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二人坐在海底。

    木靈希將千年來的一切,都講述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聽得入神,看向她,目光中充滿愛憐,道:“你傻嗎?報仇,你居然想着找一位古神報仇。若我真的死在了修辰手中,你應該做的是,好好的活着,爲自己而活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心中一點寄託都沒有,那活着,還有什麼意思呢?”木靈希噘着嘴,如此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更加深沉,忍不住,將她抱在了懷中,感受着她身上的溫暖。那溫暖,似能融化內心最深處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,真的太傻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木靈希爲何會如此。

    從她跟隨張若塵離開崑崙界的那一刻起,便是斬斷了以前的一切,將張若塵當成了自己唯一的精神寄託。

    唯一的依靠。

    唯一的家人。

    這樣,未免太孤獨了一些!

    張若塵不希望她今後一直都是這個樣子,但是,要她爲自己而活,卻又太難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道:“靈希,我們生一個孩子吧?或者生一羣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將頭靠在他胸口的木靈希,眼眸放大,臉上刷的一下浮現出紅暈,難掩深藏的羞澀,卻並沒有說出什麼矯情的話。

    “一羣,指的是幾個?”

    她忽的,擡起頭來,盯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捧着她的臉蛋,笑道:“你想要幾個,我們就生幾個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渾厚的咳嗽聲,從不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木靈希護到身後,手中瞬間捏出劍訣,尋聲望去。

    入眼處,一隻長着青色毛髮的貓,站在海底,身軀足有五六米高,大得不像貓,更像是一隻青色巨虎。

    是魂體,不是血肉之軀。

    青色大貓的身周,有着神紋流動。

    它開口,吐出人言:“你們這麼繼續談情說愛下去,天就要亮了!本座還有大事,要與你們商量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拉了拉張若塵的手腕,低聲道:“這位,便是刑天大神的神魂。”

    “刑天大神的神魂……是一隻貓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滿臉疑惑,但是,很快想了起來。

    蚩刑天是崑崙界九黎神殿的青黎王。

    九黎族,就是貓族啊!

    但是,看他這巨大的神軀,雖然失去了頭顱,可是怎麼看都是人類。

    木靈希顯然是早就問過蚩刑天這個問題,看出張若塵心中的疑惑,再次低聲道:“刑天大神的母親是青黎,父親卻是人類,是天魔唯一的後代。”

    “地姥之所以,將他的神軀帶到羅祖雲山界,就是爲了研究他血脈和功法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天魔和蚩刑天,都有深深的敬意,於是,收起劍訣,躬身向那隻青色巨貓一拜。

    “不必行禮,在本座這裡沒那麼多客套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道:“張若塵對吧?我聽靈希丫頭提到過你很多次,知曉你是須彌老禿驢的傳人,實在想不通,須彌爲何會選擇一個擁有不死血族血脈的修士,繼承自己的衣鉢。我這個人說話直,沒貶低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尷尬一笑。

    青色巨貓道:“我這個人說話直,就直話直說了,我需要你的幫助。要脫困,要逃出羅祖雲山界,單靠吸收命魂草是做不到的,必須要找回我的頭顱才行。這件事,靈希丫頭做不到,但是你卻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這也太直了,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。”張若塵心中如此悱惻一句,道:“大神爲何覺得,我一定會幫你?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瞪大一雙貓眼,露出詫異的神色。

    你是須彌聖僧的傳人,幫我蚩刑天,難道不是應該的事?

    在木靈希往日的講述之中,可是將張若塵描述成了一個義薄雲天,數次救崑崙界於危難之中的大豪傑,大英雄。

    在蚩刑天看來,張若塵簡直就是少年時候的他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?

    青色巨貓道:“須彌老禿驢既然選擇你做他的傳人,顯然是將崑崙界的未來,寄託到了你的身上。本座,蚩刑天啊,你應該打聽過的,十萬年前,鬥戰地獄界十族的神靈,無論對手是誰,無論對手有多少,從來都沒有慫過。不是在戰鬥,就是在去戰鬥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需要我,沒有我不行。你有什麼理由不助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愣住了半晌,怎麼都想不到,威名赫赫的蚩刑天,居然是這樣一個渾人。

    其實,先不論蚩刑天是不是崑崙界的神靈,縱然他不是崑崙界的神靈,憑他十萬年前的豪情和壯舉,張若塵若是有能力幫忙,都會助他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剛纔之所以與他講條件,乃是因爲看出他的確是一尊了不得大神,修爲通天。

    木靈希幫了他千年,一點好處都沒有得到。

    這怎麼能行?

    張若塵未來可能會聯姻多位女子,而且個個大有來頭,實力手段超羣,若是木靈希沒有一個靠山,豈不是要受欺負?

    “你有什麼理由不助我?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再次吼出一聲,又道:“便是須彌老禿驢沒死,都要忌憚我三分。你一個後輩傳人,自稱大英雄,大豪傑,做事怎麼這麼扭捏?一點魄力都沒有!”

    “我沒有自稱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道,是啊,遇到你,何止須彌聖僧要忌憚三分,便是太上遇到你,恐怕也要躲着走,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大神若能答應我一件事,這忙,我一定幫。”

    “貪婪啊,無恥,趁人之危!丫頭,這種男人,莫要託付終身,離他遠些。”青色巨貓義正言辭,甚至,頗爲憤怒,吼道:“滾!本座不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未見過,求人辦事,能夠強硬到如此地步的人。

    縱然你是神靈,現在也是階下囚啊!

    怎麼可以這麼剛?這麼硬?

    木靈希以哀求的眼神看着張若塵,低聲道:“塵哥,你若是真有辦法相幫,還請你一定要助他一臂之力。刑天大神會落得現在的下場,都是因爲崑崙界,是爲了崑崙界億萬記的生靈。若沒有他們的付出,根本不會有現在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丫頭,別求他!貪婪之輩,無恥之徒,趁人之危。”青色巨貓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拍了拍木靈希的手背,迎向走去,道:“大神尚未聽晚輩說出那件事是什麼,便辱罵晚輩,晚輩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!你要是能說服本座,本座給你機會罵回來。”青色巨貓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千年前,靈希爲了救你,獻出了《天魔貪狼圖》,拜入羅祖雲山界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來,靈希不知多少次冒着生命危險,採集命魂草,送到魔界海。這些命魂草,的確不能助你脫困,但是,卻讓你體內的神魂壯大,爲將來脫困,創造了條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的付出是應該的嗎?”

    “本座答應過她,一旦脫困,必定砍了修辰,爲你報仇。”青色巨貓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僅此而已?堂堂大神,天魔的後人,居然如此無恥,真是讓人難以置信。助你脫困,這比救命之恩的恩情都要更重,你卻隨口一句幫她殺人,就應付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刑天大神何等威風,一旦脫困,哪裡還會將一個聖境修士放在眼裡?幫她報仇的話,恐怕都只是說說而已。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大怒,道:“本座豈是言而無信之人?”

    眼前這隻巨貓,只是蚩刑天的一道神魂凝聚出來,並不強大,張若塵根本不懼,也不怕惹怒它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道:“誰知道後面的事呢?至少目前來說,你沒有給靈希任何好處。你有沒有想過,她只是一個聖境修士,在羅祖雲山界暗中助你,是何等危險的事?萬一暴露,神形俱滅都是輕的。”

    說出最後一句的時候,張若塵語氣中,是真有幾分怒意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張若塵都不希望身邊的任何修士,參和到地獄界的事裡面來。

    太危險了!

    青色巨貓的眼神,不再那麼兇厲,變得柔和了幾分,有些疑惑的道:“難道我錯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沒錯!若是我落得與你一樣的下場,忽的,遇到了一位有淵源的後輩,也會請她相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話鋒一轉,道:“但是,我會傾盡我所有的一切,補償她,以報答恩情。此恩,重如山。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笑了起來,道:“哏哏,本座明白了,你要本座做的事,就是補償靈希丫頭吧?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,大神倒是一個明白人。”張若塵有些詫異的道。

    青色巨貓哼了一聲:“若連這都聽不出來,本座還修煉什麼神境大道。好吧,本座誤會了你,算你小子還有些良心,不是那種自私自利之輩。先前那些話……你別放在心上,我這個人說話就是這麼直。”

    “說吧,你的條件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大神,能夠收靈希做義女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青色巨貓道:“這算什麼條件?我還以爲,你想要我把我的神源給她呢!好吧,本座現在知道你心中是什麼想法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靈希丫頭,本座本就十分喜歡,從現在開始她就是本座的義女。只要本座脫困,今後,有任何修士,敢傷她一根頭髮,本座必定砍了他。無論他是誰,他有多少人,全部砍掉。”

    不知爲何,張若塵脖子涼颼颼的,心中暗暗後悔,怎麼感覺像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坑?

    身後,木靈希卻是雙眸淚光閃爍,看着張若塵,心中感動無比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