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羅祖雲山界的修士,無不震驚,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地姥出關,竟是因爲一位聖境小輩?

    須知,最近萬年,地姥也就露面了兩次,上一次出關,還是因爲本源神殿。

    地姥身上的神威早已收斂,可是,氣場之強,依舊壓得在場所有大聖無法喘息。

    無人敢直視,無人敢坐下。

    地姥走到張若塵面前,道:“崑崙界張家的後代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張若塵儘量讓自己保持平靜。

    但,地姥如此問出的一句,依舊讓張若塵腦海中浮想聯翩。

    莫非她與張家,有什麼故舊不成?

    地姥又問道:“修煉的是《三十三重天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隱瞞沒有意義,於是,再次承認。

    “不錯,在後天修煉出了先天的五行混沌之體,融合不動明王大尊和血絕始祖的血脈於一身。而且,還有一種玄奇的真理力量,流動在血液中,成就出一種獨特的血脈。如此強大的血脈,誕生的後代,大概率將是真理掌控者。看來,你渡過真理海域第十層,得到的機緣不小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真理之心已經融入張若塵的肉身,他的血脈,自然是與真理之道產生了非同一般的聯繫。

    地姥又道:“掌握真理,對修煉有無窮好處。這樣吧,老朽也做一回媒人,將一位羅祖雲山界的天之驕女,嫁給你爲妻。你可願意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,感到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這位羅祖雲山界的主人,轉彎也太急了,怎麼突然一下,就要指婚?

    姑射雲琉和天音神母對視一眼,但卻沒有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地姥做出的決定,即便是她們,也無法改變。

    木靈希、羅乷、姑射靜,皆心中震動,但是,卻依舊低着頭,不敢開口。在地姥的面前,她們沒有主動開口說話的資格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欲拒絕,便是聽到天音神母的傳音:“羅祖雲山界是羅剎族的第一凶地,不是血天部族,在地姥面前,思考清楚,再開口說話。”

    聽此一言,張若塵背心已被冷汗溼透。

    當着在場這麼多修士的面,違逆地姥的意志,與當初違逆福祿神尊賜婚,有什麼區別?

    地姥修的是魔道,做出任何事,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已是今非昔比,就算拒絕了地姥,應該也能保住性命。可是真的有必要,得罪羅祖雲山界的主人?

    木靈希還在羅祖雲山界呢!

    地姥的目光,變得冷冽了幾分,滿是皺紋的臉上卻露出笑意,道:“很爲難?看來你是覺得,羅祖雲山界的女子配不上你?或者,老朽的分量不如福祿神尊,沒有資格給你指婚?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躬身一拜,道:“地姥能夠出關,親自給晚輩指婚,是晚輩的榮幸。能夠娶到羅祖雲山界的女子爲妻,更是晚輩求之不得的事。晚輩心中已有人選!”

    地姥道:“哦!是誰?在這宴席之上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指向木靈希。

    木靈希心中暗暗竊喜,可是,很快又轉喜爲憂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般做法,無疑是投機取巧,根本不是地姥心中所想,稍有不慎,怕是會將地姥激怒。

    凡人一怒,血濺五步。

    魔神一怒,伏屍千里。

    神殿中,寂靜無聲。

    靜得可怕。

    不少大聖,雙腿顫顫,幾乎就要趴伏到地上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張若塵到底長了幾個膽子,怎麼敢戲耍地姥?

    真當羅剎族第一凶地,是白叫的?

    天音神母笑言一聲:“若塵,你就算再娶一位妻子,乷兒和靈希也不會怨你,你不必如此小心謹慎,擔心傷了她們的心。天下間,但凡是頂天立地的男子,誰不是妻妾成羣,然後,才能後代繁盛。”

    “地姥給你指婚,這樣的機會一旦錯過,哪裏還能有下次?”

    氣氛,略微緩和了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哪裏不知,天音神母是在幫他,這個時候,若是再不識趣,後果將不可預料。

    “俗世無敵又如何?在神靈的面前,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。”張若塵心中暗歎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欲開口,地姥卻先說道:“你不必現在做決定,給你時間考慮,免得傳了出去,外人還覺得老朽在強迫你,覺得羅祖雲山界的女子嫁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,道:“不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,有些話,想單獨與你說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張若塵同不同意,地姥已是帶着他,消失在神殿中。

    木靈希和羅乷,皆是緊張而又擔憂。

    羅乷以哀求的眼神,向天音神母盯去,道:“母后!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知道她在擔憂什麼,傳音道:“放心吧,以地姥的身份,不會傷害張若塵。若有殺他之心,也就不會給他指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地姥爲何帶走張若塵?是不是張若塵剛纔惹怒了她?”羅乷依舊憂心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道:“或許有怒氣,但,不至於單獨將他帶走,刻意的針對。應該是因爲別的事!乷兒,你往日的聰明才智,怎麼都不見了呢?”

    姑射靜此刻也很憂心。

    地姥居然給張若塵指婚,而且,還有讓張若塵自己挑選的意思。若是張若塵挑選她,該怎麼辦?

    她反抗得了嗎?

    張若塵的分量,已經達到地姥都要重視的地步了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跟在地姥身後,走在一望無邊的黑色原野上。

    天空的雲層,變成了暗紅色。

    一輪血紅色的月亮,懸浮在兩片雲層之間的位置,接近月圓,卻並非月圓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地姥,聲音有些沙啞,道:“傳說,羅祖雲山界的月亮,乃是魔祖的左眼化成。但是,無論修爲多高的修士,都無法靠近月亮。”

    “以地姥的修爲,也飛不到月亮上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地姥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月亮在星空中?”

    “不在星空中,只在羅祖雲山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擡頭看去,道:“這輪血月,若不是被絕頂的空間手段籠罩,就是絕頂的幻術幻化而成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就是魔祖的左眼,不達到魔祖的境界,便永遠也觸摸不到它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由衷的感嘆一聲:“魔祖的修爲,得高到了何等地步?真是值得後世修士永遠仰視和敬畏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地姥忽的停下腳步,蒼老的雙眼微微眯起,道:“天地間,最後一位達到此等境界的人物,是你們張家的先祖。”

    “不動明王大尊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地姥點了點頭,道:“每個時代,都會有二十四諸天,更有一位天尊。但是,並不是每一位天尊,都能強大到不動明王大尊那個地步。不動明王大尊之後,其實還出現過兩任天尊,可是,影響力與不動明王大尊相比,差距甚遠。”

    “可笑的是,像不動明王大尊這樣強大的人物,他的家族,至少也該鼎盛數十個元會。但,事實卻是,他隕落之後,家族分崩離析,後世子孫竟無一人能夠達到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是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,你達不到神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劇烈震動,不明白地姥爲何突然說出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不對!

    如果地姥真的肯定,他無法達到神境,怎麼會將羅祖雲山界的女子嫁給他?更不可能,單獨將他帶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前輩有什麼話,不妨直說。”

    “你聽過空印雪這個名字嗎?”地姥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眉,隨後搖頭。

    “印雪天呢?”地姥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搖頭,道:“封稱爲天,莫非是三十萬年前的二十四諸天之一?”

    “不!她是與不動明王大尊都有交集的人物,是那個時候的天。你沒有聽過她的名字,倒也正常,畢竟,當今冥殿的殿主,都只是她的弟子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地姥爲何突然提起她?”

    “因爲……就是因爲她,所以,你達不到神境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更加疑惑,道:“請前輩將話說得更明一些。”

    地姥道:“十個元會前,不動明王大尊隕落之後,便是印雪天,以斬道咒,詛咒了你們張家。從而使得不動明王大尊的後人,再也無法達到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,一陣轟鳴。

    雖然,劫尊者曾經推斷,張家很有可能遭到了詛咒,可是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一點,張若塵只能當他是在胡扯。

    可是,以地姥的身份,不可能信口雌黃,胡編亂造一個謊言,騙他一個聖境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問道:“印雪天爲何要詛咒張家?”

    “據說,是因愛生恨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搖頭,道:“不對!既然印雪天恨不動明王大尊,那麼怎麼只是施展斬道咒?而不是斷子絕孫的咒法?”

    “大尊剛剛隕落,子孫、弟子、友人之中強者無數,印雪天雖然厲害,可是發動越是禁忌的詛咒,付出的代價越大。想要咒殺大尊的所有後代,恐怕她也得付出生命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地姥繼續道:“施展斬道咒,大尊的那些友人,短時間內根本察覺不到。等到有人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,已經遲了,那時張家的諸神,幾乎都已經老死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無法誕生神靈的天尊家族,註定會沒落和滅亡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這只是我的猜測!或許,印雪天就是喜歡看張家一點點沒落,被蠶食,被掠奪,大尊的子孫後代被欺壓,被奴役。這樣她會更加開心!”

    張若塵久久沉默,道:“可是,我父皇達到了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爲,印雪天在數個元會之前,就已經隕落,詛咒的力量,不斷減弱。再加上,有崑崙界那位太上的幫助,你父親要破入神境,自然不是難事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詛咒的力量已經變弱,我爲何不能達到神境?”

    “因爲你太鋒芒畢露,在無定神海將自己的底牌全部都暴露了出來,冥殿一定會重啓詛咒,阻止你成神。”地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此隱祕,連張家的修士自己都不知道,不知地姥前輩爲何如此清楚?我想,如此祕密,印雪天絕不會對任何修士講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