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定神海之畔,聖城一座座,宏偉而壯麗。

    聖城中,諸多修爲強大的聖境修士,看到宇宙空間中,剛纔發生的一幕。猶如流星劃破夜空一樣明亮,且驚豔。

    一劍創傷神靈,血染神海。

    “俗世神話,當真是俗世神話!”一位活了超過萬年的老輩大聖,顫聲道。

    “黑骨聖境在無定神海的戰場,所向披靡,威懾天庭諸軍,誰能想到今日卻栽在若塵大聖的手中?一人敵萬軍。”

    “強!古往今來,俗世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羨慕羅乷公主,能有如此一位風華絕代的未婚夫,必遭天下女子嫉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空中。

    閻羅族的修士,站在一艘銀白色的神艦上遠望,無不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閻皇圖眼神茫然許久,纔是有些蕭索的道:“連神靈都不可擋,張若塵怎麼會如此強大?生在這個時代的英傑,都將活在他的陰影之中。”

    閻昱面帶笑意,儒雅的道:“何必非要去和他比?其實,以你的修爲,已經可以支撐起閻羅族的俗世。”

    “二哥,終於要衝擊神境了嗎?”

    閻皇圖聽出他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閻昱輕輕點了點頭,道:“你和折仙,都已經達到俗世頂尖之列,可爲閻羅族的領軍人物。我沒必要,繼續在聖境逗留。對了,影兒那丫頭要的禮物,你沒有忘記準備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忘記。”

    閻皇圖的神色,忽的一動,慎重的道:“張若塵既然回來了,折仙和影兒的事,總不能不了了之吧?”

    “這用不着我們擔心,爺爺他們比我們更看重閻羅族的聲譽。況且,張若塵以俗世神話的身份歸來,意義非同一般,據說,連神王級別的人物,都聲稱他將來會改變神境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閻昱追問一句,道:“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?”

    閻皇圖先是被驚住,隨後眼神深刻,沉聲道:“若爲敵,必立即除之。若爲友,必立即圖之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迴天外天。”閻昱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瑜知道張若塵很強,鬥戰天下,無人可擋。

    但,他能夠以如此摧枯拉朽之勢,擊潰一支聖軍,並且創傷一位神靈,依舊還是太震撼。她心神滌盪,看着懸浮在無定神海上空的那道身影,只覺得此生都將銘記於心中。

    哪怕將來,她的修爲達到神境,超過現在的張若塵,也無法忘記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末海神將從無定神海中飛出,胸口血肉模糊,神氣外溢。

    他那比山丘還要巨大的臉,猙獰恐怖,嘴裡發出長嘯。

    神音震耳,不知傳到多少萬里之外,以表達他心中的無窮憤怒。

    堂堂神靈,俯視凡塵,視衆生爲螻蟻。

    剛纔的遭遇,對他而言,無疑是天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“本神輕敵了,我們再戰。”

    末海神將胸口的傷口,快速痊癒,腳下衍化出一片浩浩蕩蕩的神氣海洋,連接無定神海的海面和星空。

    “我勸你,最好還是不要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攤開,七件至尊聖器飛出來,懸浮在空間的七個方位,散發出來的至尊之力光幕,如同七顆星辰一般明亮。

    “天吶!七件至尊聖器,這還怎麼打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今天不會是想屠神吧?”

    “你們對末海神將也太沒信心,神靈有那麼容易隕落嗎?”

    “我們不是對神靈沒有信心,實在是張若塵的至尊聖器太多,已經具有煉殺神靈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末海神將終究沒有繼續出手,倒也不是忌憚張若塵,而是看見,張若塵身後的星空中,浮現出了一片血紅色的星雲。

    那片星雲中,站着血後的身影。

    真神的威勢,自然不是一尊僞神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末海神將攜帶怒火,拱手向血後行禮,道:“血後孃娘,末法神王的弟子和天鵲神姬的獨子,已被張若塵囚禁千年,該是放回的時候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,神境不可插手俗世。你壞了規矩!”血後道。

    末海神將臉色微變,目光不禁向懸浮在遠處的一座神殿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早就注意到那座神殿,更感應到可怕的神威,瀰漫在星空中。顯然,神殿中的神靈,強大無匹。

    神殿中,響起一道沉混的聲音:“張若塵,本座期待你儘快踏入神境,倒要看看你是否真能改變神境的格局?走!”

    末海神將消失在無定神海上空。

    那座神殿,亦是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感應到他們是如何離開,心知與真神比起來,自己還差得太遠,問道:“母后,神殿中那位是誰?”

    “不用理會他,跟我走,你外公要見你。”

    血後釋放出神力,將張若塵和夏瑜捲入進她的神境世界,離開了這片星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是末法神王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手持一份厚厚的冊子,認真看着,如此回答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我是否應該,將天叔子和鵲神子送回死神殿,化解這段矛盾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神王級別人物的可怕,擔心給血絕家族樹立強敵。

    世間的仇恨,能夠化解,自然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先前,若不是死神殿先調遣黑骨聖軍封鎖星球,威壓張若塵,也不會惹得張若塵反感,從而奮起反擊。

    “俗世的事,你自己決定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依舊翻閱着冊子,不時拿筆批註,道:“當然,你若是抱着化解矛盾的心態做這件事,恐怕是一廂情願。末法神王的弟子何其之多?你以爲,他是真的在乎一個天叔子?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與他說的那句,我成神,會改變神境格局的話有關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暫時先不用管他,末法神王性格驕傲至極,在你踏入神境之前,或者說,在你真正改變神境格局之前,是不會親自對付你的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將手中的冊子合上,從指間飛出。

    “拿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щщщ●ttκā n●C〇

    冊子急速旋轉,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血絕戰神是有意考教他,雙臂展開,引動無極聖意的力量,在身前凝聚出一道陰陽太極印。

    冊子撞擊在陰陽太極印上,速度快速放緩。

    當它落到張若塵手中之時,徹底靜止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冊子,感覺到一絲異樣,剛纔施展無極聖意,竟有一種力不從心之感,爆發出來的力量極爲有限。

    或許是,現在處在血絕戰神神境世界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一直看着張若塵施展聖意,眼中浮現出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冊子翻看,隨即一怔。

    “曲心謠,羅剎族,裂天神君之女,萬死一生境,一千八百歲,陰剎神玉之體……”

    “紅旖,冥族,清羽大神的傑出弟子,半神巔峰,《神儲卷》乙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汐芫女帝,不死血族,大聖無上境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冊子上,每一頁都記錄了一位地獄界女子的詳細資料,凝聚有影圖。

    只需注入聖氣,影圖就能活過來,如同真人站在面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兩頁,便快速向後翻。

    發現,居然有一百位女子的資料。

    她們個個身份不凡,不是神女,就是神靈的傑出弟子,而且容貌美麗,各有不同的氣質和魅力,符合人類和不死血族的審美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女子的資料,有被修改和塗抹的痕跡。

    “看完沒有?若是都還滿意,我這就派人去下聘禮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“下聘禮,給誰下聘禮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她們全部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血絕戰神的心思,但也只是以爲,是讓他在冊子上面挑選。哪裡想到,血絕戰神的心,如此之狂野?

    張若塵被鎮住了一瞬間,道:“這上面,可是記錄了一百位天之驕女的資料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!就是一百位,一個都不能少。”血絕戰神很認真,而且,眼神中,帶有不可違逆的強大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說話,目光向旁邊看見,盯向血後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夏瑜的名字沒有寫在上面,但,她便是第一百零一位。夏瑜,你可願意嫁給張若塵,成爲血絕家族的一份子?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無語。

    他明明看的是血後,希望血後可以阻止血絕戰神,哪有看夏瑜?

    被血絕戰神點名,站在血後旁邊的夏瑜,面帶敬畏的神情走了過來,躬身一拜,道:“一切都聽大族宰的安排!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夏瑜。

    而夏瑜卻盯着地面,沒有看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平復心情,道:“一次性給一百零一位女子下聘禮,太誇張了!萬一被拒絕,丟的不是我一個人的臉面,丟的更是血絕家族和外公你的臉面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天資,誰會拒絕?她們搶着嫁給你,還來不及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翻開冊子的其中一頁,道:“青翡微,這可是七萬年前的命運神女,她是踏入神境的存在吧?以她的資質,現在修爲不知達到了何等高度,豈會看得上一位聖境修爲的男子?”

    “你說青翡微?她是我故意加上去的,此女,倒是算得上這個元會不死血族的一流人物,已達到上位神的層次。不過,在玉煌界,她欠了我一條命,已經答應過我,要償還這個人情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她知道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!但,我會親自去與她談,想來機會應該很大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機會很大?

    張若塵揉了揉太陽穴,實在不明白血絕戰神哪裡來的自信?

    就因爲救了別人一次,就要別人嫁給他外孫?無以爲報,以身相許?

    再說,血絕戰神敢去提親,張若塵也不敢娶啊!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似乎不太相信?若塵,你怎麼還是一種聖境修士的心態?你必須要重新認識自己,要清楚你的強大和無人可比的潛力。”

    “青鹿神王說,你一旦成神,將會改變神境的格局。這話,在很多神靈看來,是危言聳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卻覺得,你有這個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能夠改變神境格局的人,爲何不能娶神靈爲妻?”

    “你修煉出了三品劍道聖意,又融合出一品聖意,古今無雙,將來大概率能夠在神境封王稱尊,甚至成爲宇宙霸主。冊子上那些女子,她們現在還有機會嫁給你,將來我怕她們高攀不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:“婚嫁之時,還是以感情爲主,若是與利益綁在一起,就沒意思了!況且,並不是每個女子,都只看重利益,愛慕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她們中,必然有人有自己的心愛之人,就算屈服於背後神靈的壓力,嫁給了我。這樣強扭的瓜,又豈會甜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與我談感情,那好,我跟你談現實。”

    “現實就是,現在不僅天庭有很多神靈慾要殺你,地獄界也是如此。只憑血絕家族的力量,未必庇護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在諸神的眼中,要麼是可以投資和拉攏的未來霸主,要麼就是必須除掉的威脅。”

    “十界之戰結束後,已經有七位神靈來找過我,表達了聯姻的意思,願意結成同盟,助你成長起來,合力將你培養成未來的宇宙級霸主。接下來,找我的神靈,只會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拒絕了他們主動表達的善意,很有可能,將會把他們推到敵對勢力的一方。”

    “現實竟然如此殘酷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得明白,並不是每個修士,都有這樣的資格。你若是答應下來,今後的路,將會輕鬆得多。因爲會有很多勢力,主動爲你鋪路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將來你若是真的成爲了宇宙級的霸主,也得代表他們的利益,反向成爲他們的靠山。”

    “在這樣大的利益面前,你說,區區聯姻,是不是不值一提?你只需要點一點頭就行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點頭,沉思了很久,道:“他們這不僅僅只是在投資我吧?應該是投資整個血絕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沒有猜錯,這些第一時間聯繫外公的神靈背後的勢力,十萬年前,已經在投資外公你了吧?這本身就是一個,以外公爲中心的利益圈子,要造一位神尊,或者是宇宙霸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出現,出乎他們的預料,同時也讓他們驚喜。於是,他們提出與我聯姻,想要和血絕家族綁定得更深。”

    血絕神殿深深的看了張若塵一眼,沒想到這個小子,居然看透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“你猜的,大致沒錯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如此,聯姻這件事,也就不是非我不可。我覺得,外公可以繼續娶。外公若是顧忌臉面,不想大肆娶妻,可以將聯姻的重任,交給冥王舅舅。做爲神靈,他應該爲家族,做出一些貢獻纔是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當前最重要的事,乃是衝擊神境,不能分心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