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懸浮在七峰連環山上空的黑色神殿中,無邊神尊一雙骨綠色的神目,一如烈日,一如彎月,從厚厚的黑霧中顯現出來,盯着站在殿中的冰皇。

    神殿中,結上厚厚寒冰,如似冰窟。

    冰皇身姿卓絕,站在一片星辰漩渦中,似在億萬裡之外的時空。但這麼遙遠的時空,於他而言,像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看似風度優雅,實測氣勢懾人,如能隻手撐起天地,跺腳踩碎星河。

    “本尊是真沒想到,你夏凰朝居然會來百族王城。十萬年前,你放走極望,失去了本屬於你的不死神殿殿主之位。十萬年後,你又站到地獄界的對立面,你覺得這一次,諸天還會容你?”無邊神尊的聲音厚重,威勢不弱冰皇。

    冰皇道:“站到地獄界的對立面?不,本皇只是想要與你了結十萬年前的那段私仇。”

    “你夏凰朝若是一直龜縮在冰王星不出,倒也無人會追究當年的事。你在這個時間點,走出冰王星,出現到這裡,真以爲私仇二字,就能掩蓋過去?”

    無邊神尊笑了起來,又道:“一直以來,本尊的確是將你視爲威脅,欲除之,卻苦苦找不到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來冰王星,本皇肯定會給你機會。但,十萬年了,你爲何不敢前來?”冰皇平淡的道。

    無邊神尊道:“本尊一直在等你走出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“無邊,你們黑暗神殿的所作所爲,豈能瞞過本皇?你們若真的只是針對百族王城、星桓天、逆神族,本皇也不會出現在這裡。但,你們故意挑起不死血族的內鬥,欲要除掉不死血族未來的族長,本皇豈能袖手旁觀?”

    冰皇的聲音逐漸冰冷下去,向前走出三步。

    此事,無邊神尊何嘗不是十分惱怒?

    從一開始,他根本沒有想過要動血絕戰神,深知血絕戰神背後牽扯巨大。

    對付百族王城、星桓天、星天崖,已經是十分吃力的事,必須全力以赴。而且要消化這三大勢力覆滅後的利益,也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將血絕戰神拉扯進來,勢必會引得下三族許多強者的不滿,從而適得其反。

    但他沒有想到,事情從一開始就失控。在蒲傳奇、鬼主這些敵視血絕戰神的神靈的刻意推動下,不死血族內部覬覦族長之位的神靈,以爲時機到了,紛紛出手。

    最後形成的局面,居然是下三族的不少老怪物出世,敲打黑暗神殿,指責他們將手伸得太長。

    特別是不死血族,族長和三位老牌戰神親自去了黑暗神殿,質問九死異天皇:“不死血族的老人是不是已經死絕了,需要你們黑暗神殿來幫忙挑選族長?”

    若非事態失控,黑暗神殿被血絕戰神背後的力量牽制,這麼大的事,足以影響宇宙格局,豈會只有無邊神尊一人在百族王城?

    這也是人皮燈籠和噬地隕落後,無邊神尊沒有立即對夜叉族出手的原因,多少有些外強中乾,孤掌難鳴。

    “爲何外面會這麼安靜呢?”

    無邊神尊自言自語,左眼中,一道雄勁的太陽神力轟擊向冰皇,頓時,赤紅色的滂湃力量充斥神殿內部。

    冰皇依舊站在星辰漩渦中,但漩渦外圍出現密密麻麻的符紋,將太陽神力擋在外面。

    在神殿的四壁上,竟也浮現出相同的符紋。

    “封天神感符陣!”

    無邊神尊暴怒,從神座上站起身來,黑暗神氣洶涌,一道碩大的拳頭印記轟砸出去,重重擊在星辰漩渦上。

    冰皇輕輕探手,將他的拳頭捏住,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冰皇,你到底是誰?九天嗎?”無邊神尊身後出現一個越來越巨大的黑洞,磨盤一般猛烈旋轉,將神殿的符紋不斷碾碎。

    神殿中的符陣,是無聲無息出現,矇蔽了無邊神尊與外界的感知。

    除了精神力九十階的存在,誰能做到這一點?

    冰皇仰天大笑,身體變得皺巴巴的,披頭散髮,沙啞着聲音道:“無邊小兒,你既然這麼想要與冰皇交鋒,老夫豈能不成全你?走,去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主剛一出現,便是打出一種無量級神通,鬼氣和鬼紋凝聚出大量巨身鬼神,個個高達百丈,生有九首,身披神甲,鋪天蓋地的攻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鬼主很清楚,目前已經有上百位神靈在催動繁星囚籠大陣,擋在陣法缺口處的神殿撐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必須以最快速度攻進冠雲陣塔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畏懼,取出一座拳頭大小的神殿,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曼妙身影從天而降,落到他身旁,左手持夜叉祖神殿,引動神殿內部的一座古神陣,與鬼主打出的無量級神通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巨身鬼神撞擊在古神陣上,紛紛爆開,化爲陰魂黑霧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玉靈神看去,側顏輪廓精美,肌膚如玉一般細膩。

    做小白臉似乎也不錯,可以省不少力氣。

    這個念頭也就一閃而逝,因爲張若塵知曉,玉靈神會這麼拼,並不是因爲他的臉,而是因爲劍界。

    鬼主惱怒,道:“玉靈神,你敢擋本座?”

    有夜叉祖神殿在手,玉靈神豈會將鬼主放在眼裡,道:便是黑暗神殿,本神都敢屠之,你鬼主又算得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好,看你夜叉族是怎麼滅族的!”

    鬼主氣得顫抖,看向聽雲笙。

    聽雲笙卻擡頭看向無邊神尊的黑色神殿,生出不祥的預感。

    城內都已經打成這個樣子,黑暗神殿的殿主爲何還沒有出手?

    鬼主眼中閃過一道疑色,但並不認爲出了變故。

    天下間,能戰勝黑暗神殿殿主的,自然是有。

    但能夠無聲無息困死黑暗神殿殿主的,真的有嗎?

    鬼主抱拳向天,道:“請殿主出手,誅殺叛逆。”

    黑色神殿中,響起無邊神尊的浩蕩神音:“區區兩個上不得檯面的大神而已,你鬼主足以料理,百族王城中勝局已定,本尊這就去冰王星,斃一勁敵。”

    聲音未落,雄偉的黑色神殿已騰飛起來,衝出百族王城,向冰王星而去。

    勝局已定?

    鬼主、聽雲笙、雪木殿主、青雲臺,還有重凝出骨軀的䯆皇,看着飛走的黑色神殿,無不怔在當場。

    無邊神尊就這麼走了?

    要去冰王星斃殺冰皇?

    城中,黑暗神殿、地煞鬼城、青鹿神殿、長生殿……等等勢力的修士,更是思維凌亂,完全看不透黑暗神殿殿主這般做法的深意。

    必然是有深意的。

    看不透,自能說明他們修爲還太低。

    張若塵隱隱生出猜測,笑了起來,隨即衝依舊有些失神的玉靈神,道:“拿下鬼主,否則此獠必會報復夜叉族。將他鎮壓,囚禁在百族王城,才能與地煞鬼城和鬼族談判。”

    既有夜叉祖神殿,百族王城又是她的地盤,要鎮壓鬼主,玉靈山頗有信心。

    鬼主臉色微變,意識到出了大事,百族王城不能再留。

    就是這時,星空中,出現一道恆星爆炸一般的強烈光明,神力餘波形成的宇宙風,從星空戰場,一直蔓延到百族王城。

    城中諸神全部停了下來,望向天外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早有預料,心中卻依舊猛烈一震,知曉星空深處必有可怕的事發生。

    “鬼神尊的神座星球熄滅了!”不知是誰,發出一道驚顫聲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鬼主和聽雲笙皆是臉色大變,對視一眼,化爲兩道神光,直向天外逃遁。

    “不用追了!鬼主若是要戰,你肯定留得住他。他若要逃,無量境之下沒幾人留得住的,眼下,你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玉靈神自然也知道,目前最迫切的事是什麼,一雙靈動至極的星眸眯起,聲音甜如蜜的笑道:“現在可以將劍界的位置,告訴玉靈了吧?若塵界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你先讓夜叉族的神靈,將三十七座大世界,收入神境世界。另外,我更喜歡你高傲不近人情的樣子,古神,就要莊重一些。”

    玉靈神冷哼一聲,空間一顫,消失在張若塵身旁。

    很顯然,接下來夜叉族必會遭到血腥的報復,百族王城的勝利,不代表戰爭已經結束。

    實際上,百族所在的這片星域的戰爭,纔剛剛開始。

    夜叉族或許沒有三十七位擁有神境世界的真神,可是,以玉靈神現在在百族王城中的影響力,要調遣一百位擁有神境世界的真神都能做到。

    繁星囚籠大陣完全開啓,上千顆神座星球圍繞在百族王城的四面八方,形成一片固若金湯的陣法星域。

    關於夜叉族、火鬼族他們的危機,他們在做出決定,要和黑暗神殿大幹一場的時候,肯定已經有解決的辦法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目前卻必須得思考,鬼神尊隕落後,會造成的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天庭出手,在他預料之中。

    但,一位神尊隕落意義完全不同,甚至可能引發一場超大規模的神戰,加快天庭和地獄全面戰爭的爆發。

    久久後,張若塵長嘆一聲:“這一招,可真是見水平了!誰都會認爲,我之所以敢在百族王城大開殺戒,是因爲九天前輩和星海垂釣者與天庭達成了某種不爲人知的協議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,地獄界的主戰派,必會藉此同仇敵愾的機會,整合力量,將矛頭指向星天崖、星桓天、百族王城。到時候,三大勢力唯有投靠天庭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……這或許也是一個機會!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一個策略,但要實現這個策略,必須要有一位在地獄界足夠有分量的人物出面才行。

    看來,得立即前往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有點事,所以提前更新一章。如果回來得早,就寫第二章。如果太晚,第二章算是欠下的。後面三天之內,必然補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