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羅剎的翼,是骨質,紋理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修爲越高,骨翼越多。

    飛到姑射靜面前的羅剎,爲首的一位,背上長有四對骨翼,顯示出擁有大聖境界的修爲。

    他名叫左臨,躬身向姑射靜行禮:“拜見天閣目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天閣目。”

    左臨身後的羅剎,盡皆跪在虛空,神情敬畏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那邊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左臨看向遠處,大羣羅剎飛去的方向,道:“血命獄渡神劫,他們是去觀摩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們去吧!”

    姑射靜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這羣羅剎,身上壓力大減,神情輕鬆了一些,展開骨翼,向血命獄渡神劫的地方飛去。

    羅乷低聲對張若塵說道:“天閣目,是一種尊稱。意思類似命運神殿的神女,或者天羅神宮的神皇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既然有人渡神劫,不如去看看?”

    渡神劫,是無比兇險的事。

    死在這一步的絕代英傑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踏入無上境,距離成神,只差一步,自然是對衆人談而色變的神劫,很是好奇。他見過冥王渡神劫,可是,冥王的神劫是心劫,輕輕鬆鬆就渡了過去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當時的修爲境界,根本沒有看出什麼玄妙。

    對神劫,依舊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姑射靜輕哼一聲:“你不是要走嗎?”

    “不急在一時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羅乷飛出神艦,化爲兩道流光,飛向羅祖雲山界羅剎修士聚集的星空。

    姑射靜明白了過來,張若塵先前所說的不去羅祖雲山界,其實是在騙她,或者說是在試探她,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惱意。

    她對張若塵的厭惡,更增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是很強,但,能不能成神,還是未知數呢!我若先成神,必要好好收拾你一番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飛上去,追上他們二人。

    羅祖雲山界的修士,見張若塵和羅乷是與天閣目同行,因此用着猩紅色的眼睛,看了他們一眼,就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遠處。

    空曠的宇宙空間中,站有一位背上長有五對骨翼的羅剎半神,腳下魔氣,化爲緋紅色的海洋,浩蕩而強橫。

    他正是即將渡神劫的血命獄。

    血命獄已積累八千年,是羅祖雲山界萬年來,最有機會,踏入神境的真神種子之一,在《神儲卷》上,位列丙等。

    一旦破境成神,就能擁有一個元會的壽元,得到俯看天地衆生的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此刻,血命獄的心緒,自然是激動滂湃,卻又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個血命獄修爲不弱,敢衝擊神境,顯然融合出來的聖意,達到了五品以上。羅祖雲山界還真是人才濟濟,讓人不敢小覷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沒有開口說話,臉色凝冷。

    渡神劫,是一件很嚴肅的事,稍有不慎,便會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星空中的能量波動,變得沸騰起來,向血命獄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漆黑的宇宙中,驀地,凝出一條長達數千裡的火焰長河,如鞭子一般蜿蜒,衝擊在了血命獄的身上。

    血命獄長嘯一聲,全身聖道規則盡數涌出,與火焰長河對抗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他的下方,出現一個個山嶽大小的火球。

    神火組成的火球。

    火球凝合在一起,變成一朵星空中的奇花,溫度灼熱,將血命獄的身體籠罩。

    “此人,引來的神劫,乃是火劫。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倒是比心劫、情劫,要容易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容易一些?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神劫,是怕什麼,來什麼。血命獄修煉的乃是《十剎寒魔典》,最忌憚的,就是神火。”

    血命獄沒能抵擋多久,大概一刻鐘過去,便是在劫火中慘叫。

    身體燃燒,血肉不斷化爲黑灰。

    沒人敢去營救。

    越救,劫越大,自己也會陷進去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後。

    血命獄被劫火燒得神形俱滅,虛空中,火焰漸漸散去,沸騰的能量波動平息,什麼都沒有留下。他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,全部都散迴天地間,變成天地規則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一尊半神,從無到有。

    又從有,歸於無。

    生前的強大修爲,移山倒海的力量,受無數修士尊敬的身份地位,頃刻間,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姑射靜很平靜,顯然已是司空見慣,道:“走吧!你到底敢不敢進羅祖雲山界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緒,反倒有些沉重,道:“我聽說,命運神殿的星落,也沒能渡過神劫?”

    羅乷點了點頭,道:“能成神者,終究是鳳毛麟角。修爲強大,神劫越強。渡神劫之前,修士最好多做準備,不要有任何弱點,無論是心境上的弱點,還是修爲上的弱點。”

    都到了這裡,張若塵怎麼可能不進羅祖雲山界?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再兇惡的地方,都是可以去闖一闖。

    進入界門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應到天地規則的劇烈變化,魔道規則數之不盡。

    黑暗規則、死亡規則充斥於空間之中,形成魔雲、死亡古山,黑暗深潭。

    與崑崙界那種鳥語花香的環境比起來,這裡,是另一個極端。

    在距離界門不遠的一座數萬裡黑海中,張若塵看見一具無頭神屍從海中走出,渾身散發恐怖的魔神力量。

    天地間,雷鳴閃電。

    “拜見護界魔神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飛落到黑海之畔,向無頭神屍行禮,低聲講述。

    這尊神屍,張若塵在本源神殿見過一次,

    當時,便是它,持着盾斧,打穿本源神殿的陣法。戰力之強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知道他是誰。

    昔日,崑崙界九黎神殿的青黎王,蚩刑天。

    十萬年前,爲了阻止黃泉星河撞擊崑崙界,爲了切斷黃泉星河的能量之源。蚩刑天等等一衆崑崙界的神靈,隨十劫問天君殺入地獄界。

    那一戰,雖然成功阻止了黃泉星河。

    但,因爲消息提前走漏,有人出賣了十劫問天君他們。前去的崑崙界神靈,無一人活着回來,全部葬身地獄界。

    蚩刑天的頭顱被斬斷,被冥殿,煉成了刑天罐。

    無頭的身軀,化身爲沒有理智和思維的巨魔,被羅祖雲山界的主人收服,做了護界魔將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站在黑海中的蚩刑天,便是不禁思考,十萬年前,崑崙界諸神征戰地獄界時是何等豪氣沖天?

    諸神隕落之時,又是何等悲壯?

    都是爲了給崑崙界,爭一條活路。

    就像現在的古文明派系,神靈若是都不爭,必然就得亡。

    修爲越強,責任越大。

    蚩刑天的無頭神軀,重新沉入黑海。

    姑射靜飛了回來,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看到沒有,若非有我同行,剛纔你已經被護界魔將一斧劈殺。闖入羅祖雲山界的修士,都得死,護界魔將不會講任何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天閣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侃了一句,正要隨姑射靜離去,忽的,腦海中,響起一道聲音:“月圓夜,來見我。”

    聲音,很微弱。

    羅乷看出張若塵神態有異,問道:“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了看,紅色的天空,問道:“羅祖雲山界有晝夜之分嗎?有太陽和月亮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,你問這個幹什麼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“好奇而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魔洞窟,是羅祖雲山界中成千上萬個洞窟之一。

    其實,也不能叫洞窟。

    因爲站在高空俯看,才能看出洞窟的形態。洞口的直徑,得有數千裡,可以裝下一顆行星。

    站在地面,只覺得地域遼闊,魔氣蒸騰,根本不知自己位於洞窟之中。

    九魔洞窟的主人,乃是羅祖雲山界的大魔神之一,姑射雲琉。

    姑射雲琉有一頭神獸坐騎,七翅魔螣。

    七翅魔螣極其兇厲,每月都得進食十萬生靈血肉,尋常修士不敢靠近。因爲,已經有多位喂飼它的修士,被它吞食。

    其中甚至有大聖。

    但,最近千年,九魔洞窟的羅剎族修士,都輕鬆了下來,不再擔心被琉神點名,飼養七翅魔螣。

    因爲這件事,現在由琉神的十四弟子負責,而且一直沒被魔螣吃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靈希穿一身寬大的血袍,帶着一支羅剎族修士,向魔螣谷走去。

    這些羅剎族修士,個個都是半聖境界的修爲,修煉魔功,眼神冷厲,顯然都是桀驁殘酷之輩。可是,來到魔螣谷外,他們一個個卻都膽顫心驚,雙腿發軟,停下腳步,不敢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你們怎麼又停下了?”

    木靈希黑色長髮,垂在臉頰兩旁,肌膚白如瓷器,眉心有着一道紅色的鳳凰印記,一雙冷酷的眼眸中,藏有不爲人察的一絲靈動。

    “木大人,這……還是你自己進去吧!”

    “對啊,喂飼的事,我們進去也是多餘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一雙玉手,拎在身後,眼皮上翻,睫毛上翹,道:“有我和你們同行,你們有什麼好怕?魔螣現在已經改吃素,不會吃你們。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萬一又改吃葷了呢?”

    “魔螣大人吃了這麼多年的血肉,怎麼可能突然一下完全改吃素?萬一看見我們,就想嘗一嘗血肉?”

    “木大人,放過我們吧!”

    那些羅剎族修士,使勁搖頭,不願再走一步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跟着搖頭,道:“你們如此膽小怕事,也配稱魔道修士?羅剎族第一凶地的臉,都被你們丟盡了!今後,你們想要衝擊大聖境界,乃至於神境,希望簡直微乎其微。好吧,不爲難你們,把這幾天採摘的翠欖果留下,走吧!”

    那些羅剎族修士如蒙大赦,紛紛將身上的空間布帶,放到木靈希身前。

    然後,快速逃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微信公衆號上,神境之下最強的二十位修士的排名,已經全部更新完,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看看。微信搜索“飛天魚”,添加關注就行。

    接下來,應該是更新後宮的排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