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胥燎不敢與老屍鬼叫板,立即施展遁法,從破碎空間的一處缺口,逃進了虛無世界。今後,必要想辦法,連本帶利的報復回來。

    在地獄界,雖然不能殺大神,但卻可以奪走他們的奧義。

    大神沒有了奧義,在同境界將沒有任何優勢,比廢掉他們雙手、雙腳更痛苦。

    奧義對張若塵並非沒用,可以拿來招攬神靈,增強自己的勢力。

    “這具神屍,屍神殿應該很感興趣纔對,怎會沒有無量境神靈出手?他們就這麼懼怕天姥和星桓天那個老酒鬼?”

    鬼主獨自一人支撐地煞鈴,與老屍鬼碰撞,每一刻神氣都大量消耗,承受着很大壓力。

    隨着老屍鬼不斷逼近,鬼主迅速駕馭神殿後退,避免與它直接交鋒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消耗很快,不想與鬼主纏鬥。這老傢伙精明至極,始終以地煞鈴跨星域攻擊他,真身卻藏在神殿中,躲在遠處,抱着將他耗死的目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豈是那種衝動好戰之輩?

    攻至蟲洞附近後,般若和失落者樂園五神駕馭血彩神蜈艦,先一步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老屍鬼肩頭,緊緊盯着飛來的地煞鈴,打算冒險一試。體內精神力,完全灌注進“明”字令牌,神氣涌向火焰光柱。

    頓時,老屍鬼一雙燃燒着眼睛,出現了一抹靈動的神采,雙手詭異的合掌在胸口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老屍鬼的身前,出現上萬道星光。

    一道星光,就是一顆星辰。

    上萬顆星辰化爲一個漩渦形狀的星系,將飛來的地煞鈴包裹。

    “這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鬼主站在神殿外,緊盯前方,忍不住想要衝出去。

    做爲萬鬼之主,他今天才是真的見鬼了!

    一具埋在地底不知過去多少萬年的神屍,竟然施展出了傳說中的“萬星混沌”神通,要收走地煞鬼城的鎮城祖器。

    這還是一具神屍?

    鬼主壓制住衝出去的衝動,大吼道:“你們還不前來,助本座收回地煞鈴?”

    黎元天神和芊芊神師飛向神殿,站在鬼主左右兩側,打出神氣和精神力,涌向地煞鈴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老屍鬼身前的漩渦形星系坍塌,萬星湮滅,所有死亡之氣衝入進了蟲洞,消失在這片星空中。

    “鬼主,今日便饒你一命。”張若塵的聲音,從蟲洞中傳出。

    “哼,狂妄。”

    鬼主收回地煞鈴,暗暗吐出一口氣,一雙深邃的鬼目,望向歸於平靜的蟲洞,依舊心有餘悸。

    剛纔,若非那具神屍出了狀況,施展出來的神通自己崩塌了,說不定地煞鈴真會被收走。

    好險!

    芊芊神師聲音不帶任何感情,道:“這具神屍很強大,張若塵似乎還無法完全掌控,否則,今日我們將會非常危險。”

    黎元天神骨嘴吐人言,道:“這根本不是什麼神屍,擁有屬於自己的意識,但卻被某種厲害的力量封印了起來。張若塵正是能夠控制這股封印的力量,所以,才能控制它。若沒有這股封印的力量……簡直不敢想象,它會可怕到何等地步。”

    鬼主認同他們的分析,道:“剛纔張若塵應該就是解開了部分封印,所以那神屍,才能突然施展出萬星混沌。但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顯然駕馭不了神屍的意志,遭到了反噬,所以,在即將要將地煞鈴收走之時,才立即重新將神屍封印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神屍,不會是一尊無量境的屍神吧?”黎元天神心驚膽顫的,如此猜測。

    無量境是他們畢生都在追求的目標,代表宇宙中最強大的統治者身份。

    他們無法接受,一尊無量境的屍神被封印,淪落爲一個小輩的戰鬥工具。那麼,他們追求的畢生目標,還有什麼意義?

    這太打擊他們的修煉之心!

    鬼主道:“不知你們發現沒有,那具神屍身上的氣息,與屍族神靈完全不同,非常詭異,暴虐異常。”

    【領紅包】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!微信關注公.衆.號【書友大本營】領取!

    胥燎飛了過來,憤恨的道:“不能放過張若塵,要控制如此強大的神屍,精神力消耗肯定極大。現在追上去,只需與他纏鬥,必能將他耗死。”

    鬼主同情的看了胥燎一眼。

    若無法將失去的奧義奪回,胥燎戰力必將大幅度下滑,淪落爲太虛境中最弱的神靈。

    “走,可以追上去了!”

    鬼主顯然是瞭解蟲洞另一頭的情況,所以故意在蟲洞這邊,多等了片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一次蟲洞跳躍,都是數千光年,甚至上萬光年的跨越,就像穿過了摺疊空間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的穆託戰神,懸浮在星空,身上全是骨頭,但骨頭被黑色鐵皮包裹,無一外露。

    蒲傳奇被荒天斬下了頭顱,更被死亡力量詛咒,頭顱無法生長出來,像是一具無頭屍。

    酆都鬼城的薛理,比穆託戰神和蒲傳奇稍弱一些,只有太虛境中期的修爲。但,戰力之強,未必弱於失去了神器和頭顱的蒲傳奇。

    三尊太虛境大神,猶如三座高大巍峨的神峰,懸浮在一片黃褐色的星雲雲團上方。他們都靜止不動,但,散發出來的氣息,卻震懾得周圍星域中的生靈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蟲洞就懸浮在他們的不遠處,時隱時現。

    地獄界的黃泉星河,一般來說,是被劃分爲了十九個大的星系。

    其中天地神氣最濃密的十大星系,由十大族各佔其一。

    命運神域、酆都鬼城、閻羅天外天所在的無歸森林,是十九星系中,最小的一個星系,不屬於十大族任何一族。

    每一個星系,根據恆星、星團、星雲的運行規律,又分爲無數星域。

    三尊太虛境大神此刻所在的星域,位於羅剎族星系的邊緣地帶,名叫“麒麟星域”。只因,這裡的星雲雲團,很像一隻麒麟,覆蓋十萬億裡的虛空。

    星雲雲團中,分佈有數之不盡的小行星。

    三道流星一般的光芒,飛過星雲,停在了三位太虛境大神龐大神軀的下方。

    羅剎族的女子,不少都天生媚骨,或者邪氣妖嬈。

    但,天音神母端莊秀美,綵帶飄飄,肌膚晶瑩剔透,臉上沒有任何年齡感,若凌波仙子,微微躬身行禮,道:“拜見三位前輩。”

    薛理睜開一雙水潭大小的眼睛,眼中盡是符紋,道:“神母身份尊貴,千萬別向我們行禮。若是傳出去,羅衍大帝必會認爲我們太過放肆。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雖是羅衍大帝的帝后,卻只有十數萬歲而已,在穆託、蒲傳奇、薛理面前,自然是晚輩。

    “我們知曉神母的來意,請回吧,不用多言。我們和張若塵是私怨,便是天姥在此,也會給我們出手報仇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蒲傳奇沒有嘴巴,聲音從體內傳出,很是桀驁,並未將天音神母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一個太乙大神而已,不過是攀附上羅衍大帝,纔有瞭如今的地位。

    羅衍大帝何等英雄的人物,卻也難過美人關,據說將天羅神國的許多事物,都交由了天音神母處理。可見,這女子,除了美色之外,手段也是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聽到蒲傳奇這話,站在天音神母身後的羅乷嘻嘻笑了起來,道:“蒲大神可是太虛境巔峰的人物,威震天庭地獄數十萬年。我塵哥不過才修煉了一千多年,何德何能,讓你老人家生出怨恨?怕不是大神將對血絕大族宰的怨恨,算到了他身上吧?這未免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羅乷自然是沒有算,張若塵在日晷中修煉的時間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沒有制止羅乷,眸光柔美。

    蒲傳奇知曉羅乷是在嘲笑自己,哼聲道:“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若非張若塵阻攔,宇鼎已是本座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卻聽說,是你想要奪塵哥的神劍和逆神碑,卻反被血絕戰神奪走了神器。”羅乷笑容玩味,絲毫不給蒲傳奇留面子。

    蒲傳奇斷掉的脖子上,涌出神焰,但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這裡畢竟是羅剎族的地盤!

    天音神母道:“張若塵乃是天姥的神使,在羅剎族地位超然。三位前輩,還請給天姥一份面子,莫要出手攔截。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沉聲道:“神母這是用天姥來壓我們?我黑暗神殿的離逍大神、趙無延、霜城魔、噬地、人皮燈籠,五尊大神死在他手中。雨師被他擒拿,生死不知。十二靈神堂堂主無月更是……被他那般侮辱,此仇不報,我黑暗神殿何以在地獄界立足?”

    “就算天姥再強,世間總還有公道吧?”

    黑暗神殿居然講公道?

    羅乷譏誚一笑,又想開口,但這一次被天音神母制止了!

    天音神母道:“薛理前輩可是受了天尊的命令前來?”

    “天尊不在酆都鬼城,但無月與天尊之間的關係,神母應該是知曉的。張若塵這般做,我等效忠於天尊的修士,豈能不取他性命?”薛理雙手抱拳,向酆都鬼城的方向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在鬼族,酆都大帝就是信仰,是無上力量的象徵,受億萬鬼族崇拜,包括無數神靈都甘心爲他去死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像薛理這樣的鬼族大神,不允許任何修士辱沒酆都大帝。

    罵一句,都得滅其全族。

    無月,在鬼族諸神心中,是大帝的前世妻。

    無論事實如何,但在他們心中就是如此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