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緋瑪王出世的消息,早已是在宇宙中鬧得沸沸揚揚,不少神靈都去查過她的底細,兇駭神尊怎麼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兇駭神尊道:“嫣紅大聖的確是出身兇駭神宮,但她這樣的聖境修士,哪有資格進入本尊的視野?說出來,虛天或許不信,她身上藏的秘密,兇駭神宮真無人知曉。”

    虛天自然是信的,若兇駭神尊知曉嫣紅大聖就是緋瑪王,恐怕早就對張若塵下手了!

    “極望和她一戰,可有結果?”虛天問道。

    兇駭神尊搖頭,道:“本尊趕過去的時候,戰鬥已經結束。可以肯定的是,她沒有被極望拿下。七十二柱魔神威名傳萬古,能列入其中的人物,哪有那麼容易收拾?”

    “如此說來,還真得往地獄界邊緣地帶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天下間,能讓虛天感興趣的事已經不多。而緋瑪王的身上,或許藏着長生不死之秘,必須得趁她徹底恢復之前,將她找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可別趁此機會,打張若塵的主意。”虛天道。

    兇駭神尊眼中浮現出喜色,笑道:“虛天都與本尊講清楚了其中的厲害關係,本尊哪還會輕易動他?”

    只要虛天肯去地獄界的邊緣地帶,也就絕對避不開諸天鬥法。

    而他們計劃的那件事,成功機會將大增。

    “天運司許如來,拜見虛天。”神殿外,傳來一道神音。

    虛天問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神師說,大婚的吉日已是推算出來,最佳時日,當是十九年後的千星連珠日。”許如來道。

    “要等這麼久嗎?”

    虛天向兇駭神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可是知曉,在來命運神殿之前,兇駭神尊先去了天運司。

    兇駭神尊身上紅毛噴張,笑道:“虛天既然要庇護張若塵,那麼,總得將這場大婚利用起來,做一些真正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來到五界天的許如來和宮南風,眼神異樣,道:“要等這麼久?十九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塵,看來你是真的暗戀月神,所以才願迎娶無月,都這麼迫不及待了嗎?”宮南風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在胡說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可沒有胡說哦,現在天下修士都是這麼傳的!都說,無月與月神長得一模一樣,她失憶後,你故意騙她,說她就是月神。都說,你在天庭,苦戀月神而不可得,所以見無月受了重傷,纔會壓不住心中情感,強行與之翻雲覆雨,當真是英雄本色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嘿嘿一笑,雙手拍掌,發出啪啪掌聲。

    這些話要是傳到月神耳中還得了?

    “居然還有人敢誹謗我,看來前些時日殺得還是不夠恨,無法震懾人心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宮南風道:“塵,你絕不是心胸狹窄之人,怎麼可能因爲他們的笑談,就降下神罰?再說,他們都是羨慕你,誇讚你,佩服你,絕沒有貶低你的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當時就算主動的是你,那無月堂主必然也是心裡願意的,所以,算得上是半推半就,兩情相悅,乾柴烈火。若不然她怎會答應虛天的賜婚?怎會幫你奪回神女十二坊在命運神域的產業,幫你奪回十界領地?”

    “以塵你的魅力,無月堂主必然是身心都淪陷了!求月神不可得,無月卻得之,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。”

    許如來站在一旁,道:“這段婚姻,是虛天賜下,有着他老人家的臉面在呢!若塵兄,不必有任何擔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爲什麼一定要等到十九年後的千星連珠日?”

    “千星連珠日,每二十個元會才能遇到一次,是整個地獄界陰氣和死氣最濃厚的時間。那時,黃泉星河中,足有上千顆主星會連成一條直線。據說,當年星桓天尊就是觀此天象,創出了天尊神通千星連珠。”許如來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此事反常,十九年對神靈而言,的確是彈指一瞬間。但,虛天的意思,可是讓他和無月儘快完婚。

    天運司怎會將時間拖延到那麼晚的時候?

    不管了,能拖延一日是一日,希望這十九年間能出現一些變數。

    “我將開啓日晷,閉關修煉,二位若是不忙,要不一起?”張若塵邀請道。

    許如來眼中浮現出異樣之色。

    當初張若塵進入《逆神卷》,他甚至動了誅殺張若塵的心思,雖被宮南風阻止,沒有付之於行動。但,張若塵怎麼可能完全不知道呢?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這般友好的邀請,讓許如來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宮南風倒是絲毫都不客氣,大笑:“好啊,正好最近閒得很,藉此機會,閉關修煉,破境成神。塵,你乃我真兄弟也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靠近過來的宮南風撞開,道:“少套近乎,催動日晷要消耗大量神石,進入其中修煉必須將自己的那一份給來,一枚都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仰天長嘆:“都說你富比神尊,卻與我一個聖境修士爭這幾枚神石,太小氣了!”

    最終,許如來幫宮南風給了神石,一起在日晷下方閉關修煉起來。

    多一個朋友,多一條路,張若塵很喜歡結交朋友,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歡四處樹敵的人。

    宮南風和許如來不是尋常人物,而且不是嗜殺之輩,值得結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飛逝,三千年過去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始終坐在時間長河畔,手舉釣竿,終於釣起來第一條魚。

    此魚,只有一顆頭顱,卻有十條尾巴,身體明亮如燈,不斷有時間印記光點從魚鱗中涌出,使得方圓數十丈的空間,時間變得異常紊亂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驚動,凝看過去,臉上神情很是詫異。

    竟真從時間長河中釣起來了一條魚!

    身旁,響起宮南風的聲音,道:“此魚名叫何羅魚,生在時間長河中。傳說,它可以自由穿梭過去和未來,但只能穿梭一天,而且從未來或者過去穿梭回現在後,生命會很快終結。所以,又被稱爲,一日何羅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是天樞針的器靈,天下間的事,少有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釣起如此一條時間神魚,她豈不是可以提前一天知曉未來發生的事?”夏瑜道。

    夏瑜,是張若塵邀請過來的。

    這些年的積累,她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,已是十分接近三十萬億道,達到準元會級代表人物的層次,不弱於當初的巫馬九行。

    但,最近百年,她修煉速度已是十分緩慢。

    宮南風道:“是這樣!但,何羅魚她釣了三千年,才釣起來一條,何等珍貴?明天大概率是風平浪靜,就算知道明天發生了什麼事,又有什麼意義?不如養在那裡,將來或許能派上大用場。”

    夏瑜起身,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我得離開,去渡神劫了!”

    “不再試試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她雖不甘心,卻還是坦然道:“潛力已到盡頭,若沒有驚天大機緣,不可能成爲元會級代表。能修煉成現在的根基,我已知足,將來至少是大神可期。”

    聖境的根基,至關重要,缺甚至可以奪取三成證道諸天的機會。

    準元會級代表和元會級代表看似差距很小,但,將來的成就極限,可能就是太虛境老死,和有機會衝擊無量境的差別。

    “你若信得過我,等我五千年,我送你一場驚天大機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夏瑜一怔,能稱驚天大機緣顯然是可遇不可求,就像本源神殿出世一樣,就算有這樣的大機緣,自己也根本得不到。

    五千年不破神境,就爲張若塵這一個承諾?

    夏瑜道:“好,等你五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宮南風笑得前仰後翻,道:“塵啊,你是不是閉關太久,精神思維已經混亂?日晷中的五千年,外界也就過去十三年而已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夏瑜暗暗鬆了一口氣,她也是剛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十三年,還是可以等。

    張若塵敲了敲額頭,道:“是啊,最近這些年,閉關修煉太久了!不行,再怎麼修煉下去,定要出大問題。”

    加上星桓天、崑崙界、黑暗大三角星域的閉關修行,張若塵已是修煉了不止一萬五千年。

    血屠、般若、羅乷、小黑、閻昱、白卿兒、血後、冥王、封塵劍神……皆不是凡俗之輩,但,沒有一個敢在短時間內,修煉這麼久。

    夏瑜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宮南風道:“最難消受美人恩,又一位淪陷了的傻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敢瞎說?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宮南風絲毫不懼,坐在地上,道:“哪有瞎說?因爲你的一句承諾,她願意苦等五千年,真以爲她是想衝擊元會級代表,纔等的?塵,你又不是當世諸天,別人憑什麼這麼信你?她當時肯定沒有反應過來,你說的五千年,是日晷中的五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劍十六!”

    張若塵舉劍畫圓,頓時萬劍齊出,五界天中的時間規則被劍道規則盡數排擠出去。

    宮南風嚇了一跳,連滾帶爬的向遠處逃遁,卻見張若塵這一劍並非是衝着自己而來,而是,一劍刺向手拿釣竿和何羅魚的海尚幽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大成的劍十六,一劍刺出。

    天地間,劍氣無處不在,盡向海尚幽若匯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一章!一共欠三章了……

    【看書領紅包】關注公..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