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本座的神魂,絕大多數都凝聚與頭顱中。”

    “必須找回頭顱,才能魂體合一,衝破神魂禁錮,脫身而去。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在海底漫步,時而擡頭看向無頭的神軀,罕見的,發出悵然嘆息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據我所知,大神的頭顱,被冥殿煉製成了一件戰寶,名叫刑天罐。”

    “此罐威力無窮,一旦催動,能夠幻化出一尊巨身神魔,引十方雷電。上擊天,下碎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,罐體上,還刻畫有高深的咒紋,可以爆發出無與倫比的詛咒力量。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聽到這話,大喜:“甚好!甚好!說明本座的神源和神魂,都還完好無損。若是,冥殿還花費代價,蘊養了神魂,纔是最好不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都不知道該怎麼評價他,道:“刑天罐如此恐怖,大神覺得,憑我現在的修爲,能夠將其奪取?”

    “憑你現在的修爲,自然不可能是本座頭顱的對手。但,頭顱的力量之源,乃是神源和神魂,只要能夠剋制住,那麼它就發揮不出任何力量。”青色巨貓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剋制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青色巨貓道:“十萬年前,本座去往地獄界之前,便是先將神之星魂分離出來,藏在一處隱秘之地。神之星魂沒有意識,也沒有力量,但,若是能夠將之煉化和掌控,卻能壓制頭顱中的神魂和神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神大振,道:“煉化了大神的神之星魂,能否能調動大神的星魂神座爲己用?”

    蚩刑天的神之星魂,絕非普通神靈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“本座沒有修煉星魂神座,修煉的乃是二十四座戰神碑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二十四座戰神碑圖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已被全部打碎。”青色巨貓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失神了片刻,緩過來後,道:“三十六幅《天魔石刻》保存了多少萬年,都未損毀。你的戰神碑圖,怎麼就被打碎了呢?”

    “能比嗎?三十六幅《天魔石刻》,乃是天魔大人花費一生時間孕育而出,是崑崙界的神器,是不朽之物。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就算再硬,再剛,也不敢與天魔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好吧,大神的神之星魂藏在什麼地方?不對啊,大神沒有修煉星魂神座,怎麼會有神之星魂?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道: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既然將脫身的希望,寄託在你的身上,本座也就不瞞你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任何神靈,被斬去頭顱,失去神源和絕大多數神魂,都是活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爲何可以苟延殘喘到十萬年後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爲,本座還修煉了第二神源,藏於玄牝。縱然地姥在本座的身上,研究了多年,也沒有發現這個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有這第二神源,本座纔有把握,找回頭顱後,就能衝破神魂禁錮,脫身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神之星魂,便是修煉出第一神源的時候,刻意分離出來,藏於九黎神殿,以神殿調動的神脈之力蘊養。萬一今後遭劫,神魂受創,可以直接煉化,瞬間恢復巔峰狀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細細打量青色巨貓,心中暗道,難怪你敢這麼橫,敢鬥戰地獄十族的神靈,果然是藏有種種保命的手段,完全就是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連第二神源都能修煉出來,還有什麼好怕的?

    倒是一個膽大心細的人物,先前,差點因爲他又直又硬的性格,而小瞧了他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還是不要在他面前耍小心機,耍小手段。

    徒惹反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崑崙界的三大神殿,龍神殿已毀,通天神殿據說是被玄一真神奪走,九黎神殿卻是消失無蹤。”

    “九黎神殿很有可能,早就已經毀掉,消失在天地間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計劃,根本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海底,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如,等我踏入神境,再慢慢思考奪取刑天罐的計劃。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自言自語的低聲念道:“本座覺得,冥殿就算煉化了我的頭顱,控制了神源和神魂,也不可能,完全煉化掉我的意志。”

    忽的,它道:“不如,你攜帶本座的一滴神血在身上?本座頭顱中的神魂,若是感應到神血的氣息,很有可能,不會對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尷尬而不失禮貌的一笑。

    他當然不是,信不過蚩刑天的意志。

    但是,絕不可能去幹這種沒有把握的傻事,畢竟一旦賭輸,丟的是性命。

    助蚩刑天可以,可是,首先是要保全自身的安危。

    張若塵擺了了擺手,道:“大神!十萬年都等了,不急在一時。若沒有別的事,等我成神,奪取了刑天罐,再來羅祖雲山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拉着木靈希,欲要離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青色巨貓的神色嚴肅,道:“並非是本座等不起,而是擔心崑崙界等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怎麼講?”張若塵心中大動,問道。

    青色巨貓道:“十萬年前,問天君帶領我們潛入地獄界,欲要損毀黃泉星河的能量之源,卻落入地獄界提前佈置的殺局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尊又一尊神靈,自爆神源,以血肉之軀,以英勇之氣,強行衝破殺局,毀掉了能量之源,使得黃泉星河停了下來,沒有撞毀崑崙界,和吞噬整個天庭萬界。也使得天庭和地獄的全面戰爭,推遲了十萬年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當年要做的事,只做成了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十萬年過去,他們很有可能,已經修復了損毀的能量之源。一旦能量之源重新啓動,憑藉殞神島主佈置的星空大陣,是擋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時,首當其衝,第一座毀滅的世界,便是崑崙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震動極大。

    既是震撼於十萬年前崑崙界諸神的付出,若不是他們的英勇和擔當,不可能有現在站在此處的張若塵和木靈希。

    同時,也被隨時可能爆發的潛在危機驚住。

    在崑崙界,他有太多的親人和朋友,絕不希望災難降臨到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更不希望,天庭和地獄的全面戰爭,現在就爆發。

    他需要時間,需要時間強大起來,否則,在這種規模的戰爭中,別說改變什麼,想要自保都極難。

    若是,地獄界只憑修羅星柱界衝擊古文明派系的宇宙星空,這場戰爭,怕是打上一個元會,都難進入全面戰爭的層次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黃泉星河,衝破崑崙界的阻擋,那麼天庭和地獄的全面戰爭,只在朝夕之間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天庭萬界將退無可退,不知多少星球和大世界都將化爲宇宙中的熔岩。

    所謂“建立宇宙新秩序”的願景,也就變成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此事有多少人知曉?十萬年前,將消息傳出去沒有?”

    “諸神皆隕,血染星河。誰能傳消息出去?”青色巨貓仰天長嘆,陷入苦澀而悲痛的回憶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木靈希的手腕,向海面飛去,心緒紛亂,危機感大增。

    飛到無頭神軀肩膀處,張若塵終究還是揮劍斬去,從蚩刑天體內,取走了大量神血。

    一滴怎麼夠?

    遠離魔界海之後,天空的圓月,已是變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雲彩,逐漸明亮。

    夜,就快過去了!

    “跟我一起離開羅祖雲山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不行,我必須得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留下沒有任何意義,跟我走。”張若塵心中急切,想要儘快將消息,傳給太師父,至少得讓他們提前有所準備。

    免得措手不及,界毀人亡。

    木靈希強行從張若塵手中,掙脫而去,道:“是你讓我,爲自己而活。現在,我做出了選擇,你爲何又不給我爲自己而活的機會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她,一時之間,竟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木靈希道:“我知道你擔心我的安危,可是,是你讓刑天大神收我做義女。現在,我義父被禁錮在魔界海底,我答應過他,一定救他離開。現在,承諾尚未完成,我絕不離開。”

    隨後,她眼神變得柔軟,道:“塵哥,若我跟你一起離開,今後你便算是找到了義父的頭顱,又以什麼理由,再來羅祖雲山界?放心吧,一千年都過去了,我有自保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記住,只要你好好的活着,就算我暴露了,羅祖雲山界也不會把我怎樣。所以,不要去做危險的事,照顧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張若塵面前,在他嘴脣上,輕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後木靈希披上神皮,身體緩緩沉入地底,眼中始終流露着不捨。

    那神皮,是蚩刑天的皮煉製而成,刻錄有高深的神紋,隱匿力量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最終還是沒有強行帶走她。

    因爲他想到,當初若是太師父,也強行把他留在崑崙界,他心中,必然不痛快。木靈希不是一個小女孩,她有自己做選擇的權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悵然一嘆,離開了羅祖雲山界。

    羅乷早已等在星空中,站在神艦的船頭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如流光一般飛來,在神艦前方停下,懸空而立。

    神艦的陣法,打開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他騰飛進去。

    “靈希呢?”羅乷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沒找到,不能再找下去了,一旦姑射靜渡過神劫,後果不堪設想,我們必須立即離開。”

    這個謊言,並不高明。

    羅乷沒有拆穿他,道:“放心吧!回頭,我請父皇,親自修書一封給地姥。相信父皇的面子,地姥還是會給,不會將你逃走的怒火,發泄到靈希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正想前去大羅神宮,拜見大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神艦起航,向天羅神國的核心星域飛去。

    拜訪大羅神宮之後,張若塵便是徑直回了血天部族。

    在大羅神宮,張若塵將與羅乷的婚事,推到了成神之後。並且將地姥所說的詛咒之事,告訴了羅衍大帝和天音神母,聲稱:“若是無法成神,不敢娶羅乷,以免耽誤了她。”

    羅衍大帝和天音神母答應了下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