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古嵐洋是生死界星的七十九座大洋之一,在靠近東海岸的海域中,建有整顆星球上最大的一座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傳送陣的直徑,得有三百里。

    此刻,方圓三百里的海域,空間劇烈震盪,爆發出明亮的光華。

    光華散去後,一道婉約而神聖的身影,出現在陣法中心。

    “拜見神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看守空間傳送陣的修士,齊齊單膝跪地。

    Wωω⊙Tтka n⊙C ○

    鬼族無上境大聖劉堯,沒有下跪,但,卻也低下頭顱。他心中暗暗震驚,最近這段時間是怎麼了,爲何頻頻有大人物降臨?

    般若身穿長袍,手持命運決杖,問道:“無疆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真神的行蹤,不是我等可以知曉。”劉堯恭恭敬敬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生死界星還有你們星宮不知道的事?算了,不爲難你,帶我去見星宮的御神。”

    劉堯和般若一前一後,化爲兩道聖光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御神,是陰御神殿的主人。

    般若走進陰御神殿,不僅看到了穿着一身神鎧的御神,也見到坐在下方的無疆、九齒狼神將、軍海神將。

    無疆大笑一聲:“如何?本神就說,神女聰慧絕頂,必然能夠找來陰御神殿。”

    般若走進神殿,腳下踩着液態的光紋,漣漪一圈圈,道:“御神雖然加入了星宮,可是,終究是冥族的神靈。同族修士,終究要好說話一些。”

    同時面對四尊神靈,般若卻沒有絲毫怯態,找到一個位置,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軍海神將好奇的問道:“般若神女還沒有渡神劫嗎?”

    般若的臉色變得沉重,眼中帶有疲態,嘆道:“在無定神海,我自碎真我之門,遭受了不可痊癒的創傷。若是不能彌補回來,恐怕將要步御邱神子和星落神子的後塵。”

    神殿中,四尊神靈皆是動容。

    無疆眼珠微微轉動,問道:“以神尊的手段,都無法治癒?”

    般若輕輕搖頭,道:“除非能夠以命運之道,將我散去的力量,重新吸收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散去的力量,可是都被張若塵煉化了去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忽的大笑起來,露出九顆尖銳的牙齒,道:“神女若是足夠有魄力,這次,不僅可以將自己的力量吸收回來,還能獲得更強的力量。就怕神女捨不得下狠手!”

    無疆一直盯着般若,很想看透她,到底是真的傷勢無法痊癒,還是裝出來的。

    般若雙眼陰晴不定,最終像是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,道:“人不爲己天誅地滅。在無定神海,助張若塵衝擊境界,本是看他潛力無窮,想要讓他欠下巨大人情,將來能夠有所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涉及到我自己的生死,和成神的希望。那麼只能將他欠我的東西,索要回來,這是天經地義的事,對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天經地義的事。”軍海神將附和一聲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境道:“若是能夠將張若塵的一品陰陽五行聖意和三品劍道聖意也奪走,神女將來必定可以封王稱尊。”

    兩位神將目光看向無疆,皆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本來他們還擔心,般若神女和張若塵關係親密,不肯相助,如今看來這位神女殿下早已後悔幫助張若塵,有殺張若塵之心。

    實在是太妙了!

    般若道:“本神女已經推算出,張若塵就在生死界星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推算了出來!”無疆道。

    般若沒有詫異,道:“不知無疆真神是如何推算到的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奪走了我的萬咒天珠,讓本神丟了好大的臉面。可是,萬咒天珠恰恰又成爲他最大的破綻。”

    無疆面帶笑意,道:“一件至尊聖器,哪有那麼容易完全煉化?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雙目中,浮現出灼熱光華,道:“既然張若塵就在生死界星,事不宜遲,我們現在就動手。”

    般若向坐在上方的御神看了一眼,道:“在生死界星動手?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和軍海神將想到星宮的規矩,頓時,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御神道:“張若塵是與羅祖雲山界的姑射靜同行,你們一旦出手,必定爆發神戰。星宮不可能坐視不管,此事,必須從長計議。”

    星宮,管理整個生死界星,與周邊星空。

    御神是星宮的神靈,擁有不小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但,星球上真的爆發了神戰,他承擔不起這個責任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策,或可使用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無疆道:“神女請講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和姑射靜來到生死界星,必然是想要走七冤渡,過三途河。三途河上,空間錯亂,且死氣旺盛,在那裏動手,甚至可以瞞過血絕家族的三尊神靈,讓張若塵死無葬身之地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無疆笑了起來,道:“此法甚妙,便依神女的策略行事。”

    軍海神將有些擔憂,道:“可是,我們並不知道,張若塵何時渡三途河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欠我天大的人情,目前並不知道我已對他動了殺念。既然如此,不如由我去會一會他,探查他何時渡三途河,還有渡三途河是要幹什麼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“神女親自前去,必能探查出究竟。”

    無疆站起身,對着般若拱手一拜。

    般若離開了陰御神殿。

    無疆臉上的笑容,漸漸收起。

    軍海神將眼中神光冷銳,道:“神女與我們恐怕不是一條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!此話,怎麼說?”無疆裝着不知道的樣子。

    軍海神將道:“既然般若神女能夠準確找到張若塵的位置,並且,與張若塵關係頗深。那麼,爲何還要去探查張若塵何時渡三途河?”

    “直接帶着我們一起前去,在張若塵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出手,頃刻間就能結束戰鬥。爲什麼要那麼麻煩?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難以置信,震驚道:“不至於吧!張若塵註定無法成神,般若神女又不蠢笨,爲何還要幫他,與我們作對?”

    無疆嘴角微微上翹,道:“想要知道答案,我們跟上她,不就行了?這次,說不一定,將會是一箭雙鵰!”

    無疆祭出一張黑暗陣圖,將九齒狼神將和軍海神將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三人的神軀和氣息,隨之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女樓中。

    大名大姓叫做“夏小天”的小黑,聽到張若塵的一番講述後,激動了起來,一拍桌案,大叫一聲:“好!既然冥殿的神靈前來送死,便先收拾掉他們。但,提前得說好,他們的神源得歸我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要藉助神源,煉製神丹。”

    姑射歡歡紅色的長裙下,兩條雪白**翹着,道:“神丹?一般的丹藥天師,都煉製不出神丹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又豈是一般的丹道天師?”夏小天冷哼道。

    千年不見,小黑變得更加自負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也不與他爭,道:“神源歸你,神屍歸我吧!正好,我要煉製一兩尊屬於自己的護法魔將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神魂歸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算煉化神魂,先把自己的聖魂,修煉到神魂層次。

    到時候他對奧義的運用,必定能夠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當然張若塵還不確定,斬道咒會不會壓制他修煉神魂。畢竟,大聖一旦修煉出神魂,也是可以稱爲僞神。

    夏小天道:“說吧!這一戰,怎麼打?”

    姑射歡歡的目光投向張若塵,等着他拿決策。

    “咦!她怎麼來了?”張若塵感應到了般若的氣息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的感應,是相互的。

    此刻,般若已是進入七冤聖城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眸中露出好奇的光芒,道:“誰來了?”

    “池瑤這麼快就來了?”夏小天心頭暗驚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本是翹着的美腿放了下來,露出慎重的神色。如果真是崑崙界那位池瑤女皇來了,豈不是有意思得很?

    “你們在這裏等我,我去會不會她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到來,讓張若塵意識到非同尋常。但,此事卻又不能讓姑射歡歡知曉,因此獨自一人前去密會。

    七冤聖城的東城,便是七冤渡。

    三途河就是從七冤渡流淌而過,河道寬闊無邊,連接向未知虛空。

    若是在星空中,就能看見,一條渾濁的,被死亡陰氣包裹的河流,從宇宙中流淌而來,穿過巨大無比的生死界星,流向黑暗的天外。

    河道與星球相接處,就是渡口。

    般若身姿纖細柔美,站在三途河邊。

    天空,繁星點點。

    前方的河面上,飄浮着數之不盡的屍體和白骨,有鬼火空氣中飛舞。並且,有着充滿穢氣、死氣、惡臭的風,從昏暗的河面上吹來。

    水流聲洪亮,波濤洶涌。

    她的身後,出現一道空間波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一圈圈空間漣漪中走出來,邁着緩慢的步法,來到她身旁,順着她的目光,看向航行在三途河上的一艘渡船。

    那渡船,得有千丈長,是一艘鬼船。

    鬼船的飛檐和欄杆上,都掛着鬼火燈籠,卻又霧氣茫茫,看不真切船上的景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鬼船上感知到了未知的兇險,但卻沒有放在心上,注意力落在般若身上,問道:“修爲恢復了嗎?”

    般若沒有回答,一雙深邃的眼睛中,充滿複雜的情緒,苦笑道:“你說,命運是不是真的決定了一切,縱然你再怎麼努力,也改變不了結局?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髮在風中飛揚,道:“命運神女不該說出這樣的話纔對。”

    般若自嘲:“我已查過典籍,斬道咒無法破解。冥殿之力,也非一人一神,可以對抗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心境很亂!你覺得,我成不了神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路,註定艱難。你的路,很有可能,真的斷了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因爲心中絕望,般若覺得什麼都已經無所謂,突然敞開心扉,道:“當年,我捨棄一切,來到地獄界,就是想要助你一臂之力。哪怕只能發揮出無比微小的一絲力量,也總比坐以待斃要強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當一個人註定只能是一種可悲的結局,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?”

    “當命運將你玩弄於鼓掌之中,你苦苦掙扎,勇猛前進,掃清一切阻礙,以爲已經改變了結局。可是後來,你卻發現,自己依舊沒能逃脫命運的安排。這又是一種什麼感受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臟顫動,目光悽迷,問道:“你在宿命池中,看到了什麼?”

    般若搖頭,雙目中落出淚滴。

    她心口巨痛,道:“我錯了!我不該自不量力的想要去改變命運,沒想到,命運的軌跡偏移後,換來的卻是你連神境都無法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運,因爲我的這個變數,變得更加悲慘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害了你,是我的自以爲是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聽我的,不要再想着衝擊神境,趕緊離開地獄界,也離開天庭。不要再插手任何爭鬥,不要再管這個世界的是是非非,崑崙界毀滅與你何干?天庭和地獄的戰爭,我們都只是兵卒,什麼都決定不了,爲何要加入進去?”

    “你得去一個任何修士都找不到你的地方,卸下一切包袱,按照自己最想要的方式,過最愜意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至少還可以活一萬年,兩萬年,總比……”

    般若不忍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般若是因爲,知道他被詛咒,註定無法成神,甚至可能被捨棄,被殺害,所以纔會心緒失控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般若雙目淚痕斑斑,望向了他,道:“你爲何還能笑得出來?你可知曉,現在趕來生死界星殺你的神靈,多不勝數。閻羅族捨棄了你,天羅神國也捨棄了你,甚至不死神殿也會捨棄你。你已經孤立無援!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他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她,道:“我笑,是因爲,你終於願意跟我講實話,願意敞開心扉,而不是一直隱藏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是池瑤,帶你去宿命池,看到了什麼未來的畫面吧?所以,你選擇了毫無保留的相信她。”

    般若擡頭看天,睜大眼睛,將淚水收回眼眶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呀?須彌聖僧乃是未來佛,他能知曉未來的很多事,如果我真的沒有未來,他怎麼會選中我做傳人?命運未必就一定不能打破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驀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般若,同時生出感應。

    只見,三途河畔,出現了一張黑暗陣圖。

    無疆、九齒狼神將、軍海神將皆是站在黑暗陣圖的下方,距離張若塵和般若僅有數十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    無疆拍手鼓掌,笑道:“精彩,實在是精彩。沒想到,堂堂命運神女居然一直想要對抗命運,今天真的是讓本神大開眼界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