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一道暗紅色的電光,扭纏成刀形,懸浮到張若塵頭頂,揮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,頭頂空間扭曲。

    斬下來的刀,從他身側滑落下去,將下方的山嶺劈開,形成懸崖峭壁。

    閻影兒的身形隨之顯現出來,兩根纖長的手指之間,捏着一張符籙,隔空向張若塵按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符籙爆開,密密麻麻鋒銳的勁氣,猶如萬千刀劍飛出。

    “符道天師煉製的萬劍斬雲符。”

    血泣臉色一變,腳踩聖術步法,急速後退。

    但,依舊被一道氣勁斬中,右臂飛了出去,大聖血液灑了一地。

    可謂是無妄之災,血泣心中後悔,早知道就不該與張若塵離得太近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站在原地,沒有出手,眼神迷離,打量着閻影兒,心中暗道:“像!真像啊!孽緣,真的是孽緣!”

    那些刀劍氣勁,在張若塵三丈開外,便是自動散去。

    破不了他的防禦。

    “好一個負心薄情的鉅奸,修爲竟然厲害到了如此地步,難怪二舅姥爺會對他推崇備至。”閻影兒心中如此想着,已是再次取出一張符籙。

    血泣看見她手中符籙上浮現出來的高深符紋之後,臉色再變,已是蒼白如紙,心中暗罵,怎麼又是天師符籙?

    逃!

    他向更遠處逃去!

    太憋屈了,堂堂萬死一生境巔峰的大聖,血絕家族家主未來的繼承者,竟到了望符而逃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你的對手是我,就憑你的修爲,尚且還沒資格,與我父親交手。”

    池孔樂破空而來,揮劍橫斬出去,殺氣凜冽。

    使用的劍,乃是至尊聖器“殺生劍”。

    此劍,曾是婪嬰的戰兵,被張若塵送給了池孔樂。

    閻影兒一邊急速後退,一邊嬌哼一聲:“我先前都是讓你的,張若塵雖然薄情寡義,可是,你這個姐姐,我還是要認。但是,你別太過分了哦!我很厲害的。”

    驀地,閻影兒雙腳落地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,她體內涌出渾厚的血紅色神氣,直徑數百里的大地上,出現一片強勁的神氣海洋。

    她搖曳着兩條辮子,右手擡起來,向池孔樂一指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神氣凝聚成一條長達數十里的血龍,爆發出神威,伴隨一道震耳欲聾的嘯聲,探爪向池孔樂撕裂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這片地域,包括千里外的天麟古城,上空皆是烏雲密佈。

    隨着神龍凝聚出來,烏雲中,電閃雷鳴,降下血紅色的雨。

    天麟古城的修士,和鎮守血絕家族的護衛,皆是心驚膽顫,以爲是神靈在發動毀滅性的攻擊。

    閻影兒乃是血影神母轉世,是天生神胎,體內蘊含有極其強大的神力。就算她一出生,就是神靈,張若塵都不會意外。

    不過,她顯然沒有那麼強大的實力。

    也不知神力是被封印了,還是別的什麼原因。

    另一頭,池孔樂卻也是不甘示弱,身後一尊萬丈高的神魂虛影顯現出來,亦是神威浩蕩,引動天地之力,向她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她煉化了修辰天神的一道神魂。

    論神魂,她比當初的審判神使都要強大,只不過,沒有星魂神座的神力調動,戰力自然是比不上僞神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啊?怎麼感覺是兩尊神靈在鬥法?”

    “現在的年輕修士,是越來越妖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觀戰的修士,被二女爆發出來的氣息驚嚇,紛紛向遠處退去。

    “幸好把若塵大聖請了出來,否則以她們這樣的戰力,就算家主出面,估計都壓不住。”血泣已是退到千里之外,將斷掉的手臂,續接回去,心情苦澀而複雜。

    想當年,他也是敢和張若塵爭一爭的大聖英傑,如今修煉千年,修爲大增,卻連張若塵的女兒都打不過。

    而且是一個都打不過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池孔樂的狀態頗爲極端,受修辰天神神魂的影響很大,渾身充滿殺戮之氣,因此,自然不會看着她們繼續鬥下去。

    畢竟,張若塵還是有把閻影兒當成自己的女兒,不想看到她們任何一個受傷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神龍,向池孔樂飛去之時,池孔樂手中的殺生劍亦是斬出。

    但,忽然之間,她們所在的空間凍結。

    所有力量,停止不動。

    血紅色神龍的龍爪,停在池孔樂的頭頂上方,被張若塵一指擊碎,化爲血氣神霧。池孔樂劈出的劍氣,則是被張若塵一袖打得偏移出去。

    “方圓數百里的空間,都被凍結,猶如被凝固在寒冰裡面,完全無法動彈。”

    閻影兒看着張若塵一步步走近,心中震驚無以復加,絕不相信他還只是一個大聖。他掌握的力量,只有神靈才能達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她的面前,凍結的空間散開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娘還好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閻影兒揚起下巴,移開雙目,不看他。

    發現自己可以動彈後,她立即想要逃走,卻發現雙腿像是不屬於自己一般,定死在空間中。雙臂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娘現在可是符道天師,很快就會精神力成神,你最好立即放了我,否則,你會有大麻煩。”閻影兒紅脣翹起,以威脅的語氣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會放了你,但是,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是有一些誤會,必須先把誤會解開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誤會!”

    閻影兒一雙圓溜溜的杏眸,瞪向張若塵,道:“我娘說,懷上我的時候,你就想殺了我。幸好她以命相逼,才保住了我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眉道:“你娘怎麼可以跟你講這些東西?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,你是承認了?”閻影兒氣鼓鼓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實際上,是你娘想要殺你,是我用了一些手段,才保住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切!我纔不信你的話,五舅姥爺可是說了,你張鉅奸薄情寡義,對我娘始亂終棄,害的我娘孤苦千年,受盡世人的冷眼和嘲諷,實不是男人矣。”

    閻影兒口齒伶俐,罵得酣暢淋漓。

    最後那句,則是模仿了閻皇圖的語氣。

    “五舅姥爺……你說的是閻皇圖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閻影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禁捏緊了拳頭,腦海中,盡是閻皇圖的身影。

    過分,實在是過分。

    閻折仙或許這一千年,真的是受了委屈,又或許是架不住閻影兒的詢問,向閻影兒怨言了幾句。可是,關你閻皇圖什麼事?

    你閻皇圖又不是不知道真相,怎麼能亂教小孩子?

    莫非是在報當年的仇?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不在乎,外人如何評價他,元會鉅奸也好,風流劍神也罷,做到問心不愧便是。但是,自己的女兒,如此看他,他的心情還是頗爲苦澀。

    很想現在就去閻羅族,將閻皇圖和閻折仙都拖出來,當面對質,把話說清楚。

    他張若塵可以背鍋,做閻影兒的父親。

    但,絕不想背上薄情寡義、始亂終棄的污名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想繼續解釋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閻影兒身上的紫色神衣,浮現出一道道雷電一般的符紋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震碎凍結的空間。

    她的身體,化爲一道閃電,破空而去,速度快到極點。張若塵在不施展神靈步的情況下,都沒有這樣的速度。

    有此神衣,天下還真沒有她去不得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去追她。”

    池孔樂眼神冷然,如同兩柄利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忽的心生一策,喚了一聲:“孔樂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池孔樂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她是你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池孔樂那雙冷銳的眼睛中,閃過一道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嘆一聲:“我和她的母親,的確有一段緣分。若不是陷在須彌廟一千年,很有可能,我們已經成親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?”池孔樂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當年是她母親,不想嫁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此事便怪不得父親。”池孔樂冷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無論怎麼說,上一代的事,不應該將下一代牽扯進去。很多真相,影兒根本不知道,我也很難解釋清楚。你是姐姐,應該要包容她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姐姐”兩個字,池孔樂那雙蘊有無窮殺意的眼睛中,浮現出一抹柔和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我將當年的真相告訴你,你去跟她談。你們是姐妹,你的話,她應該可以聽進去一些。切記,不要動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池孔樂收起殺生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當年在狩天戰場上發生的事,告訴了池孔樂。

    當然,閻折仙是如何懷上閻影兒這件事,張若塵自然是沒有細講。總不可能告訴池孔樂,閻折仙是吸了他的血液,於是,懷上了閻影兒。

    如此荒誕的事,一旦講出來,反而沒有人信。

    “她是不知道真相,纔會錯怪父親,我去與她解釋。”

    或許是看出張若塵的心情不好受,池孔樂如此說出了一句,才追往閻影兒離開的方向。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讓池孔樂去和閻影兒接觸,是想利用姐妹之情,化解她的兇戾之氣。同時,如果池孔樂真能把這件事解釋清楚,張若塵會少很多麻煩。

    可謂一箭雙鵰。

    “閻折仙!閻皇圖!”

    張若塵念出了這兩個名字,心中開始思考,如何報復回來。

    被自己的女兒打上門和辱罵,還鬧得這麼大,相信很快就會傳遍地獄界,這可不只是丟了臉面,心中還很是鬱悶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讓我背鍋,我怎麼能一點補償都沒有?看來閻羅族是必須要去一趟才行。閻折仙,無論你嫁不嫁,我還非娶不可了,否則太吃虧了啊!”張若塵暗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