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閻折仙覺得張若塵太強勢,可是,想到自己乃是神靈,於是不甘示弱,道:“本神想什麼時候來,就什麼時候來,你管得着嗎?本神現在要走,你又攔得住嗎?區區一個聖境,再強又如何,本神還沒放在眼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“我明白了!外面那些謠言,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過足嘴癮,心中甚是暢快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這話,她露出不解的神色,問道:“什麼謠言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整個地獄界都在傳,我的名字消失在了《神儲卷》上,遭天誅,註定無法踏入神境,閻羅族本是想要與血絕家族聯姻,可是現在,卻捨棄了我。不知多少修士,都在嘲笑,說我配不上閻大小姐,以前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”

    “莫須有的事,誰在胡說八道?”閻折仙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顧着,繼續道:“戰神說,聯姻的事,是閻羅族先提出來。所以,爲什麼我變成了想吃你這隻天鵝的癩蛤蟆?”

    “你當然不是蛤蟆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兩條柳眉緊蹙,思索道:“到底是誰在惡意造謠,目的是什麼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造謠嗎?難道你今天來三生界鬧事,不是想要與我徹底斬斷關係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,我只是擔心影兒。再說,我根本不知道這些謠言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又道:“你不是問我,爲何三年後,纔來尋找影兒?因爲這幾年,我一直都在閉關衝擊精神力七十階大境。”

    “剛剛出關,聽聞你活着的消息,便立即趕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閻折仙不是那種落井下石的人,你應該瞭解我纔對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神變得柔軟了許多,關切的問道:“你的名字,爲何會從《神儲卷》上消失了呢?查出原因沒有?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事,不勞折仙姑娘費心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露出氣惱的神色,道:“五叔說得對,你這人太狂了,內心比誰都傲,但凡有三分力,就敢做十分力的事。你若能稍微低一下頭,放下你深藏的自尊和自傲,在地獄界早就已經八面玲瓏,領袖十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閻折仙所說的稍微低一下頭的意思,並不是真的低頭。

    而是,去信仰命運,去虔誠的叩拜十族的神殿,與十族的修士交友,與各大勢力聯姻,實現內心的妥協。

    閻折仙離開後,張若塵收到了一道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光符上,是閻無神的刻字:

    “若塵兄,該是你完成承諾的時候,我在黑暗之淵等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閻折仙沒有離開三生界,在街道上,精神力散發出去,很快抓住一位正在散播謠言的死族大聖,以精神力鎖鏈將他禁錮。

    死族大聖認出了閻折仙,卻不敢高呼“神靈不可插手俗世”的話。

    畢竟,這位閻羅族大小姐的脾氣很大,惹怒了她,可不是鬧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說吧!張若塵的名字,怎麼就突然從《神儲卷》上消失了?”閻折仙道。

    死族大聖被鎮壓得跪在地上,艱難的道: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閻折仙道。

    “此等秘密,豈是我們聖境修士能夠知曉?”

    閻折仙走了過去,手指一擡,那位死族大聖頭頂凝聚出一道刀形的符紋,道:“既然不知道原因,爲何胡說八道?算了,問你太麻煩,我還是親自搜魂。”

    那位死族大聖心中驚駭,連忙道:“傳說,張若塵是中了冥殿的詛咒,斬道咒,對,就是斬道咒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隨後,閻折仙又問了一些問題,瞭解清楚後,一指點殺了那位死族大聖。

    不久後,她再次來到張若塵居住的府邸,正好撞見隱藏了氣息,變化了容貌,從裡面走出來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換做是在別的地方,閻折仙就算已經精神力成神,也未必能夠認出張若塵的僞裝。

    誰叫就這麼巧呢?

    閻折仙攔住了張若塵,道:“你要去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頭疼,怎麼就遇到了她?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你要離開三生界?”

    “不離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不離開,你爲何變化了容貌,還隱藏了氣息?你是想躲我?”

    “沒錯!惹不起,總躲得起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天外天閻氏和黑暗之淵閻氏關係並不是那麼融洽,所以,不想讓閻折仙知曉他此行的目的。

    閻折仙幽嘆一聲,輕輕搖頭,道:“我已經瞭解清楚了情況,張若塵,我可以幫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,浮現出異樣的神色。

    忽的,閻折仙語氣轉冷,道:“你別誤會!主要是,當初你救過我和五叔一次,這次幫你,算是償還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知道了一些什麼?”張若塵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道:“那些謠言,什麼閻羅族捨棄了你,什麼羅乷公主欲要悔婚,其實都是想要營造出你已經被孤立的局面。如此,必定會有神靈鋌而走險,殺你奪取奧義和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wωω ◆ttκa n ◆℃O

    “要破謠言很簡單,我們可以學在百族王城的時候,你帶我遊離了各族的名勝古蹟。將這場秀恩愛的戲,在三生界再演一遍,自然可以堵住他們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秀恩愛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很認真,道:“對我來說,的確有些犧牲,但是,至少可以幫到你。這應該也是影兒想要看到的!張若塵,現在你知道,什麼叫做放下自尊和自傲了吧?爲了幫你,我可以放下自己的自尊和自傲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沒有時間!你也看出來了,我要出一趟遠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而,又是一笑:“多謝折仙姑娘的關心,你的好意,我已經知道,心中甚是感動。告辭!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你不能走,你難道不想衝擊神境嗎?冥殿的詛咒,未必不可破。跟我回閻羅族,我請太上助你破咒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一邊傳音,一邊追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不多時,二人已是追到了星空外。

    閻折仙的符道造詣驚人,以流光符紋提升速度,即便張若塵施展神靈步,也無法將她甩掉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發現,她居然這麼固執。”

    不知施展了多少次神靈步,張若塵自認甩不掉她,於是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片刻後,閻折仙追了上來,氣喘吁吁,雪腮泛紅,精神力消耗不小,嬌喝道:“我是真心想要幫你,你跑什麼跑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那我就實話實說了!我是覺得,你前後態度反差太大,頗爲可疑。”

    閻折仙怔住了半晌,道:“你什麼意思?你難道覺得,我在圖謀你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掌握的奧義,任何神靈都會動心。你如今達到了神境,難道就一點想法都沒有?不說奧義,便是那幾件至尊聖器,也能惹得神靈出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氣得臉腮都鼓脹起來,指着張若塵,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又或者,你是在圖謀我的身體?”

    閻折仙后悔了,早知道就不該管他的破事,道:“張若塵,你太自以爲是了!你身上的任何東西,本神都不感興趣。至於你的身體,送給我,我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一鎖,道:“能夠修煉出一品聖意的肉身,就算你沒興趣,閻羅族別的神靈難道不想研究?或者是奪舍?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這麼不識好歹?本神就該看着你落魄下去。”閻折仙咬牙切齒的道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可聽過一句話,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你閻折仙何等驕傲的女子,何等目中無人,何等視天下修士如螻蟻,爲何突然一下對我這麼好?太反常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何苦呢?”

    閻折仙被氣得不行,轉身欲走,不想再看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是,終究沒有離開,她心中嘆息,閻折仙啊,閻折仙,你真是犯賤啊,管他幹什麼呀?

    閻折仙盯向張若塵,道:“你若真的擔心閻羅族會對你不利,可以讓血絕戰神,陪同你一起去閻羅族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現在對你而言,最重要的就是衝擊神境。別的任何事,都是次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天下還有人可以破冥殿的詛咒,必然是閻羅族的太上。只要我出面請求,太上肯定會幫你。”

    隨後,她又哼了一聲:“你千萬別以爲,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幫你,只是覺得,你這人的確是個人才,不想你被冥殿壓在了神境之下。同時,也是爲了影兒!”

    閻折仙的心機並不深,張若塵哪裡看不透她?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很清楚,冥殿的詛咒,不是精神力高就破解得了!否則,何必去求閻羅族的太上,直接去找太師父,豈不是更加容易一些?

    閻折仙的好意,張若塵暗暗記在心中。

    這種雪中送炭,尤爲珍貴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身上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,包括記憶,所以絕對不能讓閻羅族太上幫他破解詛咒。秘密暴露,後果難料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算氣走閻折仙,免得她繼續糾纏,千萬別把想要殺他的神靈引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道:“其實,我之所以偷偷離開三生界,並且想要甩掉你,乃是因爲我想去密會一位紅顏知己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實在太煩人,偏要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閻折仙!破神境,渡神劫,對我張若塵而言根本不算什麼難事,你管那麼多幹嘛?該幹什麼,自己幹什麼去,別擾了我的好事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