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劍南界,是被冥王帶出黑暗大三角星域,如今安置在黃泉星河中,一處距離血天部族不遠的宇宙空間。

    整座世界,遠離恆星。

    雖然依舊和以前一樣,黑暗、陰冷,靠植物發光照亮世界。

    但,頭頂卻繁星無數,不再像以前那麼空洞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座數百丈高的巨石下方,石如山嶽,長滿草木,蒼勁而又雄壯。

    草木散發着瑩瑩光華。

    巨石上,印刻有“劍南”二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握着一枚三寸長的劍形界令,這是當初在狩天戰場上,上一任劍南界界尊贈送給他,代表一界之尊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劍祖,稱它爲“劍印”。

    執掌劍印者,爲劍界守護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是根據對劍印的感應,在劍南界中,找到了這塊巨石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至於本源神殿所在的那片海域,張若塵去探查過,已被搬運一空,連石頭都沒留下一塊。

    魔音身穿五彩色的鱗片長裙,站在張若塵身後,風姿綽約,有顛倒衆生的魅惑氣質,柔聲道:“一座斷了傳承的貧瘠大世界而已,今後只會越來越衰敗,根本沒有探查的價值,主人何必在這裡浪費時間?”

    劍南界所在的星空位置,只有一條宇宙脈絡流淌而過,只能維持大世界的生機不滅,根本不可能孕育出聖脈、靈脈,今後自然是隻會越來越貧瘠。

    這座世界中,修士的修爲會越來越低,甚至最後連修士都會消失,徹底變成一座凡人世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劍界昔日何等繁盛,必然留下了許多神遺古蹟。縱然,神遺古蹟皆被歲月磨滅,但是血脈傳承卻無法磨滅殆盡,可謂人傑地靈。只要將劍南界遷移到宇宙脈絡彙集的空間位置,世界就能復甦,就能誕生出源源不斷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人才彙集,未來才能足夠繁盛。”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此來劍南界,是爲尋找劍神殿。

    劍界畢竟是以“劍”命名,而不是叫本源大世界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斷,本源神殿只是劍界昔日的其中一座神殿。

    擁有本源神殿的劍界,可是,本源之道居然還沒有劍道繁盛,足以說明,當年劍界的劍道發展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恐怕天地間的劍道奧義,十之**都匯聚在劍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收走了蘊含劍道奧義的劍山,但是,劍山中的劍道奧義顯然並不是很多,因爲劍山中的劍道規則密度,尚且還比不上真理神殿中的真理規則密度。

    這說不過去!

    “昔日的劍界,必然建有劍神殿,只不過劍神殿不在劍南。”張若塵做出這樣的推斷。

    此外,劍祖八絕中的“劍源”,也是張若塵欲要尋找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走,跟我去劍南界的人族城池中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魔音,離開了此處。

    不久後,他們二人走進一座古韻悠悠的城池,此城得有上萬年的歷史,人口繁多,是方圓數萬裡的第一大城池。

    劍南界是位於血絕家族所在的星空領地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千年來,是由血絕家族的修士管理劍南界。

    可是,在不死血族的眼中,劍南界的人類,與牲口沒有區別,就是一隻只血食。因此儘管冥王有令,不得將劍南界的人類當成血食食用。

    可是,讓狼看守一羣羊,怎麼可能忍得住不吃?

    冥王的神諭,管得住一人、十人,卻管不住千千萬萬的人心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走進城中,入眼看到的便是一隊不死血族軍士,驅趕一支上千人的人類,向一座府邸中行去。

    那些人類,年齡都已經頗爲老邁,最年輕的看上去都有五十多歲。

    他們衣衫襤褸,手上繃着繩索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鞭子聲響起。

    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叟,被一位騎着蠻獸的不死血族軍士一鞭子,打得皮開血濺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麼磨磨蹭蹭,是在浪費本座時間。走!給我走快一些,否則這就是你們的下場。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軍士身下的蠻獸,從老叟身上踩過,乾瘦的身體瞬間壓扁,爆出大量血液。他深深一吸,所有血氣,盡入他的鼻孔。

    張若塵進入城中的時候,慘劇已經發生。

    圍觀的人類很多,卻無一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爺爺!”

    只有一個十四、五歲的少年,從人羣中衝出,跪倒在那片殘碎、乾癟的血肉旁邊,雙眼中淚水直流,雙手顫抖着想要去抓捧,但卻不知手該捧向哪裡。

    “爺爺!”

    “爺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年身穿布衣,赤着雙足,頭髮蓬亂,嘴角不停抽動。

    忽的,他大吼一聲,咬緊牙齒,從地上站了起來,向那隻蹄上還沾有爺爺血液的蠻獸和那位不死血族軍士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眼中盡是仇恨、怒火、絕然。

    “我要殺了你,我要殺了你……”少年嘴裡如此反覆不停的怒吼,雙眼中,充滿血絲。

    坐在蠻獸背上的那位不死血族軍士,後頭看向那個少年,露出一道殘忍嗜血的笑容,手中的鞭子,揮了出去,卷向少年的脖頸。

    那些圍觀的人類,發出驚呼聲,以爲少年就要死在這一鞭子之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軍士從蠻獸背上飛了下來,重重墜落在地面,摔得七葷八素,體內骨頭都斷了數根。

    所有人愕然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就連那個少年都被驚得定在原地,目光看向前方,迎面走來的張若塵。隨後,他又鼓足勇氣,衝向那個墜落在地上的不死血族軍士。

    但,被張若塵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,我要殺了他,放開我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張嘴,咬張若塵的手腕。

    可是,卻如同咬在了鐵塊上面,嘴巴痛得發麻,再也吼不出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去殺他,與找死有什麼區別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眼前這樣的事,每時刻每刻都在劍南界發生,而且每座城池的情況,估計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管是管不過來的。

    但,既然發生在了眼前,怎麼可能不管呢?

    更何況,張若塵對眼前這個少年,產生了一些興趣。

    首先此子才十四、五歲而已,居然敢衝向不死血族的軍士,這份勇氣,實在是難能可貴。至少,在場別的人類不具備。

    第二,正常人類都是三魂七魄,可是他卻只有一魂一魄。

    只有一魂一魄的人類,張若塵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    那位墜落在地上的不死血族軍士,剛剛從地上爬起來,抽出戰刀,欲要劈向張若塵。可是,看到張若塵拿出的血絕家族令牌,便是咚的一聲,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拜見大人,不知大人如何稱呼?”那位不死血族軍士顫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!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名字,那位不死血族軍士臉色蒼白如死,整個人都趴到了地上,渾身骨頭都被嚇沒了一般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騎在蠻獸背上的不死血族,早就已經跳了下去,跪得整整齊齊。

    那些圍觀的人類,也跟着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問他們爲何押解這些人類進入府邸,因爲已經使用精神力探查過,府中,正在修建血池。

    府邸的主人,是一位半聖,匆忙走了出來,驚駭萬分的跪到張若塵面前:“拜見若塵大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我沒有記錯,冥王可是頒佈了神諭,不可將劍南界的人類當做血食,更不可修建血池。”

    那位半聖顫抖着,道:“大聖有所不知,各大城池都有修建血池。我也只是想要修建一座小型的血池,用於最基礎的修煉,而且使用的都是年齡老邁的人類的血液。他們除了一身血液,已經沒有什麼價值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皺眉,幾欲想要一掌拍死他,可是卻忍了下來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帶着那個少年,離開了這座城池。

    那個少年忽的停下腳步,雙目冷然,質問張若塵,道:“你那麼強大,爲什麼不殺了他?他們用成千上萬的人類建造血池,今後,必然還會如此。”

    魔音站在一旁,含笑不語。

    魔音能夠勾動大聖心神的媚惑之氣,卻無法動搖那個少年的心。

    他吼聲道:“不許笑!”

    張若塵神情淡然,道:“他是血絕家族的修士,我也是。我和他無冤無仇,爲什麼要殺他?”

    少年怔住,忍不住後退數步,拉開和張若塵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事,管不過來的!殺了他,不久之後,前來坐鎮這座城池的不死血族修士,依舊會做相同的事。除非我一直待在這座城中,但,那樣的話,我就什麼事都做不了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少年看出張若塵與別的不死血族不一樣,懇求道:“你的修爲強大,他們那麼怕你,不如你下令,讓所有不死血族都離開劍南界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麼簡單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你恐怕不知道,現在整個劍南界,都是受這些不死血族的庇護,才能得以保全。否則,早就已經界毀人亡。不是化爲一界惡鬼,便是一界死屍。”

    “界毀人亡就界毀人亡,總比淪爲牲畜和食物強些。”少年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無知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的想法,代表不了所有劍南界生靈的想法。他們想要活着,哪怕像牲畜一般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況且,界毀人亡之後,就什麼都沒了!”

    “現在這麼活着,至少還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這個殘酷的世界,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萬一你們劍南界出了一位絕代奇才,成爲經天緯地的人物,展現出自己擁有的價值,就能與血絕家族談判,獲得自己掌握大世界的權利,將所有不死血族修士都趕出劍南界,並且帶領劍南界走向強盛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報仇,更是輕而易舉的事。”

    這少年極其聰慧,聽出張若塵是在暗示,跪在了地上,道:“師尊在上,受弟子一拜。求師尊教我,我什麼苦都願意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欣然一笑。

    繼承了劍祖的劍魄,承受了恩惠,怎能不爲劍界做些什麼?

    先收一弟子試試看,看他是否有重振劍界的資質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