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聽聞血後重傷,與般若遇襲失蹤,張若塵實在是萬分揪心,但卻不得不先去火鬼族,以大事爲先。

    若不給那些人一次狠狠的教訓,今後他們只會更加猖狂。

    對血絕戰神,張若塵反倒一點都不擔憂。以外公的手段,若是連不死血族內部都擺不平,何以做一族之長?

    在進入傳送陣之前,張若塵將第三枚太乙神丹服下。

    如今局勢越來越動盪,敵人越來越瘋狂,只有擁有強大的修爲,才能應對。

    夜叉族祖界和火鬼族祖界雖說都位於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處在同一座星域,但是,遙遠無比,一連經過三次傳送,張若塵和愛蓮君纔到達。

    愛蓮君敢與他一起犯險,讓張若塵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愛蓮兄就這麼相信我一定可以說服火鬼族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愛蓮君笑道:“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到目前位置,依舊還是星天崖上那位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知道自己想多了,別人相信的根本不是他,而是星海垂釣者。

    說到底,自身的實力,纔是立身天地間的根本。

    他想參與到宇宙格局的這場爭鬥中,以目前的修爲,還有些不夠,只能借勢。借勢,其實是自身虛弱的體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鬼族祖界,乃是一顆龐大至極的恆星,比尋常恆星大了萬倍不止,但光芒並不明耀,溫度也不高。

    恆星外圍,有一個直徑九億裡的星環。

    在這星環上,分佈有密密麻麻的小行星,所有星球皆被鬼氣籠罩,是火鬼族族人的生存之地。

    只有火鬼族中的強者,能夠承受恆星表面溫度,才能登上恆星修煉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愛蓮君登上恆星,來到鬼王殿,被殿外一位身高九米的神將,直徑請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火鬼族這麼客氣嗎?我還以爲,會被拒於門外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愛蓮君感覺到反常,慎重道:“會不會是陷阱?”

    交流好書,關注vx公衆號.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,可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張若塵絲毫都不緊張,就算火鬼族真的投靠了黑暗神殿,欲要擒拿他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只要火鬼王不親自出手,脫身的把握,他還是有的。

    走進鬼王殿,看見坐在殿中的那位青衣佳人,張若塵這才知曉爲何他們進來得如此容易。

    那位青衣佳人戴着面紗,卻依舊難掩身上的絕代風姿,如畫中謫仙,又似雲中精靈,更有一股神秘的朦膿之美,不是白卿兒是誰。

    白卿兒盯着走入進來的張若塵,仔細打量,確認是他真身,眼中這才露出一道淺淺笑意,道:“若塵終於進入大神層次了,看來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機緣不小。”

    愛蓮君看到坐在殿中的白卿兒,猜到她出現在這裡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,他們纔剛剛敲定要在百族王城中有所行動,白卿兒爲何能夠先他們一步來到火鬼族?此女,當真是這個元會一等一的奇女子,目光之遠,心智之深,讓人歎爲觀止。

    “別提了,這一次是將臉都丟盡了,今後不知如何才能立足於天地間。”張若塵嘆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是嗎?我只知曉,風流劍神之名更加響亮了,怕是要名傳千古。”

    一個大神,睡了一位天的天姬,還真有可能千古留名。

    此刻不是談論這些的時候,縱然白卿兒心有不滿,也得先行壓下,道:“剛纔我與眩䀎(xuan,mian)族長正說着劍界的事呢,有結果了嗎?”

    劍界相關的事,能放到檯面上來說嗎?

    怕是隻有三大族最頂尖的存在,纔有資格知曉。

    愛蓮君知道其中輕重,就要退出鬼王殿。

    張若塵攔住了他,道:“愛蓮兄是本界尊信得過的朋友,無需迴避。”

    愛蓮君見張若塵眼神真誠,頓時心中巨震,連忙躬身向他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白卿兒與眩䀎族長已經談得差不多,提到劍界,應該是最後的那一錘子了!

    畢竟,這是關乎火鬼族的後路。

    鬼王殿中,除了白卿兒和火鬼族族長眩䀎,還有兩尊氣息厚重的神靈,籠罩在濃濃鬼霧中,皆是修煉了數十萬年的古神。

    分別是雨晴大神和雲虛大神。

    皆是火鬼王之下一等一的人物。

    這兩位心境極其高深的古神,此刻睜開眼睛,向張若塵望去。劍界的吸引力,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劍界不如天庭,但,修煉環境卻遠勝天庭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找到了劍界?”雨晴大神聲音沙啞,卻激動異常。

    張若塵充滿自信,道:“若我都找不到劍界,那隻能說劍界根本就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眩䀎族長是一位太虛境的大神,身高十數丈,渾身燃燒刺目的火焰,身上長有八隻眼睛,道:“若塵界尊說劍界不如天庭,爲何又說修煉環境遠勝天庭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劍界的聖氣濃厚程度,神脈數量,無法與天庭相比。但是,劍界如今遍地聖藥,神土聖地隨處可見,除了我兩位無量境的祖師外,神靈不過十指之數。論修煉環境,族長覺得哪裡更好?”

    這話,既是在給火鬼族許諾好處,也是在震懾他們。

    愛蓮君心中激盪,宇宙中竟真的存在這麼一處不爲人知的修煉寶地?

    哪怕劍界只有天庭的十分之一,也足以吸引無數修士前來投靠張若塵。須知,天庭可是承載了八千多座大世界的神靈和聖境修士,包括古文明派系。

    更何況,聽張若塵話中之意,劍界只是遜色與天庭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在夜叉族說出這一則信息,愛蓮君敢斷定,師尊肯定在第一時間就會答應與他合作,甚至會做出不少讓利。

    因爲這已經不是關乎夜叉族的存亡,而是關乎夜叉族能不能重新崛起,成爲宇宙中一等一的超級大族。

    眩䀎族長控制心中的激動情緒,道:“好!有若塵界尊這話,今後,星桓天但凡有任何行動,火鬼族必定鼎立支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族長就這麼信我,不擔心被我欺騙?”

    眩䀎族長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沒在鬼王殿中待多久,張若塵、白卿兒、愛蓮君便告辭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才問出心中疑惑,道:“火鬼族勢力龐大,極其強盛,絕不會甘心居於人下。你到底是如何說服它們的?”

    白卿兒冷豔絕倫,聲音不含煙火氣,道:“你就不好奇,同樣是鬼族,爲何火鬼族卻不屬於地獄界鬼族的一員?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有所耳聞,鬼族是誕生與三途河流域,而火鬼族是誕生與這顆名叫’炎海’的恆星。在鬼族眼中,火鬼族是異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不僅是異端,更是食物!鬼族提升修爲最快的方式,就是吞噬別的鬼族。早在星桓天尊時期,火鬼族已是受星桓天的庇護。這數百萬年,一旦遭遇了大的危機,都是星天崖幫他們化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,想來也是,星天崖既然在地獄界的邊緣地帶有超然地位,怎麼可能在百族王城中沒有勢力?

    難怪先前眩䀎族長含笑不語,原來是因爲,無論張若塵有沒有找到劍界,火鬼族都沒得選。

    但,有了劍界這條後路,火鬼族就能心甘情願的全力以赴支持張若塵。

    也難怪白卿兒毫不介意讓火鬼族知道劍界的秘密。

    白卿兒玉頸修長,驕傲如白天鵝一般,凝視張若塵,道:“你不該招惹無月,就因爲你的這一衝動行爲,完全打亂師尊他們的佈置和謀劃,很多事情都不得不提前推動。也因此,風險大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竟覺得是我一時衝動,色迷心竅,才鑄成大錯?”

    “無月何等驕傲,精神力何等之高,莫非還是她主動的?”白卿兒絲毫不掩飾眼中的氣惱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別處,道:“當初在本源神殿,你也是何等驕傲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許再說了!”

    白卿兒戴着面紗,看不出臉色如何,道:“此事,我懶得理你,反正肯定有人比我更介意,到時候看你怎麼過她們那一關。說吧,打算怎麼破局?神女十二坊已經吃了大虧,死的死,擒的擒。若是再不採取行動,在地獄界的所有神女樓,怕是都要毀掉。”

    “便用最強硬的方式破局,以牙還牙,以血還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早已是殺氣騰騰,道:“此事你就不要摻和了,先回星桓天。”

    說着張若塵取出一枚太乙神丹,遞給了她。

    白卿兒接過太乙神丹,卻沒有任何喜色。

    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。

    她臉色難看,道:“你不會告訴我,天尊寶紗被無月奪去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白卿兒聰慧到這個地步,只是送出了一枚神丹,就被她看出端倪,心中後悔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會讓她連本帶利都還回來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情緒不受控制,直接將太乙神丹砸向張若塵,但砸出一半,又收了回去,冷聲道:“男人果然都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她將一座拳頭大小的神殿丟給張若塵,含怒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嘆一聲,但使用精神力探查了神殿內部後,臉上卻又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十分尷尬的愛蓮君,此刻終於鬆了一口氣,安慰道:“卿兒姑娘乃是世間第一等的奇女子,必能理解若塵兄的苦處,相信她很快就會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底了,求月票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