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既然不敢忘地獄界之恩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爲何卻又與風族和昊天之女勾勾搭搭,壞我黑暗神殿大事?”穆託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化身爲青萍子,一是爲了躲避風雲霸的追殺,二是爲了營救被關押在旭風神艦上的血屠。你們黑暗神殿將我當成了天庭的神靈,對我要打要殺,我怎能不自保反擊?此事,許多修士都知曉,你們儘管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,你們當時就算知道青萍子是我張若塵,也絕不會留手吧?只會用更狠辣的手段對付我。”

    “與你們黑暗神殿,實在沒什麼好解釋。”

    陰沉而嘶啞的笑聲,忽的響起。

    鬼主道:“張若塵,你既然承認青萍子就是你,那麼你在天初文明做的事,總要認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冷的盯着鬼主,心中暗道:“這老鬼還真是夠陰險!”

    鬼主又道:“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你是被迫無奈。在天初文明,你殺死了死族的焚心君主,黑暗神殿的青玄靈神,還說自己無罪?哼!年紀不大,殺心倒是很重,死在你手中的地獄界神靈,已是超過了十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處變不驚,道:“青玄靈神,我想殺他久矣!這混賬,在星桓天,居然想要殺我親子,此事血屠和古鴉皆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焚心君主,他乃天南一系的神靈。與天南,我是仇深似海。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一道神音炸響,震得神殿內的空間“嗡嗡”響動。

    是虛天吼出。

    誰都能看出虛天此刻的震怒!

    羅乷、血屠、小黑等人皆是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鬼主、胥燎、金珏天神、雪木殿主、䯆皇等等神靈,則是露出殘忍的笑意。

    虛天道:“張若塵,你好大的膽子,就因爲一點點私仇,這是要將黑暗神殿和天南的神靈都殺盡,你才肯罷休?”

    “虛天明鑑,當初若塵對地獄界任何勢力都沒有敵意,但卻因爲太過傑出,在渡神劫成功之際,招來天南和黑暗神殿的嫉恨,被廢修爲,險些慘死。這不是一點點私仇,是深仇大恨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乷眸中憂色更濃,塵哥怎能這麼回答?

    無論怎麼說,黑暗神殿和天南都是地獄界一等一的超然大勢力,一直將深仇大恨記在心中,豈不是說將來還會報復?

    爲了地獄界,虛天豈能容他?

    果然,虛天殺氣外露,冷聲道:“你如此記仇,本天豈能容你。”

    “在虛天的神眼銳目面前,若塵不敢虛言欺騙說什麼已經放下了仇恨,但,說的每一句話,都是發自肺腑。若塵恩怨分明,有大仇,必報之。有大恩,亦必報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躬身再拜,道:“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若非虛天賜予的一劍,若塵怕是已經隕落在名劍神的劍下。此乃,救命之大恩。”

    “說起來,虛天前輩纔是須彌聖僧一生之敵,但虛天前輩不僅沒有敵視若塵,還賜下一劍,救若塵於生命垂危之時。如此大胸懷,擎天和黑暗神殿的無邊,便是再學一百萬年也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血屠聽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這話,鬼主、穆託戰神、金珏天神等等活了數十萬年的大神,竟沒有誰接得住。

    虛天雖不在乎什麼大胸懷,什麼好德行,但,一生遭受各種非議,今天卻被一個小輩如此一頓猛誇,而且誇得有理有據,心情怎能不好?

    他身上殺氣散去,哼聲道:“難得你還知道恩怨分明四個字,說明是有救的。”

    繼而,虛天的目光看向在場諸神,道:“說起來,本天與張若塵這小子有些淵源。當初本天爲了學劍,悄悄化身爲凡人,拜入兩儀宗。劍道有成後,爲了了卻這段因果,於是鑄煉青萍劍,留給了兩儀宗。哼,本天也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!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,兜兜轉轉青萍劍竟是落入了他的手中。張若塵,你便是稱本天一聲祖師,都是應該的!”

    祖師?

    這是在佔須彌聖僧的便宜?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看到一絲轉機,連忙第三拜,道:“祖師只記得青萍劍,可還記得遺忘在兩儀宗修煉洞府中的宇鼎?”

    虛天沒想到張若塵如此上道,眉頭一掀,眼中一抹笑意閃過,繼而感嘆道:“宇鼎你是從琳琅洞府中帶出來的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虛天笑看神情各不相同的衆神,道:“當初本天醉心劍道,如癡如狂,只覺得宇鼎在身,只會惰於修煉,於是將它封印在了琳琅洞府中,棄之不用。沒想到,你小子竟有如此機緣,誤闖進了琳琅洞府,將它帶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說到這裡,做爲祖師,倒是得提醒一下你。張若塵,劍祖傳承魄劍於你,不是讓你依賴與它,而是要引導你修煉出自己的魄劍。你是否是惰於修煉了?你自己的魄劍,力量幾何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如神雷落在身上,劈得張若塵渾身一顫。

    交流好書,關注vx公衆號.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,可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是啊,憑藉劍祖魄劍,可力戰太虛境大神,實在太好用了!

    但劍祖魄劍再強,又怎能斬得了無量境的神靈?

    等將來達到了無量境,才發現這一缺陷,再去全力以赴修煉自己的劍魄,又怎能圓滿?必會留下無數遺憾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有了六柄神劍後,自己對沉淵古劍的淬鍊也變緩了!

    六柄神劍就算將來修復成功,恢復了神器之威,最契合的主人,也是劍祖。

    一件契合自身的兵器,在大神境界或許看不出來差距,在無量境也看不出來差距,但到了諸天層次,每一個小小的缺點,都將無限放大,決定戰力高低。

    甚至,本不是缺點的,都可能變成缺點。

    就像修煉劍道的虛天。

    劍道是缺點嗎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至少對虛天而言,在大神層次,無量境層次,修煉劍道都是優勢。

    但到了他現在的層次,做爲虛無掌控者,修煉劍道,卻成爲致命的破綻。不到那個層次,根本意識不到是什麼限制了自己的上限,是什麼時候走上了一條錯誤的路。

    虛天的提醒,讓張若塵大夢初醒,如從懸崖邊收回了腳,長長吐出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一次,完全真心的,向虛天第四拜,道:“多謝祖師提點,今日之恩,若塵必一生銘記。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、鬼主、黎元天神等人察覺到了不對勁的氣氛,眼神越來越凝重。

    虛天好像根本沒有要殺張若塵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且,宇鼎是什麼情況?

    宇鼎的主人是虛天?

    他們自然是不會相信,虛天會因爲專注於劍道,而將宇鼎這樣的至寶,封印在崑崙界。但,誰敢反駁?

    誰又拿得出證據反駁?

    虛天笑道:“如今本天劍道已然大成,不再擔心受外物影響,是時候收回宇鼎。張若塵,將宇鼎還來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宇鼎被黑暗神殿殿主無邊奪去了!”

    虛天眉頭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早就察覺到不妙,立即站出去,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得罪虛天,道:“張若塵此子這是要用宇鼎,分裂命運神殿和黑暗神殿,還請虛天三思。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哪裡看不出,張若塵和虛天在唱雙簧。

    一個想要獲得虛天的饒恕,一個想要黑暗神殿的宇鼎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他只能將這一切捅破,將所有東西擺到明面上來。雖然這會得罪虛天,但他最多隻是一個冒犯之罪,罪不至死。

    虛天不可能因此而殺他。

    他是黑暗神殿的戰神,爲了黑暗神殿的利益連虛天都可以冒犯,回去後,必能得到九死異天皇的重視。

    這才更重要!

    虛天臉色陰沉下來,道:“你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不卑不亢,道:“虛天封了我黑暗神殿靈神堂堂主無月爲天姬,卻被張若塵此子玷辱。張若塵自知必死,所以纔想用宇鼎,換取自己的性命。但他包藏禍心,真實目的乃是挑起命運神殿和黑暗神殿的爭鬥,其心可誅。”

    包括鬼主和黎元天神這些太虛境強者,殿中諸神無不驚駭,一個個噤若寒蟬,大氣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這是在作死啊!

    陰陽神師冷喝一聲:“大膽!穆託,你這是說,宇鼎不是虛天之物?你覺得,區區一個張若塵,能有這樣的至寶?”

    “爲了宇鼎,有些人還真是不要命了!”金珏天神笑道。

    虛天揮手讓欲要出手教訓穆託戰神的命運神殿諸神退了下去,心平氣和的道:“黑暗神殿初獲宇鼎,欲要據爲己有,這是人之常情,無可厚非。穆託,你說,張若塵是因爲得罪了本天,想要化解死亡危機,才獻出宇鼎?”

    “本天在這裡,可以明確的告訴你。你們黑暗神殿最近的所作所爲,本天一直看在眼裡,怒在心中。你們怎麼對付張若塵都行,你們想要拿下百族王城用什麼手段都可以,但,利用到本天頭上,卻是惹錯了人!”

    最後一字落下,蓋世神威壓得太虛境巔峰的穆託戰神直接“嘭”的一聲,跪在了地上,渾身骨頭如炒豆一般“噼啪”爆響。

    虛天冷道:“什麼封無月爲天姬,從來沒有的事。這樣的謠言,你們都敢造?張若塵,你來告訴他,實情是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怔住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也如無月一般失憶了不成?”

    虛天指向缺,道:“你來告訴他們。”

    缺站了出來,道:“當時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師尊見張若塵武道天資不俗,將來必成大器,心中很是喜歡。但他和黑暗神殿仇恨太深,加上背後站着天姥,萬一這兩方勢力將來鬥起來,整個地獄界都將動盪。”

    “地獄界不能亂啊!”

    “爲了化解雙方的仇恨,師尊做主,賜婚於了張若塵和無月,以聯姻的方式避免將來可能會發生的危機,張若塵和無月也都是答應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在場的,只有五人。也不知是誰,居然心懷叵測,傳出師尊封了無月爲天姬的謠言,鬧得地獄界動盪不安。此人,實在該死!”

    虛天怒吼道:“張若塵,是不是你不願娶無月,故意造的謠?你想死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