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狼嘯聲,驚天動地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洶涌的神電風暴,從九齒狼神將體內涌出。

    他神血燃燒,神軀不斷膨脹,血肉像變成紫色,散發灼目至極的光華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怎麼都沒想到,自己竟會被一個聖境修士,逼得燃燒神血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張若塵長髮如飛起的柳枝,眼神凌厲,一劍斬下去,劈出金色的絕世鋒芒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的九顆尖銳牙齒,從嘴裡飛出,與神電風暴融合在一起,迎向刺目的金色劍芒。

    九顆牙齒,每一顆都融合了一件高品級君王聖器,可組合成一套,爆發出來的威力,足以比擬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這是它以“九齒”封神將的原因,也是它最大的底牌。

    張若塵劈出的這一劍,可謂驚世駭俗,破開神電風暴,斬在九齒狼神將的左肩。

    劍鋒和神軀對碰,強勁的神力,炸裂而開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劈下去一米多深,將九齒狼神將的肩骨斬斷,血泉噴涌。

    但,他神軀此刻增長到了數十米高,未能傷到臟腑和致命根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左手打出一拳,擊在張若塵胸口。

    一道道葬金規則神紋,在張若塵胸前,凝聚成一道金色光盾,擋住了九齒狼神將的這一拳。那股衝擊力,將張若塵震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中的沉淵,不斷滴落神血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黑暗陣圖封閉了天地,我無法憑藉劍道奧義調動天地間的劍道規則。否則這一劍,至少可以斬下他一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,最大的原因,還是自己對奧義的理解太淺薄。否則,就算黑暗陣圖是神師煉製,也禁不住奧義的力量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探爪摸了摸左肩處的血液,雙目變成紅色,暴戾的長嘯:“你最強攻擊也不過如此,難以對本神造成致命威脅。現在,本神也讓你見識一下,神靈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他的頭頂上方,浮現出一片灰色神雲,蔓延千里。

    一條條電河,在雲中流淌。

    所有電河,都涌入九顆牙齒,頓時九牙合一,化爲一柄灰色的骨刃,將黑暗陣圖的一道道陣法銘紋切割,向張若塵斬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去,感受那股懾人的威勢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認,做爲下三等第二等的僞神,九齒狼神將比那些末流僞神強大了太多,完全不是一個層次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與葬金白虎換道,他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就算換道之後,在不動用奧義的情況下,怕是也只能拼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燃燒神血,九齒合一,含怒一擊,威力可想而知強大到了何等地步。張若塵輕嘆一聲,身上白光大漲。

    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化身本源使者,如天地之心,道法之源,種種本源異象在他身邊呈現出來,花開照神蓮、氣衝本源塔、光雲本源海……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即便黑暗陣圖封天鎖地,天地間的本源規則依舊源源不斷衝入進圖卷世界,匯聚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爲何本源規則變得如此活躍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有修煉本源之道的大神,在生死界星施展神通?”

    “所有本源規則都向三途河畔匯聚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七冤聖城中的聖境修士,都察覺到異動,感到驚駭不安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本源使者爆發出來的波動,比神威都可怕。

    “肯定出事了!”

    身穿一身玄衣的小黑,化爲一道殘影,率先衝出神女樓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緊隨其後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操控調動來的本源規則,一指點出,與九齒合一的骨刃刃尖對碰在一起,能量漣漪一圈圈蔓延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骨刃爆開。

    化爲九顆三米多長的狼牙,激射倒飛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滿臉驚懼,口吐鮮血,站立不穩,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居然是本源使者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被本源神光包裹,飛身而起,輕飄飄的一掌推出去,再與九齒狼神將碰撞一擊,將他打得撞擊在一座金屬山嶽上,鑲嵌到黑暗陣圖的陣法銘紋中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想逃,卻發現無處可逃,連忙大喊:“無疆真神!”

    正在與般若鬥法的無疆,這才注意到九齒狼神將居然被張若塵逼入了絕境。就在他分心的一剎那,般若斬出的五彩石劍,從他腰腹處劃過,拖出一道長長的血口。

    頂尖強者爭鬥,容不得半分破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的拳頭落下,將九齒狼神將的頭顱打得爆碎,化爲血霧。

    藏在血霧中的氣海,亦是破碎而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破碎的氣海中,抓出一枚灼熱到極點的神源,滾燙無比,重如星辰,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,在裡面流動。

    這是一位上位神修煉出來的神源!

    可惜,臨死之時,九齒狼神將自知無法自爆神源,於是自毀神魂。神源中的規則神紋,極爲散亂,流失了大半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枚神源,已經算是殘缺。

    聖境修士煉化它,需要花費十倍的苦修,纔可能成爲僞神。不過,它煉製神丹的價值,卻是不受影響。

    九齒狼神將的無頭殘屍中,依舊蘊含部分神魂,手腳掙扎,沒有死透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將他封印,收入進藏山魔鏡中,暫時鎮壓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!很好,你體內的本源奧義,不,是你體內的所有奧義,都將歸本神所有。”

    無疆怒到極點,同時又興奮到極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居然掌握着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,是一位本源使者。若是這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屬於他,無疆有信心,在數百年之內,擁有鬥戰上位神的戰力。

    無疆站在天空,嘴裡持續的發出笑聲,精神力和神氣源源不斷注入黑暗陣圖。

    陣圖世界開始收縮,空間擠壓。

    陣法銘紋變得密集,猶如化爲萬千鎖鏈。

    般若已是與張若塵會合到了一起,手中命運決杖,重重擊在地面,與真我之門一起,凝成一個球形的光罩。

    蜿蜒的冥河,在光罩上流動。

    但,她拼盡全力,也難以抵擋黑暗陣圖,光罩被不斷擠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託舉,撐起一座本源光海。

    “沒用的,你雖是本源使者,可是畢竟還是聖境修爲,能夠調動的力量有限。無疆的這張黑暗陣圖,是陣法神師煉製出來,就算我們合力,也支撐不了多久。”般若幽幽一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若是沒有被困在圖卷中呢?”

    “若是沒有被困在圖卷中,我應該有六成把握,可以將他擊敗。可惜,沒有如果。”

    般若一雙秀目,時而柔情,時而冰冷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想將本源奧義轉交給般若,但想到她雖是真神,卻不主修本源之道,根本無法發揮出奧義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你們好好享受自己的最後時刻吧,很快,黑暗就會將你們吞噬,而你們現在擁有的一切,都將歸我。”無疆的聲音,從黑暗中傳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般若眼前只有無盡黑暗,看不見他身在何處。

    爲了防止張若塵逃走,無疆不再留手,要將般若一起煉死在圖中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般若雙目浮現出一縷縷火焰,準備施展禁術,強行衝擊黑暗陣圖。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,也要帶着張若塵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再等一等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般若看了他一眼,見張若塵比她這個真神還要鎮定,頓時,收斂眼中的火焰,繼續支撐,對抗黑暗陣圖的壓制。

    片刻後。

    光罩和本源之海,被壓制得只有直徑丈許的時候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頭頂上方的黑暗中,浮現出二十八顆星辰。

    二十八星皆在顫動,將黑暗驅逐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笑意:“援兵終於來了!”

    二十八星越來越明亮,將黑暗陣圖形成的世界,撕裂出一個圓形的窟窿。小黑的聲音,從窟窿外傳來,囂張至極:“區區一張陣圖,怎麼可能難得住本皇?”

    “這陣圖,是陣法神師煉製的。”姑射歡歡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陣法神師煉製的又如何?一件殘次品而已,況且,又不是陣法神師真身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“看本皇的神陣,九天十地誅神誅魔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三件至尊聖器和二十八件君王聖器,結成一座陣法,與黑暗陣圖對碰在一起,陣法銘紋相互衝撞。

    很快黑暗陣圖被擊碎一大片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和般若遭受的壓力一輕,陣法銘紋如潮水一般退去。

    天空的二十八顆星辰,正是二十八件君王聖器散發出來的光華。

    小黑煉製的這種陣法,名叫“三垣二十八星宿大陣”,是一種次神級陣法。不過,隨着它踏入神境,又花費大量資源祭煉。

    將陣法,終是煉到神級。

    般若提手揮杖,將黑暗力量一掃而盡,命運決杖的杖身,更是跨越空間,轟擊在了無疆的身前,將他打得墜入三途河。

    無疆怨恨至極的瞪了小黑一眼。

    若非是這個穿着一身玄袍的詭異神靈突然出現,憑藉高深的陣法造詣,破了黑暗陣圖,再給他片刻時間,他就能煉殺張若塵,奪得大量奧義。

    可恨!

    可恨至極!

    “瞪什麼瞪,眼睛給你挖了!”小黑沉聲道。

    般若一手持着五彩石劍,一手持命運決杖,衝入三途河,近身攻擊向無疆。無論如何,無疆必須得死。

    而且,不能讓他將任何消息傳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小黑傳音:“助我一臂之力,殺死無疆,他知道了不該知道的隱秘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傳音姑射歡歡,畢竟無疆身份非同小可。姑射歡歡若是大搖大擺的插手進來,無疑是代表羅祖雲山界與冥族和黑暗神殿開戰。

    這個後果,姑射歡歡肯定會仔細掂量,張若塵不想強人所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