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方凌子雖然極度自我,卻並非愚蠢之輩,話音未落,神殿中,燃燒起熾熱的冥火,同時涌向張若塵、血凝筱、血宸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出手救血凝筱和血宸,方凌子就能搶得先手,啓動兩座神陣和黑暗神殿殿主的神紋,將他鎮殺於殿中。

    藉此一戰,他將名動寰宇。

    冥火如花,非大聖可以承受,沾之即死。

    果然張若塵中計,分出神氣庇護血凝筱和血宸。

    “哈哈!張若塵,絕頂強者之間的交鋒,你竟然還分心去救兩隻螻蟻,註定你今天將慘死於此。”

    方凌子長笑,以神氣激發出神殿中的兩座神陣,從地面和殿頂一上一下,鎮壓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地面升起的神陣,將空間延伸至千里長寬,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如龍蛇遊走。

    天空壓下的神陣漆黑如雲,暗藏無限殺機。

    “這個元會誕生的生靈中,你的確算絕頂強者了!但,我的修爲境界,又豈是你可以理解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冷漠,一掌拍了出去。

    龍象的虛影幾乎凝成實態,以排山倒海之勢,沖垮兩座神陣,將擊出矛形戰兵的方凌子打得飛了出去,墜入混亂空間。

    這座混亂空間,是張若塵的意念製造出來。

    正在方凌子驚駭萬分,欲要啓動黑暗神殿殿主的一角神紋之時,一道劍光沖天而降,擊穿他的神境世界,從胸口穿透進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方凌子被光劍釘在神殿的地面,在地面上,砸出一個深凹的大坑。

    光劍散去,化爲一粒粒光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進大坑,看着滿嘴流血的方凌子,以無極神道的場域將他死死鎮壓在地上站不起來,道:“你猜得沒錯,我就是來借你項上人頭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斬下方凌子的頭顱,挖出神源,煉化其神軀中的精神意志和神魂念頭,這纔將他脖頸以下的神軀,扔到《六祖釋禪圖》中。

    抓起方凌子的那件至尊聖器級別的古怪長矛,走出神殿。

    只見,黑暗神殿的大軍,鋪天蓋地的飛來,如同黑雲由遠而近。

    黑雲中,殺聲動天,戰旗密佈,戰鼓如雷。

    陣法的光芒,如同成百上千個小太陽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哼一聲,手中那件長矛被神氣催動,揮手射出去。

    長矛爆發出無與倫比的至尊之威,光芒如恆星一般明亮,熱量驚人,並且顯化出數之不盡的長矛虛影,飛入進黑暗神殿的大軍中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“唰!唰!唰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神殿的聖境軍士,如雨一般向下墜落,鮮血將整個天空染紅。

    “還活着的,去告訴無邊,與我張若塵爲敵,是要付出代價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神氣包裹血凝筱和血宸,提着方凌子的頭顱,化爲一道明亮神光,直衝天外而去。

    血凝筱和血宸心中震撼,眼中充滿崇敬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儼然成爲一舉一動就能引得天地動盪的蓋世大人物,與當初剛到血絕家族的他相比,有着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要大開殺戒,你們不適合與我同行,先找地方隱藏起來,等這場風波過後再回血絕家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血凝筱和血宸扔在星空中,邁着神靈步,直向清靈大世界而去。

    三生界是星空戰場的戰爭基地,地獄界各大勢力自然都有修士駐守,張若塵離開後不久,一道道傳訊光符便是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靈大世界,也是十界之一,是張若塵的產業。

    曾經生機勃勃的大世界,化爲了一座陰屍鬼地,天蓋屍雲,地涌黃泉。

    山野間、道路上、城池中,隨處可見陰魂遊蕩,邪屍食人,還有剛從地底爬出來的骷髏。鬼族的“地煞鬼城”,屍族的“長生殿”,骨族的“藏盡骨海”將這座大世界攻佔,變成了它們的陰食糧倉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道流星從宇外飛來,重重砸在地面,將長生殿一尊屍族真神的神殿擊得粉碎,沉入進地底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着一具渾身長滿紅毛的屍神從地底飛出,將其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乃長神殿青拔神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劍斬下他的頭顱!

    張若塵提起水缸大小的紅毛頭顱,指尖彈出火焰,將它的神軀焚煉成了灰燼。

    “何人敢來清靈大世界生事?”冷厲的神音,從數百萬裡外傳來。

    地煞鬼城的飛翼老鬼,與藏盡骨海的泰鼎骨神,都是渡過了元會劫難的老牌神靈,從兩個不同的方位向這邊飛來。

    但,似乎是感應到了張若塵身上恐怖絕倫的氣息,這兩尊老牌神靈,在萬里外,便是掉頭就逃,向宇宙中飛去。

    “警覺性倒是很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邁出,直接跨越空間,出現到飛翼老鬼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怎麼會是你?”

    飛翼老鬼撞穿空間,遁入虛無世界,身上鬼氣燃燒起來,直接施展出逃生秘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如同化爲上蒼之手,長達萬里,將飛翼老鬼龐大的鬼體,從虛無世界中擒抓了出來,“嘭”的一聲,捏得爆碎而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已是犯下滔天大罪,虛天會將你摧骨揚灰的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飛翼老鬼被張若塵掌心的神焰,焚煉成一縷縷青煙,只剩一枚神源完好。

    另一頭,泰鼎骨神見青拔神君和飛翼老鬼相繼隕落,知曉張若塵今日斷無可能放過自己,此子任意打殺地獄界的神靈,簡直如同瘋狗一般。

    逃!逃!逃!

    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逃遁,只要多堅持一會兒,必有大神趕至收拾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還想往哪裡走?”張若塵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泰鼎骨神還沒看見張若塵的身影,身上便是傳出骨碎聲,被一劍斷斬成兩截。

    這是神劍一斬,直接將泰鼎骨神徹底殺死。

    神劍的神焰,可以焚煉泰鼎骨神的精神意志和神靈物質。

    劍法蘊含的劍魂和劍魄之力,直接斬了泰鼎骨神的神魂。

    清靈大世界中,三大勢力的大聖級強者,仰望天空,無不嚇得顫抖,生怕張若塵降下神罰。

    但,那股籠罩整座世界的神威,很快消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然離開,沒有在這裡久待,殺這些聖境修士需要耗費太多時間,完全不值得。若是讓三大勢力的大神強者趕至,必會陷入纏鬥,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不多時,張若塵來到十界之一的火雲界,斬下一位精神力七十六階神靈的頭顱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這位精神力神靈,乃是天南生死墟三大人的傳人,是一個姿容不俗的女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生界、清靈大世界、火雲界發生的事,迅速傳遍宇宙,自然也傳入進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七峰連環山,是魔狼族聖地。

    一座城池大小的黑色神殿,懸浮在七峰連環山上空,散發出來的黑暗力量籠罩整個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【收集免費好書】關注v.x【書友大本營】推薦你喜歡的小說,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下方,七峰之間的魔狼族修士,被神殿散發出來的氣息,鎮壓得化爲原形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坐在神殿中,看不見形貌,聲音渾厚而浩渺,如同是從遠古時代傳來,道:“有天圓無缺的精神力強者掩蓋了天機,推算不出張若塵的蹤跡。”

    黑暗神殿的一位神靈訝聲道:“怎麼會這樣?不是說,有天級人物登上了星天崖,二大人也去了星桓天。誰還能騰出手幫張若塵?”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道:“星天崖是什麼地方?天也未必壓得住。此外,二大人和星桓天那位,差距還是很大的!再說你們爲何會覺得這片星域中,只有他們兩位天圓無缺的精神力強者?”

    “殿主指的是天庭的天圓無缺?”一位神靈問道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沒指名道姓,道:“無論是誰,敢與地獄界爲敵,都必須得死。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乃是黑暗神殿最年輕的一位戰神,修爲達至太虛境巔峰,全身每一根骨頭都被鐵皮包裹,手提一柄重錘走了出來,道:“就算有人爲他掩蓋天機,那背後之人,也不敢走到明面上來。穆託請戰,給我三個時辰,必將張若塵頭顱帶回。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以殺伐狠辣聞名宇宙,是天庭諸神聞風喪膽的人物,是黑暗神殿無量境之下除了無月之外的第一強者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道:“殺雞焉用牛刀?天南、地煞鬼城、長生殿、藏盡骨海皆有大神離開百族王城,趕去獵殺張若塵。別的一些在十界有利益的勢力的大神,也都出動。穆託,你何必再出手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身上寶物甚多,豈能讓他落入別的勢力之手?”穆託戰神沉聲道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一道神光從外面飛進來,凝成一尊神將的身軀。

    那位神將躬身向上方行禮,道:“稟告殿主,發生白卿兒的蹤跡。”

    尋常上位神的事,自然是沒有必要稟告殿主。

    但,白卿兒身份特殊,既是元會級天才,又是星海垂釣者的弟子,已經有請示殿主的必要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沒有現身,黑暗神殿殿主還真是不想現在就動白卿兒這個小丫頭,道:“穆託,你去吧,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心有不滿,道:“區區一個上位神而已,雨師前去,就能將她擒拿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這麼認爲嗎?你不是一直想要與荒天戰一場,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。你若擒拿了他的女兒,不需要你去找他,他自然會來找你。”黑暗神殿殿主道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骨質的眼眶中,神焰燃燒起來,提着戰錘,與那位戰將一起飛出了神殿。

    半晌後,黑暗神殿殿主道:“雨師,你去將這個消息,告訴青鹿神殿的蒲傳奇!”

    對於荒天和血絕戰神這種級別的天驕,黑暗神殿殿主一直都很重視和警惕,能有機會除掉,就必須除掉。

    因爲他自己就是那種修煉速度奇快的存在,將許多老輩人物都遠遠拋到身後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爲他知道絕頂天驕的潛力有多麼可怕,所以,當初纔會不顧身份,對剛剛成神的張若塵出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