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張若塵在木靈希的陪同下,遊歷羅祖雲山界的各處名勝古蹟。

    那些有神靈居住的神山、魔窟,是必然要去。

    不僅要去,而且還很高調。

    若是沒辦法高調,張若塵會主動惹事。

    比如:

    Wωω☢ ttκд n☢ ¢○

    抓住某座神山的修士,便是逼問對方,知不知道他是誰。若是對方回答不知道,必定是一頓爆打。

    一邊打,還一邊喊:“連我俗世神話張若塵都不知道,找死!”

    又或者:

    強闖某座魔窟,魔窟弟子奮起反抗,反被張若塵打翻一片。

    一邊打,還一邊喊:“連我俗世神話張若塵的路都敢攔,找死!”

    每每如此,事情都會鬧大,甚至驚動出神靈。

    我輩魔道修士,豈懼一戰?

    一個外來者,竟然敢到羅祖雲山界逞威。

    縱然你張若塵真的俗世無敵,當世神話,又豈能嚇住整個羅祖雲山界的修士?有膽魄,有傲骨的魔修,自然是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於是,姑射靜便成爲了救火隊隊長,不斷趕去各大神山和魔窟,勸開爭鬥的雙方。或者,從神靈的手中,將張若塵救回。

    一旦從神靈手中脫困,張若塵必放狠話,道:“我乃俗世神話張若塵,十界之戰橫掃天下。地姥視我爲羅祖雲山界的貴客,欲要將天閣目都嫁給我,你們居然敢對我出手。死定了!待我成神之日,你們死定了!”

    姑射靜站在一旁,無法否認張若塵的話,但,卻很是看不慣他這副嘴臉,心中氣怒至極。

    羅祖雲山界的諸神,只以爲姑射靜是默認了這一切,心中對張若塵倒是重視起來。特別是一些僞神,甚至擺下魔道大宴,主動化解與張若塵的矛盾,聲稱是不打不相識。

    甚至有僞神,欲要與張若塵結拜。

    此般鬧劇持續着,張若塵每次都鬧得很大。

    漸漸的,整個羅祖雲山界的修士,都知道界中來了一位狠角色,自稱俗世神話,是地姥看中的人物,是天閣目未來的夫君。

    總之,就是一個狂上天、目中無人、自以爲是,讓人恨得牙癢,卻又不敢與他爲敵的主。

    既然打不過,又得罪不起,自然只能避着走。

    就連神靈,去雲琉神殿確認之後,都主動封山閉窟。

    姑射靜站在姑射雲琉的面前,滿臉怨氣和怒意,道:“母神,你去求一求老祖宗吧,我絕不嫁張若塵。此人,不過只是贏下了十界之戰,便是驕傲自滿到極點,如此心性,就算聖境打下的基礎再高,也不可能修煉到神尊層次。”

    姑射雲琉很平和,道:“已經問過了!張若塵並沒有答應聯姻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姑射雲琉道:“你被他戲耍了!而且,他還利用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之所以,到處惹事,表現出一副無法無天、目中無人的做派,就是想要惹得羅祖雲山界的修士和諸神反感,讓他們去請願,從而逼老祖宗主動取消這門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惡!”

    姑射靜知曉真相後,心中又氣又怒。

    想她一貫自詡聰慧絕頂,未將天下雄傑放在眼裏,卻沒想到,在羅祖雲山界,在她的地盤上,居然被張若塵當成棋子一般使用,當成傻瓜一般戲弄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是否會取消指婚?”姑射靜剋制怒火,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姑射雲琉道:“老祖宗何等存在,說過的話,不可能更改。張若塵這點小把戲,在她老人家看來,太嫩了!”

    “靜兒,其實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“其實”兩個字,姑射靜已能猜到她接下來的話,終是冷靜道:“母神不必多言,既然是老祖宗的意思,若是到時候張若塵真的選擇了我做爲聯姻的對象,那麼,我就算再不情願,也會答應下來。”

    姑射雲琉點了點頭,道:“這樣挺好,別把感情看得太真,更不要陷入進去,修煉纔是最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衝擊神境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姑射雲琉並不意外她的這個決定,畢竟,千年前,她就應該衝擊神境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時得到了《天魔貪狼圖》,憑藉此圖,她終於修爲更上一層樓,積累也更深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緒,能夠快速平靜下來,說明內心已經足夠強大。這樣吧,再過十天,便是三年一次的月圓夜,整個羅祖雲山界的魔氣會達到最濃郁的地步。我和老祖宗,陪你一起去地淵深海,憑藉地淵深海的魔祖遺祕,你渡神劫成功的機會,必然大增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的待遇,自然不是血命獄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她是元會級代表人物,未來的潛力巨大,代表羅祖雲山界的希望。

    血命獄,本來成神的概率就極低,最大的價值,應該是在俗世稱雄。衝擊神境,只是在爭那一兩成的希望。

    姑射靜渡神劫,是整個羅祖雲山界都要調動起來,尋覓最好的丹藥和神材輔助。即便是地姥,都肯定要陪同。

    一旦破入神境,她便是神境中的強者,可以與血後、冥王、封塵劍神他們平起平坐的存在。

    姑射雲琉卻不知,姑射靜心中想的,卻是,一旦達到神境,一定要狠狠的收拾張若塵一頓。這纔是,她想近期破境的原因!

    姑射靜在月圓之夜破境的消息,很快傳遍雲琉神殿。

    張若塵聽聞消息後,主動找上姑射靜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俗世神話若塵大聖,從來只有修士去拜見你,今天怎麼主動來見我?我區區一個天閣目,哪裏承受得起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話語中滿是刺。

    但,她沒有將恨意和怒火表現出來。

    現在不是張若塵的對手,就算再怒,一旦出手,也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不如等到踏入神境,連本帶利一起討回。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問道:“破境,非同小可,生死只在一念間。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姑射靜自然不相信張若塵是真的關心她破境,冷聲道:“不勞俗世神話關心,我在《神儲卷》上,位列甲等。”

    “同樣達到甲等的星落,不就死在了神劫中?”

    姑射靜覺得張若塵是在詛咒她,正要動怒。

    卻聽,張若塵又道:“我曾答應過你,要借《天魔石刻》給你觀悟。若是,對你渡神劫有用,你要不試試?”

    姑射靜怔住,怎麼都沒想到,張若塵此來竟是因爲這件事。

    如此想來,剛纔竟是誤會了他。

    他會這麼好心?

    實在是張若塵最近一段時間太囂張,完全一副不可一世的狂徒模樣,要多討厭,有多討厭。

    突然一下變得正常,還學會關心她,她心中自然是會生疑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距離月圓夜時間不多了,就算觀悟幾天,估計也沒什麼用處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係,我可以開啓日晷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一雙眼眸,細細凝看張若塵,確定眼前這人不假,纔是緩緩點頭,道:“多謝!”

    “謝什麼謝?只是借你觀閱而已,又不是送你,能悟到多少,還得看你的悟性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只是這麼一件小事,卻讓姑射靜對張若塵的印象,改觀了不少。

    以前,她只記得張若塵可惡的地方。

    比如利用她,對付白卿兒。

    又比如,在本源神殿中扇了她一巴掌。即便扇她的,不是真正的張若塵,但她卻本能的將這一切,都算到張若塵頭上。

    當討厭一個人的時候,關於這個人的一切,都是討厭的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剛纔,她腦海中,卻突然浮現出了一些別樣的畫面。有張若塵闖入她的氣海,以自身魂力,助她療傷的畫面。

    有張若塵憑藉冥王的一道劍氣,對抗巫馬九行的英姿。

    就連當初,他們在命運神域神女樓,湖畔夜下密會的記憶,都變得和以前不同。

    “走啊?還在思考什麼?”走到遠處的張若塵,回頭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姑射靜清空腦海中那些可惡的思緒,暗哼一聲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踏入神境的第一件事,必定是要收拾張若塵。可不能因爲他現在的討好,而亂了方寸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姑射靜帶進七星帝宮,纔將一塊塊《天魔石刻》取出,開啓了日晷。

    七星帝宮的陣法和神紋,都已激活。

    即便是神靈,也只有強行攻破陣法和神紋,才能探查到裏面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其中一座宮殿中,張若塵對木靈希道:“姑射靜踏入神境之後,必然會對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神境不能插手俗世。”木靈希頗爲不解。

    畢竟,她沒有看出,張若塵和姑射靜有什麼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而且張若塵明知姑射靜破境後,要出手對付他,怎麼還會主動借出《天魔石刻》給她參悟?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神靈不能插手俗世,那是指別家的神靈。現在,整個羅祖雲山界都知道,我要娶姑射靜爲妻。姑射靜對我出手,只要不殺了我,不廢我修爲,便是我外公在此,也插手不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爲什麼,倒是不好跟你解釋。總之,月圓夜的第二天,你必須跟我一起離開羅祖雲山界。”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前幾天之所以那麼做,根本不是姑射雲琉猜測的那樣。

    而是因爲,他知曉,以他現在的修爲,無論怎麼隱藏,行蹤很難瞞過神靈。想要在月圓夜,趕去見蚩刑天,怕是走在半路上,就會被不知道他身份的神靈擊斃。

    潛行如此危險,必然不妥。

    但是,大搖大擺的去見蚩刑天,更不妥。

    現在好了,羅祖雲山界的神靈,都知道他張若塵是誰,更知道他張若塵是地姥的客人,是天閣目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月圓夜出行,神靈就算探查到他,都只會以爲他又要去別處挑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