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飛出去三百多裡遠,環繞身周的劍氣盡數崩碎。

    火神鎧甲和十四隻金翼,皆是顯化出來,肉身一陣麻木,半晌後,纔是緩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居然……擋住了!”

    姑射靜看了看自己的手掌。

    雖說,剛纔那一掌蘊含的力量,連她巔峰戰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,可是,卻足以將末流僞神的神軀打爆。

    按照她的推算,張若塵就算肉身不爆開,至少也會重傷。

    畢竟姑射靜並沒有打算,真的殺了張若塵,只是想讓他吃一點苦頭,出一口氣,將力量拿捏的很準。

    現在倒好,張若塵似乎輕傷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是奧義,他對劍道奧義的理解,變得更深了!這個傢伙,一旦成神,必定可以快速掌握和運用奧義,成爲神境中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心中暗生羨嫉。

    她已破境成神,神魂強大,但因成神的時間尚短,對奧義的玄妙一知半解,還無法做到像張若塵那樣憑藉奧義,調動同源規則,轉化爲戰力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能這麼輕易放過他。

    姑射靜再次結出手印……

    “堂堂羅祖雲山界的天閣目,絕代神靈,說話不算數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看了看正向此處飛來的閻折仙,散去掌心神氣,英姿傲然的道:“本神說話,自然算數。其實,你也不用去見地姥了,關於詛咒的事,她老人家已經講給了我聽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知道破解詛咒的方法,得答應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來之前,張若塵就已經想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若是,真的需要和羅祖雲山界聯姻,才能獲得解除詛咒的方法,此事倒也不必抗拒。無非是多加了一道因果,在身上。

    但卻能獲得羅祖雲山界的支持。

    將來營救蚩刑天,也會更加輕鬆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我沒有別的選擇!姑射大神需要我答應什麼事,但講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讓歡歡,與你講。”

    姑射靜閉上雙眸。

    再次睜眼,那雙動人的眸子中,浮現出盈盈笑容。

    反差太大。

    有時候,張若塵都在想,姑射靜到底是真的一體雙魂,還是故意裝出冷麪羅剎的樣子?又或者,是故意裝出迷人可愛的性格?

    看着姑射靜笑吟吟的,與張若塵低聲柔語,宛若情人相會。

    追上來的閻折仙,變得更加迷茫,不禁懷疑先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覺。

    遠處的池瑤和玄袍男子,亦有相同的感覺。

    玄袍男子意味深長,道:“你們女人是不是都是這樣,有兩種不同的性格?”

    “使用哪一種性格,完全取決於你們當時的心情?”

    池瑤不置可否,淡然平靜,道:“陷在女人堆裡,註定難成大事。不用再理會張若塵,營救刑天大神的重任,只能靠我們。”

    玄袍男子道:“可是,你也看見,周圍的星空,被羅祖雲山界歷代神靈刻錄的神紋包裹,其中甚至有大量神尊級紋路,甚至是天級紋路。我們能夠到達此處,已經是極限,不可能潛入得了羅祖雲山界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先和張若塵聯繫?畢竟他和姑射靜你儂我儂,很是親密的樣子,或可讓他施展美男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池瑤打斷了玄袍男子的話,道:“消息是張若塵傳回崑崙界,應該不會有假。既然無法潛入羅祖雲山界,我們便先去奪取刑天罐。”

    “好!本皇大展身手的時候到了!冥殿諸神,必將在本皇的腳下懾懾發抖。”玄袍男子氣勢十足,展開雙臂,如同展開了一對羽翼,自認爲這樣更霸氣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你先走,到生死界星等我。”

    玄袍男子雙臂依舊展開着,做飛行的姿勢,問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還有另一件秘事要辦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!”

    玄袍男子融入黑暗,先一步離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我,陪你去黑暗之淵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道:“這只是第一件事,還有第二件事!你與羅祖雲山界的聯姻,必須得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隻有一件事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雙眸眯得宛若月牙,道:“我姐姐一件事,我一件事。加起來,就是兩件啊!”

    她伸出兩根手指,衝着張若塵比劃。

    挨一刀,是挨。

    挨兩刀,也是挨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去黑暗之淵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這你就不用管了!反正你先答應,答應了,我就告訴你破解詛咒的方法。”姑射歡歡道。

    太古怪了!

    按照閻無神的說法,神靈進入黑暗之淵,比聖境修士危險得多。

    姑射靜突破神境才三年而已,應該花費大量時間,凝練神氣,鞏固神源,淬鍊神魂,參悟奧義,修煉神境世界。

    對於一位新神而言,至少要花費千年時間,才能完成這些。

    爲何姑射靜要以身犯險,去黑暗之淵?

    既然要去,爲何不在聖境的時候去?或者神源徹底穩固之後?

    還有一點。

    未免太巧了吧!

    閻無神約他前往黑暗之淵,姑射靜又恰好要去。

    思考不出頭緒。

    但,這兩件事不難辦,於是張若塵都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道:“你身上的斬道咒,乃是印雪天施展,又被冥殿重啓。無論是天級人物,還是冥殿,都是至高絕世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當今天下,沒有任何修士,可以幫你解除詛咒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並非危言聳聽!你得知道,整個宇宙只剩天宮之主昊天這麼一位封天的人物。他的修爲,有沒有超過當年的印雪天,尚且未知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的修爲,更在印雪天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但,他對詛咒的瞭解又有多少?能與印雪天相比?”

    “印雪天雖死,冥殿卻依舊強大無匹,匯聚了整個冥族的力量。這股力量有多強,以我現在神境的修爲,也無法想象。或許只有天級人物,攻擊冥殿的時候,才能爆發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你得知曉,哪怕是在以前,天庭二十諸天林立的時候。冥殿在沒有天級人物的情況下,尚且可以自保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冥殿,比以前強大了太多,自然更加恐怖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三十萬年來,天庭和地獄或許也有一些絕代強者,有可能達到了昊天、映雪天他們那種層次。但我不認爲,他們能比昊天、映雪天更強。”

    “昊天,天下第一!這是地獄界諸神都公認的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,你的詛咒,沒有任何修士可以解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照你這麼說,我只有投靠冥殿,才能獲得破境成神的機會?”

    “這還真是一條明路,我居然沒有想到。”姑射歡歡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可能投靠冥殿,道:“說吧!我相信,地姥肯定有解除詛咒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地姥沒有辦法,天下任何修士都沒有辦法,可是,解鈴還須繫鈴人,若你能夠找到施展詛咒的映雪天。你身上的詛咒,包括你們張家世世代代的詛咒,都可能解除。”姑射歡歡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是映雪天在數個元會之前,就已經隕落。你這話,說了與沒有說有什麼區別?”

    “找到她的屍身就行。這,是詛咒之源!”姑射歡歡道。

    “對啊!與其對抗恆古長存的冥殿,不如毀掉詛咒之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,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接下來,必須好好查一查,印雪天葬在什麼地方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道:“實際上,印雪天未必死了,但肯定已死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又是未必?又是肯定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因爲,印雪天晚年時,去了黑暗之淵,從此再也沒有回來。大家都覺得,她是因爲自知渡不過元會劫難,所以進入黑暗之淵尋找機緣。”

    “她若真的找到了機緣,早就從黑暗之淵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數十萬年過去,怎麼可能還活着?續命,能續一個元會,已是頂天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見到天級人物的骸骨,誰都不敢說她真的已經死去。就像當年已經坐化的六祖,後來還有神靈見到過他。”

    “但按壽元推算,她早該死在數十萬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死了,但,肯定已死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映雪天晚年去了黑暗之淵,這黑暗之淵到底是什麼地方?自古以來,葬了多少天級人物。”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看來,黑暗之淵還非去不可了!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找不到映雪天的屍身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沒辦法,你只能去投靠冥殿。冥殿收不收你,這就不知道了喲!走吧,出發。”

    姑射歡歡看了一眼身後的閻折仙,眸中浮現出狡黠之色,以神氣包裹張若塵,踩出神靈步,急速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一趟羅祖雲山界,有重要的事與靈希交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上次,被蚩刑天講出的大秘攪亂了心神,又急着逃走,張若塵忘了將獵神的神之星魂交給木靈希。此次前來,打算給她,助她修煉神魂。

    “別想什麼靈希和折仙了,現在你的身邊只有歡歡。”

    同樣是神靈步,姑射歡歡卻施展得輕鬆自如,速度飛快,長裙飄搖。

    邁步的速度,是張若塵的數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遙遠的星空中,一雙恆星那麼巨大的眼睛,窺望羅祖雲山界的方向。

    隨之,幽沉的聲音響起,道:“去冥殿,稟告文通大神,發現張若塵蹤跡。他早已暗中離開三生界,與姑射靜一起,剛剛離開羅祖雲山界,向黃泉星河的深處行去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