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七柄劍祖魄劍,般若最終只收下了一柄。

    愛劍!

    或許她是不願徹底斬斷自己對情愛的眷戀,所以,以愛劍守護之。

    借張若塵的劍,守護心中的那段情。

    與般若分開後,張若塵去看了被關押在怒天神宮中的蒲傳奇。蒲傳奇的神血,被不斷抽離出來,煉製血丹。

    神魂被不斷抽離,煉製神魂丹。

    要用這些血丹和神魂丹,爲般若療傷。

    本是太虛境巔峰的存在,未來甚至有機會衝擊無量境,卻落得如此悽慘的下場,當真是可悲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並不認爲蒲傳奇會被一直關押在這裡,畢竟是一等一的強者,犯下的過錯,還達不到死罪的地步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一旦脫身,必會瘋狂報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帝,張陵,修煉黑白兩儀身,經修羅戰魂海的洗禮,化名“棄天”,徹底脫變成修羅族,後拜入命運神殿的天命司。

    既然是天命司的神靈,哪怕犯下再大的過錯,最後,還是要帶回天命司,由天命司處罰。

    被關押在天命司神獄中的張陵,正遭受着“鬼磨酷刑”。

    百鬼拉磨,磨盤足有宮殿大小,將張陵的神軀碾碎成肉泥。碾碎後,神軀重凝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再次碾碎。

    碾碎的,何止是血肉,更有神魂。

    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    但又不會徹底將他殺死,會留給他療傷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棄天,你知道自己被碾碎多少次了嗎?”羅存真站在石磨旁邊,冷笑問道。

    張陵全身被神鏈捆縛,懸在石磨上方,披頭散髮,再也沒有千年前的精氣神,像是垂暮朽朽,低聲道:“第一萬四千零七次。”

    “竟記得這麼清楚嗎,精神意志倒是強。哼,加刑!”羅存真眼神滿是戾氣,沉喝一聲。

    當年,殞神島主被關押在天命司神獄的最底層,那時羅存真乃是天命尊者座下排名前三的強者。

    天命尊者去了玉煌界,由他執掌天命司。

    就是因爲棄天這個叛徒,引龍主進入命運神山,到達神獄最底層,將殞神島主救走,才導致他從風光無限的天命司刑司大神,貶到這暗無天日的地方。

    【看書領紅包】關注公..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!

    他心中豈會沒有恨?

    若不是死亡神尊和尊者交代,得留棄天性命,他早就將其一口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一道冷喝聲,在羅存真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血屠在前面開路,打倒一片天命聖衛,闖到羅存真的面前。

    羅存真鐵甲着身,懸空站立,冷冷看了一眼血屠,哼聲道:“死亡神宮的神靈這麼狂嗎,敢闖我天命司神獄?今日,本座便替鳳天好好教訓教訓你。”

    一道具象化的影子,從羅存真身上飛出,迅疾如電,一掌按至血屠身前。

    以羅存真的修爲,哪怕只是一道分身,也神通蓋世。一掌按出,血屠只感覺天旋地轉,身體無法動彈,像是要被一股無形力量撕扯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負雙手,挪移到血屠身前,直接以身體將羅存真的分身撞碎。

    所有神力皆在瞬間,在空間中消弭於無形。

    羅存真認出張若塵,冷笑:“棄天,你兒子來了!真沒想到,這才短短百年,修爲竟已如此之強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羅存真一指點出,頓時一縷縷屍氣涌出,化爲鎖鏈、刀斧、戰劍、骨錘……,上萬種兵器,皆如神兵,鋪天蓋地壓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拔地而起,一拳拳打出,形成天河虛影,將戰兵打碎,將屍氣打散。

    最後,一拳攻至羅存真面前。

    血屠嚇了一跳,大喊一聲:“師兄!”

    現在又不是玉煌界開啓的時候,天命尊者就在天命司。那些聖衛被打了也就打了,這要是將天命司的大神打了,哪有那麼容易善了?

    拳風蘊含密密麻麻的明亮符紋,吹打在羅存真身上,逼得羅存真身上的護體神光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羅存真心中大驚,哪裡想到張若塵已強至如此地步,瞬間便打至身前,輕敵之下,差一點吃了大虧。

    但他很快從容下來,笑道:“若塵界尊好大的威風,天命司豈是你放肆的地方?本座便站在這裡不動,你這一拳若是落下,本座敢保證你這一輩子都走不出天命司神獄……啊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重一拳打了出去,將羅存真身上的護體神光一層層擊碎,將其打得撞擊在石磨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石磨破碎。

    拉磨的百鬼,盡皆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無法剋制心中怒火,飛到半空,以神劍斬斷張陵身上的鎖鏈,眼神苦澀難明,道:“父親,我……我來遲了……”

    張陵睜開一雙皺巴巴的眼睛,仔細看着張若塵,心中久違的激動,但卻死死剋制自己,嘆道:“你不該來的,這一切是我的錯,就該由我來承擔。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以爲你救得走他?你這般目中無人,只會讓他遭更多的罪。”

    羅存真身上神光大漲,如灼熱恆星,嘴裡發出冷厲的狂笑,嚇得神獄中的聖衛盡數退走。

    就連血屠都立即退到神獄的入口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羅存真一眼,才又盯向張陵,道:“父親,等我回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跨越空間,向神獄出口處而去。

    “哪裡走,本座說過,你這輩子都休想走出天命司神獄!”

    羅存真釋放出神境世界,籠罩整座神獄,灰色的屍氣向張若塵纏繞過去,伴隨有數之不盡的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“怒劍!”

    劍祖魄劍從張若塵體內飛出,如黑夜中的流星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一劍破開羅存真的神境世界,擊穿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這位命運神殿一等一的古老強者,頓時身體變得軟綿綿的,從半空墜落下去,久久無法從地上爬起來。

    血屠目瞪口呆,擔心得要命。

    這裡可是天命司的地盤,羅存真可是天命尊者之下排名前三的大神強者,這麼被張若塵重創,天命尊者豈會不怒?

    “替我看着這裡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血屠身旁走過,徑直去了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虛天像是早就猜到他會回來一般,依舊坐在神座上,道:“你怎麼又回來了?誰放他進來的,本天是他一個小輩想見就能見的嗎?”

    缺站在神殿門口,閉目養神,心中暗道,明明就是你老人家先前吩咐,若是張若塵再來,莫要阻攔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場跪下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跪下了呢?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塵上跪天地,下跪父母。爲救父母,可拋舍性命,何況是下跪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想救你父親?不行啊,你父親犯下的罪無人能救。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對命運神殿而已,我父親的確罪不可恕。但,虛天一定有辦法,否則虛天也就不會吩咐天命尊者放我離開。”

    虛天使勁搖頭,皺眉道:“本天要放你父親,的確是一句話的事。但放了他,命運神殿的威嚴和法規將蕩然無存,今後豈不是人人都敢背叛神殿?人人都敢與命運神殿爲敵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明悟,道:“虛天有何條件,儘管提。”

    “三個條件!”

    虛天含笑,道:“第一,你得在命運神殿待一段時間,沒錯,本天就是要將你軟禁在身邊。你可服氣?”

    “服氣。”

    虛天道:“本天會離開命運神山一段時間,你不會偷跑吧?”

    “絕對不會。”

    虛天點了點頭,道:“第二,你得去崑崙界,爲本天取劍心。”

    “劍心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劍祖八絕,心爲上,源爲本。欲修劍二十四,既然沒有找到劍源,只能用劍心代替。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是我並不知道劍心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劍冢!”

    虛天又道:“沒叫你現在就去取,以你現在的修爲,也取不了!但,你得答應下來。本天很信任你,知曉你張若塵答應了的事,一定會做到。”

    wWW¸ttκǎ n¸co

    “好,我答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第三個條件呢?”

    虛天想了想,道:“算了,以後想到再提吧!”

    “要不虛天前輩再想想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沒有提的條件,纔是最難做到的。

    虛天道:“本天覺得,讓你父親關在天命司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得妥協,道:“第三個條件,虛天想到再提吧!不知虛天如何救我父親?”

    虛天很是滿意張若塵的態度,笑道:“放了他,是不可能的。但,本天欲要鑄煉神劍,正好缺一個看護劍爐的劍僕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虛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苦笑,這下命門是真的被虛天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這老傢伙太精明瞭,算無遺策。

    看似在幫他,實則是將他死死拽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不知若塵何時可以離開命運神山?若塵指的是,去崑崙界幫虛天取劍心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虛天道:“缺會帶你去未來神宮,他會告訴你,你什麼時候可以離開。”

    過去神宮和未來神宮,都是命運神殿十二神宮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缺離開後,聽雲笙趕回命運神殿,稟告道:“虛天,莫泊沙死了!”

    “死了?混賬,本天說過要活的,要活的!你聽雲笙好大的膽子,這是沒有將本天的話放在心上嗎?”虛天震怒。

    聽雲笙立即單膝跪下,道:“都是血絕!有消息提前傳回血天部族,血絕得知是莫泊沙在陷害他,便奮起將其擊殺。血絕的脾氣,天下皆知啊,無人攔得住。此刻,他以莫泊沙和青雲臺的皮做成了戰旗,已是率領衆神打到青天部族去了,要爲亡子討回公道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