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眼神猛變,實在是沒有想到虛天會賜婚他和無月。

    這一招,等於是完全將自己撇開。

    可是對張若塵而言,卻是一個大坑。先不提無月和酆都大帝可能存在的關係,便是無月本身就絕非省油的燈。

    如此危險的女子,張若塵避之不及,豈敢娶在身邊?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在無月面前,簡直就如孩童一般,根本沒有反擊之力。更別說隱藏秘密了!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能夠理解虛天爲何會這麼做,其一,肯定是有懲罰無月的意思。其二,何嘗不是在爲將來挑戰酆都大帝的天尊之位做準備?

    如今張若塵等於是成爲虛天和酆都大帝博弈的棋子,稍有不慎,便是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算萬般不願,但敢說一個“不”字嗎?

    羅乷也沒想到,局勢會有這般峰迴路轉的變化。有虛天這話,那麼將來無論是酆都大帝,還是九死異天皇動怒,以他們的身份,也只會找上虛天,而不會遷怒張若塵。

    等於是虛天爲張若塵抗下了一切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需要做的,僅僅只是迎娶無月,雖然這是一個很難做的決定,但卻一本萬利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久久不言,羅乷擔憂了起來,生怕他較真,而違逆虛天的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上前一步,道:“祖師賜婚,若塵感激不盡,怎會不願?其實造謠之人,早就已經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哦!是誰?”虛天眼神沉冷。

    這眼神,既是因爲心中之怒,也是在震懾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可是擔心,張若塵冒出一句,是無月造的謠。

    這就是給臉不要臉了!

    他沒有殺了張若塵,還爲張若塵承擔了所有風險,幫張若塵化解了血天部族、百族王城、星桓天的危機,宇鼎雖然珍貴,但還沒兌現呢,怎麼償還得了?

    虛天最講究的,就是規矩。

    欠下的,就得還。

    娶無月,就是在償還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乃不死神殿的精神力神靈,莫泊沙。祖師在黑暗大三角星域賜婚後,冥王舅舅便是與不死血族的神靈商議過此事,沒想到莫泊沙竟是青天部族大族宰青雲闕一系的神靈。爲了對付我外公,才用了這招毒計。”

    莫泊沙的確是支持青雲闕的神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來命運神山之前,已是與血絕戰神商議過此事。因爲,這件事,必須要有一位替死鬼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要清理不死血族內部的不確定因素,也需要一個理由。

    當然最開始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有賜婚這件事,原本以爲,虛天只是會否認封了無月爲天姬。到時候,只需要將所有責任推到莫泊沙和青雲闕身上,順便將黑暗神殿都洗清了!

    畢竟血絕戰神很清楚,不可能有人動得了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動黑暗神殿,就是在動地獄界的根基。

    只有將黑暗神殿摘出去後,這場風波才能過去。

    當虛天都做出了決定,與張若塵站到一起,黑暗神殿自知大勢已去,就算再不甘心,也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裡吞。

    “聽到了嗎?”

    虛天怒斥穆託戰神,道:“蠢貨,你們黑暗神殿全部都是蠢貨,虧他無邊還是黑暗神殿的殿主,卻被一個不死血族神靈耍得團團轉,被利用了都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怎麼可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但,這個時候,就算無月站出來說一句“你虛天就是封了我爲天姬”,也沒有人會信。

    因爲你無月已經失憶了!

    你無月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!

    虛天、缺、冥王、張若塵纔是知情者,替死鬼莫泊沙多半已經落入血絕戰神的手中,只能命運神山這邊有了消息,就會被殺死滅口。

    “高明啊,好厲害的血絕。這一招既是解決了危機,又拉攏了虛天,還能趁此機會重創登上族長之位的最後阻礙。”穆託戰神根本不相信這是張若塵能想得出來的策略,因爲張若塵根本不可能放過打擊黑暗神殿的機會。

    只有血絕戰神這樣的人物,才知道動不得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當前這樣的局勢,別說是他,就算是黑暗神殿殿主無邊神尊在此,也只能捏鼻子認了!

    誰能想到百無禁忌的虛天,居然會饒過一個動了自己女人的小輩?

    “去,趕緊去不死血族,將莫泊沙給本天抓來命運神山。要活的!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聽雲笙帶着數位命運神殿的神靈,立即飛出神殿。

    “雲笙大神!”

    陰陽神師的精神力分身,在星空中顯現出來,攔住聽雲笙等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聽雲笙好奇,道:“神師這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陰陽神師笑道:“就想提醒大神一句,此行得慎重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莫泊沙而已,犯下如此滔天大罪,不死神殿還敢阻攔不成?又不是擒拿青雲闕?”聽雲笙充滿不屑。

    陰陽神師道:“一個莫泊沙,的確算不得什麼!但一定要記住虛天最後那三個字,要活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,陰陽神師微微含笑,分身消散。

    聽雲笙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如果虛天真的要活的,陰陽神師何必前來提醒這一句?

    天心難測,這水也太深了!

    殿中。

    虛天收起鎮壓在穆託戰神身上的神威,身心疲憊似的,揮袖道:“算了,念你也是被人算計,本天有大胸懷,不與你計較。滾回去告訴無邊,愚蠢的事莫要連續做兩件,貪婪得有一個度,三日之內若不將宇鼎還回來,本天只能邀請怒天神尊和福祿神尊親自登門索要。”

    “可憐般若這麼好的天資,竟被你們黑暗神殿重傷成這個樣子。可憐狼祖跟隨了怒天神尊十萬年,甘爲坐騎,魔狼族卻被你們黑暗神殿欺凌成那個樣子。可憐福祿,好歹是一位神尊,卻連一個後生晚輩都庇護不了,丟盡顏面。”

    虛天感慨萬千,卻每一句話都充滿威脅的意味,最後,道:“至於張若塵和無月的婚事,天運司你們算一個吉日,儘快辦了!就在命運神殿辦,本天親自主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陰陽神師躬身應下。

    虛天目望四方,道:“還有沒有別的事,沒有就散了吧!”

    鬼主立即站了出來,道:“稟告虛天,地煞鬼城的鎮城祖器,如今尚在張若塵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,你拿出來在這裡說?東西被搶了,自己去搶回來!今後你老婆丟了,要不要本天幫你找啊?”虛天冷道。

    本是準備站出去索要神源的雪木殿主和䯆皇立即收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鬼主倒也絲毫都不生氣,至少虛天這是在告訴他,可以對張若塵動手。就怕虛天真的將張若塵當成了子侄,不許任何人動他。

    金珏天神再三猶豫,最終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目前擺明了張若塵和虛天有着共同的利益,就算火澤神君是命運神殿的大神,死在了張若塵手中,虛天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重處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能等兇駭神尊回來,讓神尊處置這件事。

    殺了命運神殿的大神,必定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主、黎元天神、胥燎、䯆皇、雪木神殿飛出命運神域,進入無歸森林的星空中。

    胥燎憤恨不甘,道:“張若塵如今得虛天庇護,又是天姥神使,從今往後,地獄界誰還敢與他爲敵?”

    “此事很是詭異啊……”黎元天神道。

    鬼主向黎元天神做出一個禁聲的手勢,將神境世界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衆神進入鬼主的神境世界之後,鬼主才道:“莫泊沙只是一個替死鬼而已,虛天的真正目的,乃是得到宇鼎。張若塵目前而言,對虛天還有價值,所以不能動他。等虛天得到宇鼎,塵埃落定,到時候我們怎麼對付他,虛天也不會出面幫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哏哏!你們不會以爲,虛天真的沒有想過要殺張若塵?自己封的天姬,被一個小輩喝了頭湯,豈會不恨?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的話,兇駭神宮那邊,必定會率先發難。”胥燎獰然一笑。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,從星空中飛來,落入鬼主手中。

    看完光符上的內容,鬼主先是一驚,繼而露出一抹笑意來,道:“這下完全說得通了!本座就說,以虛天的格局,怎會僅僅只是因爲一隻宇鼎,就與黑暗神殿徹底交惡。”

    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黎元天神問道。

    鬼主道:“星海垂釣者和神古巢的主人去了星空戰場,入了天庭的星空防線,拜訪昊天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則消息,在場諸神無不驚駭。

    須知,天庭和地獄封二十諸天的時候,都將星海垂釣者列入其中,這是唯一有如此待遇的一位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這是一位天庭和地獄都想爭取的關鍵人物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九天精神力達到天圓無缺的消息,尚且還無人知曉。如今九天和星海垂釣者是一輛戰車上的二人,份量自然更重。

    星海垂釣者去拜訪昊天,無論是出於什麼目的,都足以驚動整個地獄界。

    在星空戰場如此關鍵的時刻,哪怕是爲了穩住星海垂釣者和九天,虛天也絕不能動張若塵。更何況,神古巢的主人還出世了,變數再增。

    鬼主笑道:“你們不必如此驚慌,星海垂釣者不可能投入天庭,他這般做,不過是做做姿態,策應張若塵。同時,也是在告訴地獄界的主戰派,若是逼急了,他們也只能加入天庭。”

    “虛天將張若塵留在命運神山,讓他和無月在命運神山完婚,何嘗不是變相的軟禁?同時,也是在分化星桓天和天庭,阻止他們走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看來,擎天真是英明至極,張若塵這小子果然非同一般,在各大勢力的博弈中,逐漸開始起到關鍵性的作用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