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四萬年一遇的美女啊,師尊,你有福了!”

    夜遊大師那張老臉都要笑爛了,就等張若塵誇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額頭上一排黑線,什麼叫師尊,你有福了?沒看見眩䀎族長都尷尬得迴避,沒看見雨師眼神中的鄙夷?

    這要傳出去,天下修士,該如何看他張若塵?

    黑暗神女戴着蝴紋面紗,被夜遊大師封住了修爲,與一個凡人女子沒有區別。但眼神平靜,看不出一絲懼意和慌亂。

    “拜見城主。”

    除了黑暗神女,別的女性聖境修士,全部都向張若塵單膝下跪行禮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道:“百族王城中的神女樓早就被攻破,樓中女子死的死,逃的逃,還有不少被擒拿。她們的修爲,皆在聖王境之上,是弟子救出來的。弟子已經命令各族,全力營救神女樓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命令各族?你好大的威風。”張若塵訓斥道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嘿嘿笑道:“都是師尊你的威風,弟子不過是幫師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覺得夜遊大師這般做有些不妥,容易引得各族不滿,目前而言,由三大族來統治百族王城纔是最合適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憑一場殺戮,達到了讓人敬畏的地步,說到底依舊還是一個外來人。

    想要從讓人敬畏,到能夠服衆,以他現在的修爲,還做不到。

    但,做爲第一神女城的城主,救神女樓的修士,的確是一件要緊的事。否則白卿兒那邊,怕是不會讓他好過。

    “此事,你做的不錯。帶她們下去吧,儘快將神女樓重建起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帶着神女樓的修士離開,獨將黑暗神女留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黑暗神女的修爲不低,潛力巨大,假以時日,怕是能登頂地獄界的俗世,心中不得不佩服黑暗神殿這樣的超然大勢力,真的是人傑輩出,每個千年都有大批出類拔萃的苗子,真不敢想象底蘊有多深,藏有多少神境強者。

    身後,一道清脆悅耳的冰冷聲音響起:“哼!你張若塵也不怕丟天姥大人的臉面,連強搶女子這樣下三濫的事都做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看去,迎向美若雲中仙子的閻折仙,道:“你若這般說,就是冤枉人了!”

    “冤枉?”

    閻折仙滿眼鄙夷,道:“你剛纔難道沒有一直盯着她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說不出話來了吧?若非你這個師尊有這樣的喜好,夜遊豈會將人擒到你面前來?你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做的好事,莫非也是被冤枉的?”

    “我們之間除了有一個女兒之外,沒有任何瓜葛。我爲何要與你解釋這些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黑暗神女和雨師的眼神中都浮現出一絲譏諷,張若塵雖然有風流劍神之名,但重情義也是天下皆知,沒想到居然會說出這麼無恥且無情的話。

    女兒都有了,居然說與閻折仙沒有瓜葛?

    沒想到,貴爲閻羅族的天之驕女,也會是這樣的下場。

    果然,強者都是無情的。

    閻折仙氣得磨牙,但見黑暗神女和雨師一副看戲的樣子,終是剋制下來,冷聲道:“太爺爺要見你,跟我走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一瞬,隨閻折仙而去。

    天外天閻氏對他的態度,一直都是點到爲止,雖然年輕一代的閻昱與張若塵交好,甚至極力撮合他和閻折仙。但,老一輩的存在,卻從未真正明確表態。

    如今得罪了黑暗神殿、酆都鬼城,還有半個命運神殿,閻羅族那邊的態度也就顯得尤爲重要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的身份已經不低,他要見張若塵,或許就是閻羅族要做出決定的體現。張若塵怎能不去?

    總不能將整個地獄界都得罪了吧?

    地魔族在百族王城各族中排名第二十九位,依附於閻羅族。

    一座高達八百丈的魔殿,裡面燈火通明,一位位神靈分坐兩側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高居上座,身上神輝耀目,但,面容慈態,沒有半分懾人威勢。

    閻折仙和張若塵先後走進魔殿。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太爺爺,我們怕是打擾了若塵界尊的好事,邀請得不是時候。別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仙兒,不得無禮,都已是神靈,怎還這般性子?”

    學之古神訓斥一聲,繼而才衝張若塵笑道:“若塵,莫要怪罪她,這丫頭從小被家裡的長輩慣壞了!但好在有什麼都會直接說出來,不是那種喜歡玩弄陰謀詭計的。她會生你的氣,也是因爲心中真的有你了!”

    “太爺爺!”

    閻折仙露出羞惱埋怨的神色,自然是不會承認,欲要自辯,卻被閻昱攔下,拉她落座。

    殿中,鬨堂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閻昱笑道:“若塵有所不知,之前因爲爺爺沒有出手助你,仙兒都鬧起來了呢!爺爺先前的話,絕非玩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出學之古神的善意,於是,躬身向上方行了一禮,道:“折仙這是真性情,可見萬事不能改變她的初心。這在神靈中,很是難得。”

    “快入座吧,別站着了!”學之古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閻昱身旁,抱拳叫了一聲“二叔”,這纔在他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交流好書,關注vx公衆號.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,可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學之古神審視了張若塵片刻,道:“除了地魔族,百族王城中還有五族是完全依附於閻羅族,六族的神靈都在這裡了!只要若塵一句話,今後六族的修士,不會再在百族王城中出現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這次是真的感受到學之古神的誠意。

    須知,按張若塵掌握到的情報,依附於閻羅族的小族只有三個。

    誰都知道,今日一戰後,張若塵和三大族必然會進一步整治百族王城,將所有不確定的因素,全部清理出城。只要內部鐵板一塊,地獄界就很難破城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主動將六個小族全部暴露出來,任由張若塵取捨,這意味着會丟失大量利益,尋常神靈沒這樣的魄力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若不將六個小族交由張若塵處置,張若塵和三大族誰敢妄動?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起身,笑道:“換做別的任何勢力,若塵只會告訴他們,百族王城是三大族說了算,我只是一個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,以我和二叔、折仙的交情,在古神面前,若塵也就不這麼虛僞了!”

    “閻羅族,若塵肯定是信得過的,六族無需離開這片星域。”

    六族神靈紛紛起身,向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閻昱暗暗點頭,張若塵能這般說,沒有去耍心眼,必能在爺爺那裡留個好印象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心情大好,笑道:“既然如此,本神便送你兩份禮物吧!帶上來。”

    兩位身穿銀色長袍的神將,押着一尊僞神,走進神殿。

    那尊僞神臉上長滿藍色星斑,頭頂生有獨角,散發出來的氣息極強,是中三等僞神的實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疑惑之色,道:“這人是誰?”

    閻昱道:“此人名叫虛倉,是百族王城中一個小族凌霄族的僞神,同時也是殺死血青盛和七手的兇手。我們已經搜魂過,他的背後正是青雲臺。將他帶回不死血族,就是鐵證,足以化解血絕戰神那邊的部分危機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我們來到百族王城的時候,他們已經死了,別怨我們見死不救。能擒拿到這傢伙,我和二叔可是花了大力氣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虛倉,眼神驟然一沉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道:“方凌子、青拔神君、飛翼老鬼、泰鼎骨神,還有天南那個精神力神靈,都是因爲強奪你領地,才被擊殺。所以,這不算什麼大事!”

    “至於玄奇老鬼,他可是毀了四座神女樓,神女十二坊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不計其數。殺了他,也沒什麼大不了!”

    “但,若塵你殺死火澤神君還是太沖動了一些,他畢竟是命運神殿的大神。兇駭神尊也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,手段極其狠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語氣堅定,道:“任何人敢動我身邊的親友,都必須死,無論是誰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這後果,可能反而會連累你的親友,而且這話最好不要讓命運神殿聽到。”頓了頓,學之古神慎重的道:“只靠般若的一面之詞,擋不住命運神殿諸神,除非般若可以讓兇駭神尊搜魂。”

    無端殺命運神殿的大神,別說兇手是張若塵,就算兇手是血絕戰神,也難以活命。而且,整個血絕家族將雞犬不留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學之古神,道:“古神莫非掌握有鐵證?”

    學之古神笑着搖頭,道:“不知救下般若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九天前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說是殞神島主。

    學之古神嘆道:“不行!九天前輩雖然地位崇高,可是,畢竟是逆神族,而且與你關係太過親密。這樣吧,若是命運神殿追究起來,你可告訴他們,是本神救下了般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大震,難以置信的看着學之古神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個天大的人情了!

    學之古神是何人?

    這可是閻羅族那位太上的幼子,雖還不是無量境,可是精神力之高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也還看不透深淺。估計,不會弱於無月。

    他出面幫張若塵擋下最重的一刀,便是命運神殿都不好再追究了!

    對張若塵,對百族王城,對星桓天,也會有巨大好處,足以緩解這片星域的戰局。這是閻羅族意志的一種體現!

    閻昱傳音道:“若塵,還不快謝謝爺爺!”

    “太爺爺,若塵感動萬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大殿中心,深深一拜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稱呼,學之古神哈哈的笑起來。

    閻折仙俏臉一紅,道:“瞎攀關係,怎麼成你的太爺爺了?”

    “折仙姑娘你別想岔了,稱呼古神爲太爺爺與你無關,我是從二叔這裡論的輩分。”張若塵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殿中氣氛愉悅,又是鬨堂大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