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數百顆星球組成的防線,與修羅星柱界比起來,完全就是形同虛設,毫無意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指向星圖,道:“天庭真正的第一道防線,應該是建立在巨靈文明、豔陽文明、藏墟文明這條星空線上。只有以這三大古文明爲堡壘,聯合周圍星空的星球,才能勉強擋住修羅星柱界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天宮之主,絕不會犧牲這道防線前方的七大古文明。而是,讓他們後撤,共築巨靈、豔陽、藏墟這道防線,將防線徹底鞏固下來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我,天宮一定會這麼做。”

    此前,天宮或許根本不會在乎天初文明這些古文明的死活,會將他們推出去擋刀,從而消耗地獄界的力量。

    不過張若塵已經回過味來,紅塵大會上的爭鬥,其實,就是做給天宮和昊天看的,背後有不少神境巨頭的身影。

    若是天宮不妥協,天庭說不一定會內亂。

    聽夜遊大師所講,開戰第一天,雙方打得慘烈異常。顯然,天宮是已經妥協,要全力以赴保住古文明派系。

    正是根據這些種種跡象,張若塵纔會做出如此判斷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道:“無論天初文明是撤退,還是毀滅。天初文明所在宇宙秘境的位置,都是地獄界各大勢力必爭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戰神的意思是,希望可以將三生界,遷移到那個位置上。”

    三生界,正是張若塵贏取回來的十界之一,距離天初文明所在星空頗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血絕戰神的意圖,畢竟,天初文明秘境所在的位置,乃是一處絕佳的宇宙脈絡匯聚之地。

    任何一座大世界,佔據那個位置,都會磅礴發展,蘊養出大量聖脈,甚至是神脈。無數修煉資源,都會隨之生長出來。

    相比於天初文明秘境中的財富,血絕戰神顯然是覺得,這樣一處宇宙脈絡匯聚之地的價值更大。

    與其掠奪有限的資源,不如自己培養源源不絕的資源。

    就像:有的人,看中是一座宗門中的丹藥、功法、聖石、修士……這些資源。而有的人,看中的卻是宗門建立之地下方的靈脈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這一理念,與張若塵不謀而合。

    毀滅,絕不是長久之道。

    創造和培養,才能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天庭不退,也是不想地獄界佔據這些宇宙中的脈絡位置。否則,只會地獄界越來越強,天庭越來越弱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個位置,應該有不少地獄界的大勢力都在爭吧?”

    夜遊大師嘿嘿一笑:“如今戰爭的層面,還停留在聖境層次。神靈不親自下場,誰爭得過血絕家族?”

    “不過,一旦三生界佔據天初文明所在宇宙脈絡的位置,必然會成爲地獄界後方的一座戰爭基地。戰神讓你,考慮清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明白其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旦三生界,成爲地獄界的戰爭基地。那麼,地獄十族的修士,都能進入三生界,在那裡交易、修整、療傷、貨運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也就意味着,張若塵依舊是三生界之主,但是三生界的土著生靈必然遭受波及,或被奴役,或被隨意殺死。

    這些,不可能避免得了!

    張若塵在島上踱步,沉思片刻,眼神凌厲,道:“成大事者,何須在乎這點得失。告訴戰神,天初文明的宇宙脈絡位置,我要定了!”

    若是以前,張若塵肯定會擔心三生界土著生靈遭到欺壓和殺戮,而放棄去爭。

    畢竟,三生界屬於他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哪怕三生界的土著生靈,會因此死上十億,或者百億,張若塵也必須去爭。他若不爭,便是將這處重要的戰略位置,拱手讓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要做十界之主,想要逐漸擁有自己的話語權,那麼,這十座大世界,必須擺放在最有價值的位置才行。

    否則,十界就算掌握在手中,也不會有太大意義。

    張若塵要掌握的,不是十座弱界,而是十座強界。

    當然,做爲一界之主,張若塵不會任憑三生界的土著生靈被奴役和欺壓,肯定要頒佈嚴厲的界規。只不過,界規只能約束他看得見的地方,約束不了他看不見的地方。

    縱然他是俗世神話,也管不了整座世界。

    要有所得,必有所失。

    夜遊大師大喜,等的就是張若塵這句話,道:“好!師尊,弟子願意爲你坐鎮三生界。”

    “別現在就想着撈取好處,先傳訊詢問血屠,有沒有將三生界收取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弟子這就去辦。”

    夜遊大師離開了血湖小島。

    三生界若是真的遷移到天初文明現在的位置,加上戰爭基地對整個大世界的推動,很快就會成長爲一座強界。

    對三生界的土著生靈而言,這,既是一場災難,也是莫大的機遇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不再思考三生界的問題,目光落在星圖上一塊巨大的黑暗區域。

    黑暗區域,呈三角形。

    正是黑暗大三角星域!

    黑暗大三角星域,位於百族王城、古文明派系、修羅星柱界之間,佔據不知多少萬億裡的星域。

    修羅星柱界移動軌跡,就是沿着黑暗大三角星域的邊緣而過。

    他答應過洛姬,要幫助天初文明。

    也知道,就算天初文明,撤到巨靈、豔陽、藏墟這條防線的後方,也只能延緩毀滅。因爲,這條防線,只能擋住修羅星柱界一時。

    黑暗大三角星域,將是一處希望之地。

    因爲那裡曾經存在宇宙中最鼎盛、最強大的文明世界——劍界。

    在劍山古井中,張若塵不僅得到了劍祖的劍魄,也看到了不少昔日劍界的畫面,與劍祖的記憶片段。

    整個黑暗大三角星域,都只是劍界毀滅後留下的廢墟。

    千年前,找到的只是劍界一角,“劍南”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決定,先去一趟劍南界。

    還未走出血絕家族,張若塵便是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,迎面快步行來。

    那人看見張若塵,更是一喜,暗暗鬆了一口氣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拜見若塵大聖。”來到近處,血泣向張若塵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血泣算得上是血絕家族一等一的人物,千年前,便是以百枷境的修爲,與張若塵一起,參加了狩天之戰。

    如今修爲已是達到萬死一生境巔峰,隱隱有接替血青盛,成爲血絕家族下一代家主的趨勢。至於張若塵,在血絕家族的修士眼中,那是已經與神靈平起平坐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這麼匆忙,是要去哪裡?”

    “正是去尋大聖你!”血泣道。

    “尋我幹什麼?又發生了什麼大事?”

    血泣臉上露出爲難的神色,道:“的確是發生了一件大事,只有若塵大聖可以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可以解決,看來真的不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血泣道:“孔樂與閻羅族的一位大聖鬥了起來,大聖還請立即前去勸阻她們。”

    “在血絕家族的地盤上,誰敢欺負孔樂?縱然對方是閻羅族的大聖,也未免太囂張了一些。家主爲何沒有出手鎮壓?”張若塵眼神,微微一冷。

    血泣頗爲無奈,道:“因爲那位閻羅族的大聖,與你有些淵源。而且,此次來到血天部族,強闖血絕家族,都是爲了尋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已是釋放出精神力,向天地間探查,感應戰鬥波動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他化爲一道光束,騰飛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時,張若塵飛落到一座山嶺的頂端,投目望向遠處黑壓壓的天空。

    兩股強大的力量波動相互衝擊,氣勁強橫,威勢煌煌。

    附近地域的不死血族修士都被驚動,可是,無人敢靠近過去。就連血絕家族的家主血青盛,也都沒有露面。

    血泣追了上來,落到張若塵身旁,道:“與孔樂交手的,乃是閻羅族的……閻影兒。今天,此女來到血絕家族,辱罵了大聖你,更是欲要強闖進去尋你,所以才激怒了孔樂。”

    “閻影兒!”

    張若塵念出一句,眼神頗爲複雜。

    血泣低聲道:“大聖失蹤了千年,或許不知,此女,乃是閻折仙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他一邊說着,一邊觀察張若塵的臉色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血泣自然不敢再像以前那樣直呼張若塵的名字,以“大聖”稱呼,以示敬畏。

    張若塵其實早已猜出與池孔樂交手的那個女子的身份,因爲,驚奇的發現,此女身上,竟然真有與他相近的血脈波動。

    他若宣告天下,閻影兒不是他的女兒,估計只會招來罵聲,不會有任何人相信。

    閻影兒的出現,倒是讓張若塵真的有些頭疼。

    閻折仙是不是也來了?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喝一聲,以強大精神力,將正在天穹交戰的二女分開。

    池孔樂懸空而立,眼神英氣而冷狠,沉聲道:“父親莫要攔我,是她先辱罵你,我必要狠狠教訓她一頓。”

    池孔樂的對面,閻影兒看上去十七八歲的樣子,亭亭玉立,樣貌絕世,與閻折仙和張若塵都有幾分相像,氣質靈動而又傲氣。

    身上穿着的紫色神衣,更顯示出高貴的出生。

    那紫色神衣,是能扛住真神攻擊的真正神衣,是將神符煉成了衣服的形態。即便是張若塵這樣的俗世神話,都沒有資格擁有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就是張若塵,好你個不負責任的元會鉅奸,今天,我便要將你抓去閻羅族,讓你跪到母親面前認錯。”

    閻影兒輕哼一聲,身影變得模糊,消失在天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晚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