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魔螣谷,滿地毒草,泥土呈紫黑色。

    谷內,空間廣闊,透過濃密的毒霧和魔瘴,可以看到一座座沸騰着的黑潭。尋常修士,若是失足墜入潭中,瞬間就會化爲白骨。

    兇險至極。

    木靈希帶着空間布袋,走入谷中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毒霧滾動起來,黑壓壓的,宛若墨汁波浪,一直涌到她的頭頂上空。

    毒霧中,可見一條粗壯的黑蟒,長有七隻大翼,遮天蔽地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黑蟒飛落下來,身體變小,站在木靈希的面前。

    卻是一個四、五歲孩童的模樣。

    魔螣光着腳丫,滿臉魔紋,雙瞳邪性,露着兩排尖銳的牙齒,抱怨道:“餓死了,餓死了,送一批聖境的生靈進來讓我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已經說好,今後不再吃血肉生靈,你怎麼又忘了?”

    木靈希在他光溜溜的頭上,敲了一擊。

    “沒忘!但是,偶爾吃幾個解饞,總是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魔螣眼疾手快,將木靈希系在腰上的一根空間布袋搶走,打開一看,頓時,直皺眉頭,滿臉嫌棄,道:“怎麼又是翠欖果?”

    說着,他已坐到地上,將一個個翡翠一般晶瑩的果子摸出,往嘴裏塞。

    “吧唧!吧唧!”

    一口一個。

    也不見吐核。

    “這些翠欖果,可都是方圓數十萬裏的修士進貢上來。拿到外界去,一枚就能賣出不菲的價格,你還挑三揀四?”

    木靈希坐到他身旁,雙手放在膝蓋上,目光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能賣出什麼價格,多少聖石?是在拍賣場裏面拍賣嗎?還是在你說的宏偉古城中賣?”魔螣很是好奇,興奮的問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翠欖果雖然具有很強的煉丹價值,可是,還不算特別珍奇,進不了拍賣場。”

    “再給我講講外面的世界吧,我要聽龍族的故事,還有劍神的傳奇,天庭的事也很有意思。”魔螣一邊抓耳撓腮,一邊期待的道。

    羅祖雲山界幾乎與世隔絕,像姑射靜這樣的傳人,萬年纔出世一次。

    魔螣雖是琉神的坐騎,卻從未離開過羅祖雲山界,甚至都很少離開這座山谷,因此,對外面的世界充滿好奇。

    他對外面世界的認知,都是通過木靈希的講述,自然是覺得無比新奇,每次都聽得津津有味,神往不已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算了吧!”

    木靈希興致不高,臉上沒有往日的笑容。

    魔螣哪裏懂什麼察言觀色,追問道:“爲什麼呀?隨便講一個故事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算一算時間,我來到地獄界,已經一千年了!”木靈希忽的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“一千年?一千年怎麼了?一千年挺短暫的,我在這谷中,已經待了幾萬年。”魔螣繼續吃果子,樣子沒心沒肺。

    突然,他像是想到了什麼,問道:“對了!一直沒問你,依你所說,天庭和地獄相互對立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你一個天庭的修士,來地獄界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找人!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嗎?”

    木靈希沉默了很久,輕咬紅脣,搖了搖頭,眼中露出痛苦而狠冷的神色,聲音幽沉道:“他一千年前,就已經被人殺死了!”

    魔螣點頭,道:“被殺死了,那挺好,挺好……不對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我的意思是,被誰殺死的,要不要我幫你報仇?我兇殘得很!”

    他那張幼稚的臉上,擠出兇狠的模樣,咬牙瞪眼。

    木靈希不語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“對了!我們前些日子商量的事,可以提上日程了!”

    “我們一起悄悄溜出去,我幫你報仇。你帶我玩,一定要去天庭,崑崙界也得去一趟。你說的天河,我一定要在裏面遊一圈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心口很痛,雙目泛紅,道:“我的敵人無比強大,是威震地獄界的修辰天神,你不是它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係啊!現在不是對手,以後未必沒有機會。”魔螣一雙眼睛圓溜溜的,無所畏懼的模樣。

    木靈希再次搖頭,道:“就算將來,你擁有了對抗修辰天神的修爲,師尊也不會讓你出手的。地獄界的神靈,怎麼可能殺地獄界的神靈?”

    千年前,她得知張若塵死在修辰天神手中的噩耗,如晴天霹靂一般,整個人幾乎崩潰。

    修辰天神可是天地間最頂級的神靈之一,在地獄界威名赫赫。

    以她的修爲,在修辰天神那樣恐怖絕倫的強者面前,連螻蟻都算不上。想要報仇,無疑是癡心妄想。

    木靈希早已捨棄了崑崙界的家人,在她心中,有張若塵的地方,纔有家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的隕落,就像她心中的信仰崩塌了,彷彿一下子,失去了所有,再也想不到接下來該要做什麼事?

    修煉,都變得沒有了意義。

    就在她欲要殉情而去的時候,羅祖雲山界的主人地姥,帶着護界魔神,拜訪天羅神國的大羅神宮。

    在一次偶然的時刻,那尊修爲強大的護界魔神,突然,暗暗傳音給她,希望能夠得到她的幫助。

    木靈希以爲聽錯了,自己一個聖境修士,怎麼可能幫得到他?

    木靈希多次詢問,卻未能得到護界魔神的迴應。

    後來,她查閱卷籍。

    終於知曉了護界魔神的身份。

    因此,木靈希猜測護界魔神,肯定是沒有死透,思維和感知一定還保存下來了一絲。但是,這一絲思維非常微弱,只有偶爾纔會清醒。

    更多的時候,都是渾渾噩噩的狀態。

    後來,也證實她的猜測是正確的。

    當時本是失去了所有希望的木靈希,突然又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報仇的希望!

    若能徹底喚醒蚩刑天,以他的強大修爲,未必殺不了修辰天神。

    於是,木靈希將自己身上唯一的一幅《天魔石刻》,獻給地姥,換得羅祖雲山界弟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了報仇的希望,活着還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一個人連生死都已經不在乎,怎麼可能還在乎一幅石刻?

    谷中有風。

    風聲如刀鳴般刺耳。

    魔螣道:“你當年不惜來到地獄界,也要找的人,是誰?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講講,你和他的故事?”

    木靈希取出一枚翠欖果,償了一口,道:“我們的故事,可是長得很,三天三夜都講不完。”

    “嘿!我還就喜歡聽長的故事,快講,快講嘛,求求你好不好?”魔螣完全看不出木靈希臉上的苦澀,和眼中的思戀。

    她鳳眸中的情緒逐漸散去,變得平靜,道:“這得從崑崙界講起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有一座古教,名叫拜月神教。神教欲要擴張勢力,進軍東域,但是卻受朝廷和武市學宮的制約。”

    “於是,派遣了一位聖女,潛伏到武市學宮,化名爲端木星靈。那位聖女,自然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魔螣極有興趣,問道:“聖女的地位是不是很高?就像羅祖雲山界的天閣目?”

    木靈希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與天閣目是沒法相比的,神教的聖女,不過只是教主的棋子,甚至可能會淪爲收買人心的工具。你別打岔,聽我繼續講。”

    “武市學宮可是精明得很,絕對不能直接潛入。因此,端木星靈最初拜學的地方,乃是一處偏遠的學宮。那裏,位於天魔嶺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嶺的周邊,分佈有三十六郡國。我要找的那人,當時便是三十六郡國之一雲武郡國的九王子,說起來,我還是他的師姐。”

    魔螣更感興趣了,歡呼道:“王子和聖女的故事?”

    “師姐和師弟的故事?”

    “天魔嶺和天魔有什麼關係嗎?《天魔石刻》是不是,就是在天魔嶺發現的?”

    “都叫你不許打岔,你怎麼這麼多問題?我不講了!”木靈希有些生氣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魔螣道:“你講,你講,你繼續講,我不說了,不問了!我吃果子!吃果子還不行嗎?”

    接下來,木靈希講述了很多天魔嶺的點滴,講到了很多的師兄弟。

    既是在講故事,又像是在回憶往昔,情緒和情感完全投入進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已是大半天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,卻纔講到通溟河的水底龍宮,耳邊響起一道神音:“靈希,來雲琉神殿見我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兩條柳葉般纖長的眉毛,輕輕一蹙。

    “繼續講啊,怎麼停下了?龍宮裏面,有龍嗎?”魔螣一隻小手撐着下巴,眼神專注,着急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師尊傳音給我,讓我去神殿見她。下次再講吧,記得,所有翠欖果都要吃掉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將別的空間布袋放下,向谷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阿琉壞人啊,怎麼這個時候要見木木?這不是要急死我嘛!”魔螣坐下,又站起,在谷中來回踱步,哪裏還有心情吃什麼翠欖果?

    果子,一點味道都沒有。

    許多神靈,都會鑄煉神殿。

    神殿,既是居住和修煉的府邸,也是一件防禦和攻擊的戰器。以免在自己閉關之時,遭到偷襲,或者打擾。

    但,這些神殿,都不是真正的神殿。

    真正的神殿,是必須擁有聚攏奧義和聖道規則的能力。

    比如,任何一個修士,都不可能掌握十分之一以上的真理奧義,但是,真理神殿卻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這纔是真正的神殿!

    姑射雲琉的神殿,坐落在九魔洞窟的底部,陰森而又黑暗,位於光照射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進神殿,便是感應到,這裏的魔道規則濃密無比,黑暗規則和死亡規則縱橫交錯,將天地規則都吞噬。

    於此可見,姑射靜母親的神殿中,必定是聚集有大量奧義。

    是奧義,將這些規則,匯聚到此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