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別做傻事,這件事,我來想辦法。去吧!”張若塵實在不想面對夏瑜那雙幽怨的眼睛。

    夏瑜退下去後,血屠展開神境世界,眼神幽沉,低聲道:“師兄,只要你一句話,我想辦法,幹掉血宸。”

    “你瘋了嗎?”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那隻能用第二策略,師兄直接去和大族宰攤牌,就說夏瑜是你的女人,誰都不能動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還有第三策,直接生米煮成熟飯。”小黑陰笑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兩個都給我滾,讓我清靜清靜。”

    這件事,說難辦也難辦,說簡單也簡單。

    其實就是張若塵一句話的事。

    但真的只是一句話的事嗎?

    張若塵撐起窗戶,看向神艦外的星空。

    星空中,黃褐色的星霧,像是一條河流貫穿東西。數之不盡的星辰,在星霧河流中閃爍。

    其中,有那麼一些最爲明亮的星辰,竟排列成一條直線,位於星河中心,顯得詭異而又震撼,惹人無限遐想。

    也不知這是天體運轉的巧合,還是某股力量故意爲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,逐漸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與浩瀚星辰相比,這些兒女情長的事,又算得了什麼呢?

    【收集免費好書】關注v.x【書友大本營】推薦你喜歡的小說,領現金紅包!

    千百萬年後,這個時代所有的人都會化爲塵土,所有的事都將煙消雲散,唯有星空永恆。想着想着,張若塵不禁心情開闊,決定坦然面對眼前的一切煩憂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千星連珠嗎,當真是百萬年難遇之奇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知到整個宇宙的天地規則,都變得活躍起來。

    星空中,陰氣瀰漫,各種陰屬性的規則,完全將陽屬性的規則壓制了下去,道消魔長的意味,像是預示着一個嶄新的時代將要來臨。

    眼睛一亮,張若塵喃喃自語,道:“這或許正是天賜良機!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太極陰陽圖印在他身後顯現出來,陰陽二氣流動不止,億萬道規則有序的運轉。

    與往常不同,太極陰陽圖印中,陰陽不平衡。

    陰氣蓋過了陽氣。

    劍道規則和真理規則在張若塵的調動下,涌入進陰氣中,開始凝練少陽。

    借天勢,破太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前方的落雲神艦上,老族長皺着眉頭,道:“聽說,你要將夏瑜賜婚給血宸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身穿鎧甲,披着戰袍,英武不凡,笑了笑:“血宸資質不俗,但還配不上夏瑜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老族長不懷好意的一笑:“就知道,你是在算計張若塵那小子。那小子資質不凡,血脈強大,的確該留一個不死血族的種。不過,你對他也太好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事都是相互的,你拿十分心對他,他纔會拿十分心對你。張若塵很看重感情,這一點,十分難能可貴。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老族長道:“但是猊宣老鬼支持的是你,是想將你推到酆都大帝那樣的高度,做下三族的話語人,而不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之前北師的事?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老族長笑道:“那小獅子和你不是更合適嗎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搖了搖頭,道:“這世間,沒有任何人可以娶猊宣北師,她是未來修羅神殿殿主的第一繼承人。我上次去,完全是想與她戰一場,看看差距還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“才太虛境初期,就想戰那隻小獅子,活該你吐血……咦!”

    老族長手臂探入虛空,半隻手都消失不見,隨即,將一枚符籙從虛無世界中抓了出來,看完符籙上的內容,一雙渾濁的老眼,驀地變得銳利懾人。

    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血絕戰神問道。

    老族長臉上皺紋縮成一團,道:“酆都大帝回來了,在無定神海,約戰昊天。”

    似驚雷響起,血絕戰神渾身豁然一震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竟然在這個時候回來,任何人怕是都會聯想到張若塵和無月的婚事上,哪怕他約戰的是昊天。

    天尊之威,誰人不懼?

    血絕戰神起身,眼神陰晴不定,道:“要不要取消婚禮?”

    “若酆都大帝真有此心,取消婚禮就能保住張若塵?”老族長搖了搖頭,道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酆都大帝歸來的消息,迅速傳遍宇宙各方,真正是一舉一動,讓整個天下爲之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整個地獄界的修士,彷彿都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吸引,通過各種方式,如同朝聖一般,向無定神海趕去。

    鬼族諸神最是興奮,相約一起,要去觀天尊之戰。

    命運神殿卻陷入一股可怕的沉寂之中,許多本是受邀前來參加婚禮的神靈,紛紛尋找藉口,奔忙般的離開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剛好就在張若塵和無月大婚的這一天歸來。

    哪有這麼巧的事?

    “唰!唰!唰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道神文,不知從多麼遙遠的地方傳來,以某種奇妙的方式,直接在老族長的身前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空氣中,直接浮現出文字。

    “婚禮照舊。”

    虛天的神文,如劍般鋒利。

    “不需擔心。”

    鳳天的神文,像火焰一般。

    “娶!”

    九死異天皇的神文,像黑暗詭紋。

    “不懼,不退。”

    這四個字,是怒天神尊傳來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看着眼前這一道道神文,心中不禁生出強烈的震動,但,臉上的憂色散去,笑道:“看來張若塵和無月的這場婚禮,比我想象中還要複雜啊!沒想到,連九死異天皇都發話了!”

    老族長也輕鬆下來,道:“其實老夫最沒有想到的,是怒天神尊。他居然表態了!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其實很簡單,這就是命運神殿與酆都大帝的博弈,爭地獄界的主導權。地獄界由命運神殿說了算,還是天尊說了算,總得有個主次吧?”

    “若是因爲酆都大帝回來,就取消張若塵和無月的婚禮,今後誰還會聽從命運神殿的號令?”

    “諸天鬥法,我們管那麼多幹嘛?喜酒,繼續喝。”老族長端起酒杯,眯着眼睛,一口盡入嘴中。

    “哎,都怪你老不爭氣,你要是能封天,我們何必像先前那麼心驚膽顫?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老族長一口酒向血絕戰神噴了過去,怒道:“誰心驚膽顫了?老夫沒有封天,不是實力不夠,是不想和年輕人爭。”

    “在不死血族,你能排進前三嗎?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能是不是?老夫當年也曾叱吒風雲,也曾隻手遮天,可與天姥女神並肩殺敵,只是現在老了,血氣下滑,不如當年咯!”

    “女神依舊是女神,可惜某人牙齒都快掉光了!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老族長被激怒,準備好好教訓血絕戰神一頓,但就是這時,一道強勁的神力波動,從血彩神蜈艦上傳來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搶先一步推門而出,來到甲板上。只見,整個星空都化爲一幅陰陽太極圖,遍及何止萬億裡之地,如同天道在人間的印記。

    “哈哈!這小子居然在今天破境,還真是喜上加喜。”血絕戰神大笑。

    老族長看着眼前的陰陽太極圖,神情異樣的向血彩神蜈艦看了過去,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,似乎窺透了什麼真相。

    “笑吧,繼續笑,等你外孫超過你的時候,你就笑不出來了!”老族長重新回到神艦中,嘭的一聲關上木門。

    太極陰陽印快速收縮,回到張若塵身周十八丈的位置。

    在黑色的陰氣中,一座白色神山顯現出來,形態如劍,巍峨雄壯,散發真理光輝。

    這座白色神山,是真理規則、劍道規則、陽氣凝聚而成,是少陽的具象化呈現。

    至於爲什麼會以“山”的形態顯現,張若塵覺得,應該是因爲,自己接觸劍道和真理之道,都與山脫不開關係。

    所以,少陽自然而然,就以“山”爲象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膝坐下,鞏固少陽,嘴裡吞吐陰陽二氣。

    天地間的神氣、聖氣、靈氣源源不斷匯聚過來,每一刻他身上的氣息,都會增強一大截。

    行至生死界星的七冤渡口。

    接親的艦隊,在三途河上,被一片浩蕩的鬼雲攔截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的爆喝聲響起,道:“鬼主,今日你敢挑事,本座必讓你付出慘痛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大族宰莫怒,張若塵和無月是虛天指婚,誰敢阻止?我們來這裡,只是想討一份喜錢而已。”鬼主的聲音含笑,震起連天水浪。

    另一位神音飄來:“自古以來,在三途河被攔下的接親隊伍,絕不止你們一家。血絕家族貴爲始祖家族,張若塵富比神尊,連喜錢都不願給我們嗎?”

    河面上,萬鬼哄嚷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推門而出,看向遠處黑壓壓的鬼雲。一艘艘神艦,在鬼雲中若隱若現,有十數道大神級的神威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師兄,來者不善啊!”血屠道。

    小黑眼神沉重,道:“酆都大帝歸來了,鬼主他們這些人再無顧忌,今天要過三途河,絕非易事。”

    剛剛破境的喜悅,被這一震撼的消息衝散,張若塵眉頭緊緊一擰:“酆都大帝歸來了?”

    血屠苦着臉,道:“是啊!我們也是剛剛收到消息,酆都大帝歸來,於無定神海挑戰昊天,這是真正要爭天下第一了!不過,師兄也無需擔心,大族宰傳來消息,虛天和九死異天皇都已經表態,這婚事毀不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語,道:“虛天還真是夠硬,敢和天尊叫板。不過,九死異天皇這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昨晚做夢,夢見張若塵精神力已經八十九階,馬上就要完本了,當時竟有些不捨。一覺醒來,長長鬆了一口氣,冷靜下來,還可以再水幾百章。

    這是真實的夢,爲可以再水幾百章求月票!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