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死亡神宮,對天庭各界的修士而言,乃是命運神殿十二神宮之中最恐怖的殿堂。

    聞之色變。

    千年前,本源神殿之亂,讓死亡神宮損失慘重,旗下的亡靈十剎幾乎全軍覆沒。但,並未傷到死亡神宮的根基。

    亡靈十剎,皆是亡靈。

    煉製出來的殺人工具罷了!

    死亡神尊得到本源神殿的大量資源,使得死亡神宮在俗世的實力大漲,更勝千年之前。

    隱隱已有第一神宮的態勢!

    死亡神宮新生一代最傑出的天才,佘煌,修煉五百餘年,已是達到百枷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他出身屍族,是冥古地層中,一具古屍,誕生出魂光,孕育出新生。據說,他的屍身中,殘留有諸天級強者的印記,戰力、悟性、體質皆是出類拔萃。

    是下一個千年,命運神殿新任神子,最有競爭力的人選。

    此刻,載着死亡神宮一衆修士的神骨鉅艦,飛在無定神海的上空。在海面上,投出一道比山體都龐大的黑色影子,驚得海中水族生靈恐懼不安。

    血屠威武霸氣,坐在神骨鉅艦最上方的位置,背上披風如戰旗一般飄展,手中端着裝滿神血的青銅盞容器,有一口沒一口的喝着,似乎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死亡黑袍大祭司、半神、無上境大聖,皆是隻能站在他下方,無一人敢坐。

    至於佘煌,區區一個百枷境大聖而已,別說還沒成爲神子,就算成爲了神子,堂堂大屠戰神皇豈會將他放在眼裏?

    因此,他只能站在無上境大聖的後方,地位還差得遠。

    一位無上境大聖,面露討好的神色,從鼎中倒出神血,給血屠斟滿。

    死亡黑袍大祭司好奇的道:“戰神皇,我們死亡神宮爲何提前離開,不和神女殿下他們同行?”

    血屠瞪目過去,道:“我們死亡神宮做事,何需看命運神女的臉色?”

    “戰神皇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“說得好,死亡神宮乃是十二神宮之首,我們一切都聽戰神皇的命令。神女,很快就得退位了!”

    死亡黑袍大祭司倒是沒有想到大屠戰神皇突然如此動怒,老臉一變,連忙低聲告罪。

    佘煌走了出來,道:“十界之戰已經結束,接下來,修羅星柱界和古文明派系所在的戰場,纔是我們死亡神宮大展拳腳的時候。留在無定神海有什麼意思?不如先去戰場,佔據先機。”

    血屠臉色稍霽,笑道:“看到沒有,佘師侄纔是真的明白本皇的意圖。本皇必定全力助他,登上新任神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佘煌臉色不變,卻連忙躬身行禮,道:“多謝師叔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,破空而來,追上神骨鉅艦。

    血屠接住光符,凝目一看,那張威嚴冷肅的臉,略微抽動一下。

    佘煌聰慧絕頂,懂得察言觀色,道:“師叔,可是發生了什麼大事?”

    血屠臉色陰晴不定,將光符捏碎,下令道:“將赤甲神骨艦的速度,催動到最快,前去修羅星柱界。”

    死亡神宮的一衆大聖強者,皆是譁然議論,都猜測,是天庭和地獄界的戰爭大規模爆發。不然,大屠戰神皇這樣的強者,不可能如此緊張和慎重。

    赤甲神骨艦急速趕路,穿過蟲洞,借道空間傳送陣,終於渡過無定神海,看到遠處由一顆顆星球堆砌而成的海岸線。

    赤甲神骨艦飛過的地方,防禦陣法自動打開,軍隊紛紛退避,彰顯出死亡神宮在地獄界強大的威懾力。

    血屠暗暗鬆了一口氣之時。

    海岸線的其中一顆星球上,飛出一道血芒,凝化成夏瑜的身影,攔在赤甲神骨艦前方,語氣頗冷,道:“大屠戰神皇,有不死血族的故人,邀你一敘。”

    血屠差一點罵出聲,怎麼還是被堵住了?

    他已經感應到張若塵的氣息。

    想遛,看來是遛不掉。

    血屠硬着頭皮,隨夏瑜一起,飛落到一座赤黃岩石星球上。

    這顆星球,此時被食聖花的藤蔓,包裹了大半。

    而食聖花,紮根在五彩功德碑的上,正在吞噬吸收。

    張若塵揹負雙手,身形筆直如劍,感嘆一聲:“商子烆也算是一代強者,集商丘和功德神殿兩家之長,可惜現在,只能做食聖花的養料,真是讓人感慨萬分。數風流人物,皆化塵埃。”

    “血屠,你也是元會級代表人物,修爲實力與商子烆相比,誰強誰弱?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盯向血屠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猛的一顫,強裝鎮定,道:“與一個死人,有什麼好比?”

    隨後,他連忙抱拳行禮,言詞懇切道:“師兄,你可算回來了,這些年,我還以爲你真遭遇了不測,心中難受得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看了看血屠,穿得很素,渾身上下找不到一件值錢的東西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這具身體,便是最值錢。

    “夏瑜傳給你的光符,你收到沒有?”張若塵漫不經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血屠一愣,道:“光符?什麼光符?”

    他盯向夏瑜,道:“師妹,你多久傳訊給我的,爲何我渾然不知,難道光符墜落在了無定神海之中?”

    夏瑜眼神冷沉,道:“別叫我師妹。戰神皇是死亡神尊的弟子,我哪敢高攀?”

    “這是說的什麼話?一日爲師終身爲師,血後是我師尊,一直都是。我血屠,豈是忘恩負義之徒?”

    血屠連忙又望向張若塵,道:“師兄,你要相信我,我是因爲修羅星柱界的軍情緊急,不得不立即趕去。至於傳訊光符,我是真的沒有收到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修士都以爲大屠戰神皇風光無限,可是,他們哪裏知道,身在其位,有太多無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你現在修爲不弱,算得上俗世的頂尖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俗世前十,不在話下。”血屠略顯得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你現在的地位也很高,死亡神宮應該都是你說了算吧?”

    “在死亡神宮中,自然是不可能有第二個聲音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你現在的修爲和身份,要還一件至尊聖器,應該不是難事吧?”

    血屠心臟狂跳,就知道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。”夏瑜道。

    血屠努力擠出一道痛苦的神色:“師兄,你別看我現在,在修爲上,有那麼一點點小小的成就。但,千年時間,能夠進步這麼快,都是靠資源堆出來的,耗盡了所有財富。我現在就想靠古文明派系的大戰,發一筆橫財,還師兄的債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身上,總該有神石吧?他們三人,修爲不及你,可是卻送了我三十六萬枚神石。你再怎麼窮,也該比他們富有才對。”

    血屠看向齊麟子三人,心口狂呼,這不公平啊!

    做爲不死血族的第一高手,怎麼以前他就沒有收到過這麼多的神石孝敬?

    三十六萬枚神石,這可以購買多少顆星球領地了?

    血屠當然知道,齊麟子三人爲何給張若塵送神石。他心中猶如打開了一扇嶄新的大門,原來賺取神石,可以如此簡單。

    張若塵指向上空的赤甲神骨艦,道:“若你身上真沒有神石,去向死亡神宮的修士借,以你大屠戰神皇的臉面,應該可以借到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,以我的身份,向他們借,他們豈敢不借?我若不還,他們豈敢問我索要?”血屠再次猶如醍醐灌頂一般,想到了另一條發財之路。

    但,現在絕對不能去借。

    就算借來,也落不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血屠心思百轉,道:“師兄,以我的身份,怎麼可能開口向他們借神石?堂堂死亡神尊的弟子,豈能沒有一點傲氣?”

    “連死亡神尊的名字,都搬了出來。你這是擺明沒有把我放在眼裏,不想還債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寒,手中正在煉化的赤子劍,涌出覆蓋千里的血霧,道:“若我現在斬你雙手雙腳,神尊大人會不會爲你出頭?”

    齊麟子三人皆是大駭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太喜怒無常,剛纔還和血屠師兄師弟一副親切的樣子,突然間,就要斷其手足,太殘暴了!

    血屠哪敢應聲?

    死亡神尊這個師尊的大旗,的確好用,使得一些僞神、新神見到他,都得客客氣氣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是什麼人啊?

    俗世無敵,當世神話。

    只要不殺了他,以死亡神尊的身份,怎麼可能出面對付一個聖境修士?

    而張若塵有的是,讓他生不如死的手段。

    況且,大屠戰神皇的威名,在天庭和地獄都是如雷貫耳。張若塵要毀他的威名,卻是彈指之間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將你在本源神殿中得到的那座巨石祭臺交出來吧,它倒是一件不錯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本皇……我就只有這麼一件強大的戰寶,若是失去了他,怎麼抵擋別的元會級代表的至尊聖器?”

    “師兄,你就再寬限一些時日吧,大戰一起,我指定能夠賺到不少神石。運氣好,說不定至尊聖器也能奪取到一件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你身上都那麼多至尊聖器,又得到了數十萬枚神石,還有十座大世界,比很多神靈都富有,何必爲難師弟我?”

    越說,血屠越是心酸,感覺到巨大的財富差距。

    更覺得張若塵泯滅人性,爲富不仁,欺壓弱小。

    張若塵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,收起赤子劍,向血屠傳音,“在場人這麼多,死亡神宮的修士也在上面看着,我會給你面子。你欠下的債,可以今後再慢慢還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師兄,師兄真乃是我的親師兄。”

    血屠如蒙大赦,連忙就要躬身給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雙手,托出了他,低聲道:“面子,我給了你,我有一件重要的事,需要你去幫我做,你總不可能推辭吧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