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一番話,差點將閻折仙氣得原地自爆,一番好心,竟是餵了豬狗。

    但,閻折仙與千年前相比,閱歷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因此,很快意識到不對勁。

    她眯着雙眸,疑惑的道:“不對!任何修士,遇到現在的困境,都必然絕望和無助。你張若塵爲何還有心情密會紅顏知己?而且,你似乎是故意,想要甩掉本神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隱藏了什麼秘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沒有想到,閻折仙現在變得如此難纏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沒有辯解,閻折仙露出喜色,得意的笑道:“你果然有問題,招了吧,到底隱藏了什麼事?放心,本神只是單純的好奇,不會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招?爲什麼向你招?”

    “我們什麼關係?你不過只是我女兒的母親而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言,邁出神靈步,空間脈絡呈現出來,頃刻間,身至十二萬九千六百里外。

    第二步。

    第三步。

    第四步……

    他橫渡星空,身形時隱時現,世界空間彷彿在他腳下摺疊。

    張若塵越是隱瞞,閻折仙興趣越濃。

    “好你個張若塵,居然不領本姑娘的情,那麼,必然是有比破境成神更重要的事要做。有什麼事,可以重要到如此程度?”

    閻折仙也不知是不是好奇心在作祟,再次追向張若塵,心中暗道,“你張若塵既然不想我跟着,那麼我偏要跟上去,看你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符道天師的手段繁多,且奇妙。

    精神力神靈,可以一念通達千萬裡。

    這一路,張若塵使用了各種方法,卻沒能甩掉閻折仙。

    昔日那個可以輕鬆收拾的閻大小姐,如今,手段高明無比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神靈!

    但凡沾上“神”字邊,對於聖境修士而言,都是通天徹地。

    每次閻折仙識破張若塵的手段,將他找出來,都會笑得花枝招,如同戰鬥勝利的母雞一般,得意無比。

    與天鬥,其樂無窮。

    與地鬥,其樂無窮。

    與張若塵鬥……鬥贏了,其樂無窮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讓她去星空戰場尋找影兒,可是,閻折仙卻道:“影兒從小在閻羅族諸神的呵護下長大,需要去戰場上磨鍊。有池孔樂帶着她,本神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聽聽,這是人說的話嗎?

    這是一個母親說的話嗎?

    沒能甩掉閻折仙,張若塵自然不會去黑暗之淵,於是,先去了羅祖雲山界。

    橫渡星空,穿越空間蟲洞……

    花費大量時間,終於,張若塵再次來到羅祖雲山界的界外虛空。

    他沒有直接去闖,畢竟,這裡是羅剎族的第一禁地,有蚩刑天這位護界魔將守護。蚩刑天只有極少時間是清醒狀態,萬一被他一斧劈死,豈不是死得太冤?

    張若塵送上拜貼,交給一位巡邏的羅祖雲山界修士,隨之,靜靜等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離張若塵,大概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池瑤穿一身寬大的儒袍,腰掛碧青神玉,頭上秀髮以方巾束之,容顏柔美仙麗,氣質卻很冷酷。她站在一角陣紋中,陣紋圍繞她流動,凝化成九品蓮花的形態。

    這是神陣的一角,是殞神島主交給她。

    憑藉這一角陣紋,她在地獄界,足以掩人耳目,甚至可以躲避命運神殿的推算。當然,不能去闖命運神山,否則便是找死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的身影,池瑤那雙沒有任何波瀾的眼眸中,露出意外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他怎麼來了?”她很疑惑。

    池瑤旁邊,站有一位戴着黑色斗篷的玄袍男子,氣勢冷酷,身上涌動滂湃的神力。

    玄袍男子以霸氣十足的姿態站立虛空,冷哼一聲:“張若塵來羅祖雲山界,必然與女人有關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至於!張若塵來羅祖雲山界,估計目的與我們一樣。”

    在池瑤的心中,張若塵始終是那個英姿勃發,專注修武,深明大義,偏偏俊美,溫潤如玉的少年,寄託了她的所有美好回憶。

    雖然,在本源神殿中,見到了一些不愉快的畫面。

    但她相信,一定是那兩個女妖精,故意引誘張若塵。

    或者,張若塵是有身不由己的原因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池瑤的視野中,一道流光劃破黑暗,由遠而近,到達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光芒散開。

    一位婀娜典雅的女子,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玄袍男子嘴角一翹,冷哼道:“這個女子,就是閻羅族的大小姐,閻折仙。張若塵十步之內,必有芳草。”

    池瑤怎麼可能沒有聽過閻折仙的名字?

    “這位閻姑娘,倒也是傾城絕代,張若塵眼光不錯。”池瑤平靜的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閻折仙看着前方宏偉壯闊的血紅色人形世界,道:“羅祖雲山界!原來,你說的紅顏知己,竟是姑射靜。姑射靜與羅乷公主的關係可是情同姐妹,你來密會她,本神真不知該如何形容纔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道:“我來這裡,與姑射靜沒有任何關係,是爲了別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尚未落下,羅祖雲山界中,一片緋紅色的神雲,猶如花蕾綻放,向宇空中蔓延。

    強橫的神威,隨之落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姑射靜站在神雲頂端,長髮千丈,神軀更是有數千丈高,俯看只有螻蟻大小的張若塵,道:“大膽張若塵,你區區一個聖境修士,見到本神爲何不叩拜行禮?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已猜到,來的肯定是她,拱手含笑道:“恭喜姑射大神破境成功,成就神境尊位。”

    “大神?”

    姑射靜哼了一聲,龐大的神軀收縮,化爲正常人類大小,道:“上一次你逃得太快,沒能抓住你。今日,你主動送上門來,該知道是什麼下場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要見地姥。”

    “地姥豈是你想見就能見?先算我們之間的賬。”姑射靜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瞥了一眼站在旁邊的閻折仙,道:“這筆賬,怕是不好算吧?你確定,要當着折仙天師的面,算這筆賬?”

    姑射靜露出沉思之色,隨後,探出兩根纖長玉指,引動一縷神氣,纏繞住張若塵,將他拉扯到了遠處深空。

    閻折仙頗爲迷茫,不解張若塵和姑射靜到底是什麼關係?

    站在陣紋中的池瑤,同樣也很茫然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?本皇沒有說錯吧?張若塵來羅祖雲山界,就是爲了女人!”

    “風流劍神的稱號,豈是浪得虛名?”

    玄袍男子又道:“那位美貌不遜色閻折仙的女神靈,名叫姑射靜,與張若塵關係匪淺。在冰王星,張若塵爲了助她療傷,曾將自己的魂力輸送出去,本皇勸了,但,勸不住。”

    池瑤自然是知道姑射靜。

    在本源神殿,她化身張若塵,還給過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玄袍男子繼續火上澆油,道:“張若塵倒是厲害,是真正有魅力,區區聖境修爲,居然可以遊走在數位驚才絕豔的女神靈之間。當今天下,找不出第二個了!”

    池瑤閉目,念心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恭喜姑射大神渡過神劫。”

    “你剛纔不是恭喜過了嗎?”姑射靜不假以辭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反覆恭喜,當然是想提醒姑射靜,她能渡過神劫,他也出了力,功勞有他的一份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是真心羨慕!姑射大神從此之後至少可以活一個元會,十二萬九千六百年,可我應該是無緣神境,最多活兩三萬年,便會天人五衰,道消人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爲,在本神這裡賣可憐,本神就會放過你?”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張若塵,本神知曉詛咒的事,也感謝你能借《天魔石刻》給我參悟,對我渡神劫,的確是有一些幫助。但,一碼歸一碼,該討的債,必須要討回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吧!你若能接我一掌不死,我們之間的恩怨,便一筆勾銷。”

    不等張若塵答應,姑射靜已是結成手印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緋紅色魔氣,化爲一條條煙霧溪流,匯聚向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這一掌,姑射靜是爲報復本源神殿的那一巴掌。

    那一巴掌,無論是誰打的,肯定與張若塵脫不了關係。

    還到張若塵身上,自然是天經地義。

    姑射靜是真神,而且是元會級代表人物破境。

    比普通的僞神,或者是閻折仙那樣的精神力神靈,不知強大多少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空間收縮,天塌地陷,視野中,姑射靜的手掌變得無邊無際大小,並且散發出比恆星還要強烈的灼熱氣息。

    “萬古歸一,宇宙無邊。”

    道域釋放,撕開姑射靜的神威壓制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衝出不知多少萬億道聖道規則,在身前旋轉飛行,化爲一個混沌漩渦,與她打來的手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混沌漩渦可以頃刻間,攪碎直徑萬里的星球,但是,只支撐了一瞬間,就被掌印擊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今修爲已經攀至神境之下的巔峰層次,怎麼會技止於此?

    “劍道規則,聽我號令!”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向前打出,沉淵古劍懸浮在雙掌前方,劍尖向前,急速旋轉。

    天地間,數之不盡的劍道規則,源源不斷涌來,與張若塵和沉淵古劍合二爲一,與神光璀璨的掌印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轟擊聲,化爲滾滾雷鳴,傳向數十萬裡之外。

    不少羅祖雲山界的生靈,都聽到星空中傳來的聲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遠處,玄袍男子驚呼一聲:“糟了,張若塵玩砸了!真是活該,吃着碗裡,看着鍋裡。帶着一個,又來找另一個,怎麼可能不出事?你說對吧?”

    池瑤停止唸經,睜開雙目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