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沒有了黑暗陣圖的封鎖,無疆和般若身上爆出來的神威,迅速傳出去,蔓延千萬裏。生死界星上的神靈,紛紛生出感應。

    三十萬裏外。

    一座形似伏牛的神山中,一位鬼族神靈,從地底古棺中走出,凝望七冤古城的方向,疑惑道:“什麼情況,命運神殿的神女,怎麼與黑暗神殿的無疆鬥法了起來,還戰得這麼激烈?”

    百萬裏外,有一座破爛的殿宇,裏面枯枝敗葉,爛石雜草。

    殿宇荒廢已久,裏面有着一尊被蛛網裹纏的石像。

    盤坐那裏不知多少萬年的石像,忽然雙目睜開,眼中神光萬丈,自言自語的道:“原來是兩個小輩在戰鬥,沒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石像閉上雙目,殿宇又變得破爛平凡。

    生死界星,不屬於任何一方勢力,獨立於十族之外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整顆星球上,隱居有不少神靈。他們或是沉睡於地底,或是坐鎮在神殿,或是享樂在市井。

    被驚動的神靈不少,可是,只有極少數向七冤聖城趕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疆眼神獰然,知道今日想要殺張若塵,已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他想立即將消息傳出去,從而毀掉般若。

    可是他想到,般若是命運神女,又有怒天神尊這個靠山,就算消息傳出去,別的勢力也不敢動她,只有命運神殿可以處置她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一旦擒拿了般若,必然會將張若塵也揪出來。

    一旦張若塵被抓去了命運神殿,身上的奧義和至尊聖器,自然會被命運神殿奪走,哪裏還有他無疆的份?

    單單只是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,便是讓大神都會心動,會不擇手段奪取。

    沒了張若塵這個“軟柿子”,無疆還能去哪裏奪取這麼多奧義?

    “般若神女,我們的仇,今日算是結下了,冥殿絕不會善罷甘休!”

    無疆與般若對碰一擊之後,身形急速向三途河的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“哪裏走,本皇來鎮壓你。”

    小黑駕馭三垣二十八星宿大陣,從天而降。一道道陣法銘紋,從三件至尊聖器和二十八件君王聖器中飛出,封鎖無疆退走的空間。

    三件至尊聖器之一的泰坦鬼斧,足有山丘那麼巨大,劈斬下去。

    無疆打出已經殘破的黑暗陣圖,化爲一座黑暗金屬世界,與泰坦鬼斧碰撞在一起,擋住了神陣的攻伐。

    般若豈會放無疆離開?

    做爲神女,她掌握有萬分之三十的命運奧義。

    此刻,般若以命運奧義,引來天地間數之不盡的命運規則,全部都注入手中法杖。

    並不是說,神靈掌握了萬分之三十的命運奧義,就能立即擁有調動天地間萬分之三十命運規則的能力。

    奧義的運用,需要參悟理解,需要強大的神魂支撐,需要技巧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以姑射靜元會級代表人物的資質,成神後,到現在,都還無法運用奧義的力量。

    以無疆的絕代英姿,也認爲自己就算奪得了百分之一的本源奧義,亦要花費數百年時間參悟,才能運用幾分。

    般若才成神不久,神魂不夠強大,對命運奧義的運用,還達不到百分之一。換言之,她連百萬分之三十的命運規則,都還調動不了!

    可是,就這不足百分之一的奧義運用,卻給無疆造成巨大壓力。

    “才成神數年而已,她居然已經可以運用奧義的力量,必然是因爲真我之門。”

    無疆雖掌握有奧義,可是卻還無法運用奧義,因此,顧不得收回黑暗陣圖,踏水而行,急速遠遁。

    般若將法杖舉過頭頂。

    頓時命運神山的虛影,在天空顯現出來,高大巍峨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法杖揮了下去,命運神山隨之壓下。

    無疆咬緊牙齒,眉心黑色電紋中,飛出一道蘊含強大黑暗力量的毀滅光柱,擊在命運神山的虛影上。

    但,無法阻擋。

    命運神山虛影落在無疆身上,壓穿冥界之國,將他打得沉入三途河。

    三途河廣闊的河面,深深的沉了下去,大量河水和白骨死屍飛向宇宙虛空。神力波動,直是傳到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離得最近的七冤聖城,護城大陣都差點被摧毀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泰坦鬼斧劈開黑暗陣圖,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小黑眼疾手快,連忙將兩塊殘圖收取,塞進衣袖。

    這可是陣法神師煉製的寶物,雖然只是殘次品,對陣法師而言,依舊如同聖經神書,可以研究出很多有價值的東西。

    七冤聖城的上空,散發出一道又一道神威。

    諸神降臨,個個神軀高大,腳踩光雲,使得聖城中的修士,全部都跪伏了下去,顫抖不安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岸邊,本是想要攔截無疆傳出的神念,卻發現無疆似乎沒有要將消息傳出去的意思,心中不禁思量了起來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擡頭看了上空諸神一眼,眯眼笑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,你們怎麼與無疆鬥法了起來?”

    “無疆想要殺我,奪取我身上的奧義和至尊聖器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道:“不對吧!”

    “哪裏不對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爲了奪取奧義和至尊聖器,般若神女做爲冥族的一員,應該和無疆聯手,將你殺死,一起瓜分纔對。怎麼他們兩個,像是有生死大仇一般,打得天翻地覆?”

    這的確很難解釋!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道:“因爲,她愛上了我,而且是無法自拔的那種。”

    看着張若塵那嚴肅的神情,姑射歡歡瞪大雙眸,感到無法相信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,道:“你根本不會明白,當一個女人愛上一個男人之後,往往就會變得執着和不顧一切。別說是奧義和至尊聖器,無法改變她的愛。就算是一件神器,在她看來,也沒有我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姑射歡歡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什麼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般若神女的確是愛上了你,要不然,在無定神海,怎麼會自碎真我之門助你破境?而且,我也明白,當一個女子愛上一個男人之後,的確對奧義和至尊聖器都會失去興趣,就像我一樣。”

    姑射歡歡笑靨漣漣,凝看張若塵那張輪廓分明的側臉,簡直俊美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像她這麼撩,誰扛得住啊?

    張若塵扛得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心情與她談情說愛,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三途河上和天空的諸神,忽的,長聲一嘯:“無疆欲要殺我,奪我身上奧義和至尊聖器,此仇不共戴天。今日,我張若塵與他不死不休,誰敢插手此事,便是整個血絕家族之敵。”

    扔下這句狠話,張若塵跨越空間,衝向三途河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想要攔他,卻遲了一步,不禁跺了跺腳,埋怨道:“你這個傢伙,才聖境修爲,怎麼敢闖般若和無疆的戰場?”

    般若和無疆雖然是下位神,可是下位神中,卻沒有幾個是他們的對手。

    御神站在七冤聖城的城牆上,雙目眯成一條縫,心中生出各種猜測。

    般若和張若塵的關係,他是知道一些。可是,實在想不通,二人的關係得親密到什麼地步,才能讓般若不顧一切與無疆爲敵,乃至於與冥殿和黑暗神殿爲敵?

    他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畢竟理虧是無疆,現在誰助無疆,都是與血絕家族爲敵。

    神尊之下,有幾個神靈敢招惹血絕戰神?

    生死界星所在的那段三途河,河道寬闊,極其兇險,空間和時間在這裏發生巨大變化,光明和黑暗的力量在這裏交替,天地規則與地獄界的任何地方都不一樣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神靈都無法跨越過去,所以纔有了七冤渡。

    七冤渡上的渡船,是由星宮和無常鬼城聯合控制,只有他們才知道正確的航線路線。一旦偏離航線,三途河將不再是一條河流,而是一處兇殺險境。

    真神都有隕落的可能。

    此刻,三途河上,航行有一艘千丈長的鬼船。

    船上掛滿燈籠,被層層陰氣包裹。

    無疆從水中衝出,登上了這艘鬼船。

    他長髮披散,臉色蒼白,氣息虛弱了一大截,命運的力量侵入了他體內,要分解他的神源和神魂。

    炫離大師從船艙中走出,心中大驚,問道:“師弟,你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別問了,都是般若那個賤人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無疆一口神血吐出,以手掌撐住船壁,眼神冷狠,道:“走,趕緊離開這裏,待我傷勢恢復,必要讓她和張若塵付出慘痛的代價。”

    這艘鬼船,是憑藉御神的力量弄來。

    炫離大師坐鎮鬼船,就是爲了接應無疆、九齒狼神將、軍海神將,若是發生變故,他們隨時可以脫身而去。

    般若憑藉命運之道,推算無疆的氣息,找到了鬼船。

    “你還想往哪裏走?”

    她揮杖,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命運決杖變得足有數百里長,如同擎天之柱碾壓下去,神威煌煌懾人,以摧枯拉朽之勢,擊碎鬼船的防禦陣法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千丈長的鬼船,被她一擊打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無疆和炫離大師化爲神影光梭,從破碎的鬼船殘片中飛出,落到渾濁而惡臭的河面。

    “賤人!你真想趕盡殺絕嗎?小心本神讓你也萬劫不復。”無疆怒聲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