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對老屍鬼,張若塵沒有什麼好留戀。

    雖然戰力強橫,但也存在巨大隱患。畢竟,大尊留在火源神鐵精中鎮壓老屍鬼的力量,已經過去十個元會。

    這股力量是會不斷消減的!

    再說,老屍鬼不僅和酆都大帝有關,甚至可能與九死異天皇有關,這其中涉及到地獄界最強大的幾個人物之間的博弈,他一個小輩摻和進去,完全就是作死。

    九天讓白卿兒將老屍鬼交給張若塵,帶來地獄界,未必沒有將這禍源送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低聲道:“地煞鈴可還在它體內呢!”

    “地煞鈴又不是你的,你貪去做什麼?真當地煞鬼城是好惹的?”虛天沒好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苦難言,得了,這老傢伙先前還承諾鬼主,可以找他奪取地煞鈴,現在又來這麼一着。

    這顯然還是沒有嚥下惡氣,故意在坑他。

    同時,也將鬼主給坑了!

    “沒事就快滾吧,還杵在那裡幹什麼?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想請一道天旨,看望父親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福祿神尊的命運天令,雖不能讓你爲所欲爲,但你要去看一個囚徒,誰又能阻止?快滾,快滾,去準備成婚的事吧!媽的,便宜你這混賬了,跟須彌那禿驢一樣可恨,本天與你們張家命中犯衝嗎?”虛天咬牙切齒,氣不打一處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命運神殿,遇到等在外面的小黑、血屠、羅乷,還有姑射靜和天音神母。

    小黑罕見的神情嚴肅,鬆了一口氣,道:“看來虛天前輩當真是有大胸懷,讓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他們的擔憂,在這裡,一言一行都會被虛天洞察,實在不適合說太多,只是含笑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繼而,走到天音神母面前,躬身一拜,道:“虛天賜婚,若塵無法拒絕。”

    天音神母端莊秀麗到了極致,論美貌不會輸於白皇后和月神多少,與羅乷站在一起,不像是母女,更像是美俏的孿生姐妹。

    她一笑傾城,脣紅齒白道:“這對你而言是大機緣,是虛天前輩的莫大眷顧,應該高興纔對。做爲世間少有的奇男子,得到的本來就該比常人更多,別說三妻四妾,便是妃嬪三千,也屬正常。本後和乷兒怎麼可能在此處怪罪於你?”

    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是沒有想到,這位未來的丈母孃,如此通情達理,但還是略感擔憂,道:“大帝那邊會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會!他從修煉以來,擁有過的妃嬪,何止三千?”天音神母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瞭然。

    但又不得不感慨,天音神母手段高明,羅衍大帝擁有過那麼多神妃,必然子女無數。但,論寵溺程度,卻無一比得過羅生天和羅乷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知,十萬年前,大羅神宮曾遭大劫,羅衍的子女神妃全部都死於那場劫難。

    天音神母又道:“一個男子,可以風流,但絕對不能因此耽擱了修行。你要明白,只有天資絕代的男子,才能稱爲風流瀟灑。只有絕世無雙的強者,才配稱爲英雄多情,被天下修士讚美和傳唱。庸者和弱者,可沒有這麼好的名聲……和下場。”

    見張若塵在天音神母面前如此老老實實的樣子,羅乷呵呵一笑,媚中帶俏。

    論修爲,張若塵已在天音神母之上。

    論狂傲,張若塵可以不將鬼主、穆託戰神這些威震寰宇的大人物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爲何在天音神母面前如此謙遜?

    自然是因爲他心中有羅乷,所以將天音神母視爲長輩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羅乷一眼,笑了笑,道:“若塵與羅乷的婚事,已是耽擱了太久,要不要趁此時機,一起辦了?”

    羅乷靈動的眼珠子滴溜溜轉動一下,的確是心動了!

    她雖然不介意張若塵心中還有池瑤、木靈希、白卿兒、洛姬、紀梵心這些女子,但是,又怎麼可能真的將她們當成姐妹?

    池瑤、白卿兒都不是善茬,今後指不定怎麼作妖呢。

    何況現在還多了一個更加厲害的無月。

    若不提前在張家佔據一個主導位置,今後怎麼與她們鬥法?

    天音神母考慮的東西,顯然更深,反問張若塵,道:“你覺得現在是你和乷兒成婚的好時間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虛天的這場賜婚,不僅有虛天的怒火,更有黑暗神殿的怒火。

    可以說,涉及到的每個人,都是不情願的。

    這根本不是什麼喜事,而是一場怨婚!

    存在太多變數。

    “既然來了命運神山,乷兒,隨母后一起去福祿神宮拜見你師祖吧!”天音神母道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是天音神母的師尊,自然也就是羅乷的師祖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同天音神母、羅乷、姑射靜去了福祿神宮,畢竟當年渡神劫,福祿神尊以至高無上的神尊身份,爲他護法,算得上是天大的恩情。

    若不是福祿神尊護法,廢區區一個新神,怎麼可能引得擎天和黑暗神殿殿主親自出手?

    當面感激了福祿神尊後,張若塵纔是去往怒天神宮。

    般若已經甦醒過來,白髮如雪,面容蒼白而憔悴,但相當平靜,道:“虛天前輩能夠饒過你,顯然是真的有天的氣度。如今血絕家族、百族王城、星桓天的危機必然解除,若塵應該高興纔對,爲何如此傷感?”

    張若塵靜靜看着她假裝堅強的樣子,心中難受不已,取出一件裝滿生命之泉的月牙形空間寶物,放入她手心。

    血氣和壽元大量流失,必然損傷根基,不是隻靠生命之泉就能療愈。

    “小黑,替我去一趟星桓天,請九天前輩幫忙,將彌山天尊湖中的那株神藥九眼血菖蒲取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沒有抱怨,徑直離開命運神域,趕去星桓天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你何必如此呢?我乃真神,又不是凡人弱女子,哪怕損失再多的壽元和血氣,依舊是世間強者。只要破境太真,壽元自然大增。”

    太真境哪有那麼容易?

    便是世間最頂尖的天驕,在渡第一次元會劫難之前,能達到太真境的,也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壽元大量流失,也就代表般若沒有足夠的時間,去衝擊太真境。更何況,在療傷上面,還會消耗大量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握住了她的纖細玉手,道:“你能有這股永不氣餒的信心,我一定全力助你。你肯定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,達到太真境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七柄劍祖魄劍從體內飛出,懸浮在虛空。

    隨之無數劍氣自動誕生出來,天地間的劍道規則蜂擁而至,如同是來朝拜劍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主修的除了命運之道和佛道,還有劍道,現在我便將劍祖的七柄魄劍傳給你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站在一旁的血屠羨慕得眼睛中都要噴出火焰,心中暗歎,不愧是爲師兄墮過胎的女子,竟能有這般待遇。

    他渾然忘記,這個謠言是他自己傳出去的。

    怒天神尊的二弟子空道海,始終平靜的眼睛中,露出一道驚色。實在是沒有想到,世間會有人能夠做出這樣大的取捨。

    劍祖魄劍,取難。

    舍,更難。

    空道海自問,自己處在張若塵的位置,是絕對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難怪此子有風流之名,卻依舊能得般若的真心,這可比送出一座世界,都更珍貴。”空道海感嘆。

    般若從來都很冰冷的雙眸,此刻微微泛紅,凝視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,她都覺得,張若塵並不是那麼在乎她。從最初,就是將她當成了池瑤的影子,一個代替品。

    就像那一夜,明明躺在張若塵身下的女人是她,而張若塵呼喚的卻是池瑤。

    哪怕是紫微宮前的決裂,最大的原因也是源於張若塵對池瑤的恨,對她的恨能有池瑤的十分之一嗎?連恨都做不到刻骨銘心,愛又有幾分呢?

    張若塵可以將池瑤視爲永刻心中的敵人,再相見,卻只是將她視爲可有可無的陌生女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宿命池中看到的人,亦不是她。

    人,都是希望被自己在乎的人重視,哪怕這個重視是敵視。而不會希望永遠都卑微的活着,活成別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般若才真正感受到了張若塵的重視,彷彿又看見那個雲武郡國的九王子,彷彿又回到池瑤還沒有闖入他們世界的時候。至少那個時候,她的世界裡,沒有池瑤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不是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,也不是血絕戰神的外孫。

    般若眼中清淚落下,道:“收起來吧,有生命之泉和神藥,已經夠了!再貪多,就要被嫉恨了!”

    “誰敢嫉恨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很強勢,要逼般若收下,道:“以我現在的修爲,劍祖魄劍的用處已經不大,反會阻礙修行。接下來,我必須要全力修煉自己的劍魄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若塵界尊你那些紅顏知己中,修煉劍道的可是不少。自古後院失火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”

    血屠臉色古怪,笑道:“般若殿下這般說,豈不是自認是師兄的後院其一了?”

    “血屠,誰讓你進怒天神宮的?出去!”般若冷眼過去。

    血屠知曉自己繼續待在這裡已不合時宜,嘿嘿笑了笑,立即離開,而空道海已經先一步消失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