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和愛蓮君返回後,在夜叉祖神殿外,便是嗅到濃烈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神殿中,夜叉族的一衆神靈噤若寒蟬,身上沒有傲氣,也無神威外放,皆是敬畏的望着坐在上方的玉靈神。

    殿中,躺着兩具神屍,血流潺潺。

    另有三位上位神跪伏在地,連頭都不敢擡。

    愛蓮君已是怔在當場,何曾想到師尊居然也有如此心狠手辣的時候?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讚賞,雖是一介女子,玉靈神卻魄力非凡,是能夠做大事的。非常時期,自當行非常之法。

    若不將夜叉族內部料理妥當,思想統一,他們打上百族王城,卻後院失火,結局必然是功敗垂成。

    “本神最後說一遍,誰再敢提向黑暗神殿妥協,便是叛族,殺無赦。好好掌控護界陣法,迎接滅族之戰。黑暗神殿敢出手,必讓他們有來無回,勢與祖界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身上逸散出刺骨的寒氣,冰封神殿,道:“都退下去吧!”

    夜叉族衆神紛紛走出神殿,從張若塵身邊過去的時候,無人再敢露出敵視的神態。

    玉靈神站起身,體態英秀挺拔,道:“你們這麼快就回來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拿下火鬼族又豈是難事?”

    玉靈神輕輕點頭,道:“何時去百族王城?龍主可會出手?”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無邊,堪稱禁忌一般的存在,讓玉靈神很是忌憚。冰皇自囚冰王星,現在也就只有龍主可以出手。

    恰好龍主就在這片星域。

    “不急!豈能空着手去百族王城,怎能不帶幾樣禮物?”張若塵聲音中,含有無窮冷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生界,乃是張若塵在十界戰場上奪取的其中一界,也是十界中發展最好的一座。概因地獄和天庭的戰爭爆發後,三生界就被遷移到昔日天初文明所在的空間脈絡上,成爲星空戰場後方一座重要的戰爭基地。

    有了這一絕佳的地利,三生界每一天都在脫變,聖氣越發濃郁,孕育出大量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勢力,對其垂涎不已。

    但,經營管理三生界的,乃是血絕家族。甚至血絕戰神還親自在這裡坐鎮了多年,誰能得逞?

    直到最近,三生界才易主。

    本是代替血絕戰神坐鎮三生界的血後遭遇襲擊,受了重傷,逃遁而去。血絕家族的聖境軍士,遭到黑暗神殿修士的清洗,死傷無數,鮮血染紅一座座城池。

    修爲較強的修士,則是被擒拿關押,以供黑暗神殿神靈和大聖吞噬煉化,是爲魂食、生丹。

    當日擊傷血後的神靈,正是黑暗神殿殿主的弟子,方凌子。

    方凌子出生冥族,修爲達至上位神大圓滿層次,看上去也就二三十歲的樣子,渾身長滿黑色的蛇形紋路,沒有穿鎧甲,赤着上半身,給人邪氣凜然之感。

    他坐在百丈寬廣的神殿中,手持一杆矛形的尖銳戰兵,使用冥火淬鍊。

    與血後一戰,他的這杆戰兵,受了一些創傷。

    那血後,不過才誕生數千年而已,居然已經擁有上位神巔峰的修爲,讓方凌子驚怒無比。沒能將她擒拿,在方凌子看來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這將是他身上的一大污點!

    這對他將來能不能成爲黑暗神殿殿主的繼承者,造成不小影響。

    正在方凌子思考如何補救的時候,兩位神將押解着兩尊不死血族的大聖,進入神殿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一位渾身散發屍臭味的神將,一腳踢在血凝筱的腿部,令她膝蓋斷裂,慘吟一聲,跪到了地上。膝蓋處,滿是血液。

    另一邊,血宸同樣如此。

    “稟告真神,這兩個不死血族大聖已經帶上來了!”一位白骨骷髏一般的神將說道。

    方凌子手中的冥火不滅,盯向跪伏在地的兩位不死血族,就這一眼,卻蘊含精神力攻擊,令血宸和血凝筱驚懼不已,渾身顫抖,似乎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畫面。

    方凌子不屑的笑了笑,道:“冥立,冥海,你們好大的膽子,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們?難道不知,他們是血絕戰神的嫡親孫子和孫女?”

    名叫冥立的骨族神將冷笑:“血絕戰神算什麼東西?我們奪下三生界,他可有現身?他嫡親子在百族王城被打得渾身骨頭盡碎,鮮血流盡而死,也不見他現身。在偉大的黑暗神殿面前,別說區區一個血絕戰神,便是整個不死血族又算得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慎言!”

    方凌子喝斥一聲:“趕緊將兩位神孫扶起來,他們是尊貴的。血絕戰神以前,也是本神欽佩的一代豪雄。”

    冥立神將和冥海神將不解方凌子的意圖,使用神氣,將血宸和血凝筱攙扶起來。

    在血宸和血凝筱疑惑的眼神中,方凌子笑道:“大家都是地獄界的修士,血絕戰神的所作所爲,其實與你們無關。只要你們肯配合黑暗神殿,一起列數血絕戰神的六大罪狀,等到他死後,你們就是血絕家族的家主。”

    “別急着拒絕,你們這不是在背叛家族,而是在拯救家族。若是沒有黑暗神殿的庇護,到時候,虛天一怒,天尊降旨,整個血絕家族將無一活口,徹底滅族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們在,至少可以保住血絕家族一條血脈。”

    所謂血絕戰神的六大罪狀,皆是由血絕家族的敵對勢力炮製出來。最嚴重的一條,是背叛地獄界,暗中投靠了天庭。

    在這些罪狀中,包括血絕戰神打上天南大開殺戒,都是天庭一手策劃。

    血宸咬着牙齒,冷笑了起來,道:“想要我們背叛家族,以至親的身份討伐戰神,營造出戰神已經衆叛親離的局面,你們太小氣血絕家族子弟的骨氣了!”

    血凝筱面露譏笑,“呸”一聲。

    方凌子似笑非笑,似冷非冷,道:“還是讓他們跪下吧!”

    冥立神將和冥海神將收回神氣,並且釋放出神威場域,鎮壓到血宸和血凝筱的身上,使得他們重新跪下,腿部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血宸和血凝筱皆是疼痛得顫抖,硬是沒有慘叫出聲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,方凌子,戰神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【看書領紅包】關注公..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血宸被方凌子身上飛出去的一道無形氣壁拍飛出去,撞擊在神殿上,身體幾乎化爲的肉餅,軟綿綿的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方凌子道:“本來還想送你們一份機緣,將來代替黑暗神殿執掌血絕家族。現在看來,只能使用精神力控制你們,寫下聲討血絕戰神的檄文。”

    一張戰旗,飄蕩血凝筱的身前。

    在他精神力的控制下,血凝筱一邊慘叫,一邊伸出手指,使用自己的血液,在戰旗上書寫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血宸趴在地上,嘶聲大吼:“方凌子,你不得好死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兩位神將笑聲不絕,似在嘲笑他的弱小與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道刺目的神光,從殿外涌了進來。

    本是鎮守在殿外的四尊大聖,橫七豎八的飛了進來,還沒落地,身體便是化爲血色粉塵。

    “大膽!誰人敢來方凌子大人的神殿搗亂?”

    兩位神將各自喚出一件陰兵戰器,身上神光暴漲,悍然擊向殿門外的神光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兩位神將的身軀,被打得爆碎,化爲一塊塊碎骨飛進殿中。

    有的碎骨,直衝向方凌子,但相距三丈就墜落地上。

    方凌子凝目看向神殿殿門的方向,透過灼目神光,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站在那裡,眼中閃過一道驚色,隨即笑了出來:“你居然從黑暗大三角星域中出來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邁步走進神殿,身上涌出生命之氣,飛入血宸和血凝筱體內,道:“我來這裡,是爲借你一樣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借我項上人頭嗎?”

    方凌子絲毫不懼,反而還很興奮。

    雖然,他聽說張若塵武道修爲恢復了,而且達到大神層次。

    但他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他自己就是一等一的天驕,深知修煉的艱難。就算張若塵擁有日晷,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成爲大神。

    縱然是血絕戰神和荒天,都沒有這樣快的修煉速度。

    方凌子修行近十萬年,聽過太多神乎其神的傳說,最後證明,都是誇大其詞。所以,他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!

    他相信,張若塵爆發出過大神級的力量,但肯定是借了外力,是別的強者賜予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極度自我之人,就是這般,根本不會相信超出自己理解範圍之內的事。

    血宸和血凝筱在張若塵的身後站起身來,臉上既有喜色,又有憂色。

    方凌子提起矛形戰兵,瞬間氣勢攀至巔峰,如同一座恆古神山一般巍峨,道:“張若塵你若一直藏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或者躲在星桓天,黑暗神殿還真的是難以奈何你。但你既然壓制不住心中的仇恨和怒意,出現到了三生界,也就註定你將飲恨於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就憑你?”

    “你張若塵能夠與離逍大神一較高下,顯然不是弱者,但我依舊想要試一試。這座神殿,乃是我以畢生財富鑄煉出來,既佈置有兩座神陣,也有師尊刻錄的一角神紋。在這裡,縱然你真是太乙大神,也未必逃得出去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