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道青色神龍虛影,眉心懸浮“卍”字印記,從閻無神掌心飛出,與噬魂蠱蟲凝成的黑雲,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卍字印記散發出來的佛光,噬魂蠱蟲一旦沾上,便是燃燒起來,化爲一個個火球,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青色神龍虛影撞擊在海域世界中,氣勢雄渾,將整個世界穿透和撕裂。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之強。”

    殷元辰夷然無畏,雙手結十字佛印,張嘴吸納天地之力,吞入胸腹,渾身佛光萬丈,頭頂千里金雲,施展出神魔獅子吼。

    獅吼聲,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這是佛祖之音,是不可抵擋的至強神通!

    “六字大明咒!”

    “唵!嘛!呢!叭!咪!吽!”

    詭異的事發生,閻無神釋放出三十萬億道聖道規則,頭頂亦是出現千里金雲。

    金色巨獅的虛影,包裹他的身體,嘴裡一連念出六個佛音。

    六音合一,如同天獅長嘯。

    閻無神修爲達到現在的高度,自然是將六字大明咒修煉到更高層次,而非昔日的千問級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兩道吼聲形成的音波,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空間震盪,海水蒸發。

    一道道強橫的力量氣勁,直向遠處涌動而去,不知震碎多少大聖的耳膜。

    等到力量勁氣平息,閻無神才發現,殷元辰已施展出隱匿手段,身形消失不見。他調動本源規則,匯聚於雙瞳,施展出本源神目,頓時,看出一些細微痕跡。

    “好高明的匿藏手段,難怪能刺殺僞神。”

    閻無神向張若塵和缺交手的那片虛無空間飛去,身上的本源光華越發明亮,如同星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缺營造出來的虛無空間中,二人已是對碰數十劍。

    缺無法攻破張若塵的防禦,而張若塵卻也難以在虛無中傷到他。

    時間劍法也好,時空劍法也罷,終究難破虛無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要擊敗缺,最佳的時機,乃是使用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搶在缺施展出虛無力量之前的剎那。

    錯過那一剎那,再要擊敗缺,只能僵持,看誰先沉不住氣露出破綻。

    “可惜,絕對虛時間領域的時間靜止,還無法做到隨心所欲。而且,持續的時間太短,瞬間就會被缺的虛無力量蠶食。否則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念剛想到此處,忽的,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,渾身汗毛直立。

    “這個熟悉的感覺……是殷元辰!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釋放出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,一顆顆雛形星辰,化爲萬千光團,將虛無空間轉化爲半虛半實的狀態。

    頓時,殷元辰和缺的氣息位置,皆被張若塵感應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反手一劍,向身後刺去。

    體內的劍道規則,與真理界形的力量融合在一起,劍芒大漲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劍光照耀之處,虛無化爲真實。

    一切隱匿,無所遁形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和從身後刺來的巫神劍,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殷元辰只感覺,張若塵這一劍爆發出來的力量,猶如排山倒海一般,身體不受控制,向後方倒飛而去。

    他眼中露出驚詫之色,忍不住問出一句:“這是什麼劍法?”

    “真理劍法!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體如流光飛舞,一劍刺出。

    一朵時空花朵,在虛無中綻放,將虛無中的缺,逼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一招,卻又是時空之劍!

    “你們不如一起出手吧,正好磨礪我的劍道。”

    不管缺和殷元辰同不同意,張若塵已是在演練劍法,一條又一條時間長河飛出,向兩人同時席捲過去,拉扯進時間劍法的戰圈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想找死,成全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殷元辰體內四十萬億道聖道規則涌出,凝成一株通天神樹,身體與神樹合二爲一,樹枝似手臂,巫神劍藏於萬千葉片之中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滿天飛葉,與真理界形中的星辰碰撞,使得界形不斷坍塌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來五行規則,與劍道規則和劍道聖意相融,頓時,衍化出一種全新的劍道。

    五行劍法!

    一劍刺出!

    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種力量,與劍氣合一,使得滿天飛葉燃燒,又將巫神劍凍結在了冰山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完全沉浸在劍道的奇異變化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突破到無上境的原因,張若塵對劍道的理解,對劍道奧義和劍道聖意的運用,達到更高層次。

    任何一種道,與劍道規則相融,便是一種全新的劍法,可以展現出不同的玄妙。

    時間劍法、五行劍法、真理劍法、時空劍法、陰陽太極劍法……種種劍法,信手拈來。

    使用五行劍法,擊退殷元辰後,張若塵又以真理劍法,與缺攻出的虛無劍法,對拆了一招。那樣子,彷彿是一人應對他們兩人的攻擊,都遊刃有餘。

    “他,更強了!劍法可謂千變萬化,即便虛無劍法都難對他造成大的威脅。”

    缺心中的猜測,已是肯定了七八分,若非修煉出了三品劍道聖意,張若塵在沒有劍道入神的情況下,怎麼可能將劍法施展得如此出神入化?

    缺心念一動,天地間的劍道規則,盡數向他頭頂上方匯聚而去,凝聚出天劍魂。

    “千轉一劍虛!”

    另一頭,殷元辰亦是凝出天劍魂,數以億記的劍道規則神紋,如同江河,圍繞通天神樹飛行,匯聚向巫神劍。

    “巫神通天劍!”

    張若塵、缺、殷元辰,出劍速度如電似光,劍氣縱橫,規則碰撞,既是撕裂了虛無空間,又打碎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。

    殷元辰凝聚出的通天神樹,更是被虛無和空間的力量,攪成碎片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那片廣闊的海域,完全被劍意覆蓋。

    空氣中,有劍氣四溢。

    海中,每一滴水,都化爲劍形,擁有強勁的穿透力。

    “這三人交手形成的劍道領域,足以讓僞神都膽顫心驚吧?”

    “神境之下,任何修士敢闖入進他們的百里內,都是必死無疑。哪怕是鎮元和命運神女這樣的元會級代表人物,也不會例外。”真理神殿的第一高手堯廣,催動真理之眼觀戰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海面上,響起一道長笑聲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如此有意思的戰鬥,豈能少了我?”

    閻無神激發出九丈六金身,化爲一尊佛光巨人,揮手劈出一道空間裂縫開路,強行闖入進劍氣密佈的戰場。

    霎時間,當世的四位元會級天才,混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本源道塔!”

    閻無神在劍道戰場中,使用本源的力量,凝聚出一尊萬丈光塔。

    但,一瞬間,塔身就爆開,被三股劍氣擊碎。

    “萬劫虛空斬!”

    缺的身體消失,天空出現一道數百里長的黑色裂縫,向下方墜落,要將所有人都吞入裂縫。

    但,裂縫尚未落下,就被張若塵和閻無神打出的空間力量合上,將萬劫虛空斬,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四位元會級天才的交鋒,打得海域翻轉,晝夜顛倒。

    是真正的海域翻轉,出現到了天空,因爲空間被張若塵倒了過來。

    也是真正的晝夜顛倒,閻無神身上散發出來的本源光華就是白晝,殷元辰身上的冥古絕滅死力是黑夜,兩種力量反覆變換,如同日夜交替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他們不再只限於劍道。

    殷元辰祭出了通天浮屠,閻無神打出《死亡天書》,張若塵腳踩日晷。

    唯有缺依舊只持着影丹劍,但是,也施展出了壓箱底的手段,左手掌心浮現出一個古老的神文。

    憑藉這個神文的力量,每一掌拍出,方圓數百丈的一切都會消失,化爲虛無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修士,敢沾他的掌力。

    “是虛無奧義凝聚出來的神文。”有神靈,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沒辦法保持鎮定,九大恆古之道的奧義,本就珍奇無比,幾乎都掌握在宇宙主宰級別的人物手中。

    唯一的例外,乃是真理奧義。

    真理奧義會出現到聖境修士的身上,乃是真理殿主做出的決定,欲要以這種方式,尋找出最適合修煉真理之道的修士。

    也的確很有效果,十多萬年間,造就了十四位真理使者。

    這十四人,每一個都有巨大的潛力,踏入神境後,都凝聚出了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。

    但,對於那些沒能成爲真理使者的修士而言,真理奧義僅僅只是能夠幫助他們修煉真理之道而已,踏入大聖境後,特別是凝聚出聖意之後,修士將會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主修之道上,掙枷鎖,修聖意,凝道域,補心境,衝神境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真理奧義對他們的作用,也就下降。

    往往他們背後主宰級別的神靈,就會將他們身上的真理奧義“借”走,用於參悟。比如,商祖若是想“借”商子烆身上的真理奧義參悟,商子烆豈能不“借”?

    又比如,血絕戰神想不想參悟真理奧義?

    肯定是想的。

    但,血絕戰神太過傲氣,且知道張若塵對血絕家族,還沒有絕對的歸屬感,所以纔沒開口。若是換做掌握真理奧義的是血青盛,血絕戰神怕是早就已經將真理奧義,借去參悟。

    血青盛如果足夠聰明,甚至會主動將真理奧義獻給血絕戰神。

    所以並不是神靈太過霸道,而是,這就是宇宙間的法則。

    恆古之道的奧義,就該掌握在最強大的神靈手中,否則,將會給自己招惹來殺身之禍。張若塵若非是有血絕戰神、龍主、殞神島主這些神境巨頭的庇護,且天機被掩蓋,怕是早就已經被神靈殺死,奪走了奧義。

    虛無奧義極其罕見,出現在缺的身上,自然是讓神靈都有些失態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位元會級天才的交鋒,可謂精彩絕倫,各種妙法神通層出不窮,頂尖聖意和道域激烈對碰,天地間的種種力量縱橫交錯。

    他們相互對抗,相互制衡。

    能夠看清交手畫面的修士,無不手舞足蹈,如同自己也置身於其中,體內血液翻騰。

    “這一戰,必然成爲傳說,會被後世修士歌頌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時代,出現四位元會級天才,可謂絕無僅有。只恨我不是其中之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衆人感慨激動之時,戰場中的局勢,逐漸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四人本是混戰一團,相互皆敵,可是此刻隱隱變成缺、殷元辰、閻無神聯手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並不是他們三人有意爲之,而是因爲張若塵越戰越強,逼得他們不得不聯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來的劍法,變得越來越不純粹,融入的聖道規則越來越多,演變成時空真理劍法、陰陽五行劍法,時空本源劍法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雷電之道、流光之道、風道、命運之道……等等各種造詣不是很高的聖道,也與劍法相融。

    劍法的變化,開始脫離張若塵的控制,將天地規則都拉扯過來。

    源源不斷的天地之力,向張若塵匯聚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停都停不下來,因爲一旦收劍,必會死在閻無神、缺、殷元辰的手中。他倒也並不驚慌,因爲現在劍法的演變,與他最開始構思的“萬道劍法”不謀而合。

    海納百川,包羅萬象。

    融萬道於一劍,破世間萬法。

    那些天庭和地獄的聖境修士,全部都目瞪口呆,只看見閻無神、缺、殷元辰三人聯手,都只能與張若塵戰成平手,心中被震撼得無以復加。

    但,神靈卻能看出其中的端倪。

    “沒錯了!張若塵凝聚出來的劍道聖意,達到了三品,真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怪胎。”怒天神尊的大弟子,如此感嘆一聲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道:“憑藉三品的劍道聖意,張若塵已經初步領悟到劍道奧義的運用方法,悟性真是可怕。就算是真神,也需要花費多年時間,才能明白奧義的真諦。”

    學之古神只誇讚張若塵,卻沒有誇讚缺。

    乃是因爲,缺之所以能夠爆發出虛無奧義的部分力量,乃是憑藉掌心的那個神文才做到。

    奧義,絕不是像聖意一樣,只能用來增強聖術的威力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見諸神對張若塵評價如此之高,血後露出會心一笑。

    忽然,青鹿神王道:“張若塵若是踏入神境,怕是會改變神境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這話,讓諸神爲之側目,紛紛好奇的向他望去。

    神境的格局,豈是一個新神可以改變?

    就算是羅衍大帝和裁決尊者的修爲,都不敢說這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