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黑暗神殿懸浮在一處永世黑暗的宇宙秘境中,沒有任何光亮,對於絕大多數神殿修士而言,眼睛早已不重要,修煉的是精神力、聖魂,以此去感知世界。

    他們的世界,不需要光亮。

    他們喜歡黑暗,就像植物喜歡陽光,鳥兒喜歡天空,魚……喜歡水。

    離開了黑暗,他們反而不適應。

    無邊神尊坐在宏偉的神座上,心中蘊着一股極致的憤怒。那股情緒形成的力量,讓億萬裡廣闊的宇宙秘境沸騰起來,電光閃爍,雷鳴不止。

    在秘境中修煉的黑暗神殿修士,無不驚恐,紛紛跪伏到地上,向神殿的方向叩拜。

    “一個唱紅臉,一個唱白臉,命運神殿這一手玩得真的是好啊,好得很。”無邊神尊的聲音,嘶啞而飢餓,像是要吞噬一界生靈,才能平息心中之怒。

    交流好書,關注vx公衆號.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,可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在冰王星,的確是鳳天出面,才化解了他和冰皇的殊死一戰。

    否則,冰皇若是在這個時間段出世,黑暗神殿無疑是雪上加霜。若是冰皇回到不死神殿,奪了殿主之位,那麼對黑暗神殿,對主戰派系,就更是一塊堅硬的絆腳石。

    所以對鳳天,無邊神尊是心存感激的。

    可是怎麼都沒想到,他剛回到黑暗神殿,命運神殿就這麼狠狠的捅了黑暗神殿一刀。

    好狠的一刀,直接讓黑暗神殿的所有計劃全部落空,之前的投入和損失,盡付東流。

    無月站在神殿的西北側,那裡生長有一株金枝玉葉的神樹,站在樹下,身姿窈窕動人,若隱若現,輕聲道:“這隻能說明,命運神殿內部割裂得厲害,三司十二神宮的主人各懷心思。鳳彩翼雖然有蕩平天庭之志,但修爲終究是敵不過虛風盡,還做不到言出法隨。可惜啊,可惜!”

    黑暗中,一道金石般鏗鏘的聲音響起,不知是誰人在說話:“從開戰以來,虛風盡這老怪物,便是常年不見蹤影。天下修士都以爲,他沉迷於修煉,不理世事,卻沒想到沉寂十萬年,終究還是出來興風作浪了!”

    “虛風盡就這麼強嗎?他的大劫宮才幾個人?”一道陰沉的聲音,從東北方位響起,隱隱間可見一團骨火在閃爍。

    一位書生打扮的男子,在神殿中點亮一盞燈,手拿一本書讀了起來,道:“別人十萬年前,精神力就達到了九十階。只憑精神力,就能縱橫天地。至於武道修爲,更是深不可測,據說修成了劍二十三,劍成之時,整個無歸森林都劍聲如潮,就是那一天酆都大帝離開了酆都鬼城,去了宇宙邊荒。命運神殿的神靈都說,酆都大帝在避劍二十三的鋒芒。”

    隨着燈亮,神殿中的八道身影,相繼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無稽之談,劍二十三若真能擊敗酆都大帝,虛風儘早就去挑戰了!”一隻六耳石猿發出鏗鏘的聲音,如金石碰撞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無論怎麼說,虛風盡都是命運神殿的第一強者,是整個宇宙中,爲數不多的幾個能夠讓師尊都要慎重對待的人物。宇鼎就交給他吧!”

    神殿中的一位位絕世人物,紛紛動容,向她望去。

    六耳石猿沉哼一聲:“我們已經遺失黑暗神劍,豈能再失宇鼎?先不提宇鼎本身的價值,只是他虛風盡一句話,我們便乖乖拱手將宇鼎獻上去,這算什麼?天下修士如何看我們黑暗神殿?”

    無邊神尊眼神沉凝,道:“無月,宇鼎雖是你奪取到的,但它現在屬於黑暗神殿。若我們三日之內,不將宇鼎送去命運神殿,他虛風盡還真能打上黑暗神殿?”

    無月道:“他一定會打上黑暗神殿!因爲,這是他當着諸神的面,親口說出的話。”

    “他敢!來了黑暗神殿,就算他是天,又能如何?”骨火中,響起陰冷的聲音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他自然不會單獨前來!你們都說了,他大劫宮就沒有幾個人,根本不懼怕報復,而我們黑暗神殿在外的神靈可是不少,到時候被他擒拿了十個八個,當面威脅,我們丟的臉,只會更大。虛風儘可不是什麼看重聲名的人,什麼事他做不出來?”

    那書生道:“修爲強,又沒什麼牽掛的人,就是可以爲所欲爲。對付虛風盡,比對付星天崖那位,何止難十倍?”

    “說他沒有牽掛,偏偏又是命運神殿的第一人。說他會在乎命運神殿座下修士的生死,可是他真的在乎嗎?若要評一個天下最難對付的人,必定是他了!”一道嘆息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虛風盡連天尊的面子都不給,更何況是他人?除非世間誕生始祖級的存在,不然,大家還是斷了與他爲敵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無月又道:“當然我之所以建議,將宇鼎給他,並非完全是因爲忌憚。畢竟,就算我們不給宇鼎,虛風盡還真能將黑暗神殿的神靈都殺了?根本不需要鬧到那一步,他虛風盡就會成爲地獄界的共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這麼做是爲何?”骨火中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將計就計,示敵以弱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天下修士都知道黑暗神殿損失慘重,不僅大神接連慘死,就連神尊都隕落了一位。若在加上這一次,我們主動交出宇鼎,外人只會覺得黑暗神殿是真的元氣大傷了!天庭必會輕視我們,甚至是覺得黑暗神殿和命運神殿矛盾加劇。”

    骨火中的陰沉笑聲響起:“天庭那些潛伏者,必會迫不及待的跳出來,正好趁此機會,將他們一網打盡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跳樑小醜罷了,無足輕重。”無月眼神冰冷,道:“真正的謀劃,在星空戰場那邊,一旦動手,你們都要趕過去的。一隻無法使用的宇鼎,又怎麼比得上那邊的事重要?黑暗神殿隕落一位神尊,天庭必須拿整個星空防線來賠。”

    那書生道:“我贊同無月的做法!宇鼎在黑暗神殿,只會讓黑暗神殿成爲衆矢之的。若它有用,倒也罷了!既然無法使用,何不交給虛風盡,將他推到風頭浪尖?”

    “星空防線那邊,的確是重中之重。宇鼎可以交給虛風盡,但他的賜婚,卻絕不可答應。”無邊神尊道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不,我要答應。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,這依舊是示敵以弱?他這完全是在羞辱你,羞辱黑暗神殿。你答應,師尊都絕不會答應。”無邊神尊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示敵以弱,也不是屈服與虛風盡,而是我覺得有必要將張若塵掌握在手中。此子,今非昔比,再不提前做準備,必成大患。”

    無月又道:“況且,你們不好奇他有沒有找到劍界?不好奇他背後到底有哪些人的影子?這一次,黑暗神殿爲何吃了這麼大的虧?爲何噬地和人皮燈籠慘死,我們卻不知道是誰殺的?”

    “皆因爲,黑暗神殿沒有精神力天圓無缺的強者。沒有這樣的強者,在與有這樣的強者的勢力的爭鬥中,我們就沒有眼睛,沒有耳朵,只能吃虧。”

    “破了星空防線,下一步必是取百族王城、星桓天、星天崖,這個切入點,就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次,我不僅要嫁給張若塵,更要以界尊夫人的身份,帶着靈神堂的神靈,前往星桓天。到時候,我要將張若塵座下的所有勢力,都掌握到靈神堂的手中,以做耳目。就看張若塵背後的那些大人物,會不會殺我了?”

    無月斷定,只要能夠把握好那些人的底線,自己就絕不會有危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月帶着宇鼎,登上命運神山,拜見虛天的消息,迅速傳遍地獄界,又飄過無定神海和星空防線,傳遍天庭。

    “無月不僅將宇鼎獻給了虛天,更是對虛天的賜婚感激不已。虛天高興不已,當即笑罵,若是若塵界尊敢對她不好,必要狠狠收拾他一頓。”

    一位從命運神域趕回來的神靈,在百族王城衆神面前講完後,笑道:“你們說,若塵界尊氣運怎麼如此濃厚?即得天姥賞識,封爲神使,又被虛天視爲子侄,賜下一段如此羨煞天下修士的姻緣。便是天尊之子也比不了吧?”

    這位神靈,自然是聽不出虛天的話中之話。

    虛天顯然是在告訴無月,你如此識時務,本天必定護你周全。說是在警告張若塵,實際上是在警告張若塵背後的那些頂尖強者。

    這場婚姻,代表的是虛天的臉面。

    說到底,虛天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,更是讓自己的威望在極短的時間內,攀至地獄界的巔峰,將黑暗神殿都壓了下去,達到僅次於酆都大帝的地步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自然是要收一收,將自己的位置收回到地獄界的利益上,擺明自己是無月的靠山,不是星桓天張若塵的靠山。

    若是給命運神殿和地獄界的修士,傳遞了錯誤信號,覺得他虛風盡與星桓天站到了一起,是要壞大事的。

    “無月居然答應了賜婚,難道她真的失憶了?”

    玉靈神感到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那可是無月,何等驕傲不可一世的女子,天姬都不願做,卻願意嫁給張若塵?

    眩䀎族長笑道:“虛天出面,黑暗神殿算是徹底屈服了!終究是塵埃落定,危機過去。大婚之日,我們百族王城的各族,都得準備一份厚禮送去命運神山纔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