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是誰把你裝入棺中,送來了此處?”彌天戰神問道。

    閻折仙感到頭疼,回憶了許久。

    那一日,在羅祖雲山界的界外,姑射靜帶着張若塵離開,她便使用符法,急速追趕。可是,沒有追多久,便是被無疆給攔截。

    隨後,她遭受攻擊,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閻折仙將這一切講出後,從棺中坐了起來,環顧四周,問道:“這是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仙兒,你先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目光沉冷,手中神槊耀耀生光,盯向文通大神,道:“現在,你無話可說了吧?”

    “誤會,其中必有誤會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何等人物,迅速鎮定下來,思考清楚其中端倪,道:“無疆不可能出現到羅祖雲山界附近的星空,一定是有神靈,變化成了他的模樣,故意陷害本神。戰神難道沒有看出,這是有心懷叵測之輩在借刀殺人?”

    見彌天戰神殺氣沒有收斂,文通大神立即又道:“無疆並非愚蠢之輩,不可能做出如此違反常理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誰將折仙姑娘,送來文通神殿?”

    跪在殿外的酈檀半神,驚恐萬分,道:“是天羅神國星域的冥殿弟子,按照無疆的吩咐,日夜兼程,將銅棺送到神殿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拱手向彌天戰神一拜,道:“戰神現在明白了吧,抓住折仙姑娘的那位神秘人物,完全就是在利用閻羅族,想要借閻羅族的手,殺本神和無疆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哪裡看不出此事有諸多反常之處?

    “但,折仙畢竟是在文通神殿找到,此事已經觸了閻羅族之逆鱗,若不殺一批相關修士,血洗星空,閻羅族何以震懾天下宵小?”彌天戰神道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連忙,道:“本神必定親自詢問無疆,也定然去往羅祖雲山界探查,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,給閻羅族一個交代。還請戰神,給本神一個還自己清白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本神備有一批厚禮,送給折仙姑娘,算是賠罪。此事,本神的確是脫不了干係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目光如電盯着文通大神,收起神槊,道:“好!本座便給你一個月時間,若你證明不了自己的清白,最好自己提頭來閻羅族認死。否則,本座出手,不僅要斬你,更要滅你全族。”

    彌天戰神帶着閻折仙離開了文通神殿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微微吐出一口氣,咬着牙齒,緊閉雙目,雙拳十指捏得爆響,心中蘊有無邊怒火。

    在聖境,他是元會級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成神後,他進境快速,已是渡過兩次元會劫難,成爲地獄界最有潛力衝擊神尊境界的神靈之一,更是擁有爭奪冥殿少殿主的資格。

    三十多萬年的修煉,何等輝煌閃耀,何曾受過今日這樣的屈辱?

    對彌天戰神的恨意,他印刻到了心中,將來必要還回去。

    當然,更可恨的,還是那位在背後陷害他的神靈。

    酈檀半神小心翼翼站起身,走向文通大神,道:“大神,這件事,肯定不是無疆所爲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看了酈檀半神一眼,冷冰冰的道:“當然不可能是他!閻羅族能夠推算出閻折仙在文通神殿,卻推算不出是誰擒拿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很顯然,那位變化成無疆模樣的未知神靈的背後,肯定有一位精神力至強。”

    “有如此能力,又會出手的,在地獄界,只有虛空大劫宮和天南生死墟。”

    “虛空大劫宮那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,畢竟命運神殿即希望十族能夠團結一致,又不希望十族太過團結。一旦十族太過團結,命運神殿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?又如何能夠保持現在這般超然的地位?”

    酈檀半神道:“會不會,既不是虛空大劫宮,又不是天南生死墟。而是天庭的神靈?”

    “畢竟戰爭爆發,天庭很想挑起地獄界內部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雙目一縮,細細斟酌起來。

    忽的,他目光投落到酈檀半神的身上。

    酈檀半神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,意識到了什麼,連忙跪伏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那麼害怕幹什麼?我只是想提醒你,今後,送來文通神殿的東西,得檢查清楚之後,再放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又道:“先前,你都看到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弟子……弟子什麼都沒有看見。”酈檀半神深知文通大神的狠辣,嘴脣顫抖,若不是被神威壓得無法站起身,說不定已經立即逃走。

    什麼都沒有看見,就是什麼都看見了!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一掌拍落下去,將她打得化爲一灘血泥。

    剛纔那麼狼狽的樣子,被她看到,豈能讓她活命?

    況且,他心中的怒火,總得發泄出去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胸口猛烈起伏,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現在,只能希望無疆那邊已經殺死了張若塵,奪取了大量奧義和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佈局如此之大,鬧得天翻地覆,千萬不要出差錯纔是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傳訊光符飛來,落入文通大神手中。

    光符上的字跡,是生死界星的御神。

    看完光符上的內容,文通大神嘴裡發出一道震動寰宇的怒嘯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以文通神殿爲中心,一道道神力波浪,向遠處蔓延,讓冥殿弟子一個個都惶恐不安,不知是何事引得神靈如此憤怒。

    派出去的三尊僞神,居然全部都隕落。

    無疆是文通大神最傑出的子嗣,居然被逼得逃進屍海禁域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一連傳出五道神念,隨後,進入神殿的深處,來到一座手掌形態的神山下方。

    神山呈暗紅色。

    山腹中,由十八根雷電鎖鏈,禁錮着一顆頭顱。

    頭顱下方,燃燒紫色陰冥火。

    頭顱已被煉得如同金屬一般,像是一個魔罐,罐中不時便有刺耳的嘯聲傳出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斬斷十八根鎖鏈,將人頭形狀的罐子,託在了手中,眼神沉冷,道:“刑天,隨本座一起去一趟生死界星。”

    刑天罐,正是由文通大神在執掌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必須親自前去生死界星,無論如何,都得闖入屍海禁域,將無疆救回來。否則,一個月之內,他查不清楚閻折仙被擒的事,豈不是真要一個人擔下所有罪責?

    真無疆也好,假無疆也罷。

    說到底,罪魁禍首是無疆,與他沒有半點關係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提着刑天罐,走出神殿,他座下僅剩的五尊僞神,已是等在外面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漸漸冷靜下來,道:“你們隨本神一起,悄悄前往生死界星,沒有本神的命令,不可擅自行動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,文通大神和五尊僞神的身影,消失在神殿外。

    距離文通神殿頗爲遙遠的一顆星球上,池瑤站在太上親自刻畫的陣紋中,目睹了一切,隨後,悄然離開冥殿所在的那片星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屠剛到生死界星,便接到張若塵的一個任務。

    “想要跟我一起進入黑暗之淵,你得去幫我做兩件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抓了抓頭皮,道:“還要做兩件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沉。

    “兩件事而已,包在我身上。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身爲死亡神宮一等一的強者,應該有不少親信吧?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第一件事,你得以最快的速度,將一道消息傳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消息?”血屠低聲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張若塵和般若神女早已私定終身,有了夫妻之實。”

    血屠長大嘴巴,怔怔失神的看着張若塵,驚得頭皮發麻,道:“師兄,這是多久的事啊?你和神女殿下,居然……厲害,佩服,師弟我甚是佩服。明白了,難怪千年前神女殿下和閻無神訂婚當天,閻無神會被你鎮殺。直到今日,我終於想通原因了!”

    “但,這件事爲什麼要傳出去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要開口。

    血屠突然大聲道:“明白!我明白了!千年過去,般若神女即將退位,一旦退位,豈不是又有履行婚約?師兄這是在造勢,告訴天下修士,般若神女已經是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詫異的看來血屠一眼,懶得理會他的腦補,道:“你還得宣揚出去,無疆深愛般若神女,正是因爲意外得知了此事,所以心境崩潰,想要殺我,甚至聲稱要毀掉般若。”

    “他這是因愛生恨?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又道:“第二件事,你得去找一些冥族的修士。你的親信中,有冥族修士嗎?”

    血屠拍了拍胸膛,道:“師弟我可是命運神殿一等一的強者,找幾個聽話的冥族修士,還不是易如反掌?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拍了拍血屠的肩膀,道:“你讓他們去造一個謠。”

    “造謠?小事一樁。”血屠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讓他們造謠,怒天神尊是崑崙界的須彌聖僧,般若是崑崙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血屠臉上笑容凝固,喉結動了動,道:“師兄,這玩得太大了吧?造神尊的謠,會死很多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造謠的不是你,是冥族的修士。你怕什麼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感覺到渾身冰冷,想打退堂鼓,道:“師兄這是想報復冥殿?要挑起怒天神尊和冥殿的矛盾?可是,若是讓怒天神尊知曉是我們在利用他,一位神尊之怒,我們承受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血屠聲音越說越小,彷彿生怕被怒天神尊聽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怒天神尊何等存在,豈會將這等小事放在心上?你不會真的以爲,這樣就能利用一位神尊?天下修士,都只會將它當成謠言,一笑而過。算了,你不去,我便自己使用精神力控制幾位冥族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血屠連忙道:“小事!這樣的小事,包在師弟我身上。去黑暗之淵,師兄一定要帶上我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