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苦笑,這也算全身而退?

    若不是他戰鬥經驗豐富,在第一時間果斷棄劍,一旦被對方的絕對自我虛時間領域撞擊一下,傷得絕對比上一次更重。

    連劍都棄了,才全身而退,簡直就是慘敗。

    而這一次,張若塵看清了對方的修爲,並沒有達到太虛境,只是太白境而已。

    在擊殺霜城魔後,張若塵本以爲太虛境之下的修士,已是不足爲懼。今天才知,自己的確是錯的厲害,小覷了天下英傑。

    霜城魔自然不是弱者,但,當時受了重傷,慌不擇路逃竄的他,張若塵也是通過偷襲才一舉得手。其中,宇鼎和地鼎的威力,又佔了絕大部分原因。

    真要不借劍祖劍魄、地鼎、逆神碑這些手段,就算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正面與顛覆狀態的霜城魔對上,取勝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妄自菲薄,畢竟眼前這個小女孩,能夠被虛天看重,也就絕非尋常之輩。而地鼎、日晷、逆神碑,何嘗不是他力量的一部分?

    不過,接下來是真的需要腳踏實地的修煉一段時間才行。

    就拿小女孩剛纔施展的絕對自我虛時間領域,這是絕對自我時間印記和虛時間領域結合後修煉出來。

    在對決之時,領域內的一切時間,都受她的控制。

    若是她願意,可以讓時間停滯。

    若是她的時間造詣足夠高深,甚至可以讓領域內的時間短暫倒流。

    只要肯花時間,張若塵也能修煉出來。不過,修煉相同的絕對自我虛時間領域,無疑是落了下乘,有太極圓圈的他,自然是要在太極圓圈的基礎上修煉虛時間和絕對自我時間。

    缺來到五界天,看見略顯落寞的張若塵,道:“又交手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坦然,道:“是啊,慘敗。她到底是誰,她的時間之道是誰傳的?”

    缺似能理解張若塵的心情,道:“除了師尊,還能有誰?看來你還沒有見識過她的時間劍法!”

    “她還精通時間劍法?”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麼,笑道:“是了,虛天前輩與聖僧鬥了那麼多年,怎麼可能不懂時間劍法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歎,看來她的實力,才展現了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缺道:“其實若塵兄完全沒必要如此氣餒,在大神境界,能夠跨越一個大境界擊敗,甚至是擊殺敵人,已是世間少有。師尊言,到了無量境,想要跨越一個境界擊敗對手,已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了!”

    【收集免費好書】關注v.x【書友大本營】推薦你喜歡的小說,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你纔剛剛達到太乙境而已,而她卻是太白境中一等一的強者。你要知道,以血絕戰神的戰力,當年在太白境中期的時候,也只是略勝她一籌。而她現在的戰力,必然又有精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她叫什麼名字?”

    “海尚幽若。”缺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訝然之色,似自言自語,念道:“原來是海尚家族的人!”

    海尚,是命運神殿中的大姓。

    十萬年前的生命神尊,就是海尚家族的老祖。據說,生命神尊死後,是死亡神尊鳳彩翼在庇護海尚家族。

    當年命運神殿發生的慘案,的確是波雲詭譎,撲朔迷離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能夠理解,海尚幽若爲何對他如此清冷,概因傳聞中,殺死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的人,乃是十劫問天君和須彌聖僧。

    “缺兄應該不止是來看望我這麼簡單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缺道:“神荼鬼帝來了命運神山,要見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動容,沒想到酆都鬼城中五方鬼帝中排名第一的神荼鬼帝,竟然真的來了!

    張若塵和缺離開後,正在垂釣的海尚幽若纔是念出一句:“不愧是須彌聖僧的傳人,百年修煉而已,進步居然如此之大。難怪虛天讓他來做我的磨刀石,助我破太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酆都鬼城的五方鬼帝,皆是十萬年前就踏入無量境的超然存在。其中東方鬼帝神荼,又是最爲強大的一位,修行百萬年,便是與各族族長也能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前方的怒天神宮,略感詫異,道:“神荼鬼帝這樣的強者前來神山,就算虛天不親自出面,至少也該由一位神尊接待吧?據我所知,怒天神尊不在神山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神荼鬼帝是什麼級別的存在,在百族王城,還敢那麼放肆?”薛理從怒天神宮中走出,冷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薛理,道:“我本以爲,薛理前輩誤會了我,再次相見,肯定會出面致歉。現在看來,還是高估了前輩的心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爲虛天出面賜婚,此事就會揭過嗎?”薛理道。

    一道渾厚的聲音,從怒天神宮中傳出:“薛理,不得放肆。”

    薛理壓下怒火,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缺低聲對張若塵說道:“鬼帝已經與師尊見過了,來這裡,是爲了給般若療傷。此前,薛理當着怒天神宮諸神的面,已經向般若道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驚,這位神荼鬼帝竟是一位如此能屈尊降貴的人物,看來不好惹。

    須知,傷般若的,乃是蒲傳奇。

    薛理雖然加入了那一戰,但卻根本沒有對般若出手。

    神荼鬼帝何等超然的強者,竟能因爲一個上位神,做到如此地步?

    張若塵不怕薛理這種直來直去的神靈,就算修爲再高,至少看得透,心中有數。就怕對方不按常理出牌!

    “青鹿神王來過沒有?”張若塵忽的問道。

    缺搖了搖頭,道:“青鹿神王尚在星空戰場,只是書信了一封給師尊,將蒲傳奇狠狠痛斥了一頓。聲稱,就算命運神殿要處死蒲傳奇,也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真是一個老奸巨猾的東西,怒天神尊就在星空戰場,他不去當面道歉,卻寫信給虛天。這樣一來,命運神山反倒無人敢殺蒲傳奇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走進怒天神宮,見到般若,發現她雖然依舊滿頭白髮,但精氣神卻遠勝從前,銳氣十足。

    “多謝鬼帝的萬年壽元。”

    般若躬身向神荼鬼帝行禮。

    神荼鬼帝身穿銀甲,雙目狹長與雙耳相連,身上氣度卓絕,只是這麼站在庭院中,便給人一種天地在旋轉的感覺。

    而他就站在天地的中心,如撐起天地的神柱。

    他身上鬼氣濃厚,像是隻有上半身,下半身完全是霧態,笑道:“本帝與你師尊交情匪淺,賜你萬年壽元,助你恢復根基算得了什麼?再說,此事酆都鬼城多少是有責任的。若塵界尊來了,等你多時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定住心神,迎向帝威,走了過去,道:“鬼帝必是爲了象如嶽的神源而來吧?”

    庭院中,空道海、缺、般若皆是眼神異樣。

    薛理和象如嶽卻是面露怒色,睜恨的瞪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皆因,張若塵區區一個小輩,見到神荼鬼帝,竟一絲敬意都沒有,更別說行禮。這是什麼姿態?狂傲得過分了吧?

    神荼鬼帝無形之間已是出手,壓制住薛理和象如嶽,目光盯着張若塵打量,道:“久聞天地間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年輕英傑,今日一見果然了得,難怪能得天姥和虛天的認可。”

    既然神荼鬼帝稱他爲若塵界尊,張若塵自然也就以界尊的身份與他對話。

    爲什麼要行禮?

    再說,象如嶽和薛理相繼對他出手,要說背後沒有神荼鬼帝的默許,張若塵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太多客套,道:“象如嶽在百族王城,不分緣由,便要置我於死地。那個時候,他可沒有將我當成天姥神使!我卻只要了他一枚神源,沒有取他性命,鬼帝覺得我是否太仁慈了?”

    神荼鬼帝含笑看着張若塵,道:“這其中的確是有誤會!你們兩個,還不趕緊給若塵界尊道歉?”

    象如嶽和薛理恨得咬牙切齒,實在不明白鬼帝爲何如此忍讓這個黃口小兒,讓他越發的放肆。

    但,他們二人還是咬着牙,憋着恨,向張若塵行禮道歉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空道海直是搖頭,對張若塵充滿失望。在他看來,張若塵已是膨脹到無以復加的地步,怎能這般得罪酆都鬼城?

    今日本是可以化解矛盾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若塵界尊如何才肯將神源還給象如嶽?”神荼鬼帝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一位太白大神的神源,怎麼也值一百萬枚神石吧?”

    一隻人皮袋子,從神荼鬼帝衣袖中飛出,落到張若塵腳下。

    下一瞬。

    神荼鬼帝、象如嶽、薛理,消失在了怒天神宮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查看自己的空間戒子,發現象如嶽的神源果然消失不見了,好可怕的手段。

    能無聲無息,從空間戒子中取走象如嶽的神源,自然也就能夠無聲無息取張若塵的性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撿起人皮袋子,裡面全是神石,心中頓時一鬆,終於不用爲神石發愁了,可以繼續在命運神山安心修煉。

    缺道:“居然可以激怒一貫溫文爾雅的神荼鬼帝,張若塵你算是當今第一人了!”

    這顯然不是在誇他!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淡然,道:“我就是想看看鬼帝的心境,有沒有那麼容易被擊破。”

    “並非我得了神荼鬼帝萬年壽元,便爲他說話。但你這次的確有些過分,完全沒必要鬧到這個地步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:“薛理之前在外面訓斥我的時候,神荼鬼帝完全可以一念壓之,卻沒有那麼做。初一見面,便是稱呼我爲若塵界尊,給了我這麼大的面子,我哪能不將之接住?”

    “象如嶽和薛理出手對付我,神荼鬼帝真的完全不知情?”

    “你們莫不是以爲,我今天老老實實做一個晚輩,乖乖的將神源呈送上去。那位神荼鬼帝就會放過我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