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位身穿綺羅綵衣的夜叉族聖女,手捧青銅盤,呈送雨夜玉靈茶走進神殿。聽聞這話,她手臂輕顫,手中青銅盤險些墜落。

    愛蓮君道:“若塵界尊,還請莫要開玩笑了!以百族王城如今的局勢,便是夜叉族傾一族之力前去攻伐,也未必討得了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那位夜叉族聖女手中接過茶杯,問道:“百族王城中,如今是什麼局勢?”

    愛蓮君道:“黑暗神殿大軍進駐,命運神殿、酆都鬼城、青鹿神殿、地煞鬼城、天南生死墟、冥殿……各大勢力皆有神靈駕臨。”

    “城中,夜叉族、血絕家族、魔狼族、神女十二坊的產業,已是遭遇毀滅性的打擊。他們是要借界尊和無月的公案,清除異己,大肆謀利,進而掌控整座百族王城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界尊不出面還好,一旦出面,必遭十面圍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麼事,但卻能想象其中的血腥和悽慘,手指不禁緊捏成拳。

    愛蓮君又道:“血絕戰神的處境也非常不妙,遭到不死血族數位族長候選人的討伐,更有血天部族內部強者反叛。就連他的親子死在百族王城中之時,也無法從血天部族脫身趕去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道:“張若塵,還請了解清楚外界的局勢,再做決定吧!你若真是打算直接打入百族王城,如此莽撞,本神是絕不會再與你合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的濃烈殺氣突然消散,淡淡道:“本界尊到想知道,這些人到底猖狂到了何等地步?”

    隨即,愛蓮君細細講述起來,從十三座神女樓被摧毀,神女十二坊死傷慘重,到血青盛被殺,七手老人神形俱滅,夏瑜、血後重傷,般若遇襲下落不明……

    一樁又一樁慘案的背後,無不是在針對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現身,那些人自然是將矛頭指向與他相關的修士。

    血絕家族會被推到風暴的中心,一是因爲血絕戰神公然幫助張若塵,與黑暗神殿隔空打擂。

    二是因爲,血絕戰神在地獄界得罪的仇家,並不少。以前是他族長繼承者的身份,加上自己強大的戰力,才少有勢力敢動手。

    如今,有黑暗神殿擋在前面,又有酆都大帝和虛天的大旗,誰都看得出血絕戰神命不久矣,那些仇家自然是蜂擁而上。

    三是因爲,族長之位的爭鬥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內部利益錯綜複雜,十大部族分而治之,誰不想自家部族的神靈成爲族長?

    但凡實力強勁者,誰不想做地獄界十大族的族長?這是多麼大的權利誘惑?

    最後,就連十界之戰贏得的十界,也被奪走,張若塵心中之怒已是難以抑制。

    玉靈神一直觀察着張若塵,發現此子雖然眼神越來越凌厲,但,卻依舊穩如神山,心境着實非凡,不像是一個莽撞冒失之人。

    玉靈神紅脣晶瑩,道:“若塵界尊,你還認爲要直接打上百族王城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笑:“打!自然是要打,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得打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露出一道失望之色,沒好氣的道:“就算龍主出手,牽制住黑暗神殿殿主。憑你的修爲,進入百族王城,那些神靈一人按出一根小手指,就能讓你灰飛煙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誰說只有我,不是還有你嗎?”

    玉靈神哼了一聲,胸口氣得猛顫,道:“你覺得本神會做這種以卵擊石的蠢事?”

    “你獨自前去百族王城,自然是以卵擊石。但,與我前去,情況將大不一樣。因爲那將代表着,你是星桓天的修士。無論怎麼說,百族王城終究還是在九天前輩的精神力攻擊範圍之內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又道:“剛纔愛蓮兄也說了,百族王城中勢力繁多,各大勢力的神靈聚集,其實這並不是什麼壞事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因爲勢力多,反而誰都不敢第一個對我出手,都希望別的勢力做出頭鳥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滿臉詭笑,道:“張若塵啊,張若塵,你總算是露出了尾巴。你這是想借此機會,收服夜叉族?將夜叉族徹底綁到星桓天的戰車上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擺了擺手,道:“不是收服,也不需要夜叉族臣服,只是戰略上的深度合作。韓姑娘應該很清楚,星桓天能夠無懼黑暗神殿,完全是因爲九天前輩和星天崖的那位。論神靈數量,論俗世勢力,夜叉族勝過我們太多太多,我們怎麼吃得下夜叉族?”

    這話,讓夜叉族族長和玉靈神皆是暗暗點頭。

    就星桓天那點俗世實力,連夜叉族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。想要吞併夜叉族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況且星桓天的修士,以人類爲主,不會像黑暗神殿那樣將夜叉族族人當成食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真要將夜叉族收服,怕是數萬年後,整個星桓天都會被夜叉族龐大的族人數量同化,變成夜叉族的第三十九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不借星桓天之名,你們夜叉族如何與黑暗神殿鬥?不鬥,難道你們真要送上十界,三千萬枚神石,甚至是族長和界尊的人頭,去求一個萬世奴隸的苟且活法?”

    神殿中,氣氛沉重了不少。

    玉靈神沉思,但依舊還有一絲猶豫。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卻早就已經戰意沸騰,滿眼寒霜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道:“你們知道,夜叉族到目前爲止,損失的最大東西是什麼?是你們歷代先祖在百族王城這片星域花費千百萬年積攢下來的威信,是夜叉族數以億記族人的驕傲。”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正在踐踏夜叉族的威信,要打斷你們的脊樑,讓你們再也站不起來。”

    【看書領紅包】關注公..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那些依附於你們,認你們爲帶頭大哥的小族,如今或許正在被牽連和欺壓。或是對你們已經失望,再也不怕你們,再也不會尊敬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了這些小族的支持,夜叉族怎麼做百族王城的第一大族?怎麼一呼百應?這纔是你們最大的損失!”

    “若不打一場,夜叉族族人的精氣神就沒了,就算挺過這一關,今後也只會衰敗下去。你們這些神靈代表的,就是夜叉族的精氣神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是你們,哪怕是戰死在百族王城,也要讓夜叉族的所有族人看到你們身上的氣概和悲壯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自爆神源,都無法殺死敵人,卻也要讓敵人知道流血的滋味不好受。惹到夜叉族,是要付出代價的。”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爆哼一聲,如驚雷炸響,道:“玉靈神前輩,老夫認爲若塵界尊所言甚是有理。這一次若是我們屈服了,夜叉族世世代代都將站不起來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輕飄飄的瞥了張若塵,此子真是巧舌如簧,明明是想利用夜叉族對付黑暗神殿,反而還要夜叉族對他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但,她有選擇嗎?

    雖說百族王城中,很多小族的背後都有地獄十大族的影子,但依舊有不少小族,是完完全全聽從夜叉族號令。

    若是讓這些小族,看到夜叉族悽慘而卑微的樣子,今後怎麼可能還會聽夜叉族的?

    玉靈神那俏美至極的臉蛋上,滿是寒霜,道:“真想在百族王城中打一場,必須要先做一件事,奪下城中的冠雲陣塔。這座陣塔,乃是百族王城中所有陣法的樞紐,由三大族共同掌控。”

    “但,無邊既然在城中,想來冠雲陣塔已是落入黑暗神殿的掌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作爲三大族之一的火鬼族能不能支持我們,也至關重要。只要三大族能夠齊心,百族王城中的各個小族必然會與我們站到一起,這些勢力聯合起來,絕非你想象中那麼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百族王城聯合起來,可以與命運神殿和十大族討價還價,自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張若塵欲要收服百族王城,火鬼族是不可缺少的一環。

    如今他的修爲還不夠強大,不是收服百族王城的時機,但卻可以借這一次的事,與百族王城緊密的捆綁起來,爲將來統治這裡打下基礎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玉靈神,道:“三大族都有無量境的神靈吧?夜叉族的兩位老祖,魔狼族的狼祖,火鬼族的火鬼王。無量境之下,韓姑娘可是最強者?”

    玉靈神道:“張若塵你最好別小瞧百族王城,無量境之下的最強者另有其人。說吧,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    “趁此機會,由你這個無量境之下的頂尖強者,將百族王城中那些不聽話的小族清殺一遍,讓百族王城真正成爲三族的百族王城。當然,我建議,先將祖界中想要投降臣服的夜叉族神靈收拾,免得他們做了黑暗神殿的走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聽到神殿外夜叉族神靈的對話,看出夜叉族內部存在隱患。

    攘外必先安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起身,道:“愛蓮兄,夜叉族祖界應該有到火鬼族祖界的空間傳送陣吧,帶我去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道:“你就一人前去火鬼族?”

    “火鬼族又不是什麼龍潭虎穴,它們敢將我吃了不成?”

    張若塵面露輕蔑之色,走出神殿,看着神殿外那些夜叉族神靈不善的目光,笑了笑,拍了拍愛蓮君的肩膀,徑直而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