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或許在他人看來,死亡神尊這是在招攬張若塵,給予了他諸多好處。

    是天大的美事,是一位天的重視。

    死亡神尊承諾的任何一點,都足以讓地獄界的任何一位大神感恩戴德,立即叩拜,誓死效忠死亡神宮。

    但在張若塵看來,這是死亡神尊在讓他做生與死的選擇。

    選擇加入死亡神宮,就能生。

    否則,便是死。

    死亡神尊真的不在乎須彌聖僧的死,會給自己帶來的反噬?

    若不在乎,怎會記在心中?怎會刻意說出來?

    怎會說出“本天便是死在你手中又如何”這樣的話?

    說明,她推算過此事,預估過未來的各種可能性。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張若塵目前已經達到了讓她重視的地步。若不重視,也不會主動召見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張若塵加入死亡神宮,或許是因爲,她的確是有足夠的自信,可以讓張若塵臣服,如同馴化一頭桀驁的野獸,調教兇狠的鷹犬。將來敬她如真天,視她爲真主。

    但又何嘗不是以這種方式將張若塵圈養?

    張若塵只有在她身邊,她才能完全掌控。一直放養在外面,誰都不知道哪一天就會成長到,她收拾不了的地步。

    就像擎天當初只廢張若塵修爲,卻不殺他一樣。因爲擎天自信,就算張若塵精神力天賦再高,但在精神力的領域,怎麼都翻不出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若往深處去想,死亡神尊這麼做,何嘗不是在瓦解張若塵背後那些可能會結成聯盟的龐大勢力?

    殺張若塵,會讓她付出不小的代價。

    但,收服張若塵,卻是兵不見血刃。

    無論是因爲哪一點,張若塵現在若是拒絕加入死亡神宮,都等於是表露心跡,必會引得死亡神尊斃命一擊。

    但張若塵可以加入死亡神宮嗎?

    不能的。

    先不提會給自己惹來滔天罵名,導致衆叛親離。

    便是死亡神尊那邊,也會讓張若塵做出許多違揹他意願和良心的事,以爲投名狀,讓他徹底斬斷曾經。比如,讓張若塵帶領地獄界大軍,討伐百族王城、星桓天、崑崙界。

    加入死亡神宮,等於是將自己未來的命運,交到了死亡神尊的手中。

    此刻死亡神尊看似在講道理,很重視張若塵這個人才的樣子,實際上,張若塵正處在巨大的危機之中,命懸一線。

    說錯一句,今日就得死。

    在死亡神宮注視下,張若塵背心已是冷汗淋漓,躬身一拜,道:“多謝鳳天垂愛,若塵感激不盡。對死亡神宮,對命運神殿,若塵沒有任何怨恨。”

    “與血屠、般若、宮南風,親如手足兄妹。與青翡微、缺、許如來他們也算是君子之交。待鳳天、福祿神尊、虛天亦如自己的長輩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鳳天大人聽說了什麼,必是心懷叵測的小人,欲要借刀殺人。若塵在地獄界,得罪的修士,實在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至於聖僧,與他老人家的確曾跨越時空見過,但聖僧從未讓我替他報仇。聖僧一生都在追求,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。仇恨,何嘗不是人心中的地獄?”

    “聖僧若是在世,絕不會希望我是以報仇血恨爲目的而修煉。他老人家更希望,我能夠化解天庭和地獄的矛盾,阻止戰爭,阻止殺戮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以’海納百川,包羅萬象’爲願景,就是秉承聖僧的遺志,容他人不能容,衆生皆平等。”

    “世間諸事,並不是非黑即白,非對即錯,存在即是其理。若塵不喜殺戮,不喜毀滅,但殺戮和毀滅何嘗不是用來守護更多人安寧的手段?”

    “況且量劫將至,世間一切都將不復存在。連生存都做不到,卻始終盯着昔日的仇恨,和眼前的利益得失,簡直庸碌之輩,目光狹隘,可笑至極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別的不敢承諾,量劫到來之時,無論修爲幾何,也要拔劍向天,絕不會做貪生怕死的苟且之輩。”

    死亡神尊道:“所以,你是拒絕了本天的好意,不願加入死亡神宮?”

    “並非不願,而是不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真摯,立即又道:“如今地獄界邊緣星空局勢動盪,若我在這個時候拜入死亡神宮,九天前輩和星天崖會如何做想?肯定會認爲,是鳳天大人威脅了我,必會生出許多誤解。萬一星天崖和星桓天,與天庭結盟,這對地獄界絕不是好事!”

    “再則,若塵與虛天前輩的誤會,雖不是什麼大事。可是鳳天大人如此這般庇護我,他豈會不生出怨恨?”

    “地獄界各方勢力,知曉命運神殿二天不合,會不會生出別樣心思?”

    沒錢看小說?送你現金or點幣,限時1天領取!關注公·衆·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免費領!

    “若是因爲若塵,讓命運神殿內部出現矛盾,實在心中難安。”

    死亡神尊語氣冷而無情,道:“在本天面前賣弄小聰明,愚蠢。”

    “滾吧!”

    雖說死亡神尊心智絕倫,看透了張若塵話語中的某些目的。但,能讓他活着離開,顯然張若塵是從這位宇宙中最大的死神面前,撿回了性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徹底平靜下來,告辭而去。

    身後,傳來冰皇的聲音:“張若塵,爲本皇給不死神殿的諸神帶一句話,告訴他們,本皇不可能永遠待在冰王星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這是冰皇欲要出世的信號嗎?

    當年小黑的母親阿九,是死在不死神殿。

    所以雖然無邊神尊和修辰天神都有參與,但,真正的罪魁禍首,必然在不死神殿中。

    冰皇這話若是傳出去,不死神殿中,怕是有不少神靈要寢食難安了!這應該,也是在幫血絕戰神化解族中的一些危機。

    畢竟由張若塵傳出這話,無疑是告知天下,冰皇是站在血絕戰神這一邊。

    血屠和小黑是跟着張若塵一起,通過蟲洞,離開冰王星。

    血屠敢這般離開,必然是得到了死亡神尊的授意。

    這就有些玩味了!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認爲自己先前那番話,能夠讓死亡神尊徹底放下殺他之心。而且,她居然沒有詢問日晷、劍界的事,實在是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難道在諸天級強者的眼前,日晷和劍界都不值一提?

    這其中,必定有什麼張若塵目前還看不到的厲害關係。

    不管這些了,渡過眼前難關,纔是頭等大事。

    通過蟲洞,到達血天部族翼世界後,張若塵立即對血屠和小黑說道:“你們二人得去幫我做幾件事,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血屠小心翼翼問道:“師兄,危險嗎?本皇可是還有傷在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動手,動嘴就行。你們安排一些隱秘的人手,將幾道信息傳出去,最好,傳遍地獄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頓時放鬆下來,笑道:“在地獄界,就沒有本皇辦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第一則信息,告訴天下人,鳳天在冰王星接見了我,想要讓我加入死亡神宮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血屠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,哪還笑得出來。

    雖然說,這是事實。可是,張若塵這分明是要利用鳳天的威勢,讓那些不明所以的神靈,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利用一位天?

    張若塵敢,他血屠可不敢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此事,小黑你去做,反正這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則信息,依舊由小黑來辦。告訴不死血族諸神,冰皇就要出世了,讓殺死你母親的那些仇人都消停一些。此事,無需掩飾,你可囂張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則信息,血屠你去辦,對外宣稱。虛天曾賜我一劍,待我如子侄。”

    “第四則信息,天姥曾在黑暗大三角星域現身,當時我與她同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屠哪能不知,張若塵這是在造勢?

    每一則信息的背後,無不是一尊宇宙巨擘,將這些消息傳出去,簡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,稍有不慎,天怒降下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沒辦法,只能賭一回了!

    若是賭贏了,這一次,應該能撈到不少好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來到地獄界,自己將要面臨多大的危機。不提因爲無月造成的風波,單是百族王城一戰,殺死的那些神靈背後的勢力,就絕不會放過他。

    若不借勢,他根本就沒有可能,活着到達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就算借勢了,此去命運神殿,也必然面臨無數艱難險阻。死在路上,都是有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血屠和小黑離開後,張若塵感知到身上有一道道神念和精神力掠過,臉上的慎重消失,浮現出一抹冷酷的笑意。

    再強的風暴,終究也是要去面對。

    他還未趕到血絕家族,夏瑜已是帶着大批軍士前來迎接。

    夏瑜身穿青羽天衣,頭戴紫金鳳釵,清麗如畫,依舊還沒有衝擊神境,而是在大聖無上境積累,不斷淬鍊自己的根基。

    “拜見若塵界尊。”

    夏瑜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她身後的血絕家族軍士,齊齊跪下,聲音動天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回家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神氣捲起夏瑜,以神靈步前行,一步可以跨越十萬山河。

    “是誰出手傷你的?”張若塵關切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夏瑜能感受到張若塵身上強橫的威勢,簡直如神山大嶽一般,還算平靜,道:“此事就不勞煩若塵界尊了,區區一個僞神,將來我自會取他性命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