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座長達八十丈的演武場中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位聖王境界的古文明派系囚徒,各自施展不同的聖術,圍攻渾身是傷的葉落塵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殺死此子,他們就能獲得自由。

    演武場中,刻滿大聖銘紋,他們打出的聖術,劈出的劍氣,無法波及到場地外。

    葉落塵長髮半白,披散在臉頰兩側,胸口血肉模糊,背上被雷電擊中焦黑一片,緊咬牙齒,拔劍而起,頓時,體內涌出滾滾魔氣勁浪。

    龍吟聲響起。

    隨着劍舞,魔氣和劍氣化爲一條黑色長龍,衝向十位殺氣騰騰的聖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連三道慘叫聲響起。

    頃刻間,三位聖王境強者肉身分裂,化爲血肉殘骨,拋灑一地。

    另外七位聖王,亦是被衝擊得向後拋飛。

    葉落塵長嘯一聲,雙目赤紅,身形化爲一道流光閃電,一連揮出七劍,變換七次身形,將七位古文明派系的聖王,全部都斬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揮出這七劍後,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,單膝跪到地上,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嘴裏,流淌鮮血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拍着雙手,走入進演武場,道: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跟在張若塵身後的齊生,走了上去,將一枚療傷丹藥,給葉落塵服下。又將手掌,按到葉落塵頭頂,掌心涌出渾厚的聖氣,打入他的體內。

    葉落塵盤膝坐下,眉心的劍形神武印記浮現出來,源源不斷吸收聖氣。

    這,已經是三年後!

    三年來,葉落塵在日晷下,修煉了大概有六百年。別的時間,則是在不斷的戰鬥和廝殺。

    早已不是曾經少年的模樣,反而因爲經常被逼到生死絕境,不得不燃燒壽元,如今,頭髮半白,面容雖然依舊年輕,卻頗顯滄桑。

    他修煉的功法,乃是《天魔石刻》。

    主修的是劍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共掌握有七塊《天魔石刻》,天魔升龍圖、天魔鎮獄圖、天魔陰陽圖、天魔虎嘯圖……,除此之外,還有已經歸還血神教的四幅石刻的拓印圖。

    葉落塵的天資,遠超張若塵的預估,可以同時修煉十一幅《天魔石刻》。

    他只有一魂一魄,看似天殘地缺,可是,修煉之路卻沒有殘缺,反而比別的任何修士都更加專注。

    傷勢穩定下來後,葉落塵站起身來,眼神決然堅毅,道:“師尊,我還能再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你的壽元,已經不多。若是百年內,無法突破到大聖境,你就會死。所以,當前對你而言,最重要的是提升修爲。”

    葉落塵想要十年時間,修煉到千問境。

    就算有日晷的輔助,都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的方法,乃是“極限修煉法”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,理論上可行的方法。

    以日晷輔助他修煉,以戰鬥和殺戮逼迫他成長,以即將枯竭的壽元給他生死壓力,從而,在三年的時間內,修煉到了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現在的修煉速度已經緩了下來,不能再在日晷下閉關修煉。必須走出去,去戰場上磨礪,入世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天庭和地獄的戰場,遠比這座演武場要殘酷,考驗的,將不止是你的戰法。”

    “記住,在戰場上,不,在任何地方,任何修士的面前,都不能暴露你是我的弟子這個祕密,否則,你會死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齊生,給他弄一個新的名字,新的身份,送去戰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葉落塵臨走時,張若塵終究還是於心不忍,取出一件兩千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給他。憑藉此甲,在關鍵時刻,至少能夠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能活着回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葉落塵雙手捧在鎧甲,單膝跪地,道:“絕不讓師尊失望。”

    齊生看着葉落塵離開的方向,感嘆道:“此子若是不死,將來必定又是一個威震天庭地獄的蓋代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路,比所有人都更加艱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齊生笑道:“幸好他遇到了大聖你,纔有施展才華,登上宇宙爭鬥大舞臺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三年來,發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齊生在日晷下,修煉千年,修爲已是達到萬死一生境巔峯。

    有張若塵給他的王品聖意丹和照神蓮輔助,加上他自己非凡的資質,和千年逆境的磨礪,齊生融合出了三品聖意,甚至在血絕戰神的面前都露過臉,正式進入血絕家族核心圈層。

    如今,他們所在的地方,並不是血絕家族。

    而是三生界。

    三生界在三年前,便是遷移到了天初文明曾經所在的宇宙祕境中,這裏宇宙脈絡匯聚,使得原本貧瘠的三生界,變得生機勃勃,靈氣充沛。

    每一年,靈氣濃度都有巨大變化。

    天初文明則是與張若塵猜測的一樣,後撤到了巨靈、豔陽、藏墟這條防線。

    如今,三生界已然成爲修羅星柱界後方的一座戰爭基地,各族的修士,欲要前往戰場,大多都要先到三生界中轉。

    欲要離開戰場,返回黃泉星河,也需要通過三生界。

    這對三生界而言,是巨大的機會,可以在短時間內,成長爲一座強界。

    對張若塵,對血絕家族的能力,卻是巨大的考驗和挑戰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張若塵和血絕戰神同時坐鎮三生界,一個主管俗世,一個威懾諸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向天外,眼神迷離,道:“我很快將要離開三生界一段時間,接下來,三生界俗世的一切事宜,得交給你和熒惑來主理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齊生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怎麼?沒有信心?”

    “不,齊生一定全力以赴,絕不辜負大聖交予的重任。”齊生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離開三生界的事,不要告訴任何修士。若是有人問起,就說我在閉關修煉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齊生道。

    如今,張若塵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,已經達到了一個極限,聖道規則的提升變得非常緩慢,隨時可以引來神劫。但他卻在壓制境界,不敢輕易渡劫。

    宮南風曾傳旭給他,十界之戰後,他在《神儲卷》上的排名,曾達到甲等。可是不久之後,張若塵的名字,卻從《神儲卷》上詭異的消失。

    他提醒張若塵,千萬不要渡神劫。

    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,如此詭異的事,很快傳遍天庭和地獄,鬧得沸沸揚揚,謠言四起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遭天誅,此生無緣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所謂萬古第一天才,反而卻是萬古第一廢材,不入神境,縱然俗世無敵,又能狂得了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據說,羅乷公主欲要悔婚,每日都以淚洗面,苦求羅衍大帝和天音神母,想要退了這門婚事。縱然神尊賜婚又如何,羅衍大帝不可能將自己的女兒往火坑裏推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羅乷公主可謂羅剎族第一美人,如今又突破到了神境,豈會願意嫁給一個註定無法成神的修士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和羅乷公主,千年前就已經訂婚,如今卻遲遲不完婚。此事,恐怕是真的,不是謠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,般若神女與張若塵交情極深,十界之戰時,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一身修爲,也要助張若塵破境。可是最近幾年,般若神女和張若塵卻沒有任何往來,彷彿完全斷絕了關係。”

    “人情冷暖啊,就連神女殿下都如此現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據說,閻羅族本是非常積極,欲要和血絕家族聯姻,現在也冷淡了下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謠言很多,皆對張若塵不利。

    傳播謠言者,似是想告訴天下修士,張若塵已經被各大勢力捨棄。

    畢竟,若是失去羅衍大帝、福祿神尊、閻羅族這些巨頭的支持,那麼原本不敢對張若塵下手的勢力,都會躍躍欲試。

    這是想要置張若塵於死地!

    雖然羅乷曾派人抓捕了一批散播謠言的修士,當場格殺,但是,只要她沒有和張若塵完婚,便堵不住悠悠之口。

    天下修士都覺得,她只是做做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有些相信地姥的話,很有可能,真的是冥殿重啓了詛咒,纔會出現,他的名字消失在《神儲卷》上的詭異之事。

    看來,必須再去一趟羅祖雲山界。

    地姥肯定知曉,化解詛咒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也知道,想要獲得化解詛咒的方法,必須要向地姥妥協,選擇與羅祖雲山界聯姻。正是如此,張若塵才遲遲沒有前去。

    有些時候,張若塵甚至想強行破境,不信命運,不理會什麼《神儲卷》,卻被血絕戰神訓斥了一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告訴他,“就憑你現在的修爲,還沒有資格不信命運。酆都大帝可以,但你還遠遠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三生界的府邸上空,響起一道爆鳴。

    防禦陣法遭受攻擊,顯現出來,化爲倒扣的碗形。是一道水桶粗細的電光,擊在陣法上,衝擊得陣法猛烈抖動,向內凹陷。

    齊生冷喝一聲:“好大的膽子,居然連若塵大聖的府邸都敢攻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攔住了他,笑道:“來者,實力非同小可,你還不是她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片刻後,電光消失。

    閻折仙的冰冷聲音,從府邸外傳來:“張若塵,我給你十個數的時間,若不放了影兒,我便滅了你的三生界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