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生死界星的諸神,化爲一道道神光,從遠處飛來,望向紅褐色的屍海禁域。

    “七冤聖城河段居然有屍海禁域,也不知是屍族哪一位神尊留下?得查一查。”

    “無疆纔剛剛達到神境不久,連神境世界都還沒有修煉出來,逃進屍海禁域,怕是凶多吉少。”有神靈,露出擔憂之色。

    畢竟無疆來頭巨大,涉及到冥殿的文通大神,更涉及到黑暗神殿的一位禁忌人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也太狠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張若塵狠,他才聖境修爲,哪有能力對付無疆?真正心狠手辣的,是般若神女和那位玄袍神靈。”

    “般若神女不是出身冥族?據說,與無疆關係還很親近,爲何會下如此狠手?”

    “般若神女與冥殿決裂。這道消息,一旦傳出去,必然震動整個地獄界,也不知會鬧出多大的風波?”

    諸神以神念交流,有好奇,也有擔憂。

    御神站在諸神之間,眼神凝重。

    他哪裡想到,以無疆的強大修爲,加上炫離大師、九齒狼神將、軍海神將,最後竟是如此悽慘的下場?

    沒有多想,他立即傳訊回了冥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屍海禁域吸收了炫離大師的神血後,海水起浪,浪花越掀越高,散發出恐怖的死亡威脅。

    般若、小黑、張若塵都向後急退。

    般若看向前方,眼神深邃,道:“張若塵,三途河有很多支流,連接各界,空間複雜,你若是從這裡離開,足以掩人耳目。”

    “離開?離開去哪裡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都可以,可以隱姓埋名,也可以去宇宙邊荒。總之,不要繼續待在地獄界,剛纔的兇險,你也看見了!無疆並不是唯一想要殺你的神靈,也絕不是最強的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躲得過這一次殺劫,下一次呢?”

    “無疆和冥殿三位僞神殺你,神戰波動何等強烈,爲何卻沒有神靈趕來救你?因爲,他們知道你註定無法成神,沒必要因爲救你,而與冥殿交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一笑:“一個人最大的自知之明,就是要認清自己。爲了我這麼一個小小的修士,地獄界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勢力,會去得罪冥殿。這是很正常的事,因爲我現在的價值太低微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我能打破詛咒,破境成神,甚至擁有血絕戰神和荒天現在的修爲,擁有衝擊成爲神尊的潛力。那麼,對各大勢力而言價值大增,即便得罪冥殿,也會助我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永遠不要將過錯歸結到別人的身上,更不能因爲他們不幫你,便心生怨恨。得多想想,別人與你無親無故,爲何要付出巨大代價來幫你?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過錯,都是因爲自己還不夠強大。”

    般若看向他,凝視許久,道:“你還是要衝擊神境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不能退縮的,既不能隱姓埋名,也不能逃離天庭和地獄,因爲我早已是棋局中的棋子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般若可以隱姓埋名,可以不再理會天庭和地獄的一切。

    小黑也可以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他張若塵不行,因爲他身上的羈絆太多,豈是說退就能退?

    身在棋局中,進退皆兩難。

    “太危險了,你會死的。”般若眼中飽含情意,不願再有任何隱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只能向前,向前,或許死的只是我。可是,我若膽怯逃離,死的將是我身邊的那些親人和朋友。父皇怎麼辦?孔樂怎麼辦?靈希怎麼辦?還有……還有你,我逃走了,你怎麼辦?”

    “在你心中,還有我的位置嗎?”

    般若雙眸瑩瑩,千年寒氣的冰山,似要融化爲一灣春水。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欲要回答之時,姑射歡歡化身一道紅色雷電,從天而降,笑吟吟來到他們身邊,看了看張若塵,又看了看般若,道:“你們這麼情意綿綿的,是怎麼了?無疆已經死了嗎?”

    般若雙眸恢復冰冷,移步走到遠處,道:“就算無疆逃進了屍海禁域,我也一定要追進去,斬了他。”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“他受了很重的傷,現在是殺他的最佳時機。否則,等到冥殿的神靈趕到,我們將再也沒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般若和小黑冒生命之險,道:“其實沒必要因爲一個無疆,搭上自己的性命,此事還有別的解決辦法。先回七冤聖城!”

    小黑很不甘心,可是想到目前對這座屍海禁域一無所知,冒然去闖,的確風險巨大,於是,隨着張若塵一起,退離而去。

    他們離開後,御神出現到屍海禁域的邊緣,左右看了看,猶豫了片刻,邁步走進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他剛剛一步踏入紅褐色的海域。

    海中,忽的掀起一片數百丈高的浪花,向他席捲而來。

    浪花如血液一般鮮豔。

    御神看到水浪中,隱隱有一道灰暗陰影,釋放出來的寒氣,將他神軀都要凍結,體內神氣無法運轉,血液變得凝固。

    他心中大駭,不敢繼續闖這座屍海禁域,立即退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遭受神力攻擊的一瞬間,遠在三生界的血絕戰神,便是生出感應,劈開空間,打開了一條神路,直達生死界星。

    可是鬼主卻在神路上,攔截了他。

    冥王、血後,以及包括血耀神君在內的血天部族多位真神,收到血絕戰神的神諭,同時出征。

    可以說,爲了張若塵這個聖境修士的性命,驚動了數十尊真神級別的強者,或是暗中博弈,或是明面牽制,可稱得上地獄界的一場大動盪。

    般若說,沒有神靈前來救張若塵,其實是錯誤的。

    各大勢力皆在暗中較量,遠沒有表面上那麼平靜。

    只不過,冥殿和黑暗神殿的實力太龐大,將所有欲要前去營救的神靈,都牽制住,或者是攔截下來。

    便是冥殿的殿主,都親自去找羅衍大帝談論天道,商討天庭和地獄的戰爭。

    可惜,般若成神這個變數,加上她居然不惜得罪自己的本族,也要幫助張若塵,才讓冥殿的佈置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當然,這場爭鬥,分爲:檯面之上、檯面之下、馬前卒。

    無疆只是馬前卒。

    檯面之上的謀劃者,乃是冥殿的文通大神。這位有機會,成爲冥殿少殿主的傑出存在,修爲謀略皆是無與倫比。

    這種級別的人物,顧及身份,當然不可能親自出手對付張若塵這麼一個小輩。但是卻能攔截欲要去救張若塵的諸神,統籌着這一切。

    此外,還有檯面之下。

    比如,冥殿殿主。

    這種存在,不顯山露水,甚至都不能讓人看出他參與了進來。所以,去拜會羅衍大帝,是爲了商議正事。

    星空中,神路上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看着退離而去的血耀神君、冥王、血後等等血天部族的諸神,臉上一抹得意笑容。冥殿主宰整個冥族,又豈是血天部族一個部族撼動得了?

    不死神殿諸神親自前來,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,爲了區區一個聖境修士,事態還不至於發展到那個地步。

    目前只是血絕戰神,調動了他能夠調動的力量,在對抗冥殿。

    “文通,說吧!你想怎麼死?”

    無邊宇宙中,忽的響起一道浩瀚絕倫的聲音,使得整個星域的星辰,都在顫抖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眉頭一擰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片不知覆蓋多少億裡的星雲,從文通大神的頭頂上方壓下來。

    星雲五彩斑斕,呈手印形態。

    手印壓下,星域中的星辰,不斷湮滅,化爲一顆顆火球墜落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被一道手印,打得口吐神血,身上的神鎧破碎。

    有冥殿的神靈,站在不遠處的星空,被眼前這一幕嚇得膽顫。剛纔,文通大神以一己之力,逼退血天部族十多位真神,何等絕代英姿。

    怎麼現在卻被一道手印,打得如此狼狽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尊身穿銀袍金甲的神靈,從星雲中走出,手持一杆神槊,眼神明亮刺目,神威霸道冷冽,睥睨冥殿諸神。

    迎向他的目光,冥殿諸神紛紛低頭。

    “拜見彌天戰神。”諸神齊聲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乃是一等一的人物,自然是沒有低頭,冷聲道:“敢問彌天戰神,文通可有得罪之處,戰神爲何出手攻擊?”

    “戰神若不能說出一個所以然,殿主自然會親自去閻羅族討一個說法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眼中殺氣凜冽,道:“殺了你都是死有餘辜,還想要說法?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手中的神槊刺出,神光照耀三千萬裡,空間一片片爆碎,瞬間達至文通大神面前。

    以文通大神的修爲,竟無法擋,神槊刺穿了鎧甲,洞穿了神軀。

    大量神血飛灑出去,在虛空中,化爲一條條血色河流。

    冥殿諸神紛紛求情。

    “文通大神乃是殿主的弟子,是冥殿未來的少殿主,無論他犯了什麼錯,還請彌天戰神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!萬一是誤會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文通大神重新凝聚神軀,身上神光暗淡,氣息虛弱了一大截,剛纔擊退血天部族諸神的得意和喜悅,已經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在彌天戰神面前,才知一山更比一山高。

    彌天戰神沒有再出手,沉聲道:“文通,本座知你貪戀美色,都已經三、四十萬歲,還生了一堆子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萬萬不該對我閻羅族的嫡女動心思,今日本座是奉族長之命前來殺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,認不認死?”

    冥殿諸神皆是駭然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到底做了什麼喪心病狂的事,怎麼惹得閻羅族的族長親自下令殺他?

    文通大神心中更是發懵,對此事一無所知,見彌天戰神再次提起神槊,連忙道:“有誤會,此事必然有誤會。不知彌天戰神所說的閻羅族嫡女是誰?”

    “在本座面前裝,沒有任何意義。此刻,人就在你的神殿之中。”彌天戰神道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道:“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好!本座便讓你死得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揮手一劃,破開空間,打開一條神路。

    神路是地獄界的古神修建而成,只有修爲達到一定層次的神靈,才能打開神路,穿梭於黃泉星河的各個星域。

    彌天戰神隔空一把抓住文通大神,衝入進神路。

    雖然有失大神威嚴,可是,文通大神無可奈何,沒有出手反擊,萬一惹怒彌天戰神,被他直接殺死,纔是冤到極點。

    現在受一點委屈,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只要最後證實,一切都是誤會,冥殿自然會去閻羅族討回公道。

    不久後,彌天戰神和文通大神來到文通神殿外。

    文通神殿距離冥殿很近,是文通大神獨有的修煉宮殿。

    “拜見……師尊……”

    酈檀半神單膝跪地,向文通大神行禮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因爲,她從未見過文通大神如此狼狽的模樣,更是被彌天戰神身上的神威,壓制得聖魂顫慄。

    她既是文通大神的弟子,也是文通大神的妃子。

    “師尊,不久前,無疆送回來一件禮物。”酈檀半神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禮物?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詫異,難道無疆這麼快就得手了?

    不對。

    不可能這麼快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意識到不妙。

    彌天戰神一手提着文通大神,一手持着神槊,大步走入進神殿,在神殿中,看見了一口黑暗屬性的銅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將文通大神扔了出去,來到銅棺旁邊,揮手破去棺材表面的封禁銘紋,將棺蓋推開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立即衝過去,但,卻被彌天戰神手中的神槊攔住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向棺中瞥了一眼,雙目大睜。只見,棺中居然躺着一位絕色傾城的女子,黑色長髮,白衣如雪。

    正是閻羅族的閻折仙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渾身冒寒氣,從外寒到內,寒到了骨髓。

    無疆是瘋了,竟然如此害他?

    閻折仙可是閻羅族的明珠,太上最爲喜愛的天之驕女,難怪閻羅族族長親自下令殺他,難怪彌天戰神親自出馬。

    “仙兒!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柔聲喚道,神音傳入閻折仙的意識海。

    片刻後,沉睡中的閻折仙甦醒過來,睜開美眸,露出一道茫然之色:“彌天叔叔,你怎麼在這裡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