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

    姑射靜杏眸含煙,紅脣微翹:“人家倒也沒有什麼過分的要求,只想借你身上的《天魔石刻》觀悟幾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一肅,體內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勁,將她震退出去,道:“你本該知道,這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倒也沒有生氣,俏臉依舊笑吟吟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曉,爲何木靈希能夠拜入羅祖雲山界?”

    姑射靜身上死靈魔氣涌動,形成一座緋紅色的魔道界域。一隻兇戾的白狼,睜着血紅色的眼睛,出現在魔界最高的山峰之巔,發出一道長嘯聲。

    “天魔貪狼圖!”張若塵驚聲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收起渾身魔氣,道:“木靈希將天魔貪狼圖獻給羅祖雲山界,換得了一個弟子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冷厲,手掌探爪出去,破空抓住姑射靜白嫩的脖頸,道:“靈希在什麼地方?我要聽真話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被張若塵捏得窒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指爆發出來的力量,更增了幾分,有白色淨滅神火在指間流動。

    “她說的,都是實話。”

    羅乷從藍旻石中飛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鬆開姑射靜,向羅乷望去,道:“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姑射靜脖頸處,留下了一個紅色的五指印,嬌哼道:“這有什麼不可能?她一個人類女子,在羅剎族無依無靠,若是不能體現自己的價值,早就已經死於非命。你以爲她是你,有血後和血絕戰神的支持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沉凝,能夠想象木靈希這些年在地獄界,一定不好過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獻出天魔貪狼圖,拜入羅祖雲山界,是她自己做出的選擇。我可以發誓,絕沒有任何人逼迫過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緊鎖,道:“我要去羅祖雲山界。”

    “羅祖雲山界,即便是羅剎族的修士,都不是想去就能去,何況是你?木靈希能夠拜入羅祖雲山界,是因爲千年前,地姥和護界魔將恰好前去拜訪羅衍大帝,纔有如此機緣。而且,借的還是乷乷的情面,否則天魔貪狼圖她保不住,命也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似乎完全忘了剛纔勾引了自己蜜友的未婚夫,依舊親密的稱呼她爲乷乷。

    羅乷彷彿也渾然沒有放在心上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帶我去羅祖雲山界,欠我的三成魄力,可以一筆勾銷,否則,我現在便取回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這麼兇呢?你本該知道,人家吃軟不吃硬的。”姑射靜一雙大眼楚楚幽憐,輕輕眨巴,就像張若塵剛剛欺負了她一般,只差一點就能哭出來。

    上去安慰她的,卻是羅乷。

    羅乷抓住她的手,撫摸她的雪頸,關切的問道:“還疼嗎?”

    姑射靜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羅乷鳳眸瞪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你可是十界之主,怎麼可以對女子下這麼重的手?氣量豈不是比我那位皇兄,還要小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自愧不如,論氣量,完全沒辦法與羅乷相比。

    至少若是有另一個男子,敢像剛纔姑射靜對待張若塵的樣子對待羅乷,無論他是誰,張若塵都肯定是要與其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或者,羅乷只是笑裡藏刀,實際上馬上就會一劍將姑射靜的脖頸斬斷?

    但是,看她們姐妹情深,眼神真摯,簡直比男女之間的情義,還要更深一些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讓張若塵心頭一跳,她們二人,不會有什麼吧?

    特別是想到姑射靜喜歡女扮男裝,對男人絲毫都不感興趣的樣子,張若塵心中更是不安。

    此刻不是胡思亂想這些的時候,張若塵道:“帶我去羅祖雲山界,只要讓我見到靈希平安無恙,我可以借《天魔石刻》的其中幾幅,給你參悟。但,必須在我的視線之內。”

    《天魔石刻》的拓印圖,早就已經流傳出去。

    沒有真跡,很難將《天魔石刻》修煉到極高深的層次。

    因此,若只是姑射靜一個人參悟,倒也不算什麼大事。

    “好!就這麼說定了,多久去羅祖雲山界?”姑射靜問道。

    “等我安排好十界之事,立即出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實在是擔憂,一刻都不想等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性格,他十分了解,哪怕是死,都不可能將天魔貪狼圖獻出去。

    除非,她要做的事,比活着和天魔貪狼圖加起來,都更重要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後。

    姑射靜恢復冰冷如霜的模樣,身姿卓然,手指摸了摸還有些疼痛的頸部,目光如刀,道:“真是不能理解,你和歡歡,爲何會同時喜歡上他?張若塵此人,太濫情,而且藏有很深的心事,此次回地獄界,必然是想營救棄天。”

    “營救自己的父親,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?他若不去營救,我恐怕反而會對他非常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就是這麼一個情深義重的人,濫情也好,多情也罷,像他這麼頂天立地的強者,喜歡他,愛慕他,崇拜他的女子,本就數之不盡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鬥戰諸天英傑,蓋世無雙,是我喜歡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關切木靈希的安危,也是我喜歡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若他是一個攀強附會、巧言令色,只想借勢天羅神國的奸詐之徒,肯定會各種討好我,而且還會避談木靈希,棄她如敝屣。但是,如此薄情且唯利是圖的男子,豈能入我的眼?”羅乷巧笑倩兮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終究是一個讓人厭惡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,在你眼中,又有誰不是厭惡的?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炆島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到了夏瑜,與她一起出現的,還有齊麟子、青尋雲、霍曦。

    三人能夠成爲血皇神魔營的領袖,修爲自然不弱,哪怕是境界最低的霍曦,也是登上了《紅塵絕世榜》的紅塵卷。

    但,此刻他們三人,卻都繃緊神經,屏息凝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釋放出來的氣息,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壓力。

    三人背後的小動作,張若塵是知道的,其實沒有放在心上。以他現在的眼界,放眼的是整個宇宙,不會侷限在幾個修爲遠遜色於他的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太浪費時間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三人,既然有賠禮道歉的心思,張若塵當然是要好好利用一番。

    放在張若塵面前的,一共有三件空間寶物,裡面都裝着神石。

    齊麟子遞來的空間寶物中的神石最多,足有二十萬枚。

    青尋雲和霍曦送來的神石,則是八萬枚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小數目,一般的無上境大聖,就算傾家蕩產都不一定拿得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立即收取神石,而是望向齊麟子,道:“聽說,你之所以針對我和瑜皇,是想給刀獄皇報仇?你們的關係,很親近?”

    齊麟子倒也不愧是血皇神魔營的營主,依舊保持最基本的氣度,道:“刀獄皇的父神,是齊天部族的一位古神,與我的確是有些關係。但是,還沒有達到,我必須聽他命令辦事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背後,也有古神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若能爲刀獄皇報仇,我肯定是可以得到一份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這仇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齊麟子道:“這仇,現在已經與我無關。若塵大聖乃是我不死血族的第一強者,俗世的一切大事,自當由你來主持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不死血族的其中一些修士,依舊不承認我的身份,所以,還得依仗奇營主多多協助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齊麟子三人皆是神情一鬆,臉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們自當是唯若塵大聖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“大聖有任何事,都可以吩咐曦曦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大戰將起,不死血族有若塵大聖這樣的絕代強者率領,必能獲取無數好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當前倒是的確有一件棘手的事,需要血皇神魔營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齊麟子猜到張若塵心中所想,道:“大聖指的莫非是十界?”

    “齊營主,果然是聰明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道:“我雖然擊敗了天庭和地獄的諸強,贏得了十界。但是,必然會有一些勢力,從中作梗,阻擾我收取十界。若是血皇神魔營能夠幫我奪取十界的控制權,應該沒有任何勢力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單靠血絕家族的實力和影響力,收取不了十界。

    得借勢不死神殿。

    霍曦道:“可是,血皇神魔營接下來的重心,將會是天庭和地獄在古文明派系所在宇宙星空的戰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原來你們根本不願意幫我,也好,帶着你們的神石離開。我張若塵,豈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?不會將仇恨,放在心上的,你們多慮了!”

    青尋雲和霍曦臉色皆是一變,額頭上冒出冷汗。

    齊麟子語氣變得低了一些,微微躬身,道:“既然是若塵大聖的事,就算再難辦,我們也一定將之辦成。不過,萬一出手阻擾的是婪嬰、鳶、南聖他們,我們卻是敵不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放心,我會找一位絕頂強者,助你們一臂之力。夏瑜,傳訊給血屠,讓他過來見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會相信齊麟子三人,是真的唯他馬首是瞻,但是,在他們踏入神境之前,就算借給他們膽子,他們也不敢違逆張若塵意志。

    而且張若塵也根本不相信,血皇神魔營連區區婪嬰、鳶、南聖都收拾不了!之所以,召喚血屠,是有更重要的事,交給他去辦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