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借《天魔石刻》,張若塵沒有任何損失。

    可是,卻能緩和與姑射靜的矛盾,屬於錦上添花。

    木靈希沉思了許久,竟沒有第一時間答應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讓張若塵疑惑了起來,道:“怎麼了?在顧慮什麼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還不能離開羅祖雲山界。”木靈希低頭,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難道是擔心琉神不放你離開,或者是她在你身上,施展了什麼禁法?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木靈希的手腕,調動精神力和真理之心的力量,仔細探查感知。

    “沒有!師尊雖然一點都不重視我,可是,卻也沒有惡意對待我。”木靈希輕咬貝齒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她很想將蚩刑天的事,告知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是,又擔心張若塵知曉之後,認爲這太危險,將她強行帶走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沒有死在修辰天神的手中,不用想着報仇,可是,她畢竟是答應了蚩刑天。做人,總得言而有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年的一諾千金,讓她至今感動。

    她若這般離開,蚩刑天豈不是永遠都要被禁錮在羅祖雲山界?

    說到底,蚩刑天終究是崑崙界昔日的戰神,是爲了守護崑崙界,纔會落得現在這麼悽慘的下場。

    英雄也好,戰神也罷,皆讓人欽佩,不該是這樣的結局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有什麼話,連我都不可以說嗎?”

    “等到將來塵埃落定,我一定會告訴你。但是現在……”木靈希再次閉上紅脣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她知道此事危險,一旦暴露,將神形俱滅,所以不想將張若塵牽扯進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不強迫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如此說着,可是,心中想的卻是,到時候一定要強行將木靈希帶走,不能讓她留在羅祖雲山界。

    這裡太危險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來的十天,張若塵也在七星帝宮中修煉,主要是參悟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在無上境,元會級代表人物可以修煉出三十萬億道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元會級天才,可以修煉出四十萬億道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而他以兩個元會數的聖道規則破境,達到無上境,聖道規則數量便是接近三十萬億道。張若塵倒是頗想知道,自己在無上境的極限,到底在什麼地方?

    五十萬億道?

    還是六十萬億道?

    至於傳說中的“絕對肉身道化”,張若塵根本沒有想過。那是一個理想中的境界,修煉的意義不大,沒必要強行去追求。

    對於現在的他而言,神境纔是目標。

    或者說,神尊的層次,纔是他必須努力去追尋的目標。

    神中之尊,一人撐起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至於“建立宇宙新秩序”,那是必須先成爲神尊,才能去思考的問題。

    不成神尊,皆是空談。

    十天時間,轉眼即逝。

    姑射靜離開了七星帝宮,隨後,又與琉神,離開了九魔洞窟。

    “姑射靜渡神劫的地方,似乎不是在星空中。”張若塵試探性的,如此說出一句。

    羅乷道:“靜靜的天資,可稱得上十萬年來,羅祖雲山界的第一。她渡神劫,自然是重中之重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羅祖雲山界必有一些手段,可以讓她更加容易的渡過神劫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客人,這些隱秘,還是少知道爲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多久渡神劫?”

    “這次回去,應該就要渡劫。”羅乷的神情,變得嚴肅。

    面對神劫,任何修士,都得謹慎對待。

    羅乷繼而又是笑吟吟的道:“放心吧,羅祖雲山界有手段,天羅神國當然也有助我的方法。反倒是你,若是不盡快踏入神境,以後怕是會有苦日子過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怎麼講?”

    “靜靜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她不會放過我,我是知道的。你呢?你若踏入神境,會不會放過我?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自然更加不會放過你,到時候,把你連皮帶骨一起吃掉。呵呵!”羅乷右手的五根雪蔥玉指,做出拿捏的手勢,鳳眸中,笑意漣漣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會怕她,擡頭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天空,逐漸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輪比天空更加鮮紅的圓月,從雲中浮現出來,露出淡淡印記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魔氣,變得濃郁。

    九魔洞窟的羅剎,盡皆走出洞窟,來到月下,擺出各種不同的奇異姿勢,吞吐吸納。

    白骨堆砌成的祭臺,亦是被催動了起來,將月光引到祭臺附近。

    羅乷見張若塵擡頭望月,道:“羅祖雲山界的血月,三年纔會圓一次。這一天,魔氣將會旺盛到極點,而且還會有別的一些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修煉一夜,堪比平常修煉三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此重要的時間,相信羅剎族的修士,肯定會好好利用,不會浪費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!”

    張若塵準備出發,可是羅乷一直不離開,倒是不好脫身,於是問道:“你看見靈希沒有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一天都沒有見到她。”羅乷搖頭,繼而巧笑一聲:“她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擔心木靈希會在這個節骨眼上遇到危險,道:“能否幫我去找一找她?”

    羅乷看了張若塵半晌,點了點頭,道:“好啊!我去問問岺虹,或許她知道靈希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見羅乷返回九魔洞窟,張若塵立即騰飛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不久,羅乷從黑暗中走出來,看着消失在天邊的光亮,猶豫了片刻,終究沒有追上去,嘴裡卻發出一聲嘆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最近一段時間,種種反常的舉動,她心中是有所猜測。

    包括,木靈希獻出《天魔貪狼圖》,拜入羅祖雲山界,她心中也是有着一些懷疑。別人不瞭解木靈希,以爲她是獻圖自保。

    可是,羅乷瞭解。

    不過,羅乷卻沒有要去揭開真相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真相又如何?

    她能阻止張若塵嗎?

    阻止不了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裝着什麼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有時候,活得太明白,反而是件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刻意隱藏,而是直接飛空而過。

    在路過一些神山、魔窟的時候,自然是有被神靈察覺到,但是,這些神靈,根本沒有當一回事。只要張若塵不是來闖他們的地盤,根本不用理會。

    月圓夜,對神靈而言,受益更大。

    當然也就不會花費時間,研究張若塵要去什麼地方惹事。

    蚩刑天沉睡的黑海,名叫“魔界海”,足有數萬裡廣闊。(太平洋南北跨度3萬里左右,東西跨度4萬里左右。)

    對尋常羅剎族修士而言,魔界海就是禁地。

    那裡,充斥恐怖的黑暗力量,海邊的千里之地,都是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達到魔界海邊的時候,天空的血月,已是越發明亮。

    就連月形輪廓,都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海邊滿是黑沙,空氣陰冷。

    水浪,越卷越高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想過,這有可能,是羅祖雲山界神靈的圈套,意在試探他。

    因此,心中早已想好,另一套說辭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欲要進入海中的時候,感應到了一道勁氣波動,於是,連忙藏匿起來,消失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,從泥沙中升了起來,身材極爲纖細窈窕,顯然是一位女子。

    但,讓張若塵頗爲吃驚的是,對方明明不是神靈,可是,以他的修爲,居然等到對方已經潛到附近,才察覺。

    而且離得這麼近,張若塵居然看不透她的修爲。

    她像是一團黑色的霧,沒有容貌,一切都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羅祖雲山界,竟是如此藏龍臥虎?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黑影迎着波浪,衝入進海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謹慎的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水中,潛行了不久,黑影沉入到海底。

    黑影中,一雙明亮的眼眸,擡頭望去,看見一尊無比巨大的神軀傲然而立,雖然浸在海水中,卻依舊巍峨磅礴,宛若海底神山。

    她將披在身上的神皮脫下,顯露出真身,身穿一具鎧甲,長髮烏黑,眉心有着一道火紅的鳳凰印記。

    她躬身一拜,道:“見過刑天大神!”

    無頭神軀,沒有迴應。

    她倒也已經習慣,拿出空間布袋,從裡面將一株又一株藍色的命魂草取出,栽種到神軀的雙足表面。

    命魂草落到神軀上,便是自動長出根鬚,想要吸收神軀內部的魂力。

    但,命魂草蘊含的魂力,卻反被神軀吸去。

    草葉的光芒變得暗淡,然後枯萎,化爲沙塵。

    “大神啊,大神,你都已經吸收了千年的魂力,到底什麼時候,才能衝破神魂禁錮,徹底脫困?”她一邊栽種,一邊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蚩刑天的雙腳,比山嶽都要巨大數十倍。

    她沒發現,身後出現了一個男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男子看着她忙碌的樣子,看了很久,才道:“與刑天大神的神魂比起來,命魂草蘊含的魂力,太弱了!別說吸收一千年,便是吸收一萬年,十萬年,也休想衝破神魂禁錮。最多隻能壯大魂力,讓清醒的時間,變得更長一些。”

    正在栽種命魂草的女子,大驚失色,豁然轉過身去,與身後那男子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柔和,看着她,嘆道:“靈希,這就是你不願意離開羅祖雲山界的原因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還有一章。

    感覺還是要這麼說一句,晚上纔有動力碼字,再晚都必須得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