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麟古城,是距離血絕家族領地最近的一座宏偉巨城,達到了聖城級別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城中亭臺樓閣層層疊疊,看不到邊際。

    無間閣在城中有一處祕密據點,位於地底。

    地底的絕密空間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璇璣劍聖相對而立,兩人都臉色凝重,商議的是可以震驚整個宇宙星空的大事。便是神靈聽到他們的對話,都會色變。

    無間閣如今的領袖,正是璇璣劍聖。

    “此事非同小可,我必須立即將消息傳回崑崙界,告知太上。”璇璣劍聖心中震撼,臉色如同鐵皮一般青沉,有一種大禍臨頭之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叮囑道:“天庭和地獄的大戰已起,風雲變幻,天地動盪。”

    щшш¤ тt kán¤ ¢ Ο

    “師尊!萬事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,你現在處於風頭浪尖,才更應該小心謹慎。破境成神之前,儘量不要離開血絕家族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正欲離去,忽的想到了什麼,停下腳步,問道:“奪取到刑天罐,刑天大神真的有機會脫身逃出羅祖雲山界?”

    蚩刑天這樣的大神,若是能夠回到崑崙界,崑崙界在天庭將能擁有更大的話語權

    “此事不急,無間閣千萬不要參與進去,交給我來處理便是。”張若塵擔心璇璣劍聖爲了營救蚩刑天,做出鋌而走險的事。

    如今,讓太上知曉崑崙界的處境,纔是第一重要的事,以免將來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至於營救蚩刑天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覺得等到踏入神境,再慢慢想辦法,也不遲。

    離開地底空間,張若塵回到天麟古城繁華的街道上,往來的修士繁多,但,絕大多數都是年輕小輩,很難見到大聖級別的強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跟在璇璣劍聖身後,直到親眼看見他安全離開天麟古城。

    “看來,是我多慮了!以師尊現在的修爲,縱然天麟古城中高手如雲,卻沒有一個及得上他。想要發現他,更是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腦海中,剛剛浮現出這道念頭。

    旁邊,一座籠罩在淡淡血霧中的樓閣上,響起一道清朗的聲音:“若塵大聖,俗世神話,風流劍神,天下無雙。今日一見,果然英氣逼人,俊朗不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暗一驚,向樓閣第三層望去。

    樓閣,修建得像是一座假山,高達一百多米,外觀鬱鬱蔥蔥,長滿奇花異草,顯得頗爲獨特。

    站在街道上,都能聞到,裏面傳出的茶香。

    在不死血族,少有這樣的茶閣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看見是誰在說話,但是,以他六十九階半的精神力強度,對方能夠看見他的真身,顯然是非凡之輩。

    更讓張若塵憂心的是,那人是否發現了自己和璇璣劍聖的關係?

    “大聖要不要上來喝一杯?這家的茶,是從天庭購買而來,珍奇而又香醇,在地獄界,可不是什麼地方都喝得到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聲音溫潤而又動聽,似有磁性一般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衝着我來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所畏懼,走進這家名叫“天來地往”的茶閣。

    茶閣中,飲茶的修士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畢竟不死血族更愛飲血。

    登上第三層,張若塵目光落到靠窗位置的一個紅衣男子身上,可以肯定,剛纔對他說話的,就是此人。

    因爲,張若塵在他身上,感應不到任何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紅衣男子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,黑色長髮梳得整整齊齊,眉清目秀,鼻樑挺拔,高雅而英氣,有一種奪人心魄的俊美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過的美男子數不勝數,有商子烆那種溫潤的,有殷元辰那種冷酷的,有鎮元那些飄逸出塵的,也有南聖和閻昱這種儒雅的,還有閻無神那種充滿霸道氣質的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與眼前這個紅衣男子比起來,似乎都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這個一個靠臉,就能讓那些天之驕女主動躺倒他牀榻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他的對面,坐下,道:“閣下如何稱呼?”

    “妾三千。”

    紅衣男子很優雅,指向桌案上的陶罐茶壺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臉上含着一抹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這笑容,足以讓天下女子,都爲之心醉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客氣,端起陶罐,倒滿一杯。

    天麟古城是血絕家族的地盤,張若塵不怕有人敢把他怎麼樣。

    飲了一口,張若塵皺眉,道:“似乎不算什麼好茶,茶樹怕是都沒有生長到一個元會。”

    “在地獄界,能喝到茶,就已經不錯了!”妾三千很是享受的模樣,又倒滿一杯,放至鼻尖,輕輕嗅着,陶醉於茶香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觀察着他。

    驀地,在他旁邊,靠牆的地方,發現了一柄裝飾得珠光寶氣的劍靠在那裏。

    劍鞘很豔俗,顯得華而不實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閣下來天麟古城,是專門來找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神靈,卻封劍神,天下劍修誰不想親眼見見?傳說,你修煉出了三品劍道聖意,此事可是真的?”妾三千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傳說可能是真,也可能是假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大聖都已經俗世無敵,怎麼還這麼保守?”妾三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尚且還不知曉閣下的身份,更不知是敵是友,怎麼能不保守一些?”

    妾三千放下茶杯,笑道:“我都請你喝茶,當然是友非敵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,到底是什麼樣的友呢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妾三千撩了撩額前的長髮,正欲開口,忽的,感知到了什麼,目光向樓梯口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嗅了嗅,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。

    是女子的香味。

    是草木之香,只是輕輕一嗅,便像是置身於遼闊的青草原野,又或者白霧飄蕩的古木叢林,神祕且清新。

    一位戴着面紗的高挑女子,從樓梯口緩緩走了上來。

    最開始,看到的是她的髮飾。

    梳着神女一般的雲鬢環髻,髮飾是七根碧綠的翡翠簪子,簪頭雕刻有七種不同的神獸,晶瑩剔透,內部蘊含星海一般的光點。

    面紗輕盈,臉蛋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這,勾起張若塵和妾三千強烈的求知慾,想要揭開她的神祕面紗,看清她的真容。

    她穿的是一襲紫藍色的長裙,內配月白色的襦裙襟杉,長長雪白脖頸細膩如脂,純澈中給人一種奪人眼球的小小性感。

    她的手中,抱着一隻似貓、似狗、似貂、似猊的古怪生物,長有三眼,皆是金色。

    “翩若驚鴻,袖如素霓。”張若塵忍不住念道。

    妾三千跟着唸了一句:“仙仙徐動何盈盈,玉腕俱凝若雲行。”

    那戴着面紗的雲鬢女子,身上始終有一縷縷氣霧繚繞,惹人看不真切,走到張若塵和妾三千旁邊的一張桌案處坐下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位看不透修爲的存在。”張若塵心中暗暗警惕,覺得太反常。

    天麟古城怎麼會突然一下冒出兩位這麼了不得的存在?

    而且,還都聚集到一座茶閣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目光,不再看那女子,望向妾三千,道:“閣下還沒有回答我剛纔的問題呢!”

    “什麼問題?”妾三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閣下若是繼續這麼含糊其辭,我便要走了,我還有很多要緊的事需要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起身,就被妾三千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同是人間風流客,相逢何必問平生?若塵大聖,我知你心有困苦,所以纔想與你多說幾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不是風流客,也不困苦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困苦,否則爲何會被自己的女兒打上門?你也是風流客,整個地獄界的修士都知道。人生難得一知己,來,共飲一杯。”

    妾三千舉起茶杯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無奈,心中長嘆,果然消息還是傳了出去。

    好事不出門,笑料傳千里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不在焉的,與妾三千對碰一杯,茶飲腹中,卻一點味道都嘗不出。

    妾三千道:“你也不必苦悶,之所以會發生這樣的事,其實還是因爲你不懂得如何管教自己的那些女人。我傳你幾招御妻之道,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讓你頭疼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兒爲何對你惡言相向,不惜大打出手?”

    “都是她母親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母親若從小就告訴她,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豪傑,她怎麼可能那麼對你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得降服了她母親,才能杜絕以後繼續發生這樣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驚奇且感興趣的眼神,看着妾三千,隨即,問道:“你……你真有什麼御妻之道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想當年我有妾三千都可以擺平,讓她們服服帖帖,對我千依百順,沒有一個敢造次。你才幾個女人,居然就鬧得雞飛狗跳,天下皆知,徒惹笑話。我實在看不下去,纔想傳你幾招,保你受用無窮。”妾三千自信至極。

    聽到此處,張若塵已知妾三千是一個假名。

    旁邊,傳來一道輕哼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妾三千側目向她看了一眼,便又舉杯對碰,相顧自飲。

    妾三千道:“御妻之道,大道在於心,次之在於情,再次在於義,末之在於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細細參悟,問道:“心、情、義、法,該做何理解?”

    “大道在於心,意思便是,你得一心一意的對待她,瞭解她的心,當你知曉她想要什麼,不喜歡什麼,隨時隨地在想什麼,那麼,你們自然可以相敬如賓,舉案齊眉。”妾三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最難的就是一心一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難!”

    妾三千擺了擺手,低聲道:“和誰在一起,就對誰一心一意。不要去想別的女子,她們都不存在,假的,是你的幻覺,只有眼前的她纔是真的。切記,不要同時和兩個女子在一起,甚至都不要讓她們見面。你的水平太低,應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妾三千說的還真有一些道理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與身邊那些女子的矛盾,都是因爲他與這一個女子在一起的時候,心中卻想着另一個女子。

    甚至新婚之夜、洞房花燭的時候,都是如此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