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因可能會出世的劍界,因這片星空存在的巨大利益,聚集到百族王城的神靈很多,此刻都匯聚過來。

    鱗次櫛比的建築上空,神光一團團,如繁星閃耀。

    青雲臺心中羞惱,覺得丟了做爲一尊古神的臉面,道:“張若塵,莫要在本座面前套近乎,你膽大妄爲連殺地獄界神靈,還想以不死血族自居?不死血族不會庇護你,也沒有你這樣的族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,看向站在青雲臺不遠處的夜遊大師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低下了頭,面露猶豫之色,突然化爲一道神光衝向張若塵,跪到地上,道:“師尊在上,受弟子一拜。弟子忍辱負重,認賊作父,只爲查明七手和血青盛的死因。”

    “結果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指向青雲臺,咬牙切齒,憤恨萬分,道:“這背後都是義父……呸,都是青雲臺指使的!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變得嚴厲,冷喝道:“夜遊,你好大的膽子,這是想要冤枉我不死血族的古神?是想挑起不死血族的內鬥嗎?你有幾條命,敢這般做?”

    夜遊大師道:“弟子敢用性命保證,此事千真萬確。青雲臺這個老匹夫之所以這麼做,是想逼迫戰神前來百族王城,從而借城中複雜的局勢,置戰神於死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冷銳的盯向青雲臺,道:“我不死血族哪怕是尋常族人也都敢作敢當,前輩乃絕世古神,可敢認自己做過的事?”

    青雲臺收夜遊大師做義子,本是打算以此羞辱血絕家族,卻沒想到反被他在衆神面前,揭露了此事。

    實在是該死!

    “什麼七手,什麼血青盛,都是些上不了檯面的小角色,本座豈會將他們放在眼裡?”

    “你這老鬼,敢污衊本座,受死!”

    青雲臺背上血翼一對對展開,神威大漲。

    血翼上銀色紋路密佈,噴薄出海量血氣。

    一柄神劍,從張若塵身後飛出,光芒灼熱,威能懾人,一劍劈開涌向夜遊大師的血氣,直向青雲臺的頭頂斬去。

    青雲臺早有準備,神境世界展開,無數神紋涌出,結成一輪照耀星海的血日與神劍碰撞在一起,形成翻天覆地的強大神力勁波。

    懸浮在半空的神靈,樂得看不死血族內鬥,沒有出手參與進去。

    “青天部族大族宰青雲闕,十萬年前就已經是族長候選人之一,如今踏入無量境,自然信心倍增。血絕異軍突起,內定了族長之位,別說青雲闕不可忍受,整個青天部族怕都不服。”一位死族大神,站在九圈死亡神光中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一位來自齊天部族的不死血族大神,道:“所以,邪師前輩是覺得,血青盛和七手之死,真的是青雲臺所爲?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死血族的事,本座一個死族老頭豈能妄言?”邪師笑道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血氣滂湃四溢,神力波浪席捲八方。

    諸神定睛向青雲臺的神境世界看去,裡面血海稠密,雷電閃爍,山嶺和江河不斷砸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生龍活虎,戰意滂湃,哪怕是被拉扯進了神境世界,也絲毫不受影響,將青雲臺打出的神通,盡數斬滅。

    修爲強大如青雲臺,竟壓不住一個張若塵?

    先前那一劍,諸神只認爲是青雲臺疏忽大意,才被神劍創傷。

    “**一劍驚神陣!”

    張若塵高呼一聲,六劍結陣。

    整個百族王城的劍道規則,皆向濃密的血海中匯聚過去,圍繞張若塵流動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六劍齊出,斬破神境世界中的重重阻隔,劈在青雲臺身上。

    神軀出現大量血口,有神骨被斬斷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前,視青雲臺的規則神紋如無物,踏碎山河,追上在自己神境世界中逃遁的青雲臺,一掌拍擊下去。

    這一掌,龍吟象嘯,打得青雲臺吐血不止,從神境世界中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回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操控空間,將青雲臺拉扯回來,提起一柄神劍斜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青雲臺收縮血翼和神境世界抵擋,但,神劍的力量何等強大。劍光閃過之後,一對血翼,被斬落下來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看得激動不已,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背叛血絕家族和張若塵。

    以前認的所有義父加起來,也不如師尊強大。

    “難怪張若塵有底氣闖入百族王城,小小年紀有此等戰力,當真是駭人聽聞。”邪師感慨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不過是遇上了一個廢物,才能威風一時。”

    【書友福利】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,還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關注vx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可領!

    一道蒼老而陰沉的聲音,從一輛白骨堆積而成的戰車中傳出。

    戰車兩旁,站着十數位氣息強大的鬼族修士,個個黑袍加身,神秘莫測。

    白骨戰車中那道聲音,道:“還等什麼?張若塵既然現身,就當羣起而攻之,將其擊斃。你們莫非還想等夜叉族和火鬼族奪取了冠雲陣塔的控制權,以陣法將我們盡數驅逐出城?”

    各大勢力的神靈,看似是爲了討伐張若塵,實際上,都是因爲利益匯聚到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因爲,夜叉族一旦倒下,任何勢力上去咬一口,都能吃得滿嘴流油。

    況且百族王城關乎一片星域的財富和格局,但凡是想有所作爲的勢力,在這風雲變幻的時刻,怎麼可能不來分一杯羹?

    但,這些大神都是人精,沒有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畢竟張若塵明面上,還是天姥的神使,而且百族王城距離星桓天並不算遙遠。

    沒看見懸浮在天穹的黑色神殿,一直沒有動靜嗎?

    “好!既然你們畏首畏尾,老夫便來打頭陣。”

    見青雲臺被張若塵以神劍劈得沒有招架之力,神軀破破爛爛,白骨戰車攜帶一片陰寒的鬼雲,直向張若塵衝擊而去。

    白骨戰車中的大神,乃是地煞鬼城的一位老牌鬼族強者,號稱玄奇老祖,縱橫地獄界數十萬年。

    又一尊威名極盛的古神!

    白骨戰車碾碎地面的陣法銘紋,散發出來的鬼氣和規則神紋,凝聚成身穿鎧甲,騎着戰獸的鬼族大軍,似要將百族王城夷爲平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捨棄被打得渾身是血的青雲臺,衝向白骨戰車,手持神劍,施展出無量級神通。

    碧落黃泉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黃泉神河隨劍氣一起涌出,將白骨戰車劈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白骨戰車雖是一件了不起的防禦類秘寶,恆星碾壓過去都不會碎,但,在神劍面前,如豆腐做的一般。

    坐在戰車中的玄奇老祖慘叫一聲,鬼體被神劍一分爲二,向後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太震撼了!

    青雲臺被打得全身血肉模糊也就罷了,威名強盛如玄奇老祖,居然被張若塵手中神劍直接劈開鬼體。

    一個交鋒,就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百族王城中的各族皆意識到今日之事難以善了,大神級的戰鬥,即便是神城也難以承受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中一百多個小族的聖地中,皆有明亮的陣法光柱升起,引動城中的陣法銘紋,形成一個又一個神陣光罩。

    他們要守住城池,不能在神戰中毀掉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瘋了,他要鎮殺大神!”一聲驚呼,響徹雲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披散長髮,將重凝出鬼體的玄奇老祖鎮壓到了一隻千丈大小的神焰手印下方,不斷磨滅他的神魂念頭和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玄奇老祖鬼體爆碎,一縷縷鬼魂在神焰中,化爲了煙縷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枚神源捏在手中,目光睥睨四方,道:“想要殺我,你們夠資格嗎?想死的,儘管出手。”

    哪怕星空中,玄奇老祖的星魂神座已經熄滅,諸神依舊不相信眼前看到的畫面。

    那可是一位古之大神,在十萬年前那樣慘烈的神戰中都沒有隕落,怎會死在百族王城?怎會死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輩手中?

    眼前這男子,真是張若塵嗎?

    很多神靈都心中發怵,猜測這個張若塵肯定是某位絕頂大神變化而成,不可能是那個百年前的大聖小輩。

    恢復過來的青雲臺,身上鎧甲破爛,目望張若塵,眼中滿是驚懼,心中暗道:“難道他是血絕戰神?”

    百族王城的天空突然變成血紅色,降下瓢潑血雨。

    夜叉族太虛境大神夜空的龐大屍身,從雲中墜落下來,如同一座山嶺。

    夜叉祖神殿懸浮在半空,玉靈神絕美絕世的身影站在殿外,俯看下方諸神,道:“夜空背叛夜叉族,今日已被本神誅殺。欲要染指百族王城者,死!”

    接連兩尊大神隕落,百族王城中的修士,上到靈神,下到奴隸走卒,皆是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瘋了,一個個都瘋了!”

    “一個張若塵,一個玉靈神,他們哪裡來的底氣,這是要向地獄界宣戰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靈神揚聲道:“百族王城承載不住這麼多神靈,不想與夜叉族爲敵的,請在一刻鐘之內,帶着你們的軍隊離開。否則,殺無赦!”

    一位黑暗神殿的真神,長着兩顆頭顱,走出聖軍大營,望着夜叉祖神殿的方向,道:“玉靈神,你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嗎?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位真神,被玉靈神一掌拍死。

    地面上出現一個百米長的五指大手印。

    附近的聖軍大營中,上萬黑暗神殿的聖境軍士,全部都化爲了粉塵。

    全城俱寂!

    再也沒有修士認爲玉靈神剛纔的話是在開玩笑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