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城外,將少年的爺爺安葬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葉落塵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個名字,張若塵本能的皺了皺眉頭。

    落塵?

    什麼意思?

    怎麼這麼不吉利的名字。

    張若塵算是有些明白,當初黃煙塵爲何會因爲他的名字中有一個“塵”字,便是犯了忌諱。

    若是當時他的名字叫“張落塵”,以黃煙塵的脾氣,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來。

    葉落塵問道:“師尊,這個名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沒什麼不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道,怎麼這一生與“塵”字,糾葛如此之深?

    緣分。

    看來,與這少年,是真有幾分緣分。

    葉落塵道:“師尊何時傳我修煉之法?”

    “不急!你開啓神武印記沒有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還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等開啓了神武印記再說修煉的事。”

    葉落塵又問道:“我何時可以修煉到,有資格與血絕家族談判的層次?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向血絕家族的神靈證明,你存在的價值,比整個劍南界都更大,並且對血絕家族忠心耿耿。至少也得修煉到千問境,進入《神儲卷》。在百枷境,凝聚出來的聖意,得達到三品才行。這還只是基礎!”

    三人走在一條數十丈寬的夜光大河之畔。

    水面上,飄着散發紫白色光華的浮萍,如同鑲嵌在長長黑色布袋上的晶瑩寶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走在前方。

    葉落塵急步快跑才能跟上他,氣喘吁吁的道:“需要多少年時間,才能達到千問境?”

    “宇宙間,最頂尖那一批天才,也需要一千年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一千年……呼……哈……一千年後……我的仇人,怕是都已經死了!師尊……呼……我要以最快的速度修煉到千問境,一百年,不,十年。十年,我就要修煉到千問境!”

    葉落塵衝到張若塵前方,展開一雙瘦弱的雙臂,攔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十年!哈哈,根本不可能,別說是我,便算是不死神殿全力以赴栽培你,都沒有一絲可能性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葉落塵滿頭大汗,咬着一口牙齒,道:“那就一百年!”

    “一百年,也不可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葉落塵跪在了張若塵面前,雙手撐着溼潤的河畔泥沙,自顧着說道:“師尊,求求你,我等不了一千年。一千年太久,不知多少劍南界的生靈,會變成不死血族的血食。不知多少像我一樣的人類,會失去親人,活得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“被不死血族統治和奴役的日子,該有盡頭的時候,我希望天下百姓都能看到希望,可以不用活在惶恐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,幫我。我什麼苦都願意吃,什麼累都承受的住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是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葉落塵眼眶通紅,卻忍着淚水,神情堅毅無比,道:“縱然是死,我也無懼。”

    雙手十指陷入泥沙,緊緊抓捏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倒是有一個方法,可以讓你在十年之內,修煉到大聖千問境。但,非常危險,而且會受很多苦,很多累。付出的,要比常人多得多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葉落塵想也沒想,道:“我願一試。”

    魔音猜到張若塵所說的方法是什麼,道:“太危險了!主人好不容易收一個弟子,何必採用這種極端的方式?”

    “宇宙大變,天地動盪。一千年的確太久了,他需要迅速成長起來,這種方法雖然極端,但,還是可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突破神境在即,需要培養出一位,或者數位強者,成爲俗世的頂尖戰力。

    神靈插手不了的事,他們可以去做。

    神境的修煉很重要,俗世的利益同樣重要,需要有人守護。

    驀地,地面顫動,河水沸騰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一變,將跪在地上的葉落塵,隔空抓捏到手中,來不及施展空間挪移,背上金翼展開,化爲一道急速流光,向後方飛退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柄長達千米的火焰巨劍,從天而降,擊在張若塵剛纔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大河,頃刻間乾枯,所有河水都蒸發。

    地面上,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,方圓數百里的地面融化,化爲金紅色的岩漿湖泊。

    魔音的速度,比張若塵慢了一些,即便撐起五彩色光罩,依舊被火焰巨劍爆發出來的力量,震碎光罩,受到創傷。

    她的胸腹處,出現一道尺長的劍傷,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距離此處的千里之外,站着一位灰袍老者。

    他名叫楚寒,是一位僞神。

    楚寒收回火焰巨劍,輕嘆一聲:“可惜了,如此絕佳的機會,居然都被張若塵躲了過去,他的警惕性太可怕。”

    這裏畢竟是地獄界,一擊不中,必須立即退走。

    否則,真神趕至,他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楚寒收斂氣息,隱身不見,正欲潛行而去。

    但,纔剛剛邁出腳步,他便停下,吃驚的看着,站在前方的張若塵。他引以爲傲的隱身神通,在對方面前,似乎毫無作用。

    “既然來了,就別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萬古歸一道域,剎那間,這片天地的空間和時間變得紊亂,並且有着一團團繁星般的光暈,懸浮在空間中,化爲無邊無際的星辰海洋。

    楚寒散去隱身神通,顯露出神軀真身,冷笑一聲:“倒是本神低估了你這位俗世神話,其實,先前本神若是潛到近處出手,必能一擊殺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終究選擇了保守的方法,既想刺殺我,又擔心刺殺失敗,無法迅速脫身逃走。像你這樣瞻前顧後,當然只能功虧一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魔音飛了過來,懸浮在楚寒身後離地百丈高的地方,身上飛出成千上萬根五彩色藤蔓,籠罩天地。

    數之不盡的空間裂縫,在藤蔓之間飛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刺殺我,不是你來劍南界的目的,否則,不會只是這匆匆一擊。以僞神的能力,可以將殺局,佈置得非常精妙才對。說吧,你來劍南界的目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楚寒手中那柄燃燒着火焰的戰劍,先前一劈。

    卻不是斬向張若塵,而是想要破開空間,遁入虛無逃走。

    但,在張若塵的萬古歸一道域中,他又怎麼可能如願?

    纔將空間劈開一絲,便又重新閉合。

    “夏劍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劍刺出,烈焰滿天,溫度驟升,宛若酷夏炎炎。

    在楚寒眼中,看到的,不是一柄劍刺來,而是一輪燃燒着的驕陽,直向他撞擊過來。他調動神氣,運至雙眼,纔看清劍身和劍道軌痕。

    這是時間劍法,四季劍法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縱然楚寒是僞神,亦是被這極致一劍,擊中神軀,胸口和背部被貫穿,出現一個碗口大小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第六重的時間劍法,其中時間力量的玄妙,一般的僞神哪裏理解得了?

    “夏劍!”

    張若塵依仗道域的優勢,速度快得出奇,不給楚寒喘息療傷的機會。

    相同的劍招,再次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時間劍法,講究的便是一個快字。

    快不可破。

    且,每一劍都斬壽元。

    “夏劍!”

    “夏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攻出十七劍,皆是同一招,打得楚寒毫無還手之力,神軀變得千瘡百孔,神血浸染千里大地。

    神血滴落處,地面變火原。

    “夠了!”

    楚寒怒聲長嘯。

    這道神吼,並未傳出張若塵的道域,否則方圓數萬裏的生靈,怕是都得死絕。劍南界畢竟是比不得天庭,一旦爆發神級戰鬥,是毀滅性的災難。

    楚寒的神軀變大,化爲千丈高,渾身神光燦爛,像是一座發光的人形山嶽。

    浩蕩滂湃的神威,如同潮汐一般,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小兒,真當本神不是你的對手?戰,今日不惜一切代價,也要將你斬殺在這裏。”

    楚寒神軀上的傷口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,雙手舉起千米長的火焰戰劍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天地間,出現數之不盡的劍氣,如同長河一般,圍繞他流動。

    萬古歸一道域竟是被他身上爆發出來的浩蕩力量,衝擊得出現破碎的跡象,道域中的大地,完全熔化,赤地千里。

    對方畢竟是一尊僞神,張若塵不敢掉以輕心,將火神鎧甲激發出來,道:“原來是劍神界的神靈!居然偷偷潛入地獄界,來到劍南界,看來是有不小的圖謀。”

    “也罷,既然來了,正好取你神源爲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慚!”楚寒揮劍,斬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僞神體內力量如同恆星一般渾厚,含怒一擊,非同小可,不敢與他硬碰。於是,斜跨一步,橫移數十里,輕鬆避開。

    烏金戰天棍、赤子劍、金剛月輪、藏山魔鏡,四件至尊聖器皆是被張若塵催動到了極致,爆發出四股洶涌的至尊之力,鋪天蓋地的轟擊在楚寒身上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刻鐘,楚寒的神軀,就被打碎三次,氣息急速下降。

    楚寒從未想過,一位聖境修士可以強悍到如此地步,亦鬱悶一位聖境修士居然可以擁有四件至尊聖器,更想不到自己堂堂神靈居然破不開聖境修士的道域。

    被逼到這個地步,楚寒管不得其它,催動神氣,涌向神源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欺神太甚,想要神源,好!給你,要死一起死吧!”楚寒的巨大神軀,燃燒了起來,將漆黑的大陸照亮一角。

    “無知!區區末流的僞神,就想與我同歸於盡。你的神軀,我還有大用,豈能任你毀掉?”

    穿着火神鎧甲的張若塵,懸浮在半空,沒有遁逃,平靜自若,嘴裏念出:“怒劍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