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被困在陰陽十八局中的雪木殿主、青雲臺、䯆皇,失去往日不可一世的風采,看張若塵臉色時而陰沉,時而微笑,他們的心也時而懸起,時而落下。

    往日,他們皆是一方雄主,統御不止一座大世界,受萬靈朝拜,俯看世間如覽衆生圖。

    【書友福利】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,還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關注vx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可領!

    何曾像今日這般擔驚受怕?

    實在是因爲此子殺性太重,一日之間,連斬五尊真神和兩尊古之大神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的大神都被殺了,酆都鬼城的大神被挖掉神源放逐,黑暗神殿殿主的弟子被擊斃……

    在死亡面前,再強大的神靈,也硬不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終究是自持身份,沒有失態,都故作鎮定,表現出玉石俱焚的剛強神色。

    百族王城中各個小族的神靈和聖境修士盡數出動,全場搜捕,頓時,兵荒馬亂,殺戮四起,慘叫聲不絕於耳。

    “嚎!”

    一聲狼嘯,從七峰連環山中傳出。

    狼祖之子阿木爾衝破無邊神尊的神紋壓制,脫困出來。

    不多時,他那挺拔強壯的身影,出現到冠雲陣塔下方,兇狠的眼睛中滿是血光,煞氣很重。

    雪木殿主眼球轉動了數次,竟是直接妥協,躬身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這一次,是雪木和長生殿受鬼主蠱惑,才鑄成大錯。長生殿願意拿出神石、聖藥、聖器、星球……等等,各類資源,賠付界尊大人的損失。”

    這是要拿資源換性命!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識時務者爲俊傑,雪木大神做爲一殿之主,願意向本界尊叩拜行禮,實屬難得。若是賠付的資源能讓本界尊滿意,此事未必不能揭過。從今往後,星桓天與長生殿就是同進共退的盟友了!”

    雪木殿主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與星桓天做盟友?

    你張若塵還真是想瞎了心。

    不管那麼多了,先保住性命,脫身逃出百族王城再說。

    青雲臺立即道:“本座也願意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斷了他的話,冷聲道:“你還想活命?放心,我會將你活着帶回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傷害不大,羞辱性還很強。

    青雲臺瞪着張若塵,恨得牙齒都要咬碎,很想自爆神源與張若塵同歸於盡。可惜,神源被挖走了!

    慘!

    明明大好局勢在己方,自己怎麼會落得如此悽慘的下場?

    䯆皇很清楚,張若塵已經達到目的,不可能再將他們也煉殺。

    但,玄奇老祖和火澤神君那樣威名赫赫的大神,先前就隕落在眼前,他豈敢拿自己的性命賭張若塵的膽量?

    䯆皇躬身行禮,道:“藏盡骨海和本皇也是受了鬼主的蠱惑,本皇願意拿出一切財富,賠償界尊大人的損失。”

    以䯆皇的身份,能夠屈尊降貴,對一個成神才百年的小輩說出這麼謙卑的話,已經是極限了!心中之恨,之恥,之怒,傾盡無定神海之水也無法澆滅。

    阿木爾沉聲道:“若塵,不能放過他們!就算你以德報怨,饒過了他們,他們也絕不會感恩。反而會因爲今日之敗,和今日低頭求生之辱,在今後,加倍的報復回來。”

    雪木殿主道:“阿木爾,本殿主豈是那等心胸狹窄的宵小?若不是鬼主的蠱惑,長生殿和本殿主和若塵界尊又沒有大的仇恨,怎會走到今天這一步?”

    “可恨,原來罪魁禍首竟是鬼主。”張若塵咬牙切齒,恨意無邊。

    雪木殿主也是咬牙切齒,恨意無邊,道:“沒錯,就是那個喪心病狂的老鬼,這一次,本殿主和長神殿被他害慘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雪木殿主應該報復回來啊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雪木殿主微微一怔,凝視張若塵,道:“這還用說,從今往後,長生殿與地煞鬼城勢不兩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只是說說怎麼能行呢?這樣吧,雪木殿主將神源留下,回去後,準備好三百萬枚神石,再殺地煞鬼城一尊大神。再來百族王城之時,神源就還你。以前的恩怨,一筆勾銷。”

    雪木殿主眼神沉了下去,意識到自己被張若塵給耍了!

    此子從始至終,都沒有打算放過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即便沒有了神源,以雪木殿主的身份,總能請動前輩高人出手。只是殺一尊大神而已,太乙境大神本界尊也認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雪木殿主怒吼一聲,不再忍下去,身上威勢暴增,體內神氣直向神源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死亡固然可怕,但若被挖走神源,此等羞辱,卻比死亡更悽慘。

    阿木爾衝入陰陽十八局,水缸大小的狼爪拍擊出去,璀璨神紋密佈,在一個呼吸的時間內,將雪木殿主擊飛七十餘次。

    雪木殿主想自爆神源,卻驚恐發現,自己數十萬年修行的精神力,竟不如張若塵,被死死壓制了自爆的念頭。

    想要逃走,卻被陰陽十八局禁錮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神海被擊穿,阿木爾一爪挖走了神源。

    雪木殿主猶如精氣神盡失,渾身軟而無力,雙腿一曲,跪在地上,神軀向前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這位雄踞屍族星空一方的殿主,遭受自修煉以來最大的恥辱。

    此刻最高興的,莫過於青雲臺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看向䯆皇。

    䯆皇已將自己的神源取出,捧在手心,道:“三百萬枚神石,是一個天大的數目,本皇會盡最大努力去籌集。殺地煞鬼城的大神,也會盡力去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隔空收取了神源,搖頭道:“地煞鬼城自有雪木殿主去對付,你只需要將本界尊被奪走的十界奪取回來就行,無需賠付神石。”

    䯆皇骨質的眼眶中,火焰跳動,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子真的是好算計,這是要利用他,去對付各方勢力。既是在分裂他們,也是在借力打力。

    不過,他在取出神源的時候,已是做出舍源保命的決定,從未想過要賠付神石給張若塵。憑藉體內殘存的神魂,強大的骨體和精神力,做不了大神,卻依舊是真神級的強者。

    不甘心,卻也是現在唯一的選擇。

    雪木殿主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,從地上爬起來,道:“雪木就算是拼命,也要殺地煞鬼城一尊大神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去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是說到做到,打開陰陽十八局,放二神離開。

    阿木爾濃眉一皺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青雲臺譏笑道:“張若塵,你可真是愚蠢至極,太自以爲是。你不會真以爲,他們會因爲失去神源,就受你擺佈?殺地煞鬼城的大神?得罪各大勢力,奪取十界?你在想什麼?”

    “即便失去神源,他們依舊是神靈,依舊可以呼風喚雨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招看似睿智,實則是放虎歸山,蠢得可笑。哈哈!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看傻子一般的看着他,道:“失去神源,當然不會受我擺佈。但,失去神源後,再嚐遍人情冷暖,受盡白眼,被奪走財富、領地、戰兵,被以前弱於自己的屬下欺凌、訓斥、打壓。當仇恨積累到一定程度,他們會回來求我的。”

    青雲臺臉色頓變。

    是啊,做爲古之大神,修爲強橫,久居高位,不知積累了多少財富和領地,不知有多少寵姬。可是一旦失去神源,實力大損,哪裡還能繼續佔有這些東西?

    以前那些忌憚他們修爲,處處忍讓的神靈,豈會不落井下石?

    一位神靈,一旦登上了高位,就再也不願意下來了!

    況且,失去了神源,雪木殿主和䯆皇也就不可能渡過下一次的元會劫難,他們真的甘心?

    等到他們回來求到張若塵面前的時候,爲了得回修爲和力量,怕是就真的要受張若塵擺佈了!

    阿木爾見張若塵心中有數,也才輕輕點了點頭,將雪木殿主的神源交給了他,傳音道:“席捲整個星域的戰爭就要爆發了,魔狼族很可能要滅族,龍主大人不會捨棄我們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阿木爾心中的擔憂,道:“在狼叔心中,龍叔是這樣的人嗎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可是這一次你鬧得太大了!便是狼祖出面,也化解不了地獄界的滔天攻勢。”阿木爾滿臉擔憂,很想說出“讓魔狼族遷回崑崙界”這句話。

    但,狼祖還在怒天神尊身邊。

    況且,魔狼族已經與百族王城中的各族緊密相連,怎麼可能說走就能走?也不可能臨危而逃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放心吧,天塌不下來。”

    不知爲何,明明張若塵只是一個修爲不如他的年輕小輩,聽到這話後,阿木爾心中的擔憂頓消,踏實了許多。

    阿木爾離開了,大戰將至,得提前佈置。

    張若塵鎮壓了青雲臺,隨即進入三十六座陣塔所在的城域,看着被眩䀎族長押解上來的雨師,正在思考如何處置她的時候。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,芳香撲鼻而來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帶着一羣鶯鶯燕燕的絕色女性聖境修士,找到張若塵,表功一般,笑眯眯的道:“師尊,你看,這是黑暗神殿的俗世第一強者,被封爲黑暗神女,乃是詭闇冥陰之體,姿容很是非凡。有神靈稱其爲,地獄界四萬年一遇的美女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