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屠臉色古怪,找到張若塵,猶猶豫豫的道:“師尊來了命運神域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是母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點了點頭,道:“不死血族的族內事,已是塵埃落定,命運神域這邊,成了血絕家族最大的事了!不能一直由我這個師弟一個人忙前忙後,總得來一位長輩親自主持。”

    自從張若塵和無月的婚事定下後,張若塵就沒有現身過,一直都是血屠在各方奔忙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問不死血族的族內事,道:“帶我去見母后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既然是在命運神山舉辦成婚大典,那麼,張若塵在命運神域,至少得有一座像樣的府邸吧?

    血屠這些天,就是在操持此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府邸,是在寒頁城域瀚海莊園的基礎上擴建而成,比以前的規模,大了何止十倍。

    在莊園的中心,聳立起一座千丈高的宏偉神殿,以赤紅神玉爲柱,以龍骨做飛檐,牆是神木畫天圖,瓦是金紋墨鐵。

    院中,隨處可見元會聖樹。

    湖中,聖泉晶瑩,波紋盪漾。

    建造的假山,與神山沒有區別,瀑布飛流,七彩花朵開滿崖壁。

    狩天之戰後,再次來到瀚海莊園,張若塵都暗暗吃驚,感到不可以思議。

    這哪裡還是一座莊園?

    尋常大神的洞天神府,也沒這等規模和奢華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異樣,向血屠看去。

    血屠被看得心頭髮毛,道:“師兄,師弟我才修煉多少年,有多少家底,你是知道的,就算全部都拿出來填補,也不可能建成這麼一座府邸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血屠連忙道:“我就只是對外說了一句,要爲師兄和無月堂主建造府邸,很缺神石。然後,地獄界的諸神,就相繼送來各種瑰寶。特別是羅剎族和不死血族的神靈,一些是真身前來命運神域,打算拜見師兄呢!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座塵心皓月神殿,比七星帝宮不知高出多少個品級,神陣護殿,內藏乾坤。煉製此殿所用的材料,我粗略推算了一下,就算我拼搏三十萬年,也煉製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師兄,娶一人,可以少奮鬥三十萬年,師弟甚是羨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誰送來的?”

    “這種級別的寶物,誰捨得送?當然只有無月堂主肯拿出來,畢竟以後是一家人,師嫂不愧是當今天下一等一的人物。”血屠感嘆道。

    來到神殿下方,只見神光瑩瑩的匾額上,竟真有“塵心皓月”四字。

    龍飛鳳舞,字字如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凝看了一眼,就彷彿有四種劍法橫空而來,隨之內心震動,神魂激盪。

    “此乃虛天親手賜的字,如此恩眷,天下修士無人不羨慕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張若塵一路感知,發現這座神殿的確是非同小可,不僅佈置充滿美感,雕欄畫柱,字畫懸壁,燈盞琉璃,而且內藏的防禦力量亦是了不得,無量境出手想要將之打碎,也非易事。

    無月的確很強大,但她能煉製出這樣一座神殿?

    血後坐在神殿最上方的位置,夏瑜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下方,無月坐在右側的首位,身披天尊寶紗,身周星光熠熠,戴着面紗,幽靜如水,身上沒有絲毫邪凜之氣,清雅秀麗,卻又藏於迷茫的空間中,帶有一股誘人的神秘美感。

    在她下手方,靈神堂的諸神依次而坐,個個精神力強大,冥族、鬼族、死族都有,甚至還有一位羅剎女。

    雖說血後坐在最上方,但論氣勢,論陣勢,無月纔是當之無愧的唯我獨尊。

    即便她看上去很纖柔的樣子!

    張若塵剛一走進來,靈神堂的諸神立即起身,像是約定好了一般,紛紛向張若塵行禮,齊聲道:“拜見若塵界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感意外,目光落到無月身上,後者含笑看向他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修士若是在場,怕是真會以爲他們二人情投意合,即將新婚燕爾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理會那些行禮的黑暗神殿神靈,向血後躬身一拜,問道:“母后多久來的命運神域?”

    “剛到不久,已是去命運神山看過你父親了!”隨即,血後招呼張若塵趕緊坐下,沒有神靈的氣勢,眼中滿是慈愛。

    實際上在神靈中,血後算得上非常年輕了!

    張若塵坐到與無月相對的左手第一個位置,道:“你們在聊什麼,無月堂主這幾個月,一直在命運神域?”

    無月聲音甜美,如珠落玉盤,道:“自然是在的,畢竟你一直閉關修煉,命運神域中神女十二坊和血絕家族的產業,總得有人幫忙打理。你要知道,在此之前,神女十二坊和血絕家族的產業,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怎能勞煩你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都是沒辦法的事啊,奪走神女十二坊和血絕家族產業的勢力,皆是硬骨頭。但再硬的骨頭,也都被敲碎了,他們也付出了該有的代價。這就是與我們家作對的下場!”

    血屠想到了什麼,看向無月的眼神,不禁露出一道深深的懼色。

    三個月前,他可是親眼見到,命運神域神女樓中無月和鬼主鬥法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就因爲鬼主不肯交出神女樓,樓中地煞鬼城的修士被殺得乾乾淨淨。就連地煞鬼城在命運神域的產業,都快被清掃一空。

    最後逼得鬼主親自出手,卻反被羞辱,落得從神女樓中爬出去的大笑話,丟盡了顏面。

    血屠當然知道,鬼主是中了幻術。

    可是,鬼主那樣的存在,尚且無法倖免。豈不是說,無月只憑幻術,就可在無量境之下爲所欲爲?

    一位神靈被如此羞辱,還不如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無月堂主記憶恢復了?”

    無月輕輕搖頭,道:“記憶雖未恢復,但在黑暗神殿諸位師兄弟的幫助下,倒是瞭解到了許多過往。記憶恢復與否,已不重要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們都是一家人了,過往的恩怨,就讓它隨風而去吧!若塵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反正都是虛以委蛇,張若塵道:“好啊!”

    “雨師和黑暗神女都在你那裡吧?既然是一家人,可否放了她們?”無月繼而又道:“若塵若真喜歡她們,也可留在身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血後看去。

    血後道:“無月可是幫了你外公一個大忙!你外公的意思是,既然就要成婚,也就是一家人了,沒必要因爲這點小事鬧矛盾。家庭和睦,纔是最重要的,莫要讓外人看笑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異樣,沒想到外公竟是這樣的想法,莫不是他還想抱曾外孫?

    不過,無月幫了外公大忙,卻是出乎張若塵預料。

    張若塵攤開手掌,掌心出現空間波動,將雨師和黑暗神女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拜見師尊。”

    “拜見堂主。”

    二女向無月行禮。

    無月輕輕點頭,一道神光從眸中飛出,斬斷了她們體內的禁制。繼而,她道:“黑暗神劍也在若塵身上吧?”

    “沒有啊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無月妙目含煙看了他半晌,道:“那就好,我還以爲霜城魔是死在你手中呢!”

    “我纔剛剛達到大神層次不久,借你幫我煉製的陰陽十八局,和劍祖魄劍,的確是能夠對付尋常的太白境大神。但,怎麼可能殺得了霜城魔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雨師和黑暗神女皆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,見無月和張若塵如此友好的坐在一起,氣氛融洽的談論黑暗神劍和霜城魔生死這麼敏感的問題,皆是大感詭異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聽說,你得罪了神荼鬼帝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:“看來這位鬼帝大人修爲雖高,卻果真不是一位心胸開闊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在怒天神宮中發生的事,般若、缺、空道海根本不可能將消息傳出去。

    爲什麼這麼快連無月都知道了?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是誰做的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不是什麼大事,你現在既是天姥的神使,又有虛天的看重,還有星桓天九天前輩撐腰,再加上有黑暗神殿做後盾,他區區一個神荼鬼帝豈敢動你?”

    本書由公衆號整理製作。關注VX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,他爲何會敵視我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這就不得而知了!這世上很多事,根本沒有原因。”

    無月起身準備離開,想到了什麼,道:“你很缺神石?”

    不僅是日晷開啓需要神石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閉關修煉,本身就會消耗大量神石。

    一位中位神,閉關千年,都要消耗上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張若塵若是閉關千年,消耗的神石,十萬枚都遠遠不夠。

    而要擊敗海尚幽若,絕不是千年苦修就能做到。張若塵早已做好,在命運神殿萬年修行的準備,那麼一百萬枚神石,還真不算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缺神石。”

    無月道:“一位太白境大神的神源,才賣一百萬枚神石,太低了!你若將蒼長極交給我,我一定給你賣個高價。”

    蒼長極是黎元天神的師弟,太乙境大神,在趕來命運神域的路上,被張若塵擒拿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片刻,將蒼長極放了出來,交給無月,嘴脣動了動,終是什麼都沒有說。

    無月微微向血後行了一禮,這才帶着靈神堂的衆神,離開塵心皓月神殿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