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是閻羅族的折仙天師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牆倒衆人推,折仙天師應該是想借此事,徹底劃清與張若塵的界線。有好戲看了!”

    “若是閻羅族徹底捨棄張若塵,張若塵這輩子也只能活在血絕戰神的羽翼下,何等卑微,如同困死繭中的蠶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閻折仙的聲音傳得極遠,將各族在三生界的修士,紛紛吸引過來。

    此事,意義重大。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想掌握第一手消息,更想看到張若塵失勢。

    有嫉妒張若塵的修士,忍不住吟唱:“眼看他起高樓,眼看他宴賓客,他的蓋世氣魄我全部都見過,眼看他樓塌了!哈哈!”

    越是優秀的人,大家越是想要看他倒黴的樣子。

    閻折仙孤身前來,身上光霞瑩瑩,縹緲出塵,卻又無人能夠看清她的容貌,似霧中靈山,煙鎖清湖,有可望而不可即的仙韻。

    雖然天下皆知她與張若塵有舊,並且還爲張若塵生下了一個女兒,可是,如此神秘且高貴的姿態,依舊讓無數修士心生嚮往。

    她尚未開始數。

    府邸的防禦陣法,打開一角。

    血屠從裡面走了出來,身軀魁梧,面帶熟絡的笑容,行禮道:“見過師嫂,別來無恙。”

    “誰是你師嫂?別在我面前嬉皮笑臉,張若塵在什麼地方,讓他給我出來。”閻折仙冰冷無情,聲音卻極爲清美。

    血屠何等人物,站在俗世頂尖,縱然閻羅族的直系貴胄又如何?

    我給你笑臉,你冷言對我,便是不給面子。

    你不給我面子,我爲何給你面子?

    血屠臉色沉了下去,頗爲不客氣,道:“我師兄,乃是俗世神話。從來只有別人去拜見他,哪有讓他出來見你的道理?”

    “好啊!我便進去拜見他,倒要看看他承不承受得住我的一拜。”

    幻光一閃。

    閻折仙手中出現一支三尺符筆,長袖掀起,當空一劃。

    一道玄妙的符紋,在筆尖前方浮現出來,化爲一道弧形的光,銳氣十足的斬向血屠。

    最初,血屠尚且沒有將閻折仙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可是,符紋一成,竟形成了場域之力,引得天地靈氣向它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血屠心中大驚,身體屈膝下沉,雙手結成一道玄妙印法。

    印法中,一隻鳳凰虛影顯現出來,爆發出灼目至極的神光。遠處那些圍觀的修士,紛紛慘叫,眼中滴血,十個有九個都雙目盲瞎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符紋斬碎鳳凰虛影,擊在血屠身上。

    血屠那魁梧的身軀,如同炮彈一般飛出去,撞擊在身後的防禦陣法光幕上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居住的這座府邸的周圍地域,刻錄有大聖銘紋和神紋,否則,他們二人對拼的這一擊,定會對周邊生靈,造成毀滅性的災難。

    縱然如此,地面上,依舊裂痕一道道,草木化飛灰。

    一片破敗。

    閻折仙攻出第二擊,符紋更加精妙,欲要強行破開防禦陣法。

    這道符紋,化爲一顆直徑丈許的雷電光球,懸浮在府邸上空,釋放出來的每一道電光,皆如神劍落下。

    血屠被擊退的時候,地獄界各族的修士,便是紛紛驚呼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六十九階半的天師,不可能是血屠神子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神靈,折仙天師肯定已經是精神力神靈,只有精神力神靈,纔有如此可怕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力成神的符道天師?難怪符籙生成的時候,我有天塌地陷的感覺,靈魂都像是要被吸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折仙天師已經成神,縱然張若塵是俗世神話,也只能俯下他那高傲的頭顱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爆鳴聲不絕。

    這座府邸的陣法,是張若塵和夜遊大師一起佈置出來,融合了空間力量。正是如此,即便閻折仙以神靈姿態,天師手段,發動攻擊,也難以在短時間內將陣法破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府邸中,一道劍光沖天而起,如白虹貫日,擊中雷球形態的天師符紋。

    空間劇烈的震盪了一下。

    符紋碎裂,雷球爆開,化爲一縷縷細小的電光,仙女散花一般落向看熱鬧的那些修士。

    頓時,又是一片慘叫聲響起。

    須知這是神靈的力量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殘勁,也不是普通的大聖接得住。

    他們頓時明白,這是張若塵的警告,一個個連忙遠逃。同時,也意識到,俗世神話不可冒犯,至少,他們還沒有資格冒犯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府邸,收回飛在天穹的沉淵古劍,望向站在對面謫仙一般美麗出塵的閻折仙,笑道:“折仙姑娘別來無恙,故友相逢,何必如此大動干戈?”

    隨着張若塵走出,破碎的大地紛紛凝合。

    灰飛煙滅的草木,重新從泥土中生長出來,葉如翡翠,花如玉雕,聖氣蓬勃,又恢復了生機。

    “姑娘?”

    閻折仙把玩手中的符筆,道:“你莫非看不出,我現在已經是神靈?廢話別多說,影兒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看遠處,道:“既然折仙姑娘已經達到神境,便該有神靈的氣度纔對。我們在這裡,聊這種家常的事,還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不怕被笑話嗎?”

    閻折仙自然是不怕任何修士笑話。

    畢竟,和張若塵的事,她已經被天下修士笑話千年。

    “裡面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最終還是收斂情緒,跟張若塵進入府邸。

    血屠從地上爬了起來,倒也沒有受傷,只是有些灰頭土臉,道:“師兄,終究還是師兄,那閻折仙在地獄界,根本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,如今精神力成神,大小姐的脾氣怕是更大。可是,遇到師兄,似乎什麼脾氣都發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血屠自然不會像別的修士那麼目光短淺,根本不相信,強到張若塵這麼變態,會渡不過神劫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外面傳出了各種謠言,血屠卻不敢生出輕視張若塵之心。

    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,目前打不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進入府邸,張若塵道:“三生界界規,聖者境界以上的修士,不能在界中戰鬥。”

    “違令者,輕則,罰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重則,誅殺。”

    “神靈更要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身上神威爆發出來,腳下瀰漫出一道道神紋,踩得大地向下沉陷,語氣帶有威脅意味,道:“請問若塵大聖,打算如何處置本神?”

    張若塵無懼神威,道:“你先前雖然出手,卻沒有造成實質性的破壞,罰神石一千枚即可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和夜遊大師一樣,精神力強度都是70階初期。

    可是,做爲符道天師,她的戰力卻比夜遊大師要強一大截。

    閻折仙語氣清冷,道:“我敢給,你敢要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敢!界規既然定了,便誰都不能更改。”張若塵一派公事公辦的模樣,令得站在遠處的血屠、齊生,皆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閻折仙輕咬貝齒,一雙秀目,瞪了張若塵許久,道:“本神不缺神石,有本事,你便自己來取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她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整座府邸。

    “沒有找了!影兒和孔樂去了星空戰場,不在三生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”

    閻折仙徹底壓不住心中怒火,走到張若塵面前,眸光似電,道:“星空戰場何等危險,你怎麼放心她獨自去那裡?”

    “不是獨自,她姐姐與她同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然若是,近距離,看着她那雙,看起來很兇冷,實際上毫無殺氣的眼眸。

    血屠拉了拉齊生的衣袖,示意趕緊離開。

    “影兒若有任何差池,你要負全責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她的背影,道:“影兒都已經跟我來了三生界三年,你才前來尋她,你這個母親,可是一點都不稱職。今後,她還是跟我吧!”

    本是打算立即趕去星空戰場的閻折仙聽到這話,轉身道:“你想都別想!不要忘記,影兒根本不是你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她有我的血脈,爲何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說不是,就不是。”閻折仙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惜,你說了不算,天下人包括影兒自己,都知道我是她的父親。你若告訴她,她沒有父親,對她纔是一種傷害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眉頭一皺,倒是沒有再爭辯。

    張若塵語氣冷了幾分,質問道:“當年的事,你明明知道是怎麼回事,爲何還要編造謊言,說我想要殺死還在胎腹中的她?你想過我的感受沒有?想過她的感受沒有?”

    閻折仙理虧,心中沒有底氣,道:“當年……你本來就想殺她嘛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件事,我不想與你爭吵。另一件事,你們閻羅族有意隱瞞影兒的真實來歷,讓我背鍋,做她父親。這一點,我可以認!”

    “可是,爲何又要給我安置一個薄情寡義、始亂終棄的罪名?”

    閻折仙更加不敢與張若塵那雙咄咄逼人的眼睛對視,看向旁邊的靈花聖草,低聲嘀咕道:“誰叫你突然一下失蹤千年?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呢?看着我的眼睛。”張若塵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閻折仙瞪了過去,理直氣壯的道:“影兒小時候不停的問,她的父親是誰?她的父親是一個什麼樣人?她的父親爲何沒有娶我?最開始還能應付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知道的,整個地獄界幾乎都知道我和你的事。隨着影兒長大了,她也就知道了一些,瞞都瞞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我該怎麼辦?我編謊言也很累。”

    “要怪,只能怪你自己突然失蹤,而且還失蹤了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千年來,我在影兒身上付出了多少心血,好不容易她有了現在的成就,你想把她帶走?我必定跟你拼到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費解的問道:“你還沒有回答我,爲什麼三年後,纔來找她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