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軍海神將的神軀,足有二十米高,渾身漆黑,皮膚流動金屬光澤。

    他大步向前,語氣沉厚而憤怒,道:“真沒想到,般若神女與張若塵的關係竟然密切到了如此程度,應該千年前就認識吧?”

    “般若神女莫非是崑崙界,或者是天庭的修士?”

    三尊神靈的忽然出現,出乎張若塵和般若的預料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落在無疆頭頂的那幅黑暗陣圖上。

    陣法銘紋玄奧絕倫,無法解析,能夠融入空間,契合天地。

    在無疆神境修爲的催動下,此圖爆發出來的力量,已是超越張若塵能夠理解的範疇,是一件非同小可的至寶。

    看着張若塵和般若的神情,無疆心中那口擠壓了千年的怨氣,終於散去。

    繼而,他露出一道略顯得意的笑容:“千年前,本神被神女殿下玩弄於股掌之中,當真是好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但,現在殿下是否已經明白了一個道理?”

    “什麼道理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無疆眼神一沉,道:“莫要將天下英雄都當成了蠢貨,否則愚蠢的,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般若將紛亂的心緒,暫時壓了下去,道:“我的確小覷了你,你能超越閻皇圖和羅生天,擁有今天的成就,倒也並非偶然。可是,到目前爲止,你也僅僅只是棋勝一子而已,誰能笑到最後,還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無疆顯得不以爲意。

    憑藉強大的修爲,他有資格蔑視還是聖境的張若塵和般若。

    無疆在三途河畔漫步行走,道:“老實說,神女過去如何,本神並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神女應該知道,本神一直都很欣賞你,甚至曾經一度傾慕於你。如果神女可以親手殺死張若塵,並且答應做本神的女人,今天的事,本神可以裝着什麼都沒有聽到。”

    他要的,不是揭露般若,或者毀掉般若。

    而是要得到般若,甚至將她控制。

    讓般若變成他無疆的奴僕。

    將一位神女,變成自己的奴僕,完全受他擺佈,只是想想,無疆都覺得血液沸騰,興奮不已,有一種大仇得報的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冷到冰點,道:“當年狩天戰場上的恩怨,只能算是種族排名之爭,各爲其主,各行其事,算不得什麼私人仇恨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今日,你的這番話,卻惹怒了我。”

    無疆眼神戲謔,道:“若是本神沒有破境,看見你生氣和動怒,說不定真會懼怕一二。可是現在,你的生氣和動怒,只會讓我更加的開心,開心你的弱小,我的強大。開心你的無能爲力,我的掌控一切。哈哈!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站在無疆身旁,張開滿是尖牙的嘴巴,道:“般若神女,無疆真神的條件,你到底答不答應?這是你唯一的機會,想清楚再回答!”

    般若手中的命運決杖,浮現出一道道明亮的命運光紋,道:“不需要想,只要斬了你們,今天的事,也就誰都不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給臉不要臉。”九齒狼神將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無疆很淡然,道:“無妨!不屈服的神女,纔是真的神女。等擒住了她,到時候,也就不用問她同不同意了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無疆神念一動。

    黑暗陣圖展開,化爲一片黑色天空,將張若塵和般若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圖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頃刻間,張若塵和般若眼前的景象大變,沒有了三途河,沒有了七冤聖城,只有無盡的黑暗,與黑暗下的一座座鐵質般的山嶽。

    空寂、死氣、陰暗。

    是由黑暗陣圖構建出來的世界。

    無疆的浩蕩神音,在整個世界中響起:“此圖,乃是我師兄丹靈神師煉製而成,可以封天藏地,隔絕世間一切感知。張若塵,你就別寄希望,血絕家族的神靈會趕來救你了!”

    “般若,你以爲本神真的需要等到進入三途河,才能對張若塵動手?你區區一個聖境,豈能明白神靈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動手!”

    空洞而冰冷的黑暗中,軍海神將忽然從張若塵和般若的頭頂上方,一腳踩壓下來。

    腳掌大如山嶽,蘊含無邊神力。

    氣壓滾滾。

    腳掌未至,規則神紋形成的風勁力量,已經化爲萬千利刃,四散穿梭,擊在張若塵和般若的護體場域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臂中,爆發震耳龍吟,一縷縷神焰流動在指尖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掌拍擊出去,將所有規則神紋盡數擊散,與軍海神將的腳掌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軍海神將嘴裏發出一道悶聲,巨大神軀,向遠處倒退而去。被張若塵一掌擊中的那隻腳,疼痛欲裂,輕輕顫抖。

    他只聽說張若塵曾一劍創傷死神殿的末海神將,但,自認爲要比末海神將強大不少,因此倒也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可是,這一交手,才發現自己錯得厲害。

    “嗷嗚!”

    一道狼嘯聲,傳入張若塵和般若耳中。

    聲音中,蘊含詭異的攻擊力量,能夠衝擊修士的聖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之強,在神境下,已是無人可比。但,被這道狼嘯衝擊,卻也是聖魂刺痛,差點離體飛出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在一座山頭上,顯現出神軀,腳下密佈神電,神威比軍海神將強大得何止一籌,道:“張若塵畢竟是俗世神話,由本神來誅殺,你去對付般若神女。”

    這話說出之時,九齒狼神將猛的一跺腳,一條粗壯的電蟒,蔓延出去,跨越數十里,衝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來勢洶洶。

    如一條神獸巨蟒攻伐而來,蟒頭猙獰,吐着蛇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從姑射歡歡那裏,探知道九齒狼神將煉化的乃是一位上位神的神源。而且,那位上位神活着的時候,還渡過了第一次元會劫難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九齒狼神將體內神源蘊含的神力數量和品質,都遠勝一般的僞神。

    僞神中,屬於一流高手,列在下三等的第二等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下三等第三等的末流,都是僞神中的一流高手。因爲,末流僞神,佔了所有僞神數量的九成以上。

    別的層次的僞神,數量都非常稀少。

    至於中三等僞神和上三等僞神,那是屈指可數的存在,世間罕見,戰力可與真神交鋒。

    張若塵認真了起來,釋放出萬古歸一道域,祭出藏山魔鏡。

    藏山魔鏡光芒大漲,化爲一輪璀璨明月,與衝涌而來的電蟒碰撞在一起。將電蟒,收入進了鏡面。

    隨後,電蟒又是反向衝出去,攻向九齒狼神將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眼中浮現出一抹驚異之色,一拳打出,將電蟒打得爆開,使得下方的地面上,遍佈電紋。

    “俗世神話,倒是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再接本神一擊,神狼凌天。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體內涌出如江似海的神氣,神氣中,一道道規則神紋交織,化爲一隻千丈神狼的虛影。

    他釋放出來的規則神紋,比軍海神將粗壯得多。

    千丈高的神狼虛影探出利爪,攜帶滿天雷電,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施展的,乃是一招神通。

    “並不是只有你纔會神通,看我血磨餘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以藏山魔鏡護體,雙手噴薄淨滅神火,頭頂上方化爲一片火海。火海中,一座血色磨盤凝聚出來,急速旋轉,轟擊向神狼的利爪。

    血磨餘燼已達到第十層,正是神通的級別。

    當初,血絕戰神在聖境之時,修煉到的最高境界,也是第十層。這是血絕戰神的一招絕學,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血磨擊碎狼爪,將神狼虛影和九齒狼神將同時擊退出去。

    血磨隨之爆裂而開,化爲淨滅神火,包圍向九齒狼神境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很快穩住身形,以神氣抵抗淨滅神火的焚煉,心中暗驚,“好厲害的張若塵,淨滅神火的溫度,怕是已經超過百萬級。這哪裏還是聖境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精修火焰之道的僞神,才能達到這個層次。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嘴裏吐出一口玄寒死氣,將淨滅神火吹滅,冷聲道:“張若塵,你的確有點本事,但是般若神女與僞神的差距,卻還很大。她可擋不住僞神的攻擊!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的確頗爲擔憂,目光向般若望去。

    那裏。

    軍海神將正一拳打出,拳頭足以磨盤大小,蘊含強橫的神勁,與般若已經只有咫尺之距。張若塵想要出手援救,都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僞神一拳,連白卿兒那樣的元會級天才都承受不住,更何況是般若?

    無疆瞳孔一縮,正想提醒軍海神將留般若性命。

    卻見,般若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將手中的命運決杖,輕輕揮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軍海神將攻出的一拳,像是軟綿無力,高達的神軀被命運決杖掀飛。

    他的拳頭、手臂、軀幹、頭顱、雙腿……依次化爲了一粒粒血色神沙,就連堅不可摧的神骨都沙化。

    只是瞬間,一尊僞神化爲一堆血沙,只剩一顆神源飛入般若左手雪白的手心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和無疆皆是怔怔失神,難以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喉結上下滾動,道:“她……她不是說,修爲有巨大缺陷,無法破境成神?”

    “她的話也能信?他早就踏入了神境。”無疆緊咬牙齒,沉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!三年前,回到命運神殿,沒花多少時間,我的修爲就盡數痊癒,並且一舉渡過神劫,踏入了神境。”

    般若繼而又道:“最近一段時間,若非我的心緒雜亂,又怎麼會被你找到破綻,追蹤到這裏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