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百族王城與神城無異,城域廣闊,空間結構穩固,不僅隨處都是大聖宮闕,便是神殿也都入目可見。

    廣闊的神雀街,是一條兩千多里長的中主線,鋪着厚厚玉石。

    大家好,我們公衆.號每天都會發現金、點幣紅包,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。年末最後一次福利,請大家抓住機會。公衆號[書友大本營]

    沉重的聖車從上面碾過,玉石上會浮現出一道道銘紋光痕。

    夜叉族的三位大聖被斬斷了翅膀,戴上腳鐐,如蠻獸一般,拉着一輛十數丈高的宏偉車架,行在神雀街上。

    車中的女子,戴着黑色蝴紋面紗,是黑暗神殿新生代的絕頂奇才,是一位準元會級代表,被稱爲暗黑神女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駕車的聖僕,不時甩出鞭子,抽打三位夜叉族大聖身上,打得皮開肉綻。

    城中的修士,都圍觀着。

    這在以前,根本不敢想象,有聖境修士敢在百族王城如此奴役夜叉族大聖。

    玉靈神站在街邊一棵聖樹的內部,看着街道上的這一幕,眼神森寒無比。

    這棵聖樹的內部空間,是一座類似神女樓的風月之地,修士繁多,人員駁雜,各種喧囂聲交織。

    “前輩,還是忍一忍吧,不可輕舉妄動。”夜叉族族長道。

    玉靈神道:“黑暗神殿這是在踐踏夜叉族的威信,以此瓦解各個小族對夜叉族的敬畏。張若塵說的沒錯,夜叉族必須得出手,而且,要狠狠打一場。”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道:“張若塵雖然年輕,可是魄力十足,心智非凡,只用一招調虎離山,就將城中的多位大神強者引去了十界。最開始,老夫還擔心他會莽撞行事,看來是多慮了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死死盯着拉車的三位夜叉族大聖,道:“張若塵目前還沒有本錢和敵人硬碰硬,他要做的,只是讓敵人付出慘痛代價。將來,那些欲要與他爲敵的勢力,也就不得不三思而後行了!”

    “與韓姑娘也就見過數面而已,沒想到姑娘已是如此瞭解我。”張若塵的聲音,從玉靈神身後傳來。

    玉靈神優雅的轉過身去,看着張若塵提在手中的一個個布袋。

    布袋圓鼓鼓的,像是裝着西瓜,只不過,血腥氣很濃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一口一個“韓姑娘”的稱呼玉靈神,夜叉族族長心中生出古怪的念頭,要說這其中沒有調戲的意味,誰信啊?

    但,夜叉族族長從愛蓮君那裡得知劍界出世的消息後,是非常樂意促成此事。

    對夜叉族而言,這是千萬年難遇的一場大機遇。

    玉靈神顯然也已知曉劍界出世,對張若塵的態度有更大變化,不僅對“韓姑娘”這個稱呼絲毫都不氣惱,反而故意扮做少女模樣,俏皮的說道:“雖只見過數面,但若塵公子的手段,玉靈卻已是瞭解得清清楚楚。像你這般殺伐果斷的男子,可謂世間少有,玉靈怎能不心動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受不了玉靈神這般作態,不是覺得做作,而是太誘人了,與一個禍亂江山的小妖女完全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再想到她已是修行四十萬年,是太虛境的大神……

    只是想想都覺得刺激。

    張若塵神色凝肅,道:“來之前,遇到了一位朋友,所以耽擱了一些時間,現在可以動手了!”

    玉靈神見張若塵那侷促的樣子,心中暗笑,所謂風流劍神,終究還是嫩得很。

    換做四十萬年前,她倒是不介意主動投懷送抱,以身相誘,爲夜叉族謀取利益。但如今她,身份地位擺在那裡,怎麼可能這麼做?

    那樣做,只會讓人瞧輕了!

    玉靈神不再戲弄張若塵,沒問張若塵遇到的是哪位朋友,道:“無邊的神殿,還懸浮在七峰連環山上空呢!”

    “你和族長能夠潛入百族王城,真以爲是你們神通廣大,瞞過了無邊的感知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百族王城城域遼闊,每一刻進出城的修士,都是成千上萬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玉靈神攜帶有夜叉族的秘寶,自然是有信心瞞過無量境神靈,悄然進入城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無邊能夠成爲黑暗神殿之主,一身修爲深不可測,是一位真正操控宇宙風雲的大威能者。若是沒有絕頂強者將他牽制,我都是不敢進城的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沒有顯露心中的不服氣,道:“龍主出手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無量境的爭鬥,我們管不了!不過,你們得明白,今日之事我們絕不是孤軍奮戰,那些不希望黑暗神殿得到百族王城的勢力會幫我們。而且,如果我猜的沒錯,天庭必然會在星空戰場那邊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換言之,孤軍奮戰的,很有可能是無邊。”

    最不希望黑暗神殿和地獄界主戰派拿下百族王城的,必然是天庭。

    夜叉族族長更加欽佩張若塵,原來他去三生界、清靈大世界、火雲界殺了一圈,竟還有聯動天庭的目的。

    這是在告訴天庭,他張若此要大開殺戒了,你們得幫我。

    離開聖樹,張若塵、玉靈神、夜叉族族長行向冠雲陣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蒲傳奇一直都很驕傲自負。

    憑太虛境巔峰的修爲,他自然是有驕傲自負的本錢。

    但,與血絕戰神一戰,敗得悽慘,令他信心受到嚴重打擊。更可恨的是,連神器紫海修羅燈都被奪去。

    失去神器,戰力自然遠不如從前,還怎麼找血絕戰神一雪前恥?

    黑暗神殿傳來的消息,卻讓他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白卿兒擁有神器地魔雀,更掌握着大量本源奧義,只要奪去過來,何愁不能擊敗血絕戰神?

    至於白卿兒的師尊星海垂釣者,或許以前蒲傳奇會忌憚,但當前大勢,顯然是地獄界要借題發揮,一舉拿下這些礙手礙腳的中立勢力,從而整頓一切力量,發動全面戰場,橫掃天庭。

    現在是百族王城,接下來必然是星桓天和星天崖。

    星海垂釣者還能活多久?

    白卿兒要回星桓天,必然是要通過蟲洞和空間傳送陣。正是如此,在一座蟲洞附近,才被黑暗神殿的神靈發現。

    蒲傳奇趕到的時候,白卿兒已經落入黑暗神殿神靈佈置在蟲洞外圍的陣法陷阱中。不過,她修爲強大,憑藉地魔雀,將黑暗神殿佈置的神陣撕裂出一道道裂痕。

    “此女不僅繼承了白皇后的絕世美貌,更繼承了荒天的強大天賦,修爲竟已達到如此程度。”蒲傳奇暗道。

    一聲嘹亮的雀鳴響徹星空!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地魔雀展開一對巨大石翼,魔威浩蕩,擊碎神陣,將神陣外圍的三位神靈全部掀飛出去,個個皆受重創。

    白卿兒站在地魔雀頭頂,本源神光將她纖長柔美的身形映照得越發神聖,一指點出,形成一道光柱,“嘭”的一聲,將一位精神力神靈打得爆碎成了魂霧。

    她並不戀戰,操控地魔雀向星空中飛去。

    這時,一片黑壓壓的蠱蟲,從空間中飛出來。

    蟲身如牛,體積巨大,渾身火焰,形成千裡蟲海將地魔雀包裹,阻斷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蒲傳奇沒有露面,藏身暗處,不想太多人知曉,出手的是他。

    做爲無量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,多少還是要些臉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冠雲陣塔位於百族王城的正中心,以禹金神鐵鑄成,足有三十六層,高三千六百丈,如同一座立在城中的金色雲峰。

    塔的四周,又有三十六座小型陣塔,一起組成百族王城的陣法樞紐。

    無月說,自己不是百族中無量境之下的第一人,並非謙虛。因爲,第一人乃是冠雲陣塔的塔主,一位精神力高深莫測的人物。

    這位塔主身份神秘,一直在塔中修煉,從不參與百族俗事,就連無月都未見過他的真身。只有百族王城遭遇強敵之時,纔會出手。

    十萬年前,這位塔主,曾憑百族王城中的陣法,擊退了多位封王稱尊的神靈。

    當然就算這位塔主再強,終究還在無量境之下,既然黑暗神殿欲要統治百族王城,必然會先控制冠雲陣塔。

    那位塔主要麼已經被無邊拿下,要麼已經歸順了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絕無第三種可能!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六柄神劍如六顆明耀的恆星,釋放可怕威能,撞擊向冠雲陣塔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爲,全力催動神器,不說將神器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,卻也能夠開天闢地,撼動時空。

    冠雲陣塔的三十六層塔身,瞬間爆發出熾熱神光。

    外圍的三十六座小型陣塔內部,飛出億萬道陣法銘紋,凝成一道九彩色的光幕,將六柄神劍擋在了光幕之外。

    陣法與神劍碰撞形成的衝擊波,使得周圍百里城域中的神紋和陣法銘紋全部都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動靜,驚動了城中各大勢力。

    雨師穿着一身黑袍,從冠雲陣塔中走出,手持法杖,聲音嘹亮悅耳,道:“張若塵,你還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,居然闖到百族王城來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現身,自長街上走來,長髮飄舞,自有一股灑脫氣質,道:“冠雲陣塔這麼重要的地方,無邊老兒就讓你鎮守?你師尊呢?我要見她!”

    雨師精神力達到七十八階,戰力堪比太白境大神,絕非弱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