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就連不死血族中那些聖境修士都知道你和夏瑜關係不一般,你外公怎麼可能不知道?他這是在故意逼你娶夏瑜!因爲他知道,直接讓你娶夏瑜,你肯定會拒絕。”血後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其實早有此猜測,只是不夠確定而已。

    “外公還真是用心良苦。”

    血後道:“孫子輩中,你外公最喜歡的就是你。他自然是希望,你的後代中,能有一個不死血族的血脈。縱觀整個不死血族,夏瑜最爲合適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你外公畢竟是血天部族的大族宰,說過的話,絕不會輕易改變。你若不表態,此事也就會成真。塵兒,夏瑜是個不錯的孩子,心也在你身上,你到底怎麼想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,道:“若問本心,尚且還到不了娶的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娶了,你會如何待她?”血後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沒有想過!她是母后的弟子,是我昔日並肩作戰的戰友,強行逼她嫁給血宸也好,嫁給我也好,對她而言,這都是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!等她渡劫成功回來,我會詢問她的意願,由她自己做決定。”血後道。

    在血絕戰神的面前,夏瑜能爲自己做決定嗎?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頭疼不已,在傳宗接代這件事上,無論是凡人,還是神靈,都將面對被長輩催婚的苦惱。

    血後想到了什麼,道:“對了,影兒來拜見過我了,她已經精神力成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麼快?”

    “她是什麼來歷,你還不清楚?不能以常理論之。”血後道。

    閻影兒成神,超出張若塵預料,讓他思緒萬千。

    難道張家的斬道咒已經徹底解除了?

    不一定。

    閻影兒雖有張若塵的血脈,卻並不能完全算是張家的後人,有很多特殊性,或許不受斬道咒的影響。

    斬道咒始終困擾着張若塵,很是擔心池崑崙、池孔樂、張紅塵他們的未來。

    絕妙雖然答應了張若塵,要幫張家解除斬道咒。但以她現在的修爲,怕是還無法左右冥殿做出的決策。

    有機會,得見絕妙一次,好好商議此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無定神海,波濤萬丈,風冷如刀。

    這是一座飄浮在宇宙中的海洋,橫在黃泉星河和天庭萬界之間,超過千億裡寬闊,尋常修士只能望洋興嘆。

    十萬年來,地獄界和天庭在無定神海都建立起了要塞、堡壘、戰島,調遣數之不盡的軍隊鎮守。這裡一直都是宇宙殺戮的中心!

    直到古文明星域的星空戰場爆發,無定神海才變得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交流好書,關注vx公衆號.【書友大本營】。現在關注,可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但,戰爭從未停止過。

    玄古九目龍神爲死族宇宙級巨擘,有資格挑戰諸天的存在,是一具玄古時期的龍骨,在百萬年前誕生了靈智,修煉到了如今的高度。

    後來,由骨族,蛻變成死族。

    它常年坐鎮無定神海,骨軀宛若萬里白色山嶺,飄在無定神海的一片禁忌海域中。

    海域是因它的存在,才變成禁忌。

    這片廣闊的海域中,被鎖鏈一般的神紋禁錮,灰濛濛的死氣在水面瀰漫,充滿危險。

    一個身形挺拔的玄衣男子,不知從何處而來,身體時虛時實,如天地在人間的投影,走在水面,閒庭信步一般穿過死氣,向禁忌海域的腹地行去。

    他並未使用什麼手段,但,玄古九目龍神佈置的神紋,卻自動退開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兩位大神從前方兩座小島上飛躍起來,衝向那個男子,各自催動一件鈴鐺一般的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但他們的身形,卻定格在水面,如同石化了一般,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水面上,浪花翻涌。

    兩位大神的眼中,充滿震驚,可是隻有眼珠子可以轉動。

    玄古九目龍神從修煉中甦醒過來,從水中飛起,九隻神目中爆發出九種不同的力量,光明、黑暗、命運、空間、本源、死亡、生命、水、火,九座截然不同的神境世界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閣下是何方神聖,敢闖本座的修煉之地?”

    隨聲音響起,空間劇烈震盪。

    玄古九目龍神內心很是震驚,因爲對方都已經到了它的面前,它才生出感知,修爲可謂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宇宙中,竟有這般人物?

    玄衣男子身周扭曲的空間,逐漸平整,顯露出真容,道:“九目,是我。”

    玄古九目龍神大喜,喚出一聲:“天尊!”

    兩位死族大神身上的禁錮消失,渾身顫慄,露出狂喜之色,向玄衣男子單膝下跪叩拜。

    時隔多年,天尊終於回地獄界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匆匆而過,來到大婚之日。

    無數地獄界的修士,從天南地北,向命運神域趕赴而來,如同狩天大宴一般的熱鬧。因爲,這場婚典,將在命運神殿舉辦,要祭祀天地,向命運祈福,少不得要降下福光吉霞。

    若能沐浴福光吉霞,就能沾上大氣運,被命運眷顧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提一口珠光寶氣的劍,與修羅神殿的三位神靈,跨越蟲洞,降臨到三顆世界樹所在的無歸森林星空。

    他髮絲飄在臉頰,白衣出塵,劍眉星目,英姿颯爽,足以讓天下女子爲之癡迷。

    向遠處一艘艘披紅掛綵的神艦望去,封塵劍神笑道:“好大的排場,不知道的,還以爲是族長娶親呢!”

    旁邊,一位頭長雙角的神靈,道:“最前面那艘神艦,不就是不死血族族長的落雲神艦嗎?”

    “血絕好大的面子,將老族長都請出來幫張若塵接親。”一位披着紫紗的女子,從蟲洞中跨越出來,身後有一道命運之門。

    命運之門被火焰包裹,熱量驚人,似能融化世間萬物。

    包括封塵劍神在內,四位修羅神殿的神靈,齊齊向紫紗女子行禮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百無禁忌,笑道:“北師大神若是嫁給張若塵,相信排場絕對比今日更大。”

    另外三位神靈無不色變,大氣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紫紗女子,名叫猊宣北師,爲修羅神殿猊宣神尊的第八世孫女,更是修羅族無量境之下的第一強者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妻子猊宣氏,雖然修爲不及猊宣北師,但是輩分卻在猊宣北師之上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可是知道,血絕戰神十年前去修羅神殿拜訪猊宣神尊的時候,專門提過,將猊宣北師嫁給張若塵的事。

    但後來,據說血絕戰神和猊宣北師鬥了一場,是掛着傷,離開修羅神殿。

    當時整個修羅神殿都笑談,血絕戰神是因爲忌憚自己的外孫媳無月,所以纔來搬救兵。

    地獄界最近數十萬年,有四個女子,是絕對不能招惹。

    一絕一無,一獅一蟬。

    絕妙無慾,無月無情。北師如獸,輕蟬如劍。

    “封塵,你是越來越放肆了!未來萬年,你就分開修煉吧!”猊宣北師道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感覺到危險,道:“什麼叫分開修煉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光痕,從猊宣北師纖細如玉的指尖飛出去,將封塵劍神攔腰斬斷,一分爲二。

    血灑百里。

    猊宣北師眸中無波瀾,道:“趙武,將封塵的下半身帶回神殿,留在神殿閉關修煉。其餘人和半個封塵,跟我去命運神山,參加無月和張若塵的成婚大典。”

    那位頭上長着雙角的神靈,同情的看了封塵劍神一眼,向猊宣北師躬身一拜,這才帶着封塵劍神腰部以下的位置,穿過蟲洞而去。

    只剩上本身的封塵劍神,整個人都怔住,欲要以血氣,凝聚出下半身,卻發現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橫舉戰劍,眼神鋒銳,冷喝一聲:“猊宣北師!”

    “修煉劍道,只用雙手就可以了!頭要不要也分開?”猊宣北師側目望去,冷得宛若萬里冰川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收起戰劍,擠出一道瀟灑的笑容:“不用了,我覺得現在挺好,整個人都輕了一截。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第一次深刻認識到,這世上有的女人,果真是惹不得,任何理論在其身上都會失效。同時,開始同情張若塵。

    因爲傳說中,無月是比猊宣北師更惹不得的女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落雲神艦在前,血彩神蜈艦在後。

    更後方,乃是一百零八艘血翼聖艦,一百零八位僞神分別站在艦首。一位位長着血翼,穿着紅袍喜服的不死血族聖境修士,站在聖艦兩側。

    一共一百一十艘鉅艦,由數十萬只赤羽雪雁拉引,穿過一座座蟲洞和空間傳送陣,向黑暗神殿所在的星域而去。

    血彩神蜈艦上,張若塵看着站在對面的夏瑜,道:“大族宰賜婚的事,母后已經告訴你了吧?”

    夏瑜臉色平靜,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麼說的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夏瑜道:“大族宰的意志,夏瑜無法違背,就像你無法違背虛天的賜婚一般。但,我比你好,我還有另一個選擇。我可以選擇,將這一身修爲還給你,將這條性命還給血天部族,只求師兄幫我照看夏族,莫要讓他們遭受欺凌。”

    平靜的眼神中,卻顯露出一顆決絕的內心。

    “你就這麼不願嫁入血絕家族?”張若塵問完這話,就後悔了。

    站在對面的夏瑜,一雙眼睛彷彿都要滴出水來,緊緊盯着張若塵,看得張若塵叫苦不已。自作孽,不可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