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七星帝宮中,頭頂九重天宇顯化出來,腳下踩着混沌光海。

    體內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,向九重天宇的更上方衝去,構建天宮之壁,之柱,之頂……,欲要凝聚出第十重天宇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第十重天宇只凝聚了三分之一不到,便是崩塌。

    “難道真的只有九重天宇?”

    所有力量波動和神異景象,全部都收回張若塵體內。

    雙目睜開,沉思細悟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聽劫尊者說過,《九天明帝經》,《三十三重天》,都是外人對《明帝經》的稱呼。

    既然《明帝經》沒有九天的束縛,那麼在神境之下,爲何不能凝聚出第十重天宇?

    經過多次嘗試,皆以失敗告終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在他旁邊顯現出來,渾身無毛,如白玉神體,道:“既然無法破境成神,那麼你現在只有兩種方法,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強。”

    “哪兩種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道:“第一種,與我換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體內的規則神紋越多,自然也就更強。只要規則神紋多到了一定地步,再加上你對劍道奧義的運用。別說僞神,就算是弱一些的真神,都能叫板一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自然是明白規則神紋的厲害。

    那是,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說到奧義,我還沒有問你,在本源神殿中,你到底從我身上,拿走了多少本源奧義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倒也坦然,道:“在本源神殿中,你、白卿兒、紀梵心,各得十分之一的本源奧義,這是單一生靈的肉身,能夠儲存的極限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神尊,正常情況下,也只能掌握十分之一的本源奧義。除非神尊建立本源神殿,將奧義聚在神殿中,才能掌握更多的本源奧義。”

    “神殿的作用,就是聚奧義。”

    “實際上,神境之下的修士,最多隻能執掌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。一旦超過,奧義便會外溢出去,流失到天地間。”

    “她們能夠做到,乃是因爲她們是本源掌控者。且,一個體質特殊,一個身懷可以存放本源奧義的異寶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夠做到,那是因爲你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分給你萬分之九十九後,我這裡,還有萬分之九百零一的本源奧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吃驚不小,怎麼都沒想到,他和白卿兒、紀梵心,各自取走了這麼多本源奧義。

    豈不是說,他們三人將來都有成爲本源主神的希望?

    須知,奧義的數量,既是“一”,也是無窮無盡。

    奧義的份額數量,並不是萬。

    實際上,十萬分之一,百萬分之一……哪怕是億分之一的本源奧義,都能讓神靈爆發出非同小可的戰力。

    天地間,半數以上的本源奧義,都聚集在本源神殿中。

    在本源神殿沒有出世之前,只有極少的本源奧義,散佈在宇宙中。修煉本源之道的神靈,必須花費數萬年的時間,才能凝聚來億分之一、千萬分之一的本源奧義。

    他們猶如是在空氣中,收集細小的水氣粒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白卿兒、紀梵心,則是直接從大海中,取走了大量的水。

    兩者的難易,不可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若是他們三人收走十分之三本源奧義的消息外泄,怕是神尊級別的存在,都會向他們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此去黑暗之淵,必然極其危險,我必須掌握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,成爲本源使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葬金白虎分出萬分之三十一的本源奧義,涌入張若塵體內。

    果然,本源奧義達到百分之一後,如同發生了質變,一縷縷奧義,涌向張若塵眉心位置,化爲一個指頭大小的光點。

    光點,以星辰還明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封印住本源奧義,不讓力量氣息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旦掌握某種聖道的百分之一奧義,成爲使者,就如化爲天地之心,氣運之子,無論走到哪裡,規則都會瘋狂向他匯聚過去,必然造成天地異象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張若塵出行,隨時都是異象滿天,映照星空,千萬裡外可見。

    還怎麼隱藏行蹤?

    現在只能先封印起來,等遇到真正大敵時,再使用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從葬金白虎那裡索要更多的本源奧義,因爲,暫時不需要,也掌握不了!以他現在的修爲,百分之一和十分之一的奧義,能夠發揮出來戰力都是一樣大小。

    葬金白虎道:“憑藉本源使者的身份,與天地間的本源規則將無比親近,它們會視你爲使者,將源源不斷的力量借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你還有另一種,提升實力的方法。便是,修煉絕對肉身道化。”

    “你必須要有兩手準備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在黑暗之淵,無法找到印雪天的屍身。你可以憑藉體內大量的規則神紋,和絕對肉身道化,強行衝擊神境。詛咒,未必壓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幽沉,點了點頭,道:“先換道。”

    目前,張若塵修煉出來的聖道規則,接近六十萬億道。若是分出一半,必定可以與葬金白虎交換到大量葬金規則神紋。

    那時,他不是神靈,卻能掌握比一般神靈更強的力量。

    因爲葬金白虎就不是一般的神靈,它的規則神紋,遠勝一般的真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換道結束後,張若塵繼續修煉。

    同時,也是在等待姑射歡歡和血屠。

    爲了掩人耳目,張若塵和血屠是先後離開三生界,約好在生死界星會合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則是去聯繫渡船。

    要渡的,是三途河。

    三途河流域是地獄界黃泉星河生靈和死靈的分界。

    往後,是修羅族、不死血族、羅剎族所在的宇宙星空,與天庭萬界一樣,依舊還屬於生靈的地盤。

    渡過了三途河,便是進入死靈的地盤。

    鬼族、屍族、骨族、死族、冥族、石族。

    當然,浩瀚宇宙,無邊無際,僅僅只是黃泉星河都不是人力能渡。一條河流,自然不是絕對的分界線。

    事實上,三途河詭異恐怖,藏有宇宙中最不可思議的未解之謎。

    因爲三途河的支流,能夠貫穿空間,在不死血族、羅剎族、修羅族,包括天庭萬界的每一界,都能找到它的蹤跡。

    這些支流中,漂浮着各界死去生靈的屍骨,源源不斷的,跨越空間,衝到三途河流域。埋葬在流域的地底,形成一座座陰地和死星。

    億萬年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鬼族、屍族、骨族無法繁衍後代,但是它們卻能源源不斷誕生出來。

    因爲他們活着的時候,就是不死血族、羅剎族、修羅族、人類、龍族、鳳凰、蠻獸、蛇、蟲、魚、鳥……

    死族和冥族,又是從鬼族、屍族、骨族中誕生出來,擁有了繁衍能力。

    可以說,整個地獄界死靈最大的秘密,便是隱藏在三途河中。這一條河,是地獄界能夠誕生源頭,死靈的初始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河段,便是神靈都無法橫渡。

    要去黑暗之淵,最快的方法,就是走生死界星,從七冤渡口渡三途河,跨越無常鬼城的空間蟲洞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回來了,徑直走入七星帝宮。

    “渡船已經訂好,明天就出發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止修煉,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麼呀?”

    “我在笑,以前根本不敢想象,有一天居然大神級別的人物,會親自去幫我訂船。真的是,此一時,彼一時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道:“可不要叫我大神,我纔剛剛突破神境而已,只是下位神。只有超過上位神的存在,才能稱爲大神。以後,還是叫我歡歡吧!”

    神境的境界:下位神、中位神、上位神。

    只有修煉到上位神的境界,神靈纔有機會渡過第一次元會界劫難。

    但,絕大多數神靈,修煉十二萬九千六百年,也達不到上位神的層次。

    達到超越上位神的境界,無一不是神境霸主,可以稱“大神”,或者“神境巨頭”。

    再往上,便是封王稱尊的層次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們還不能走,得等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必須得走了!”

    姑射歡歡眼神凝重,道:“去訂渡船的時候,我察覺到了一些強大的氣息,降臨到生死界星。仔細去查探之後,已是摸清楚他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這麼緊張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靜道:“我不是在爲我緊張,是爲你緊張,因爲,他們似乎都是針對你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張若塵生出了興趣,問道:“來的都是些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的無疆,冥殿的九齒狼神將、軍海神將,地煞鬼城的珞。至於,還有沒有別的神靈,便不得而知了!”姑射歡歡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皺起,道:“一路上,我們都有變化容貌,隱藏氣息。他們怎麼會追到這裡?會不會是你的行蹤,被他們推算到了?”

    “他們推算的,未必是我。你要知道,你雖然是不可推算之人,但,依舊有很多破綻。只要收集到你戰鬥時流失的血液,或者使用過的器物,還是能夠推算出你的大概方位。”姑射歡歡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中三族和上三族,在生死界星的勢力龐大,看來,這裡真的不能再待了!再等一天,若是血屠沒來……咦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這時,張若塵感應到了小黑的氣息,出現在生死界星。

    他和小黑之間,存在特殊的感應。

    “我得出去一趟,算了,它已經向我這裡來了,等它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的出現,讓張若塵又有了另一番算計。

    與其躲着無疆他們這些追殺者,不如佈置陷阱,引他們上鉤,出其不意,先打殘他們在說。免得他們一直跟在後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生死界星,是三途河畔最大的星球,是一顆九級生命星球。

    冰王星,也只是八級星球而已,大小已經不弱於一顆恆星,超過了一些大世界。

    九級星球,比八級星球更大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這樣的星球,一顆就比十座強界更繁盛,比張若塵的十界不知強大多少倍,諸神林立,聖境修士如過江之鯽。

    小黑來到生死界星便是感應到張若塵的氣息,於是,跨越重重山河大海,來到七冤聖城。

    此刻,它是人類的形態,穿一身寬大的玄袍,戴着黑色斗篷,站在一座宮殿一般富麗堂皇的建築外面。

    宮殿外,鶯鶯燕燕無數,皆是萬里挑一的美女。

    旁邊立有一塊聖碑,上面刻有“神女樓”三個字。

    神女十二坊,一百八十樓,遍佈地獄界。

    生死界星這種九級星球上,怎麼可能沒有其中一座?

    “好你個張若塵,都火燒眉毛了,居然還來照顧白妖女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小黑按照感應,很快在神女樓的一座宛院中,找到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輕重緩急?你的最大敵人,已經來了地獄界,你趕快逃吧!”小黑的第一句話,便是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人形的小黑,還有他那冷酷的氣質,看怔住了許久。

    “看什麼看,跟你說話呢!你一生之敵,很快就要降臨生死界星,再不逃,就來不及了!本皇是冒着極大的風險,前來給你通風報信。”小黑關切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靜自若,道:“你說的誰?”

    “池瑤女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緊閉的房門看了一眼,立即釋放出萬古歸一道域,道:“她來地獄界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爲了奪取刑天罐,營救刑天大神。本皇勸過她,叫她不要衝動,暫時把仇恨放置一邊,齊心協力對付冥殿。可是,她偏不聽啊!根本勸不住,反正本皇是盡力了!她對你的仇恨,不是一般的深。”

    小黑聲音冷沉,將黑色斗篷壓低了許多,怕被靠近過來的張若塵看見容貌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道:“我和她之間的恩怨和愛恨,又豈是你能化解得了?”

    “誰叫我們是最好的朋友,本皇肯定是站你這一邊,在她那裡,說盡了你的好話。但是,池瑤女皇是什麼人,你比本皇更清楚,她剛愎自用、目中無人、毫無感情,與她怎麼講得通道理?”小黑很無奈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小黑,你怎麼修煉出了人形?把斗篷取下,讓我看看,你長什麼樣子?”

    小黑連忙後退,身上爆發出神力,道:“別過來!本皇現在可是神靈,有大名大姓,再叫我小黑,本皇定然跟你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“退,後退,離遠一些,本皇的真容,豈是你一個聖境修士可以隨便看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以爲意,道:“不就是看一眼,至於這麼緊張?你又不是絕世美女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