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天部族翼世界的上空,一位位偉岸懾人的神靈聚集,個個血翼遮天,氣勢渾厚,目送血色神艦消失在蟲洞中。

    血耀神君依舊擔心,道:“若塵現在的修爲雖強,但,與太虛境大神比起來,差距依舊還很大。況且,鬼主、穆託他們,比尋常太虛境大神還要更強十倍不止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既然敢去,自然也就無懼鬼主和穆託,這一點,我並不擔心。”血絕戰神雖然這麼說,但眉頭始終無法舒展,道:“真正不確定的因素,在命運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還是太高調了一些,他這麼做,不是在逼命運神殿的神靈出手嗎?”一位白髮蒼蒼的古神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“或許,他就是在逼命運神殿的神靈出手,逼出的命運神殿神靈越多,對他越是有利。”血絕戰神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道:“這些時日,部族中該跳出來的,都跳出來了吧?等若塵那邊有了結果,我們就可以收網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皓白星,是一顆七級生命主星,足有小一些的恆星大小。

    長生殿、藏盡骨海、地煞鬼城三大勢力,足有二十餘尊神靈聚集在星球上,使得星球表面,被濃密的陰雲覆蓋。

    只因,皓白星是血天部族翼世界到命運神域的一處中轉點。

    鬼主修爲達到太虛境巔峰,是在場的第一強者,站在大地上,自成一座萬丈高的混元鬼氣漩渦,氣勢強橫絕倫。

    䯆皇請來了藏盡骨海的一位太虛境大神,名叫黎元天神,是一尊渡過了多次元會劫難的強者。承諾,只要黎元天神爲他奪回神源,他願意贈送自己的所有領地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本就對張若塵身上的寶物十分垂涎,加上骨族一位曾受過酆都大帝恩惠的無量境前輩授意,自然樂得做順水人情。

    如今,䯆皇雖然失去了神源,但威名尚在,倒也無人怠慢。

    長神殿的雪木殿主,離開百族王城後,便是返回地獄界,去了屍神殿,數落張若塵的罪狀。屍神殿自然不願意損失一尊大神,於是派遣出了一尊太虛境古神出馬。

    反正中三族的背後,乃是酆都大帝,還怕他天姥神使不成?

    是張若塵先對酆都大帝不敬。

    一位精神力達到八十階的陣法神師,穿着一身紅色喜袍,頭戴鳳冠,飄在虛空,道:“到了,向這邊來了!”

    䯆皇和雪木殿主皆是露出喜色,神源終於可以失而復得。

    他們三大勢力,擺出如此陣勢,自然是不會給張若塵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血色神艦經過第一次蟲洞跳躍,跨越了無盡星空,來到距離皓白星大概千萬裡的虛空。要進行下一次蟲洞跳躍,需要趕去數十億裡之外的幸甲主星。

    張若塵卓然站在艦首,已是感應到從皓白星爆發出來的一道道強橫氣息,目光轉而看向另外幾個方位,眼中浮現出真理光華。

    䯆皇和雪木殿主率先飛出皓白星大氣層,攔截血色神艦。

    雪木殿主腳下凝出屍氣海洋,冷厲的道:“張若塵,將本殿主和䯆皇的神源交出來,今日或可有生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聲音低沉,卻響徹星空,道:“當初在百族王城,你們可是答應了本界尊,要殺地煞鬼城一尊大神,才放你們離去。大神承諾了的事,可以不算數嗎?”

    雪木殿主臉色難看,笑道:“若塵小兒,當初那麼答應你,不過是虛以委蛇,是保命之道。你竟當真了?”

    “神若無信,何以讓天下修士敬重?何以做一殿之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䯆皇揚聲,道:“廢話休說,神源你到底是交不交出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旁邊毛茸茸的貓頭,道:“冰皇之子可願出手,教訓這兩位蓋世大神?”

    又低聲道:“他們失去了神源,但大神神軀依舊價值非凡。”

    血屠可是太清楚大神神軀的價值,更清楚一尊活了數十萬年的大神,必然積累了大量財富,頓時興奮的道:“我鳳天弟子大屠戰神皇,領教二位大神的神通,還請賜教。”

    血屠騰飛出去。

    頃刻後,血屠騰飛回來。

    藏盡骨海的黎元天神從空間中走出,身上每一塊骨頭都大如山嶽,軀體如象,腳下是一角黑色的神境世界。只是一角,便有數十萬裡廣闊。

    那等氣勢,令得周圍星辰,皆是顫動不停。

    所謂“太虛”,太大而空。

    意味着在一定範圍內,可以與天地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雖只是太虛境初期,但修爲戰力之強,卻勝過太白境的䯆皇和雪木神殿許多倍,一道氣息,就將血屠嚇得逃了回來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揚聲道:“張若塵,你殺死我族泰鼎骨神,強奪䯆皇神源,肆意踐踏骨族威嚴,按理說,本座現在就可以擊殺你。但,你畢竟是天姥的神使,骨族終究是要給天姥一份臉面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隨本座去骨神殿,爲你犯下的過錯贖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懼太虛大神的威勢,從容道:“泰鼎骨神闖我清靈大世界,令我領地億萬生靈,化爲白骨。殺他,是他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䯆皇,他聯合數尊大神欲要置我於死地,在百族王城,本界尊沒有殺他,已經是給夠了骨族臉面。”

    “黎元天神若是明理,還請莫要擋本界尊去路。本界尊還要護送般若殿下,去命運神域呢,你們難道也是來殺她的?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屍族太虛大神胥燎的一隻腳,踏入虛空,頓時震得數百萬裡的空間爲之顫動,爆喝道:“何須廢話?此子膽敢殺我屍族神靈,今日定當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胥燎凝聚神火,打出一輪直徑千里的恆陽,溫度可融化萬物,滾滾向前,要將血色神艦碾壓成碎片。

    血屠和小黑皆是大驚,哪裡想到這兩日他們二人都那般拼命的造勢,竟還有神靈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出手?

    這可是太虛境大神一擊,他們誰擋得住?

    對方要將他們也殺了?

    追上來準備撿漏的神靈,更是大驚失色,沒想到胥燎一出手便是大成的太真級神通。神艦上,可是有冰皇之子,鳳天弟子,怒天神尊的弟子……萬一……

    沒有萬一。

    在他們震撼的目光中,張若塵撐起十八座空間神陣,衍化十八座神陣世界,連爲一體。飛來的千里恆陽撞擊在陰陽十八局上,令血色神艦飛出去了萬里之遠。

    陣法旋轉,空間變換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千里恆陽爆碎而開,化爲數之不盡的火球,飛向星空中。

    擋住了,張若塵接下了太虛境大神一擊。

    他身形筆直,腰桿如槍,目光如炬,站在十八座神陣世界的中心,吞吸天地間的神氣,給人一種另類而詭異之感。

    怎能不詭異?

    百年前,張若塵還只是一個聖境修士。

    百年後,已傲立星空,與太虛境大神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胥燎輕哼一聲:“本座就說,你小小年紀,怎能是我族雪木殿主的對手,原來你不過是依靠了陣法之威。這陰陽十八局,是崑崙界那位太上,爲你煉製的吧?”

    這是誅心之話!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那位太上煉製的陰陽十八局,你現在已經死無全屍。本界尊此去命運神域,不想節外生枝,不想死的,莫要擋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未想過要和這些人交鋒,只不過心中清楚,自己再怎麼隱藏也必然會被察覺,不如大張旗鼓前往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這樣擺到明面上來,反而敢出手的神靈,還會少一些。

    “憑藉陰陽十八局,是護不住你的。”一道悅耳的聲音,在星空中響起。

    聲音,蘊含強大的精神力,使得張若塵都有些頭暈目眩,十八座神陣世界也無法將這種無形的精神力完全擋住。

    那位身穿喜袍,頭戴鳳冠的鬼族陣法神師,從皓白星一步步走來。

    是一位少女一般的女鬼,精神力強大得駭人。

    “是地煞鬼城的芊芊神師!”

    “芊芊神師既然到了,陰陽十八局將形同虛設,張若塵將失去他最大的依仗。”

    “鬼主必然也在這片星空,這下張若塵是真的無路可逃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芊芊神師像是一位楚楚可憐的新娘,臉上表情僵硬,雙手緩緩擡起,頓時,一座龐大的圓形神陣陣盤在星空中顯現出來,將直徑百萬裡的皓白星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這片星空,都在她的陣中。

    那些前來撿漏的神靈,無不色變,立即向陣外逃遁。

    隨着芊芊神師一步步向血色神艦走過去,神陣覆蓋的範圍不斷縮小,但,始終壓制着陰陽十八局。

    長生殿、藏盡骨海、地煞鬼城的二十多尊神靈相繼現身,出現到陣法的各個方位。

    “有些不妙啊,別人的陣法造詣,顯然高出你好幾個層次。”小黑嘀咕了一聲。

    芊芊神師緩緩擡起凝白的左手,隔空按出去,頓時,環繞在張若塵身周的十八座神陣的陣法銘紋,竟是快速分解。

    精神力和陣法造詣的差距,在這一刻,完全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無法阻止陣法崩潰,只得將陰陽十八局收回,長嘯一聲,身體如同神龍出海一般飛躍出去,一掌隔空拍擊向芊芊神師。

    交流好書,關注vx公衆號.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,可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胥燎一指點出,神氣和規則神紋凝成一道直徑百丈的光波,將張若塵的掌印擊碎。

    光波威勢不減,繼續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結成劍印,一柄劍祖魄劍從體內飛出,爆發出璀璨光華,與胥燎打出的光波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劍祖魄劍將光波不斷擊碎,直向胥燎而去。

    胥燎臉色略微一變,全身神氣匯聚向右臂,涌入進一隻次神級至尊聖器拳套,重重一拳擊出,頓時,前方一大片空間爆碎而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寫三章,真的不是我這種手殘該做的事,累吐了,這下不欠更了,可以求月票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