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黎元天神第一時間趕了過去,以奧義之力,幫助那位骨族上位神撲滅佛火,助他重新凝聚出神軀,吼聲道:“神艦上有射神弩,太真境之下的神靈,立即離開這片星域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瞄準一位正在逃遁的屍族中位神,射出第三箭。

    弩箭拖出數千里長的流光尾巴,速度快得嚇人。

    “若塵小兒休要猖狂。”

    胥燎打出一件彎月一般的君王聖器,橫空飛出,與弩箭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君王聖器炸開,化爲金屬粉末。

    弩箭速度不減,但卻略微偏離了方向,未能擊中那位屍族上位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失望,畢竟有兩位太虛境大神在此,能夠射殺一神,重創一神,已是僥倖。

    而且,他使用射神弩,最大的目的,還是爲了牽制黎元天神、胥燎、芊芊神師,爲血彩神蜈艦趕赴辛甲主星爭取時間。

    遠處星空中觀戰的神靈,全部都驚呆了!

    來到地獄界,張若塵竟然依舊敢弒神。

    這個元會,就沒有比他更囂張的神靈了!便是狂傲如血絕戰神,在對上真神之時,多少還是會留手,不會徹底將對方打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箭又一箭射出,以張若塵強橫的肉身,雙臂也被射神弩的反震力量震得出現了血紋,皮膚裂開。

    弩機上鑲嵌的一塊小山般的神石,已消耗殆盡。

    張若塵意猶未盡的停下來,雙臂上的皮膚裂痕,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他發現隱藏在前方的一道強橫氣息,將空間座標,告訴了般若,道:“將他擒拿。”

    般若身姿高挑,目光氤氳幽深,看向張若塵傳音告知的方位,目光所及,看不見任何東西。顯然,藏在暗處的,必是大神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血彩神蜈艦艦體兩側的孔洞中,飛出一根根宛若蜈足的雷電觸鬚。

    其中一根雷電觸鬚,突然長度猛增,將藏身在前方,欲要偷襲的一位太乙境大神席捲,拖到了血絕神艦邊緣。

    這位太乙境大神,來自藏盡骨海,渾身骨頭如同墨玉。

    “大膽,你們要幹什麼?本座只是來觀戰的,根本沒有出手。”那位太乙境大神驚怒,撐起陰雲瀰漫的神境世界,想要掙脫雷電觸鬚的壓制。

    “師兄,不能放過他,他是黎元天神的師弟,骨族大神蒼長極。”血屠大吼道。

    血屠的身體,已被劈得碳化,神魂受創嚴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掌隔空按出,五指成爪,穿透了空間,將蒼長極抓到手中,一拳將他三米高的骨軀打得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踩着蒼長極的神軀,張若塵在他身上刻畫出一道道銘紋,封印了修爲。

    就在上方雷電長河再一次落下時,張若塵一掌拍在蒼長極身上,頓時,顯化出巨身神軀。三米高的骨體,變得三千丈長,如同盾牌一般,擋在血色神艦上方。

    追在後方的黎元天神,大呼道:“神師快收手,那是本座的師弟。”

    芊芊神師眉頭微微一蹙,手指一揮,百萬裡外,就要落在蒼長極身上的雷電長河散去,化爲一絲絲電光,消散出去。

    “這神艦好快的速度,價值非凡,肯定是血絕戰神賜給張若塵的。”胥燎很憤怒,氣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之前,差一點點,就能收取兩柄劍祖魄劍。

    現在倒好,他和黎元天神兩大太虛境強者真身降臨,加上一位陣法神師,卻留不住一個張若塵,反被對方擊殺了一位真神。

    臉都丟光了!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黎元天神同樣覺得恥辱,但,還算平靜。

    那些跟在後方想要撿漏的神靈,很多都在打退堂鼓,沒辦法,張若塵太強了,先前憑藉劍祖魄劍,一劍將胥燎擊退。

    憑藉射神弩,在星空中射殺真神。

    太乙境大神蒼長極,被他一拳就放翻,變成了盾牌。

    如此戰力,是他們能撿漏的嗎?

    稍微運氣差一點,性命都得交代在這裡。

    “難怪張若塵敢踏入地獄界,敢去命運神殿,胥燎、黎元天神、芊芊神師聯手,竟然都留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驀地,一道欣喜的聲音響起,道:“你們快看,是鬼主,這一次張若塵應該逃不掉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片星域中的追逐戰,整整持續了大半天,即便張若塵以蒼長極爲盾,讓追在後方的三大神靈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可是,依舊交手頻繁,這片星空,被打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小黑累得趴在了地上,無力再支撐陰陽十八局。

    血屠身體像是化爲了焦炭,臉黑得像鍋底,依靠神艦的牆壁坐下,整個人呆滯,眼珠子都不動一下。

    般若神氣消耗殆盡,盤膝坐在真我之門下方,想盡快恢復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還能保持站立,操控着血彩神蜈艦飛行,但,被胥燎的神魂攻擊手段隔空擊傷,臉色極其蒼白。

    小黑有氣無力的道:“第一段路就這麼難走,我們根本不可能到得了命運神域。張若塵,你還有什麼底牌,快點用出來吧,別藏着掖着了!”

    血彩神蜈艦突然速度放緩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凝看前方,道:“鬼主果然在。”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小黑,靠牆而坐的血屠,真我之門下方的般若,盡皆扭頭看向辛甲主星的方向。只見,鬼氣籠罩整個星空,黑壓壓的,阻擋視線,遮蔽羣星。

    鬼氣上方,懸浮有一座宏偉的神殿,散發的神威似能穿透時空,震懾古今。

    若是說,張若塵如今的修爲,與胥燎、黎元天神差了十萬八千里。那麼,胥燎、黎元天神與鬼主的差距,只會比十萬八千里更遠。

    鬼族第三大鬼城之主,地獄界真正的巨頭級神靈,就在眼前,擋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簡直令人絕望。

    後方胥燎、黎元天神、芊芊神師呈扇形,包抄上來。

    遠處的那座神殿中,響起鬼主幽沉的聲音:“沒想到你張若塵如此了得,竟真能闖到這裡來。你這樣的人才,實在是讓本座都有些不忍心殺死,不如你束手就擒吧,本座給你一條活路。”

    “別惺惺作態了!你會給我活路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身上戰意和氣勢大增,又道:“再說,你鬼主哪來的資格,說出給本界尊活路這樣的話?你太擡舉自己了!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歸順星桓天,本界尊放你一條活路?”

    星空中,一陣寂靜。

    追上來的胥燎和黎元天神面面相覷,實在難以理解,張若塵怎能如此張狂?

    血絕家族的血脈傳承嗎?

    血屠和小黑也面面相覷,第一次發現張若塵放起狠話來,比他們還囂張,而且自然。但,放狠話也要看局勢啊!

    眼前這樣的處境……

    說的話有多狠,待會兒捱得打就會有多狠。

    鬼主從神殿中走出來,身上罩着黑袍,周圍虛空如同變成了黑洞,吞噬一切的光和熱。隨之,星空中的鬼雲,化爲億萬只巨手,也有頭顱和觸鬚的影子。

    陰魂嘶吼,哭聲動天。

    不知吞噬了多少魂靈,鬼主纔有今日的修爲。

    “何須鬼主出手,我胥燎便可取他性命。”

    胥燎先前被張若塵使用劍祖魄劍一劍劈退,但他知曉,那必然是張若塵的最強一劍。而他,最強大的手段,尚且沒有用出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不逃,胥燎有十足的信息,將他擊殺在這片星空。

    鬼主輕輕點頭,道:“便給你重新找回臉面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鬼主。”

    胥燎顯化出巨身神軀,頭顱如星辰,手臂如山嶺,身上屍氣外涌,散發強烈的腐蝕性力量,身周有一團團神焰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他主修火道、死亡之道、腐世天道,掌握有大量火道奧義。

    能踏入太虛境的,自然不是庸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指向胥燎,沉聲道:“莫要自誤,本界尊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立即滾,否則將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胥燎簡直要氣炸了,區區一個新神,就算有大氣運加身,擁有了不凡的戰力。但,在他一個太虛境古神面前,也太囂張了!

    忍無可忍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胥燎出手,天地間火道規則活躍。

    神焰化爲各種形態,從四面八方涌向血彩神蜈艦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座拳頭大小的神殿祭出,神殿的高度快速增長,散發出遠比胥燎的腐世天道更強的腐蝕性起來。

    殿中涌出灰濛濛的死亡之氣,發出鐵鏈拖行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道嘶吼,從神殿中傳出,響徹星海。

    鬼主的眉頭,爲之跳了跳。

    下一瞬,一尊披頭散髮的古屍,從神殿中衝出。

    古屍被鎖鏈纏繞在一根火焰光柱上,進入虛空,屍身不斷膨脹,達到一萬多裡高。

    它嘴裡吐出一口屍氣,陰寒刺骨,將胥燎引動過來的神焰,全面凍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“明”字令牌,以精神力操控火焰光柱,又憑火焰光柱駕馭老屍鬼,一掌向胥燎拍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胥燎擡頭一看,頭頂的星空,被一隻腐爛的大手完全覆蓋,心中猛顫,卻依舊還是一拳轟擊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以他太虛境的修爲,在老屍鬼面前,卻如孩童一般,被拍飛出去。

    當初修爲遠比他強大的九首龍神,連老屍鬼三擊都接不住。

    胥燎身上護體場域碎裂,嘴裡吐出碧綠色屍血,還未定住身形,便發現身周空間凝固,自己出現到了老屍鬼的五指大手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大駭,拼盡全力催動次神級至尊聖器拳套,又撐起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老屍鬼似屍祖出世,雙目如血月,煞氣沖天,五指捏碎胥燎的神境世界,大地寸寸崩裂。隨之,手指提着胥燎,向嘴裡丟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