塵最強的,乃是他的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,這是褚犍逃不掉的關鍵原因,連拼死的機會都沒有。殷元辰,你還不使用通天浮屠,鎮壓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,還等何時?你以爲,他殺死了我們,就憑你一人之力,是他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大道天荒印!”

    商子烆身上功德之氣燃燒,五彩色的火焰從體外,涌入體內。

    他頭頂上方的虛空,出現一片片彩霞,彩霞中,一隻手影探了出來。

    如蒼天之手。

    在燃燒功德之氣的情況下,商子烆施展出來的大道天荒印,威力更勝先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堯廣和鎮元對碰一擊,翻身而回,瞥了一眼大道天荒印,雙手緩緩划動,掌心浮現出一道道太清雲霞。

    “太清推雲手!”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一掌推了出去,手臂上,一道道葬金規則神紋流動,有浩蕩神威和天地本源的力量,隨之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踏入無上境,這一招太清推雲手施展出來,威力比萬死一生境時不知強大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手印相擊。

    大道天荒印破碎而開,商子烆身體倒飛出去,墜入進萬古歸一道域中的一座時空漩渦,被鎮壓在了空間中。

    頭頂梵音響起,如同萬千僧佛在誦經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去,只見,天空完全變成了金色,並且塌陷下來。

    並不是真的天塌,是通天浮屠變得足夠巨大,只是塔底,直徑就有千里,覆蓋整個戰場。

    太震撼人心!

    此刻的通天浮屠,真就配得上“通天”二字,足有數萬裡高,爆發出來的威能,堪比神威。

    天庭和地獄的觀戰者,向更遠處退去。

    殷元辰的全力以赴出手,給天庭的修士,都吃了一顆定心丸。有他在,足以制衡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在同境界,你以爲還能鎮得住我的道域?”

    張若塵夷然自若,日晷隨之飛了出去,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,化爲一片光雨,與壓下來通天浮屠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東華帝君打出青鍾,擊穿時空漩渦,將商子烆救了出來,道:“走吧!神境之下,無人殺得了張若塵。繼續戰下去,必有更多修士因你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想走?哪有那麼容易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對抗通天浮屠之時,道域中,凝聚出三十六柄半透明的空間之劍,直向東華帝君和商子烆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東華帝君向前衝去,體內聖氣急速運轉,盡數涌進青鍾。

    他一掌擊在青鐘上,鐘聲爆鳴,化爲一層層音波巨浪,與三十六柄空間之劍衝撞在一起,將張若塵的這一波攻擊,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商子烆見張若塵在對抗通天浮屠的時候,尚且還有餘力出手攻擊他們,心中不禁有些絕望,意識到今日要殺張若塵,的確是難如登天,只有破境成神纔有機會。

    可是,以他現在的狀態破境,無疑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就算破境成功,地獄界的神靈怎麼可能像現在這樣袖手旁觀,豈會給他出手殺張若塵機會?

    “終究……不可敵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無奈至極的感嘆一聲,向萬古歸一道域外衝去。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!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吼一聲,日晷的底座上,浮現出一道佛影,威力大增,將通天浮屠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影如一道流光,或是劈掌,或是打出拳勁,與阻攔他的東華帝君和慈航仙子閃電般交鋒,頃刻間打爆東華帝君的頭顱,擊碎慈航仙子的半個身體,追上商子烆,一掌拍到了他的頭頂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