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凝看殿門的方向,耳邊傳來血屠嘖嘖的聲音:“實在是太顧家了,得妻如此,夫復何求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收了她的好處?”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血屠渾身一個激靈,道:“沒有,絕對沒有,剛纔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感慨。師兄你是不知道,無月堂主爲了奪回神女十二坊和血絕家族的產業,得罪了多少勢力。就連青雲闕,都是在她的幫助下,才被扳倒。從此,大族宰的族長之位,再無阻礙。”

    “還沒過門,便如此顧家,地獄界誰人不羨慕你,師兄你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    那些不知道真實情況的修士,自然會羨慕張若塵。

    娶妻,既有傾國傾城的美貌,又有無與倫比的修爲,背景深厚,虛天賜婚,還沒成親,已是在爲張若塵各方奔走。

    就連她羞辱鬼主,在那些修士看來,都是在爲張若塵報仇。

    娶妻如此,當真是沒天理了!

    恰恰這世間,不知道真相的修士佔了絕大多數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她幫了外公什麼大忙?”

    這一次,回答張若塵的是血後,她道:“青雲闕本是打算棄車保帥,將所有過錯都推到青雲臺身上。但,恰恰他和青雲臺的傳訊光符,在百族王城之時,被無月截獲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青雲闕怎麼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?”張若塵有些不信,覺得其中有蹊蹺。

    血後道:“你太小看無月了!只論精神力,當今天下,許多無量境的神靈都不及她。再加上她符道神師的身份,要截獲傳訊光符,還真的是可能性不小。”

    武道強者,不一定就是精神力強者。

    像虛天那樣,精神力和武道都達至巔峰,是許多天尊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許多神王、神尊的精神力,還真比不過無月。

    不過,神王、神尊的神魂強大,血氣滂湃,妙法萬千,足以化解精神力強者的精神力攻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元天神一雙骨火眼睛,十分陰沉,來到命運神域的一座亡靈大殿。

    “拜見天神。”

    殿外的鬼族神將,立即單膝下跪行禮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推開殿門,走入進去,隨即眼中的怒意,化爲了驚色。只見,鬼主斜坐在長椅上,披頭散髮,臉色時而猙獰,時而垂喪,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雄偉氣勢。

    沒想到,神女樓之辱對鬼主打擊這麼大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來了?”

    鬼主有氣無力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道:“無月帶着蒼長極找到了我,要索取三百萬枚神石。”

    “賤人!”

    鬼主站起身,怒吼道:“她想幹嘛?她這是真想嫁給那小兒?本座看她就是想男人了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嚐到了滋味,還真就喜歡上了!三百萬枚神石絕不能給她,否則,藏盡骨海的修士今後再難在地獄界擡起頭來。”

    黎元天神道:“她說,本神曾針對她夫君,欲取她夫君性命。她夫君寬宏大量,饒過了本神,但她卻是有仇必報的性格。若是不願拿出三百萬枚神石,不僅蒼長極會被她煉成神丹,就連本神也要被她拆骨抽魂。”

    鬼主逐漸冷靜下來,卻依舊咬牙切齒,哼聲道:“這賤人就是過河拆橋,毫無道義可言。”

    本以爲對付百族王城、血絕家族、星桓天這一役,雖然以失敗告終,但大家至少是盟友。現在看來,自己真是太天真了!

    黎元天神道:“無月會不會真的失憶了,已經背叛黑暗神殿,投到了虛天門下?”

    鬼主狐疑,這個可能性不是沒有。

    畢竟,一直以來黑暗神殿都是對外宣稱無月失憶了,而且受了重傷。對付血絕家族、百族王城、星桓天的計劃,始終是無邊神尊在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她那樣高深的精神力,怎麼可能失憶?她這麼做,肯定是在謀劃什麼,說不定就是想引導所有人都往這方面猜測。”鬼主道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問道:“無月的精神力到底高到什麼地步了,怎麼連……連你都着道了?”

    “當時,本座的確是大意了,始終不相信她會真的出手,所以神魂沒有處在最巔峰的集中狀態。”鬼主回想起神女樓之辱,便是恨不得立即找到無月,與她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道:“無月是幻道神師,精神力又高得可怕,對上她,無量境之下任何修士都得將精神集中到極致才行。否則,哪怕被幻術影響了一瞬間,就能立即分出勝負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麼一說,本座倒是驚醒了過來。以本座的修爲和精神意志,怎麼可能被她的幻術影響那麼久?難道……難道她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一念定乾坤?”鬼主道。

    黎元天神大驚,道:“那我還是莫要得罪她了,三百萬枚神石雖巨,但是,將蒼長極的領地和神藏全部賣出去,再加上我這些年的積蓄,應該還是可以湊夠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我們分頭行動,本座這就去見神荼鬼帝。鬼族吃了這麼大的虧,酆都鬼城怎能坐視不管?”鬼主道。

    在瀚海莊園,張若塵設宴款待羅剎族和不死血族數十位神靈,瞭解到許多星空戰場上的情況。

    雖已過去三個月,但星空戰場上的諸天鬥法,卻始終沒有停止。

    天級強者交鋒,有的時候驚天動地,時空錯亂。有的時候卻無聲無息,是神念之間的碰撞,是精神意識的鬥法。

    別說三個月,便是一戰三百年都是有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【看書福利】送你一個現金紅包!關注vx公衆【書友大本營】即可領取!

    目前而言,天庭地獄雙方顯然都不想打得天翻地覆,不計後果,先毀星空防線,再滅修羅星柱界……最後,鬧得兩敗俱傷,萬界崩滅。

    真打成那樣,地獄界就算取勝,也要付出無法承受的慘痛代價,而且什麼都得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,現在更像是後一種情況,都在尋找對方身上的破綻,想要以最小的代價,換取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宇鼎,立在神殿中心。

    虛天圍着鼎身行走,時而打出能夠燒穿空間的神焰,時而以精神力灌注,時而動用虛無之力轟擊。

    可惜,宇鼎除了變大變小,再無半點異象。

    而且以他的修爲,居然毀之不掉,顯然不是假鼎。

    殿門的方向,一片紅色神光涌了進來。

    笑聲響起:“恭喜虛天,賀喜虛天,爲我命運神殿奪得傳世至寶。九鼎出世,正是象徵命運神殿將鼎盛萬古,主宰衆生命運。”

    紅色神光懸浮到了殿中,可見一具人身牛頭的骨神,骨頭上長滿密集的紅色長毛,足有數十丈長的樣子。而且,時長時短。

    虛天將宇鼎收了起來,道:“你們在星空戰場,和昊天不是鬥得正歡嗎?怎麼回神山來了?”

    牛頭骨神道:“虛天說笑了,以本尊的修爲,哪有資格和昊天鬥法?真正頂在前面的,還是九死異天皇、閻人寰、石祖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你謙虛什麼啊?你兇駭神尊沒能封天,不是心中一直不服嗎?去和昊天較量一場,保證大家都會服。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兇駭神尊倒也不生氣,道:“這次回來,是大家想要邀請你過去,一劍定勝負。”

    虛天嗤聲笑道:“本天都走了,誰來坐鎮命運神域?還想像上次那樣,被人打上神山?我們的天尊呢,怎麼還沒現身?他若不願做,本天願爲尊!”

    兇駭神尊見他脾氣還是那麼古怪,於是,不再提這事,道:“我兇駭神宮的大神被殺了,這件事關乎命運神殿的臉面,總得有個說法吧?”

    虛天瞪眼過去,道:“你想要什麼說法?”

    兇駭神尊道:“將張若塵交給本尊處置。”

    “交給你?明白了,你是覺得你們贏定了,可以輕輕鬆鬆收拾了昊天,所以要多惹兩位強敵出來。不就是兩個精神力天圓無缺,隨便打。”虛天冷笑道。

    兇駭神尊道:“本尊豈會那麼做?本尊只是想試探一下,張若塵在那兩位心中到底有多重的分量?”

    “若是分量足夠重,本尊拿着張若塵,必能讓他們投鼠忌器,不敢輕舉妄動。若是分量沒那麼重,就算殺了張若塵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等星空防線一破,必然是要拔掉星桓天和星天崖,現在得提前佈置了!”

    虛天揪了揪鬍鬚,道:“你這魄力,當真是不凡。就算本天找個理由離開命運神山,故意讓你得手,你就不怕惹出那個女人?她可以都放話了,張若塵是代她行走世間。”

    兇駭神尊道:“張若塵殺我兇駭神宮大神,本尊怎麼處置他都是應該的。天姥就算再強,也還不是始祖,依舊還在規則之內。”

    虛天道:“閻羅族那位太上的幼子來過了命運神殿,告訴本天,他可以作證,就是火澤神君差點殺死了般若。怒天可是一直都沒有表態,顯然是在靜觀其變,但你要以火澤神君之死殺張若塵,那邊是什麼態度,還真不好說。當年他恨的只是須彌,而且那股恨,隨須彌死了也隨之煙消雲散,甚至還爲須彌立了衣冠冢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閻羅太上天的意思?”兇駭神尊語氣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虛天懶得多說,道:“不說這個了,緋瑪王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別說你不知道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