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無月會說出這樣的話,果真是開誠佈公?

    血絕戰神又道:“她告訴了我,她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秘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此事追本溯源,得從星桓天尊在世時講起。星桓天尊窮其一生,都在尋找不死之法,而且盯上當時已經活了六世的九死異天皇。”

    “星桓天尊殺了九死異天皇的第六世身,奪了他的不死之秘。”

    “但,星桓天尊卻沒有料到,九死異天皇並未真正被殺死,而是活到了第七世。等星桓天尊老死之後,第七世的九死異天皇,將星桓天尊得到了不死之秘的消息,告訴了他的四位弟子,這才導致後來的四子分屍。”

    “而第七世的九死異天皇,則帶走了星桓天尊的妻子古之月神,以作報復。古之月神死後,葬在一處秘地,過了無盡歲月,墓中孕育出一道鬼魂。”

    “這道鬼魂,在九死異天皇的引導下,誕生出靈智,踏上了修煉之路,就是現在的無月。”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聽過虛問之的分析,知道九死異天皇可能在“四子分屍”的歷史公案中扮演重要角色。但,聽到這等隱秘,依舊心中震撼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所以,無月的意思是,九死異天皇和酆都大帝將來必有一戰?她借虛天賜婚,從而依附到虛天門下,爲自己找一條後路?這不對啊,若是想依附虛天,直接嫁給虛天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她說,她謀的後路是你,她覺得你將來絕非池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外公信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爲何不信?我外孫將來成就,必在酆都大帝和九死異天皇之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自己雖有此心,但現階段還不會如此好高騖遠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張若塵搖頭道:“不對!酆都大帝就算是星桓天尊屍身孕育出來的鬼魂,卻也已是新生,是完全不一樣的一個人。他若擁有星桓天尊的記憶,還與上一世有糾葛,早就已經打上黑暗神殿。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其二,就算酆都大帝和九死異天皇一戰,與她無月有什麼關係?怎麼都波及不到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第三,無月所說的關於星桓天尊和九死異天皇的秘事,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,絕對不是實情。而且,做爲一道多年後從屍身上誕生出來的鬼魂,她不可能知道當年的秘事。九死異天皇也不可能將這樣不光彩的事,告訴她。”

    所謂鬼魂,絕大多數都是地魂。

    地魂,則是生靈或者屍體的影子,會在三途河流域脫落下來,化爲鬼族。正是如此,鬼族幾乎都沒有前世的記憶,也沒有影子,是完全的新生體。

    而修士修煉的聖魂、神魂,都是由天、地、人三魂中的人魂修煉出來。人魂,也能脫變成鬼族,但需要一些特定的方法。

    無月絕對不可能是古之月神的人魂,因爲人魂,不可能從兩百多萬前活到現在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笑道:“你說的這些,我都考慮過,但你忽略了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若塵啊,你太小看自己了!你可知,你現在已經帶給外公我多大的壓力?連外公都有壓力,無月與你爲敵,就真的沒有壓力?就真的沒想過將來會死在你手中?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你剛剛成神的時候,便引得擎天和黑暗神殿殿主同時出手。對他們而言,你尚且是威脅,讓他們忌憚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你,形成的威脅,勝過那時何止十倍?”

    “現在之所以沒有人動你,一是忌憚天姥,二是虛天的態度不確定。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,目前階段,天庭和地獄誰都不想得罪星桓天和星天崖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天庭第一道星空防線被攻破,地獄界不再需要穩定星桓天和星天崖的時候,你的處境,就會變得危險。若是你又拒絕了虛天,不做真實神宮的少尊,外界必會認爲你和虛天交惡。到時候,潮水洶涌之下,只天姥神使的一個身份,怕是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原因,讓外公很矛盾。一方面是希望你答應做真實神宮的少尊,一方面又不希望你變成一個讓我感到陌生和厭惡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,你知道外公最喜歡你的地方是什麼嗎?其實並不是你的天資,而是你可以爲了孔樂,赴湯蹈火,敢闖地獄界,敢戰修辰。最後,哪怕受全天下的辱罵,也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這天下間,能始終將情和義放在第一位的神靈,已經不多了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失笑一聲,繼而眼神重新變得銳利,道:“目前,無月必然是心屬黑暗神殿,而且必然心中有許多謀劃,甚至包括在時機合適的時候置你於死地。但,她所說的,爲自己謀一條後路,並且看好你的潛力,也絕對是她的另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當她知道自己所謀之事不可爲的時候,後一種選擇,就是她唯一的生路。就像她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選擇了你一般,從那時起,她就做了兩手準備。”

    “此女,終究是危險得很,而且身上有大因果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卻毫不在意,道:“她若果真抱着一進一退兩種策略,那麼她就算要殺你,也絕對不會親自動手,反而會處處助你。就像這一次,黑暗神殿對付神女十二坊和血絕家族一樣,無月所扮演的完全就是一個失憶者,將無邊推出來做了主兇。”

    “她說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,無邊本是想要殺了你,是她獻計,才救了你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歎服,無月做事當真是滴水不漏,難怪可以說服血絕戰神。

    “舅舅的死,多少與她獻計有些關係,外公就真的不恨她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眼神中浮現出一抹深沉,反問一句:“真要追究到那個地步,青盛的死,你和我的責任,豈不是更大?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心皆震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青雲臺死了,青雲闕也付出了代價,蒲傳奇也會死,就到此爲止吧!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虛天賜婚,她嫁給了你。我一個做外公的,只能幫你分析其中的利弊和各種可能性,最終做決定的,只能是你自己。你不是小孩子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外公覺得,九死異天皇真的有不死之法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笑了笑:“世間哪有什麼真正的不死之法?真有不死之法,星桓天尊怎麼會死?”

    “不過是一世一世的脫變而已,就像你,現在算是你的第二世了吧?等你死後,只要保存下來的肉身,可以脫變成屍族、骨族,這是第三世。”

    “屍族和骨族隕落,可以石化,脫變成石族。這是第四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如此這般,每一世都是新生。就像佛門的轉世金童一般,各有其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,每一次新生,能夠保存多少前世的記憶?每一次新生,都是全新的一個人,都要重新修煉,還能修煉到神境嗎?會死在中途嗎?會神形俱滅嗎?”

    “像九死異天皇這種,活了九世,每一世都能修煉到極高境界,還必須要落得善終。整個宇宙,只此一個而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,道:“如此說來,九死異天皇所謂的不死之秘,應該是掌握了某種手段,可以保存下來前一世的部分記憶。還有,應該是可以將前一世的部分力量,傳承到後一世,所以可以每一世都能修煉到極高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是掌握了某一種至寶!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老屍鬼,道:“還得有一種特殊的功法,每一世都能修煉的功法。”

    對於九死異天皇那種層次的強者,張若塵和血絕戰神也只能窺到一些皮毛,別的全靠猜測。真相如何,當世的諸天,也未必清楚。

    那是九死異天皇最大的秘密!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血絕戰神的神境世界,回到瀚海莊園。

    莊園中,張燈結綵,貼滿喜字。

    廊道上,花園中,樓閣上,隨處可見身穿綵衣的侍女,忙碌不休。

    “拜見若塵界尊。”

    一百零八位渾身散發強大威勢的神靈,整齊站在塵心皓月神殿外,向走過來的張若塵單膝下跪行禮。

    場面甚是壯觀。

    都是僞神神將,他們身穿大紅喜袍,顯得怪異無比。

    “混蛋,什麼界尊?該稱呼少尊!你們眼前這位,乃是真實神宮的少尊,未來命運神殿的巨頭之一。”

    【書友福利】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,還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關注vx公衆號【書友大本營】可領!

    血屠一腳踹出去,將兩位不死血族的僞神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聲問道:“什麼情況?”

    “都是大族宰找來的,一共一百零八位神將,又稱一百零八喜神,意爲大吉。後天,他們會和師兄你一起,去往黑暗神殿接親。這陣勢,還可以吧?”

    血屠低聲又道:“本來大族宰有意請一百零八位真神的,但被老族長痛罵了一頓,說那是一族之長娶正妻的時候,纔有的陣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知道外公浮誇,喜歡大排場,有這樣的安排,倒也並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老族長來了命運神域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那是自然啊!去黑暗神殿接親,自然是得有一位足夠分量的長輩一同前去才行。大族宰擔心黑暗神殿那邊故意挑事,所以請來了老族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深吸一口氣,萬萬沒想到外公會將老族長請出來坐鎮。這分量,算是足夠的重了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