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不吝讚美,道:“幽若的時間之道造詣高深,劍法卓絕,太白境大神中怕是沒有幾人是她的對手,未來必成命運神殿的一宮之主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若不破太白境,可能戰勝她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怕是不行!這些年與她多有交手,但至今尚無法摸透她的深淺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暗暗鬆了一口氣,笑道:“差着一個大境界呢,達到太白境,必能讓那小丫頭片子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小丫頭片子?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暗道,這丫頭片子的年紀,怕是比外公你還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從修煉以來,對自己便充滿自信,心中有無敵的信念。

    一身修爲不弱於人!

    正是如此,纔會擔心張若塵在太乙境就擊敗海尚幽若,那樣,他固然也會高興,但又何嘗沒有一股失落?

    心中無敵的信念,怎麼可能不受到打擊?

    實際上,張若塵帶給血絕戰神的壓力,已是超過了荒天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不怕被自己的外孫超越,但做爲強者,誰又是服輸的?

    “來怒天神宮,是想見般若?反正還有兩天時間,要不準備一下,連她一起娶了!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般若是有歉疚之心,也有想過重新來過,但,現在絕不是娶她的時機,搖了搖頭,笑道:“外面傳的那些,都只是謠言而已。我和般若的關係,還只是交情,而不是感情,距離談婚論嫁,還遠着呢!”

    “行吧,自己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血戰戰神想了想,又道:“我在外面等你,見完後,與我去一趟福祿神宮。”

    小黑還真從星桓天,將神藥“九眼血菖蒲”取了過來。

    服下神藥後,般若不僅傷勢痊癒,血氣甚至比以前更加渾厚,修爲隱隱間要破境到上位神中期。

    須知,像商弘、海尚明宮、青翡微這樣一等一的人傑,從上位神初期,到上位神中期,也是要修煉上萬年的時間。

    【書友福利】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,還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關注vx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可領!

    可以說,般若算是省下了萬年苦修的時間,爲快速破境太真,打下了基礎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怒天神宮,果然血絕戰神還在外面。

    一邊前行,張若塵問道:“外公來怒天神宮是爲何事?”

    “看看蒲傳奇!當年血絕家族會被針對,與這老傢伙關係甚大。慘啊,太虛境巔峰的大神,落得如此下場,就算活着離開怒天神宮,今後也必然鬱鬱而終,再無衝擊無量的機會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樣的人,才更危險呢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眼中一道寒芒閃過。

    是啊,蒲傳奇一旦脫困,必然是恨意滔天,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偏偏他修爲高深,戰力蓋世,一旦不要命起來,血絕戰神都得躲着他一些。

    “他等不到活着離開怒天神宮那一天了!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瞭然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真的是去看蒲傳奇?

    蒲傳奇又不是絕世美人,有什麼好看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此行,必是爲了清除隱患。至於他會用什麼手段殺死蒲傳奇,而不會讓人懷疑到他身上,張若塵就猜不到了!

    命運神山,滿山披紅,給人喜慶的氣氛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的真身顯現出來,氣勢磅礴,血氣渾厚如海洋,背後的命運之門高達三百萬裡,將空氣撐得膨脹。一雙星球般大小的眼睛,俯看下方的張若塵和血絕戰神,道:“張若塵,天賜神婚,又是在命運神殿舉辦成婚大典,這份殊榮,一個元會也未必會出現一次。你可知,虛天爲何會這麼做?”

    在命運神殿內舉辦成婚大典,與在福祿神宮、大劫宮,亦或者瀚海莊園舉辦,意義可謂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無月都不是命運神殿的神靈,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資格?

    張若塵拱手行禮,道:“晚輩心中惶恐,這份眷顧,實在是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福祿神尊道:“虛天有意讓你接手十二神宮之一的真實神宮,做未來真實神宮之主。你真理之道造詣高深,可擔此大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震動,如驚雷入耳。

    “好好考慮,這對你來說是天大的機緣,千萬不要錯過了!退下去吧,好好準備大婚的事宜。”福祿神尊的龐大身影,消失在神宮中,無量神威隨之散去。

    一路無言,張若塵與血絕戰神回到瀚海莊園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展開神境世界,與外界隔絕,這才道:“這不只是虛天和福祿神尊的意思!最近這幾年,你將成爲真實神宮少尊的消息,已傳遍宇內。必有別的勢力,也在推動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:“他們這是要離間我和星桓天,離間星桓天和天庭。真的是樹欲靜而風不止,我都低調了十九年,還是沒有躲過這場風暴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的身份,與表現出來天資潛力,註定將永遠處在風暴中心。但,你若做了真實神宮的少尊,身邊的風暴,就有命運神殿這堵足夠高的牆幫你擋住。有沒有想過,答應下來?”

    “外公希望我答應下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詫異,畢竟血絕戰神是地獄界的神靈,肯定是希望張若塵成爲地獄界的一員,而不是將來在戰場上相遇,刀兵相見。

    就像池瑤她們,也都是希望張若塵回到天庭。

    立場不同,考慮問題的方式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一旦天庭的第一道星空防線被攻破,星桓天、星天崖、百族王城也就成爲地獄界繼續前行的阻礙,如鯁在喉,必須拔掉。”

    “無論你是真心加入命運神殿,還是假意爲之,這對你而言,都是在爭取成長的時間。如今的你,需要一股足夠強大的力量遮風擋雨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如此不看好星桓天和星天崖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在地獄界大軍的面前,整個天庭尚且節節敗退,何況是星桓天和星天崖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思片刻,搖了搖頭,道:“我不能答應!”

    “爲何?”血絕戰神平靜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換做是地獄界和天庭戰爭爆發之前,或者換做是我沒有做星桓天之主,有這樣一個選擇,我有可能會答應。畢竟,做真實神宮的少尊,未必一定要做太多的事,完全可以像虛天那樣,閉關修煉。”

    “但現在,在明知星桓天和星天崖將有危險的情況下,選擇加入命運神殿,做一宮之少尊,這完全就是背信棄義,貪生怕死。縱然找再多的理由說服自己,我也絕對過不了心理這一關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確幫過星桓天和逆神族,但九天前輩、漁謠神師、卿兒、崖主,也都曾幫過我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大笑了起來,道:“好,不愧是我血絕的外孫,有此心性和義氣,星桓天和星天崖那些修士真是好氣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過來,血絕戰神剛纔完全就是在考驗他,看他能否經受住真實神宮少尊之位的誘惑。

    若他答應下來,血絕戰神心中或許纔是真的失望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放心吧,天庭的第一道星空防線,沒那麼容易被攻破,留給你的時間還很多。你得明白,星天崖和星桓天也不希望第一道星空防線被攻破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是希望現在這樣的局面,能夠一直維持下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笑道:“畢竟你外公也是需要時間修煉,只有達到無量境,才能真正大展拳腳。並且,在這風雲變幻的大世中,爭取到更多的話語權和生存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將日晷取出來,遞給血絕戰神,道:“最近這些年,閉關修煉得太久,暫時應該不會使用日晷了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並未矯情的推拒,接過日晷,道:“我代表不死血族,借日晷百年。你想要什麼,現在可以儘管提。”

    代表不死血族借,與自己借,顯然是不一樣的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相信,就算血絕戰神邀請不死血族別的神靈一起修煉,邀請的,也一定是他可以絕對信任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與血絕戰神客氣,確切的說,不和不死血族客氣,道:“神石我不缺,神器我不缺,神丹暫時對我沒有什麼用。這樣吧,神王符、神尊符多給幾張?”

    目前而言,無量境之下,若是單打獨鬥,張若塵就算打不過,逃走還是頗有把握。

    但,怕的就是,像上次一樣,被一羣太虛境大神圍攻,或者是遭到無量境神靈的獵殺。

    “行,這件事,我會與老傢伙商量一二。”血絕戰神答應下來,安心將日晷收起。

    有了日晷,要破太虛境中期和太虛境巔峰,也就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“這兩天,你多準備一下,無月不是尋常女子,與她成婚,少不了許多禮儀,還是很繁瑣的。”血絕戰神對此頗有經驗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動,問道:“外公與無月應該談了吧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是想問,我是否支持你迎娶無月?其實,無月的確開誠佈公的與我談過。她說,她答應虛天賜婚,有很大原因是爲自己謀一條後路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