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星桓天。

    六大人跪在酒鬼身前,眼中飽含愧疚,道:“大師兄,請你看在師兄弟一場的情分上,饒過師弟這一次吧!師弟痛恨的是血絕和張若塵,對大師兄和星桓天,絕沒有半分敵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血絕,在天南大肆殺戮,囂張跋扈,卻因有不死血族族長和羅衍大帝的庇護,居然可以大搖大擺的離開。若大師兄還在天南,他豈敢如何放肆?”

    “破軍戰神被血絕關押在血絕家族,化爲人形血藥,被天庭地獄的神靈恥笑。血絕這完全就是在踐踏天南的臉面,師弟心中怎能沒有恨意?”

    酒鬼冷眼向他盯去,道:“若非我還念及師承之情,你哪有開口說話的機會?哼,做爲天南的嫡傳弟子,精神力竟連八十階都沒有,落得一個生擒的下場。你說你自己就沒給天南丟人嗎?”

    “滾吧,滾回去好好修煉,莫要出來丟人現眼。記住,只要我還在一日,你若再敢踏足這片星空,就沒這次這麼好運了!這話,順便告訴老二他們。”

    六大人感激涕零,行叩拜大禮。

    隨後他果斷離開星桓天,到了星空中後,眼神纔是逐漸變得凌厲。

    漁謠身形款款,走了過去,道:“師尊當年離開天南時,不就說過師承情義從今日絕?師尊終究不是一個無情無義之人!”

    “擎蒼當年能夠殺我,卻沒有殺,算是還他最後的師徒之情吧!”酒鬼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漁謠道:“無月答應賜婚了,親手將宇鼎獻給虛天。此事震動天下!”

    酒鬼眼神中的深沉消失,繼而嘿嘿笑了起來,道:“虛老頭真有這麼強的威懾力嗎,竟然讓黑暗神殿忍讓到如此地步,他這面子與天尊相比都不遑多讓了!”

    漁謠道:“這其中必有陰謀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可是宇鼎,就算老夫拿到了,也是不肯拱手交出去的。九死異天皇連宇鼎都看不上眼了嗎?嘿嘿,這老怪物出了名的不好惹,也不知在謀算着什麼。”酒鬼臉上笑容越來越微妙。

    漁謠道:“無月完全可以借獻宇鼎之機,推拒掉婚事,她爲何要答應呢?”

    “這個無月,可不是一般人,背後牽扯巨大。不管她了,如今的她,還翻不起來浪花。”酒鬼想了想,道:“張若塵畢竟是星桓天之主,他要成婚,我們怎麼也得準備一份大禮才行。到時候,你替爲師走一趟命運神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空防線,天初文明。

    池瑤、葬金白虎、軒轅青、風巖……,天庭許多新生代的頂尖神靈,聚集在一起。隨着無月答應虛天賜婚的消息傳來,氣氛當即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許多神靈的目光,都向池瑤望去。

    他們可是知曉,張若塵和池瑤的關係,絕不像傳聞中那麼敵對。池瑤如今擁有的一身修爲,很有可能,真的是張若塵主動傳功。

    此次神古巢主人的出世,就與池瑤和葬金白虎有一定關係。當然,主因是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池瑤眼神平靜,道:“看來命運神殿那位虛天,已然成爲地獄界僅次於酆都大帝的存在,一言可定天下法!在場諸位,是否都在追求這等力量和權柄?”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張若塵與地獄界走得如此之近,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絕非他之願,虛天之令,他哪敢違背?要解星桓天、百族王城、血絕家族,甚至他自己身上的危機,他都只能與虛天妥協。更何況,他父親還被關押在命運神殿。”風巖眼神中充滿冷意,無月是他絕對要親手殺死之人。

    風巖並不怪張若塵,畢竟父親在世之時,可是視張若塵爲叛逆,幾乎將張若塵殺死在黑暗大三角星域。

    他絕不是一個會被仇恨矇蔽理智的人!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虛天必定是有借聯姻,緩和黑暗神殿和星桓天矛盾的想法。同時也是在張若塵身上,徹底打上命運神殿和黑暗神殿的印記。”

    “區區一場有名無實的聯姻,就想束縛住張若塵?”池瑤眼神如劍般鋒銳,身上氣度絲毫不弱天尊之女。

    軒轅青道:“若無月真的失憶了呢?張若塵曾是月神的神使,二人之間情義非凡。無月與月神太像了,而且她和張若塵並不是有名無實的啊!”

    顯然軒轅青是在擔心,無月的精神力太高,會利用張若塵對月神的情義,令其內心動搖。

    在場的神靈皆是暗暗點頭。

    對月神,天下男子誰不動心?

    娶不到月神,若能娶到一位與月神極其相像的女子,亦可算是人生美事。

    英雄難過美人關,況且這還不只是美人關。

    若只將無月視爲一個美人,便是太小看她了!

    【領紅包】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!微信關注公.衆.號【書友大本營】領取!

    “要是能毀掉這場大婚就好了,可惜啊,成婚的地方是命運神山。除非酆都大帝歸來……”軒轅青嘆息一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五界天修煉的張若塵,已是知曉無月答應賜婚的消息,也能猜到,宇宙中的各大勢力必是已經沸沸揚揚。

    無月和張若塵都是一等一的人物,背後牽扯巨大。

    這場大婚,註定是會引得天下矚目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情平靜,無喜無悲,一場形式上的婚禮而已,到時候去走個過場就行了!

    轉眼間,日晷中已是過去百年。

    百年修煉,張若塵將七十八階的精神力徹底鞏固下來,但就算有精神力神丹輔助,也是不可能從七十八階初期衝擊到七十八階中期。

    武道修爲上,張若塵初步達到太乙境巔峰。

    所謂初步達到,就是體內規則神紋的數量,達到中期的十倍。但,規則神紋的數量即便達到中期的數十倍,卻依舊是太乙境巔峰。

    需要走的路,還很遠。

    得花費大量時間積累。

    目前張若塵還絲毫沒有感知到衍化四象的契機,只能繼續修煉規則神紋,提升數量,以求量變到質變。

    在神通上,張若塵每日都在精進,時間劍法第七層已是入門。對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的研究,亦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時間、空間、劍道,是他一直以來主修的三道,耗費的精力自然最多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就去挑戰未來神宮中的那人,無疑是自取其辱。得有耐心,至少要將時間劍法第七層修煉到大成才行。

    這時,未來神宮的宮門打開,裡面神霞萬丈,大量時間規則涌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止修煉,目光投望過去,心中充滿好奇。

    神宮中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知己知彼,才能更好戰勝對手。

    宮門中,走出一個九歲模樣的小女孩,五官很精緻,眼睛明亮,鼻若精雕,身上白衣如雲霞,赤着晶瑩如玉的腳丫,手中拿一根比她高數倍的細長紫竹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過去,道:“小姑娘,在下張若塵,可否能拜見神宮中的前輩?”

    小女孩冷冰冰看了張若塵一眼,關上宮門,徑直從他身邊走過,去了時間長河邊。

    她盤坐在地,舉杆垂釣。

    釣線是用時間規則神紋凝聚出來,從她手中,沿着紫竹,垂入時間長河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才發現自己看走眼了,別人可不是什麼小女孩,明明是一尊強大的神靈。莫非她就是未來神殿的主人?

    就是那個以時間神龍擊傷他的人?

    在神靈的世界,以貌取人是會吃大虧的。

    看似只是一個小女孩,說不定她已經修煉了數十萬年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使用真理之眼窺視她,道:“前輩這是在釣什麼?”

    小女孩閉目靜心,沒有理會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時間長河貫穿天地,不僅是時間的力量在這裡凝聚,便是宇宙空間也在這裡彙集。河中有世間萬物,對吧?可是以前輩的修爲,怕是無法破時空,竊萬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不透小女孩的深淺,但,對她的修爲,卻也是有一定猜測。

    見她依舊靜若幽蘭,視自己爲無物。張若塵笑了笑,手向虛空,將沉淵古劍抓到手中,道:“晚輩再次挑戰,前輩小心了!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神光大漲,如同奇點大爆發一般,一片星海釋放出去,形成耀目的真理光華。

    劍呈一字,如光似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小女孩坐在地上,身上出現一層白色光罩,與張若塵全力以赴爆發出來的一劍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劍尖距離小女孩只剩三尺距離,但張若塵卻感覺一劍刺入混沌沼澤了一般,所有力量在一瞬間被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劍無法再向前刺出一分,也無法收劍而回。

    “絕對自我虛時間領域。”張若塵露出驚色。

    小女孩始終保持垂釣的姿勢,身上那層白色光罩膨脹,吞噬真理之光,蔓延到張若塵身前,逼得張若塵立即棄劍而退,腳踩神靈步,每一步都像是能夠跨越十二萬九千六百里。可是,卻又一直都處在方寸之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周太極圓圈轉動,雙手合十,凝出一朵時空神蓮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時空神蓮爆碎,張若塵藉此短暫的時間,退回到五界天位於時間長河之外的區域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飛來,深深插在他腳下。

    “你這一招,倒還有點意思,居然可以全身而退。”小女孩說完這句,又閉目垂釣起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