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趕盡殺絕又如何?本皇正好將你當成一味大藥煉了,說不定,能煉出一枚神丹。”

    小黑追上來,語氣惡狠狠的,頭頂懸浮三垣二十八星宿大陣,在水面上映照出漫天星辰的光感。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戰神腰帶,背上一對血色光翼展開,腳踩濃厚的血霧,身周各種本源異象呈現,天地間的本源規則源源不斷向他匯聚。

    反正已經暴露。

    本源使者的身份,不需要再隱藏。

    “你若有種自爆神源,我們自然會被你嚇退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心頭一急,道:“別,千萬別自爆神源,本皇還要用他的神源煉丹呢!”

    “我來攔住他們,師弟,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炫離大師站在水面,身上釋放出灰色死氣。她手中,神骨法杖上浮現出一根根腥紅的血紋,如人體的血管脈絡。

    漂浮在河面上的死屍和白骨,吸收死氣後,紛紛站立起來。

    有腐爛了一半的人類屍骸,有化爲骨架的蠻獸獅虎,有身軀長達數百米的銀魚屍體……它們化爲一支亡靈陰兵,煞氣沖天。

    三途河中,死屍無數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炫離大師身後出現千軍萬馬,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命運的力量,比無疆想象中更難煉化,因此有傷在身的他,果斷退走,向三途河的深處衝去。

    三途河的這段河流,的確很兇險,可是,怎麼可能嚇得住真神?

    “老妖婆留給你們了,本皇去追無疆,誰都別跟本皇爭。”

    小黑看出無疆受了傷,更知無疆來頭很大,身上必有無數秘寶,因此,背上展開一對火焰羽翼,駕馭神陣,衝入亡靈大軍,以無可匹敵之勢殺出一條路,追向逃入迷茫水氣中的無疆。

    炫離大師沒能阻擋住小黑,因爲般若的神魂將她鎖定,逼得她只能全力以赴對抗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放心小黑,亦是衝向亡靈大軍。

    般若的聲音,傳入他耳中,道:“小心一些,這位炫離大師既是中三等的僞神,也是一位死靈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不禁向炫離大師投望過去。

    這就遇到了一位中三等的僞神?

    傳說中,中三等的僞神,不僅精神力達到了神境,體內神源更是大神死後留下,蘊含恐怖絕倫的神力。

    這種存在,鳳毛麟角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衝入亡靈大軍,將一片死屍拍飛,腳下的水面,便是旋轉起來,化爲一個漩渦,將他向下方拉扯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背上血翼扇動,張若塵向上方騰飛。

    這血翼,是戰神腰帶凝聚出來,威力自然不凡,破去了漩渦的吸力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下方的漩渦中心,一隻黑色的屍手探出來,手指有柱子那麼粗。腐爛的血肉中,可以看到骨頭,骨頭上流動着神紋。

    是一具神屍。

    顯然這具神屍,不是三途河中的,很有可能是炫離大師煉製的神屍戰將。

    做爲死靈師,她有這樣的手段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喝一聲,一腳踩壓下去。

    腿部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葬金規則神紋,爆發出強大的神勁,擊在屍手掌心,將欲要衝出河面的神屍,鎮壓得重新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另一頭,般若駕馭五彩石劍,隔空一劍刺入炫離大師的胸膛。

    炫離大師慘叫一聲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數十里外,般若那雙凝白的玉手,輕輕扭轉了一下。

    刺入炫離大師體內的五彩石劍,亦是跟着旋轉,爆出成千上萬道劍氣,將她的神軀,撕裂成了七八塊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頭,正好看到這一幕,心中暗驚。

    做爲鳳毛麟角的中三等僞神,在般若這個新神面前,居然敗得這麼快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中三等僞神太弱,還是般若太強?

    當然,中三等僞神,是分爲三個層次,炫離大師應該只能算是其中較弱的。

    炫離大師的身軀雖然破碎,可是精神力和神魂卻非常強大,在三途河上,發出一道道尖銳嘯聲,下令亡靈大軍攻擊般若。

    同時,她碎裂的軀體,向頭顱飛去,要重新凝合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重新凝聚成功,卻少了一塊。

    “少了一隻手臂。”

    炫離大師目光憤怒至極,瞪向遠處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原來,竟是張若塵使用空間力量,將她的一條手臂偷走,鎮壓到了萬古歸一道域中,又取出藏山魔鏡,想要將手臂收進鏡中。

    “無知小輩,就憑你?”

    那隻血淋淋的手臂,爆發出強烈的神光,忽然掙脫萬古歸一道域的壓制,打出一掌將藏山魔鏡和張若塵劈飛出去。

    強大的神勁,透過藏山魔鏡落在張若塵身上,體內臟腑差點被震碎。

    “一隻手臂都這麼強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得不重新正視炫離大師的戰力,以本源奧義,調動本源規則,將藏山魔鏡撐過頭頂,抵擋神手劈出的第二擊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藏山魔鏡同時墜入進渾濁的屍河。

    “你敢傷他?”

    般若臉色冰冷,一雙神目中,涌出比恆星還要明亮的光華,浩蕩神威化爲層層漣漪,與神光一起衝擊出去。

    亡靈嘶吼慘呼聲,傳遍天地。

    遇到神光,它們的身體立即燃燒起來,隨後化爲灰燼。

    就這一瞬間,數以百萬計的亡靈,消失得乾乾淨淨,被她一眼滅盡。

    在炫離大師驚駭失色之時,般若已是出現在她面前,命運決杖發出“嘩啦啦”的聲音,穿透空間,直擊向她。

    “命運殺神,決死無生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炫離大師的神軀爆碎,化爲一片血雨,染紅三途河。

    被命運決杖擊中,炫離大師的神魂碎成殘片。

    神魂殘片又被命運決杖吸走,頓時,炫離大師生機絕滅,神軀無法重新凝聚。唯有一些精神力神念逃走,卻也難成大器,失去了威脅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命運神女,纔剛成神,便是強到如此地步。再給她千年時間,豈不是能夠鬥戰上位神?”

    “再強大的僞神,在真神面前,終究還是不夠看。”

    懸浮在七冤聖城上空的諸神,無不驚駭。

    見般若出盡風頭,姑射歡歡噘着嘴脣,露出不悅的神色,念道:“神女又如何,很快就要退位。哪有我這個天閣目地位高,將來註定是要成爲羅祖雲山界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般若收取了炫離大師的神源,立即推算張若塵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距離她不遠的地方,水面炸開。

    一舉千丈高的神屍,從水中衝出,渾身被本源之光包裹,所有戾氣都被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神屍的左肩,沒有受傷,俯看下方被神血染紅的河面,又盯向站在水面長髮飄飄的般若,不禁深吸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太強了!我必須得儘快突破神境才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妾三千曾經說過的話,心中生出一股緊迫感,擔心自己的情人、前妻、未婚妻、紅顏知己,發生大的動盪。

    因爲她們中有幾位十分強勢和獨立,且又精明至極。

    一旦鬧出人命,無論誰殺了誰,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置。

    只有他突破到神境,才壓得住。

    突然,異變發生。

    融入了河水的神血,化爲一條條溪流,以無與倫比的速度,流淌了出去。

    流淌的方向,正是無疆和小黑離開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難道炫離大師沒有死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被命運決杖擊中,真神的生命力都扛不住,更何況是僞神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般若和駕馭神屍的張若塵,急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三途河的空間詭異,可以連接各界。

    看似是一條河,可是,以般若和神屍的速度,居然追了大概一刻鐘,跨越了不知多少萬里,纔看到小黑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道道神血血流,衝入一片紅褐色的冰冷水域。

    “無疆在哪裡?”般若問道。

    小黑指了指前面那片紅褐色水域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小黑的異樣,從神屍肩上飛落下去,問道:“你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本皇沒事。”小黑終於開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,正要追進紅褐色水域,但是,卻忽的生出一股強烈的危險感,連忙停步。

    般若一雙星眸盯着前方,像是猜到了什麼,道:“無疆真的闖進去了?”

    “本皇何等強大,又有神陣相助,他只能逃進去,纔有機會保住性命。”小黑輕哼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裡難道是傳說中的屍海禁域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了,是炫離大師的神血灑入了三途河,才讓屍海禁域主動在空間中顯化了出來。”般若如此分析。

    張若塵緊皺眉頭,道:“這下倒是麻煩了!”

    所謂屍海禁域,乃是藏在三途河中的一些特殊區域,是禁地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三途河對鬼族、屍族、骨族的修士而言,有特殊的意義,是它們的誕生之地,孕育了它們靈智。

    猶如生靈的生命源頭。

    所以屍族封王稱尊級別的存在,壽元耗盡,神魂湮滅,便會把自己葬在三途河中,期望千百萬年後能夠重新復甦,活出第二世。

    他們葬自己的地方,就是屍海禁域。

    同樣,還有鬼海禁域和骨海禁域。

    禁域,如同海一般無邊無際,平時都藏在三途河中的特殊空間裡面。凡是有修士遇到這樣的禁域,都要繞道而行,不敢闖入。

    即便是真神,誤闖禁域,都有隕落的可能。

    神王、神尊的手段太高深莫測,他們即便隕落,禁域中依舊存在種種兇險,不可輕易去打擾。況且,萬一是古時某位天級存在留下的禁域,也就更加可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