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老屍鬼的屍身,如星空中的人形天體,猙獰嚇人,氣勢強橫,頭頂是無邊無際的灰色死亡之氣海洋。

    這片星域中的神靈,皆感覺到心中壓抑,難以喘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元天神一邊踩着神靈步,向後飛退,拉開數十萬裡距離。一邊釋放神氣,操控規則神紋,凝聚神通,打向老屍鬼,欲要營救胥燎。

    並非他和胥燎的關係達到了生死不棄的地步,而是因爲,這裡乃地獄界宇宙的繁華腹地。

    這意味着什麼?

    這意味着,無論遇到多大的危險,無論遭遇多強的敵人,他都不會隕落。既然沒有隕落的危險,爲何不出手營救,讓胥燎欠他一個人情?

    對張若塵而言,這是一場生死之戰。

    對他們而言,這只是一場遊戲,哪怕輸了,也會有無量境強者出手營救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輸了,只能是死。

    除非天姥再次出世,但這個可能性太低。

    就是這麼不公平!

    誰叫張若塵闖到地獄界來了呢?

    若是他們闖到地獄界邊緣地帶,遊戲規則自然也會不同。就像之前玩輸了的火澤神君、玄奇老祖,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

    主場不同,規則也就不同。

    芊芊神師如少女般清純,臉白如瓷,始終沒有表情,精神力如億萬道光線外放出去,在虛空凝聚出一座宏偉大陣。

    大陣落到老屍鬼擒抓胥燎的那隻手的小臂上,阻止它將胥燎吞噬。

    星空中,瀰漫灰色死亡之氣,充滿腐蝕性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打出的“骨神尊天術”,還沒有落到老屍鬼身上,就在灰色死亡之氣中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芊芊神師凝聚出來的神陣,只是持續了五個呼吸的時間,便崩潰成一道道陣法銘紋,化爲光團炸開。

    【領現金紅包】看書即可領現金!關注微信.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現金/點幣等你拿!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的神靈,皆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這具被封印在火焰光柱上的神屍,曾在星桓天出現,也是由張若塵操控。他們有的親眼見到過,有的聽說過,知曉它的兇威。

    當時,神屍並未露出全貌,很大部分埋在地底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地獄界絕大多數神靈才以爲,這具神屍無法離開星桓天。很有可能是九天煉製的護界戰尊,爲守護星桓天而生。

    星桓天一戰,張若塵精神力才七十四階,雖能控制老屍鬼,卻十分勉強,精神力迅速就被抽乾,只出手了幾下而已。

    可以說,那一戰,天庭和地獄的神靈,並未見識到老屍鬼真正的戰力。

    對它的瞭解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地獄界諸神才驚恐發現,以黎元天神和芊芊神師的手段,竟難以傷到神屍分毫。

    “這年輕人,原來是有備而來,難怪底氣如此之足。”一位在這片星域閉關修煉的古神,被驚醒,出現到衆神之間。

    他已閉關萬年,根本不知道張若塵是誰,也不知道如今天地間的局勢變化。

    “有古神分析過,覺得這具神屍,很有可能是星桓天尊的三弟子雨魂,一個時代的諸天級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使用的應該不是煉屍秘法吧?本神能感受到,神屍體內擁有強大的怨氣,甚至有一股彷彿能吞噬星空的意識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具屍族神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遙遠的星空中,諸神都在議論。

    顯然,老屍鬼是一具神屍,還是一位屍神,意義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若老屍鬼真是一位屍神,整個屍神殿怕都要驚動,會將諸天級的人物引出來。

    一位蒼老的太白境大神趕到,出現在一顆小行星上,看着被老屍鬼捏在手中的胥燎,皺眉道:“張若塵若真的敢殺胥燎,絕非聰明之舉,說明他的確是一個莽夫罷了!”

    是啊,這一戰必有許多大人物在窺望。

    張若塵射殺鬼族中位神,神王神尊沒有露面,乃是因爲他之前表現出來的實力還很弱。有鬼主坐鎮在此,根本不需要神王神尊出手。

    但,真有太虛境大神出現生死危機,神王神尊怎麼可能袖手旁觀?

    這裡可是地獄界!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眼看胥燎就要被老屍鬼吞入腹中,星域中,響起混沉的鈴聲。似從宇宙深處傳來,又像近在耳畔。

    一隻白色鈴鐺,從鬼主神殿中升起。

    鈴鐺的四面,刻有四幅各不相同的鬼臉。每一幅都大有來歷,代表地煞鬼城自古以來的一位強者。

    鈴鐺中,涌出鬼火,燒得空間扭曲。

    鈴鐺響動,聲音就像可以傳遍整個地獄界,很多遙遠星域都能聽見。浩蕩絕倫的神器威能,讓在場每一位神靈都內心慌亂,眼前出現幻象,意志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“是神器地煞鈴,地煞古城的鎮城祖器。”黎元天神聲音乾涸,但卻充滿喜意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,鬼主準備如此充分。

    顯然,地煞鈴根本不是爲張若塵準備的,而是爲可能會出現的血絕戰神準備。只有憑這件神器,對上血絕戰神,鬼主纔有取勝的把握。

    地煞鈴在《太白神器章》上都是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在鬼主的催動下,星空中成百上千顆星辰震動不停。便是皓白星和辛甲星這樣的主星,都隨地煞鈴逸散出來的氣紋而晃盪。

    地煞鈴撞擊出去,穿過灰色死氣海洋,落在老屍鬼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空間大面積崩塌,外圍區域裂痕無數。

    老屍鬼連同飛在它掌心下方的血彩神蜈艦,墜入進虛無世界。

    鬼主一擊得手,佔據上風,立即駕馭神殿飛入虛無世界,揚聲道:“這神屍,是由張若塵的精神力操控。莫要攻擊它,攻擊張若塵的精神力和神魂。”

    鬼主何等身份?

    連鎮城祖器都動用,若不拿下張若塵,必將顏面盡失,再難在地獄界擡起頭來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和芊芊神師心領神會,始終與老屍鬼保持數十萬裡距離,一個顯化出神魂,一個釋放出精神力。

    這個距離對太虛境大神而言,無算遙遠,數步就能跨越。

    但卻是一個進可攻、退可走的安全距離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撒豆成兵一般,將失落者樂園的五尊神靈喚出來,讓他們輔助般若操控神艦,輔助小黑支撐陰陽十八局。

    修辰之前就請戰了,但被張若塵拒絕。

    修辰的修爲雖強,而且手段也很高明,肯定可以帶着張若塵脫身而去。

    但是,如此一來,豈不是人人都能推測出它已是日晷的器靈?

    雖然在黑暗大三角星域張若塵和修辰有過合作,肯定會有神靈往日晷上猜測。可是,他們更願意相信,張若塵和修辰的合作,是形勢所迫,報團取暖。

    更願意相信,以修辰的驕傲,就算是死,也不會做器靈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安排妥當血彩神蜈艦上的事宜後,張若塵跨越空間,落到老屍鬼肩頭,看了一眼被老屍鬼捏在手中的胥燎。

    胥燎的屍身已經快被捏成肉醬,碧綠屍血不斷灑落。

    老屍鬼一直沒能將胥燎吞入嘴裡,既有黎元天神、芊芊神師、鬼主襲擊的原因,也有張若塵的壓制。

    胥燎若是出現生死危機,屍神殿的無量境強者,就算忌憚天姥,也必然會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始終在告訴自己,不要忘了此行的目的,不是爲了戰鬥和殺神,只是要掙脫圍殺,趕去命運神域。

    戀戰而忘了目的,是很危險的。

    鬼主不愧是能夠與血絕戰神一較高下的存在,地煞鈴一出,空間脆弱如紙,規則不復存在。幸好挨這一擊的是老屍鬼,換做別的太虛境大神,怕是肉身都被碾碎成了血泥。

    “血屠,可想要火道奧義?”

    未等血屠迴應,張若塵體內精神力大爆發,操控老屍鬼,捏碎胥燎的屍身,化爲一團血雨神霧,灑落向血彩神蜈艦。

    “火道奧義!”

    坐在艦上的血屠大喜,瞬間生龍活虎,騰飛起來,衝入進血雨神霧中,將體內的火道規則神紋盡數釋放出去,掠奪奧義。

    果然是富貴險中求。

    賭對了,與師兄混,危險是危險了一些,可是總能有大機緣。

    這樣的大機緣,往往一生難求。

    胥燎主修火道,又是太虛大神,掌握的火道奧義得有多少?

    “火道奧義,本皇也要。”

    小黑體內血液沸騰,雙眼灼熱。

    他也主修火道,對火道奧義垂涎若渴,於是控制陰陽十八局,以陣法的力量與血屠爭奪奧義。

    捏碎胥燎後,老屍鬼騰出手來,直向鬼主撲殺過去。

    地煞鈴哪像是一個鈴鐺,足有行星大小,旋轉間,形成直徑十萬裡的神力環,呈紫紅色,像是一團星雲。

    神力環覆蓋的範圍,與老屍鬼身周的死亡霧氣一樣廣闊。

    老屍鬼打出的力量,與地煞鈴對碰,就像兩片星雲在撞擊。

    這完全不像是無量境之下的交鋒!

    在這種級別的交鋒中,黎元天神發動的神魂攻擊,芊芊神師施展的精神力手段,還沒有落到張若塵身上,就被衝散。

    他們被逼得退到更遠的地方。

    血雨神霧穿過血彩神蜈艦後,胥燎以強大的精神意志,重新凝聚出身體,但,虛弱至極。

    被奪的,不止火道奧義,還有死亡之道奧義和腐世天道奧義。

    是被張若塵剝離。

    胥燎完全無法理解,張若塵主修的不是死亡之道和腐世天道,是怎麼將這兩種奧義強行奪走的?

    數十萬年積累的奧義盡失,胥燎幾欲抓狂,吼聲連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