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妾三千的手指沾來茶水,在桌案上,寫出一個“情”字。

    “次之在於情,意思便是,縱然你想妻妾三千,但,都得擁有感情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風流之道。上流,發乎於情,而止於禮。”

    “中流,驚歎於美,行肆於禮。”

    “下流……不講也罷,我輩人物不入此道。”

    他繼續深入淺出的講解,道:“這世間,一切關係的建立,都起於一個情字。親情、友情、愛情、恩情、師徒之情……沒有感情建立起來的關係,就如一抔黃沙,風一吹,就散了!”

    “切記,情能載舟,亦能覆舟,千萬不要玩弄,否則會被反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,道:“若是沒有深厚的感情,兩個人卻又必須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“問得好。”

    妾三千道:“若無情,卻又因爲各種原因,不得不結爲連理。那麼,便要守義字。”

    他在桌案上,將“義”字寫了出來。

    妾三千道:“神尊賜婚,你不得不爲,爲之,結爲夫妻。你縱然心中無情,卻得對她有義。”

    “機緣巧合,她懷了你的孩子,結下了一段孽緣。你縱然心中無情,卻得對她有義。”

    “爲求自保,與各大勢力聯姻。你縱然心中無情,卻也得對她們有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義,比情更重,代表的是責任。也是我等風流客,必須堅守的底線。”

    “她有情,你有義,日子才能長久。”

    “她若對你有情,也有義,此等女子,千萬不要錯過,得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果然,這個妾三千是有備而來,對他的事,瞭解得很詳細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端起茶杯,道:“來,飲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二人,碰杯共飲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那個神祕女子,眼眸中,浮現出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沒有打斷他們,她繼續聽着。

    張若塵虛心請教,道:“心、情、義,都已經講了!最後這個法字,卻是不好理解。”

    妾三千笑着搖頭,道:“法,排在最後,其實是因爲這是無奈而爲之。如若,心、情、義能夠將問題解決,自然也用不到法。”

    “試想,你有妻妾三千,她們隨時都以你爲中心,把你盯着,擾着你,圍着你,那麼你別說修煉,便是什麼事都做不了,不知會鬧出多少事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時,便需要法。”

    “法者,既是方法,也是家法。”

    “何爲方法?何爲家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妾三千道:“所謂方法,就是要從她們之中抽身而出,讓她們的目光不要總是盯着你,而是她們自己相互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這,需要給她們制定等級。”

    “凡人,有三妻四妾的說法:一正妻,二平妻,四小妾。”

    “帝皇的女人,又分爲:皇后、皇貴妃、貴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爲何要制定等級?”

    “只有她們有了高低之分、貴賤之分、大小之分,她們纔會相互盯着對方,而不是盯着你。讓她們鬥起來,爭起來,你不僅可以抽身而出,才能從中得到無窮好處。你說,是不是這個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覺得,這個妾三千,當真是一個奇人,連忙再次問道:“這便是你的御妻之道?”

    “不,這是恆古不變的大道,古來有之。”妾三千謙虛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爭鬥終究不是好事,稍有不慎,家破人亡,死傷一片。”

    妾三千道:“所以,也就需要制定家法。”

    “她們可以鬥,但得有一個度。一旦超過了這個度,鬧得太大,輕則封印修爲,自我反省。重則,廢掉修爲,打入冷宮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這般,殺雞儆猴幾次,她們自然也就知道你的底線在什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懶得參合她們之間的爭鬥,可以選一位執掌後宮的女主人,讓她來幫你平事。這位女主人,得自身修爲足夠高,智慧足夠強,家世背景更是必須要一等一。只有這樣,才能鎮得住她們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最重要的,還是你自己的修爲必須足夠高,得壓得住她們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,法,是不得已而爲之,已經是最好的平衡手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慢慢消化剛纔的所聽所聞。

    那戴着面紗的神祕女子,終於忍不住開口,語氣清冷:“堂堂一代劍神,居然這麼多歪理邪說。明明就是自甘墮落,濫情不專,還要自命風流。今日,倒是沒有白來天麟古城!”

    妾三千眼神一凜,輕拍桌案,道:“誰年輕時不是純情專一的少年?”

    “但,誰讓蒼天給了這麼一副絕世盛顏?又給了絕代天資,無邊魅力!我欲遺世獨立,奈何鶯鶯燕燕擾我。我欲孑然一身,奈何天下美人不許。”

    “這花花世界,錦繡人間,撲面而來,想躲都躲不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認同妾三千這話,因爲從修煉以來,他幾乎很少主動去招惹過誰。

    都是別人,擾他,戀他,苦苦追求他,讓他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道:“古人云,最難消受美人恩。”

    “溫柔鄉是英雄冢。”妾三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自古美人愛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難過美人關。”妾三千道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二人對碰一杯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頗有知己難求的意境。

    妾三千又道:“我們二人何止是英雄,簡直就是至偉至真的大英雄,要過的美人關太多。稍不留神,就會被關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平庸之輩,求一心愛之人,尚且難得,就算想多情也沒機會。若塵兄,你說對不對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默然片刻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妾三千長嘆道:

    “十步之內,必有一關。”

    “百步之內,溫柔蝕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嘆道:“修行百年定有情劫,入世千年必逢孽緣。躲不過,逃不掉,情義難拒。”

    “再飲一杯。”妾三千道。

    茶閣外,忽的,一道粗獷而厚重的聲音響起:“裁決司,元天志,拜會若塵大聖。”

    聲音如同神雷,在張若塵耳邊炸響,鼓膜似要爆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血液,都跟着震盪。

    張若塵望出窗外,只見,一尊高達三米有餘的魁梧身影,站在街道上,身穿銀色鎖子甲,渾身神光流動。

    他一雙拳頭大小的眼睛,正好與張若塵對視。

    眼神彷彿兩團火球在燃燒,使得張若塵感覺到全身滾燙,皮膚灼熱,骨頭似乎都要燒成齏粉。

    在元天志的身後,跟有近百位身穿聖甲的裁決司大聖,卓雨農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儘管他們就站在街道上,但是,往來的修士,卻完全看不見他們,自顧的行走過去。

    妾三千看了看張若塵,道:“元天志是裁決司的神將,在僞神中,屬於下三等的第二等。實力還是很強的!”

    僞神,分九等。

    上三等,中三等,下三等。

    上三等的僞神,屈指可數,鳳毛麟角。

    因爲,要列入上三等,必須是煉化了神尊的神源,纔夠資格。

    或者能夠渡過一次元會劫難。

    僞神想渡元會劫難,自然是難如登天,幾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,精神力達到七十五階的僞神,卻能憑藉強大的精神力,渡過元會劫難。

    靠的不是武道,是精神力。

    選擇煉化神源,成爲僞神的修士,本身就肯定具有某種缺陷。因此,僞神想要將精神力修煉到七十五階,並非易事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上三等的僞神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下三等的僞神最多。

    下三等中第三等的僞神,數量佔據所有僞神的九成以上。比如,末雲端、末海神將、審判神使,都是這個層次。

    欲要成爲下三等中的第二等,數量已經很少,煉化的神源,必須是渡過一次元會劫難的神靈留下。

    下三等第二等的僞神,一般可以力敵數位下三等第三等的僞神。

    想要成爲中三等的僞神,必須精神力達到七十階,而且煉化的神源得是渡過了三次元會劫難以上的神靈留下。

    因此,中三等的僞神,數量也非常稀少。

    當然僞神的等級劃分,主要還是看戰力高低。即便煉化的神源品級相同,修煉了幾千年的僞神,和修煉了十萬年的僞神,戰力差距顯然是天差地別,不能一概而論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重的聲音,順着樓梯,蔓延上來。

    元天志來到第三層,身形卓然凌厲,身上逸散出來的神氣,凝成鎖鏈的形狀,向張若塵蔓延過去,在空氣中,拖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若塵大聖,跟本神將走一趟裁決司吧?”

    聲音中,帶有一股壓迫性的威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周圍的神氣鎖鏈,如龍蛇一般遊動,處變不驚,道:“據我所知,神靈不能插手俗世。神將大人這是要擒拿我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擒拿,是請。”元天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知我是犯了命運神殿的哪一條罪責?”

    “到了命運神山,你自然會知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“那麼本神將只能強請。”

    元天志說出這話之時,整座假山形態的茶閣,都被神光覆蓋上了一層,牆體、柱子、地板、桌椅,化爲了金屬鏡面,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妾三千忽的哈哈一笑,道:“元天志,你且向那邊看去,再說這話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妾三千指向旁邊那位戴着面紗的神祕女子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