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虛天陰測測的看着缺,嘿嘿笑道:“救他?老夫只是想要看看,你來命運神殿到底是想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他來,自然不是滅火澤家族,而是爲了見師尊。”缺道。

    虛天有意考教這個得意弟子,道:“那你說說,他爲何要這麼大張旗鼓的前來?有精神力天圓無缺的神靈爲他掩蓋天機,他完全可以悄然無聲的潛行。豈不省去許多麻煩?”

    缺道:“弟子聽說,張若塵在冰王星見過了鳳天。還聽說,鳳天有意讓他加入死亡神宮。”

    虛天道:“你覺得他會加入死亡神宮嗎?”

    “斷然不會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缺又道:“他若已經加入死亡神宮,也就不用再冒風險,前來命運神山。而不加入死亡神宮,必會得罪鳳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覺得,鳳彩翼會殺他?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缺道:“在冰王星,鳳天自然不會殺他,畢竟那是冰皇的地盤。再說,天姥和星桓天影響力非凡,反噬起來,即便鳳天也不好受。如此得不償失的事,鳳天豈會爲之?”

    “但,張若塵若是隱藏蹤跡來到地獄界,鳳天在暗中殺了他,誰又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當然,弟子認爲,張若塵更忌憚的,應該是天南的擎天。就算有天圓無缺的強者爲他掩蓋天機,來到地獄界後,卻也未必瞞得過一直注意着他的擎天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弟子認爲,張若塵這般大張旗鼓的前來,不惜拼死一戰,完全就是在借天姥的威懾,使得鳳天和擎天無法出手。兵行險着,卻行之有效。”

    虛天嗤笑:“你故意遺漏爲師吧?其實,張若塵最怕的是,無聲無息前來命運神山,會被老夫無聲無息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豈是那種沒有心胸的人物?”缺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虛天氣得瞪眼,哼聲道:“心胸?要心胸來幹嘛?就是因爲此子,這一次去黑暗大三角星域,劍界沒有找到,反而惹了一大堆糟心事。到目前爲止,老夫尚且沒有想好,殺不殺他。”

    缺心中震動,虛天既然說出這樣的話,顯然是對張若塵動有殺心。

    想來也是,區區一個小輩而已,就算師尊再如何惜才,冒犯到他身上,也必是死罪。更何況,這個才,還不能爲命運神殿所用。

    不能爲我所用,只能爲我所殺。

    “你就只看到了這麼多?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缺微微一怔,道:“師尊是說,張若塵還有別的目的?”

    虛天失望的搖頭,道:“你的格局,還是太小了一些。怪我,讓你一心於修煉,卻缺少人情練達,和世俗中的磨礪。”

    缺躬身,謙遜的道:“請師尊指點。”

    虛天肅然,道:“張若塵來命運神山見爲師,目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爲了解釋……解釋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事,化解與師尊的矛盾。”缺道。

    虛天氣得鬍子都要捏掉一大把,道:“目的,這是目的嗎?老子說的是目的。”

    缺苦思,立即道:“是爲了化解百族王城的危機,化解地獄界向星桓天發動的戰爭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呢?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缺這一次是真的想不到了,眉頭緊皺,久久無言。

    虛天長嘆一聲:“張若塵在修煉上走入了歧途,但在格局和俗世手段上,卻勝你十倍不止。他這般做,難道不是在幫血絕戰神破解危機?”

    缺皺眉,道:“因爲張若塵的事,血絕戰神看似處境相當危險,但有不死血族多位老輩人物支持,又有整個下三族不少勢力的認可,實則根本無人可以將他撼動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認爲,血絕戰神示敵以弱,完全是故意的,是故意要將不死血族內部的不確定因素全部引出來。他根本不需要張若塵去幫他破解危機!”

    虛天厲聲:“血絕戰神不需要,張若塵就可以不做了?”

    缺精神大動,恍然道:“弟子明白了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需不需要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但張若塵做不做,卻關乎重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地獄界的核心關係,一直都是下三族血絕戰神背後的那些勢力,包括福祿神尊,天羅神國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爲了張若塵,付出了多大代價?調動了背後多少力量?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什麼都不做,下一次,遇到相同的危機,就算血絕戰神想要幫他,背後的那些勢力也不會答應。

    但,若是張若塵這一次拿出了自己的態度,哪怕冒着死亡風險,都要親自去命運神山與虛天化解矛盾,幫助血絕戰神渡過難關。

    這必能博得血絕戰神背後那些勢力的好感!

    只要維持住這一股力量,張若塵與地獄界的關係就不會斷,就絕不會是完全敵對的。做爲中立勢力,若是在地獄界,連一股爲你說話的勢力都沒有,怎麼做到中立?

    虛天笑道:“這小子若能活着來到命運神山,老夫倒是可以給他一個開口說話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缺很清楚,師尊做事一貫隨心隨性,是喜是惡,是殺是留,皆取決於當時的心情和想法。

    心無定形,虛無難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強的一支天道箭!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向天道箭飛出的那個空間窟窿中望去,裡面虛無無形,無法洞察。

    頃刻間,空間窟窿閉合,再也找不到射箭神靈的蹤跡。

    精神力很高,隱藏手段妙絕。

    “無量境之下,能將天道箭修煉到如此地步的神靈,絕不超過三個,應該是天南的那位,箭道和精神力同修。”天音神母暗想道。

    羅乷很擔憂張若塵,眼神變得堅決,傳達自己的意志,道:“母后,張若塵不能死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張若塵有佛祖舍利護體,又煉化過白蒼血土,沒那麼容易隕落。咦,這一箭,竟助他破境了!”天音神母一雙鳳眸亮了起來,感到詫異,也有喜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果然不是尋常修士可比,越是兇險,潛力爆發得越是強勁。

    本是從老屍鬼身上墜落下去的張若塵,身體上的創傷快速癒合,身上釋放出刺目的精神力光線。

    驀地,他雙眼凝神,定住下墜的身形。

    空間挪移,飛到火焰光柱頂部,神氣從足底涌出,解開老屍鬼的一道精神意識封印。

    精神力突破到七十八階後,張若塵有自信,可以承受住老屍鬼的精神意識反噬。

    從精神力七十七階巔峰,到七十八階,看似只是一階的差距。

    但卻如武道太乙境到太白境一般,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感受到危機逼近,天空呈粉紅幻彩色。

    是精神力幻術攻擊!

    張若塵將最後一截天光虹燭點燃,抵擋芊芊神師施展的幻術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老屍鬼身上灰色死氣如水浪一般向外涌動,仰天長嘯,眉心出現詭奇的紋路,一隻天眼緩緩打開。

    天眼中,射出一道神光,擊中攻擊過來的穆託戰神。

    擋在穆託戰神身前,如同黑洞一般的“黑暗天源”神通,被神光擊穿。

    黑暗力量爆開,向四方蔓延。

    之前遭受重創的胥燎,被這股黑暗力量衝擊,嘴裡發出一道悶聲,直接飛了出去,完全沒有太虛境大神不動如山的威勢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催動鎮魂錘,正面對抗天眼神光。

    身上黑色的金屬鎧甲,乃煉製至尊聖器的材料鑄煉而成,卻被天眼神光燒成赤紅色,像是要和他的骨體一起融化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,手中的鎮魂錘被擊飛。

    雙臂的鎧甲融化成液滴,臂骨,化爲飛灰。

    連穆託戰神都被重創,黎元天神、薛理、芊芊神師立即後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眼通紅,大吼:“殺!”

    老屍鬼一拳擊中薛理撐起的鬼城,將鬼城打得四分五裂。薛理的鬼體神軀,被打得爆開,化爲鬼氣瀰漫在破碎的空間中。

    神魂遭受嚴重創傷,神靈物質被磨滅了三分之一以上。

    換言之,薛理再挨兩拳,就得徹底隕落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老屍鬼口吐玄光,擊中逃遁到十數萬裡外的黎元天神。

    剎那間,黎元天神半個身體都沒了,只剩上半截,衝入進虛無空間,隱藏起來。

    第二口玄光,擊向芊芊神師。

    她急速遁逃,身上喜袍紅光大漲,身後出現一座座圓形陣法。

    但在老屍鬼吐出的玄光面前,這些陣法,猶如紙糊的一般,紛紛破碎。

    鈴鐺聲響起。

    地煞鈴飛了出去,與玄光對碰,爲芊芊神師化解了死亡危機。

    芊芊神師衝入進神殿,與鬼主會合到一起,凝看向站在火焰光柱上的張若塵,道:“他傷得很重,已是最後的苦撐。”

    鬼主正是看出張若塵已是強弩之末,所以面對老屍鬼如此煞威,纔沒有逃走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老屍鬼身前,上萬顆星辰顯現出來,化爲一座旋轉着的星域。

    “萬星混沌,不好!”

    鬼主臉色激變,體內神氣盡數噴薄,涌向地煞鈴。與此同時,與地煞鈴的器靈溝通,欲要將它收回。

    地煞鈴在螺旋的星域中顫動,無法掙脫。

    僵持了片刻,老屍鬼將上萬顆星辰,連同地煞鈴一起吞入進嘴裡。

    突然間,沸騰的麒麟星域,變得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鬼主怔住,直勾勾的盯着老屍鬼的嘴巴,然後是肚子。

    直接吃了一件神器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