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此子……當真與傳說中一般詭異,不能用常理揣度。”薛理並不畏懼,眼中戰意很強,在苦思對策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乃黑暗神殿無量境之下的第二強者,在整個地獄界都是排得上號的人物,威名更在鬼主之上,自然不會被一具神屍嚇住。

    收回戰魂錘後,他真身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能稱戰神,自然是戰鬥經驗豐富。

    因此,穆託戰神沒有與老屍鬼硬碰硬,在距離老屍鬼大概千里的位置,身形突然消失。修煉黑暗之道,隱藏手段自然高明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穆託戰神的目標是自己,對上這樣的強者,立即慎重起來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宇宙無邊的真理界形展開,如同星海,照耀八方。

    但,依舊無法破穆託戰神的隱藏神通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不愧是黑暗之道的集大成者,以我現在的無極神道造詣,都難以找出他的真身。”

    危險越來越近,張若塵不敢讓穆託戰神近身,只得再次兵行險着,催動神氣涌入火焰光柱,解開老屍鬼的部分封印。

    老屍鬼的雙眼光芒大盛,發現了穆託戰神的蹤跡,探手向虛空的一處位置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似緩慢的伸手抓出,但是,整個空間都在收縮,從四面八方壓向穆託戰神,逼得穆託戰神顯露出真身,立即向後逃遁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一次遭受老屍鬼精神意識的反噬,嘴裡吐出鮮血,腦袋疼痛欲裂,立即收回神氣,重新將老屍鬼封印。

    “可惡!這老屍鬼到底是不是還活着,意識怎麼會這麼強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咬牙堅持,一邊煉化體內的精神力神丹,一邊操控老屍鬼,向下一處蟲洞的位置衝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屍鬼速度極快,每一步踏出,都超過神靈步的距離,爆發出來的氣勁波動,讓麒麟星域猛烈晃盪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手持鎮魂錘,沒有立即追擊上去。

    老屍鬼太強大了,根本不是太虛境的戰力。

    剛纔,若非他戰鬥經驗豐富,及時脫身,難逃被重創的下場。

    “莫要畏懼那具神屍,它是由張若塵的精神力操控。張若塵的精神力早已大量消耗,而且被神屍的意志反噬,絕對堅持不久。”鬼主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鬼主、芊芊神師、黎元天神、胥燎,相繼走出蟲洞。

    在三尊太虛境大神的聯手催動下,地煞鈴飛了出去,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神器威能,跨越百萬裡,重重撞擊在老屍鬼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星雲炸裂,空間紊亂。

    老屍鬼的身軀,墜入虛無世界。

    “這老鬼,居然攜帶了地煞鈴!”

    有地煞鈴鎮壓那具神屍,穆託戰神不再猶豫,快速踩出神靈步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薛理、芊芊神師、鬼主、黎元天神、胥燎緊隨其後,個個神威浩蕩,身上神光勝過恆星百倍,使得麒麟星域沸騰了起來。

    站在遠處的羅乷,再次看向天音神母。

    如此強大的一批太虛境強者,更有地煞鈴這種神器,簡直就像是要去征戰神王一般,羅乷就算再對張若塵有信心,此刻也擔憂不已。

    “莫輕舉妄動,這種級別的戰鬥,不是你可以參與。”天音神母身上飛出一縷縷命運神光,定住羅乷,擔心她亂了方寸。

    羅乷看向姑射靜,用眼神問她,地姥是否已到?

    姑射靜輕輕搖頭,也不知是在說“不知道”,還是“沒有到來”。

    張若塵畢竟是天姥神使,羅祖雲山界怎能不管不問?羅剎族別的神靈可以保持沉默,地姥卻不能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麒麟星域中,打得天翻地覆,星辰一片一片的碎裂。

    玄光浩蕩,席捲八方,即便是太虛境大神也不敢沾上。

    地煞鈴聲音響徹星空,如催魂魔鈴,力量波動強勁,散發出來的每一道光波,都能重創神靈。

    整個麒麟星域,十萬億裡區域內的黑暗規則,皆向穆託戰神匯聚過去,凝成無量級神通“黑暗天源”,如黑洞誕生,吞噬一片星域的光。

    對戰持續不絕,滔天神力從真實世界打到虛無世界。

    又從虛無世界,打到麒麟星域的中心。

    所過之處,毀滅一切。

    趕來觀戰的神靈越來越多,張若塵戰力一遍遍刷新他們的認知,一個人打一羣太虛境大神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始終很平靜,道:“不要如此擔心,張若塵在破境。他的精神力將要實現大的突破,一旦成功,戰場肯定會出現轉機。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能夠感應到,正在攻伐的那些太虛境大神自然也能察覺。

    “芊芊,破他精神力。”鬼主道。

    芊芊神師道:“神屍的死氣太濃厚,我的精神力神術,無法攻擊到他。”

    遠離戰場的區域,蒲傳奇的碎骨緩緩匯聚,形成一個漩渦,凝成軀體,長出血肉。發現奧義全失,憤怒得長嘯。

    嘯聲是從脖子裡傳出。

    驀地,他的神念,落到同樣遠離戰場的血彩神蜈艦上。

    小黑察覺到蒲傳奇懾人的目光,心中緊張起來,道:“這老傢伙不會被氣瘋了,準備拿我們開刀吧?還要不要臉?”

    “接連遭受打擊,是我,我也會發瘋。一個人若是被氣瘋了,也就什麼都做得出來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般若眼神凝重,撐起傷體,站了起來,道:“他的確是要對我們出手,但,目的不是殺死我們,而是要讓若塵分心,爲鬼主和穆託戰神他們創造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對了!”

    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蒲傳奇頃刻間出現到血彩神蜈艦上,掌心打出一道巫光。

    巫光猶如萬千道尖刺,擊在般若身上,將她打得離地飛了起來,身上灑出大量血液。血液被巫光吞噬,般若的身體迅速乾癟下去,頭髮由黑轉白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張若塵怒吼一聲,身上神光大漲,劍聲響徹麒麟星域。

    怒劍從體內飛出。

    察覺到怒劍的可怕,以薛理和黎元天神之能,也立即退避,不敢硬接。

    劍光衝破時空極限,像是實現了空間跨越,“噗嗤”一聲,擊穿億裡之外的蒲傳奇身軀。

    蒲傳奇身體如同泄氣了的皮球,神光消散,看了一眼胸口無法癒合的血窟窿,虛弱得根本不像是太虛境大神,被小黑一爪子拍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敢殺我命運神殿的神靈。”

    血屠撲上去,便是咬開蒲傳奇的脖子,吞吸大神血液。

    怒劍這一劍,幾乎將蒲傳奇的神魂打碎,此刻意識模糊,被血屠壓在身下,毫無反抗之力,只能被吸。

    鬼主雖覺得蒲傳奇對般若出手很不妥,但,這是難得的機會,立即與芊芊神師合作,一人以神器破死氣,一人以精神力攻擊張若塵的神心。

    但,有人比他們先出手。

    一支璀璨的神箭,從虛無世界中飛出,撞破空間,擊在張若塵身上,將張若塵從老屍鬼身上射落,大量神血灑出。

    暗中,竟還有強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運神山。

    虛天坐在命溪之畔。

    清風徐來,五彩花瓣在空氣中飛舞,芳香怡人。

    水中,正顯現麒麟星域發生的戰況。

    虛天氣得吹鬍子瞪眼,道:“一羣活了幾十萬年的神靈,打一個小子,還打得這麼艱難。地獄界是一代不如一代啊,幸好你們這一代出了一批人才。否則,等我們這些老傢伙死了,就靠他們,哼,天庭非要打到命運神山來,把老子的棺材板給掀了!”

    缺站在一旁,心中雖震撼於張若塵強大的戰力,但還是理性的說道:“不能完全怪他們,那具神屍非同一般。張若塵自身實力已經很強,但卻太依賴外力,對他而言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虛天點了點頭,道:“什麼叫未必是好事?這分明是走上了歧途,自毀大好天資。若須彌在世,早就將什麼狗屁劍祖魄劍,什麼神屍,有多遠給他扔多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劍祖魄劍,你看他可能用心修煉自己的魄劍?有了神屍,你看他可能用心修煉自己的神通?有了神劍,你看他可能用心淬鍊最適合自己的本命之劍?你要引以爲戒啊!”

    缺道:“這倒也不能怪他,畢竟他不像我,有一位絕好的師尊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虛天還是惋惜的長嘆一聲:“須彌只管生,不管養,是缺一個好的師父教誨啊!星桓天那個老酒罐子,終究只是一個精神力修士。”

    虛天是一個很惜才的人!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在自毀的道路上越走越遠,就像看見一塊美玉,被摔得越來越碎,潛力越來越低,怎能不痛心?

    “師尊想要收他爲弟子?”缺道。

    虛天瞪眼過去,哼聲道:“須彌的二手貨,老子不稀罕。他這般自毀下去,你但凡爭氣一點,將來成就必在他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一定努力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缺又道:“各大神宮的神靈正在集結,想要爲師尊你出頭,前去截殺張若塵,要不要阻止他們?”

    “他們爲老子出頭,阻止他們幹什麼?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缺嘴脣動了動。

    虛天道:“有屁就放。”

    缺道:“張若塵打着滅火澤家族的旗號出發,分明就是想要引命運神殿的諸神前去阻截。但他又帶上了在命運神殿中身份敏感的般若和血屠,這就有點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虛天笑道。

    缺道:“命運神殿的諸神若趕過去,有鳳天和怒天神尊的臉面在,怎麼都不可能直接殺了張若塵,而是會擒拿他。”

    “這分明就是,張若塵利用命運神殿的諸神,對付那些真正想要殺他的神靈,從而借命運神殿的力量,來到命運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不可能看不出張若塵的目的,卻放任命運神殿的神靈前去,分明就是在救張若塵。弟子愚昧,不知說錯了沒有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