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這一能力,讓血絕戰神也大爲意外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鎮定的道:“要培養那麼多神靈,得消耗多少資源?”

    “怎麼?在你眼中不死血族的家底不夠厚?只要你們給老夫培養出神靈,要再多資源,都拿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老族長想了想,道:“血絕,這件事非同小可,關乎重大,要不你和張若塵好好談談?若是這件事談妥了,不死血族將成爲他最大的後盾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了算嗎?不死神殿那邊對張若塵的成見可是不小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老族長氣得抓狂,若不是瞭解血絕戰神從小就是軟硬不吃的性格,此刻已是拳打腳踢,將他狠狠收拾一頓。

    媽的,真的是翅膀硬了,居然這麼擠兌族長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的時代,整個宇宙都將風雲變幻,老夫反正活不了多久了,死了就死了,但你呢?你是不死血族未來的族長,不死血族的興衰存亡,你是要負責任的。”說着說着,老族長眼睛泛紅,淚珠在眼眶內打轉。

    “別這樣吧,你老人家活了一百萬多年了,至於嗎?此事我會與他商量。”血絕戰神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老族長瞬間恢復過來,道:“不能讓別的神靈察覺到端倪,老夫這就帶夏瑜去渡神劫,明天回來。哈哈,這可是元會級代表,放在別的時代,整個不死血族萬年都難出一個。你們血絕家族卻接連冒出好幾個,再過幾個元會,不死血族就是血絕家族說了算了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清楚,老傢伙這是要親自詢問夏瑜,但沒有阻止。

    一是相信,夏瑜肯定不會背叛張若塵。

    二是相信,就算老傢伙知道了張若塵的秘密,也不會真的把張若塵怎麼樣。

    三是,這對夏瑜而言是一件好事!老族長親自帶她去渡劫,肯定會賜給她有助於渡劫成功的神丹。

    “老傢伙說得有道理,既然成了元會級代表,那就只能做血絕家族的人了!”血絕戰神低聲自語。

    剛剛走出神境世界,張若塵便生出感應,向虛空中的某一方位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夏瑜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躬身行禮,道:“拜見族長!”

    在瀚海莊園中,連張若塵都只能生出一道微妙感應,卻探查不到對方絲毫氣息,即便是血絕戰神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能是老族長。

    夏瑜心中一驚,連忙跟着行禮。

    老族長可是不死血族最爲古老的神靈之一,真正傲立宇宙之巔的霸主,對夏瑜而言,那是不可想象的超然存在。

    見張若塵和夏瑜這樣的小輩,老族長自然不會像與血絕戰神在一起那樣隨意,得彰顯出自己的強大,已震懾他們。

    整個天空,被血霧籠罩。

    窒息的神威凝固空間,只顯露出一雙眼睛,像是兩顆血色恆星懸浮在近地虛空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夏瑜皆無法喘息,如有萬重神山壓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夏瑜,既然你已成就元會級代表的根基,便隨本座去星空中渡神劫吧!”聲音浩蕩,字字震耳,彰顯出深不可測的修爲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的心神恢復過來時,夏瑜已消失不見,天空的血霧也散去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驚疑不定,道:“外公,老族長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族長那邊,你無需擔心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明白張若塵的擔憂,畢竟不管是誰,突然被地獄界的一位族長這麼震懾一下,都會心驚膽顫,生出許多聯想。

    當然也是因爲,張若塵不知道血絕戰神和老族長的關係有那麼親密。

    “我是沒有料到,老族長就在瀚海莊園中。”張若塵臉上憂色散不開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你是以無極神道,助夏瑜根基更進一步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血絕戰神想說什麼,道:“老族長難道是想讓我幫不死血族造一批有成神之資的天才出來?”

    “你可願意?”血絕戰神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爲不死血族,我自然是不願意。但如果是爲了外公,我可以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露出一道笑意來,道:“你的意思是,得等到我成爲族長之後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可不想爲他人做嫁衣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現在的確不是好時機。等一等吧,等冰皇回到不死神殿,再行此事也不遲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感受到血絕戰神對冰皇的欽佩,認爲冰皇回到不死神殿後,能徹底解決不死血族內部的爭端,真正做到舉族同心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夏瑜這次若是渡過神劫,我有意將她嫁給血宸,你怎麼看?”

    “嫁給血宸?”張若塵詫異的道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慎重的點頭,道:“夏瑜畢竟是元會級代表,只要將來莫要走上岔路,少不得將是一位大神。這樣的天資,各大部族的神靈,肯定都會爭取。一些大族宰親自娶她,都是有可能的事!正如你所說,我血絕家族培養出來的天才,怎能給他人做嫁衣?”

    “可是,爲什麼是血宸?”張若塵眉頭緊皺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長嘆道:“你舅舅的死,我要負主要責人,一直心懷歉疚。血宸是你舅舅子嗣中天資最高的一個,將夏瑜嫁給他,他將來才能坐穩家主的位置。這也算是對你舅舅的一種彌補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覺得,夏瑜一旦渡劫成功,便是真神。將一位真神,嫁給一位大聖,沒有這樣的做法。她未必會感激,說不定反而會記恨外公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。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展現出強勢一面,哼聲道:“血宸乃是我血絕的親孫,血脈何等尊貴?她夏瑜只要一日還是不死血族的神靈,就絕不能違逆未來不死血族族長的意志?除非她找死!”

    不等張若塵再開口,血絕戰神大步流星而去,揮手道:“無需再言,我意已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送血絕戰神離去,此刻的血絕戰神終於展現出大族宰的霸道,便是神靈的命運,也能一言而定。

    編鐘聲,從一座宮宛中傳來,悠揚悅耳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思緒,尋着編鐘聲,來到一座開滿五色花的園中,看見正在敲擊青銅編鐘的白卿兒。她一身白衣,清麗脫俗,身周瀰漫星辰光霧,宛若雲中仙子。

    編鐘聲停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多久來的?”

    “我和漁姨來命運神域,是代表星桓天,給你和無月的大婚送一份禮。”白卿兒背對張若塵,纖細玉指從編鐘上劃過,聲音很是清冷。

    雖然她語氣很平靜,但張若塵能感受到她的冷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是虛天賜婚,我無法違背。”

    “無需解釋!漁姨給我講得很清楚,你是爲了百族王城和星桓天,纔不得不這麼做。再說,我也不在意你娶誰!”白卿兒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了過去,道:“我會想辦法,取回天尊寶紗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既然她都嫁給了你,你怎麼好對她出手呢?將來,還是由我自己去取回吧!”白卿兒身上沒有煙火氣,衣袖一揮,神光閃過,青銅編鐘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她向花園中邁步而去,從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看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追上去,前方的白卿兒卻突然停下,道:“對了,被她奪走的那些神女樓,你得有一個說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會想辦法拿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當我沒說吧!反正你纔是第一神女城之主,掌握在你妻子手中,與掌握在你手中,沒有什麼區別。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“卿兒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身後,將欲要離去的白卿兒抱住,道:“莫要氣惱了,無月的所作所爲,我是知曉的。但她現在修爲太高,真要鬥起來,我很擔心你的安危。我向你承諾,屬於你的東西,就算她現在奪走,將來我也一定讓她連本帶利全部還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傻瓜,怎會現在去和她鬥?我以什麼身份,去和她鬥?”白卿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等我能以自己的力量,保護你不被傷害的時候,一定會給你一個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對羅乷和閻折仙也是這麼說的?我在命運神域,可是見過她們了,對了,還有你和閻折仙的那個女兒。”白卿兒雖這麼說着,但卻沒有再嘗試掙脫張若塵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虛天突如其來的賜婚,的確是讓張若塵陷入相當被動的局面中。

    大家好,我們公衆.號每天都會發現金、點幣紅包,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。年末最後一次福利,請大家抓住機會。公衆號[書友大本營]

    之前,張若塵是想過,在星桓天大辦一場,將幾位女子同時娶過門,這樣能少很多矛盾。大不了將封塵劍神教的那一套用在她們身上,應對起來,應該是遊刃有餘。

    但無月的出現,打破了衆女之間的平衡,她修爲太高,背景太複雜,手段太狠,讓張若塵都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這樣的局面,換做萬花叢中過的封塵劍神,怕都要逃婚而去,從此浪跡天涯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安撫下白卿兒的情緒,張若塵這纔去見血後,打算讓血後出面,與血絕戰神再談一談。將夏瑜嫁給血宸,終究不妥,不能讓外公這般獨斷專行。

    夏瑜畢竟是血後的弟子,血後是有話語權的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