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接親艦隊,進入黑暗神殿所在宇宙秘境內。

    船艦上,早就準備好的神燈,紛紛亮起,將黑暗照亮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大氣磅礴,不輸真理神殿和命運神殿,足有星球一般大小,容納十億修士,也不會顯得擁擠。就算顯化出巨身神軀的神靈,在其面前,也如塵埃一般。

    黑暗的虛空中,懸浮有一根根山峰一般粗壯的銅柱。銅柱頂端,神焰燃燒,火光通紅,將巍峨的黑暗神殿映照出詭奇色彩。

    接親艦隊停下,張若塵一馬當先走了下去,來到黑暗神殿下方的一座萬里長寬的廣場上。

    血屠和小黑緊跟在他身後,身上神威外放,目光掃視四方。

    再後方,是一百零八位神將。

    小黑髮現廣場上,站着密密麻麻的聖境修士,鬼族、骨族、石族、死族……,各族皆有。

    有的身穿鎧甲,鐵血肅穆。

    有的穿着紅衣彩袖,喜慶美豔。

    有的戴着鎖鏈,披頭散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這是搞什麼鬼,兩位超級大神成婚,找這麼多聖境修士來幹什麼?故意羞辱張若塵嗎?”小黑冷哼道。

    血屠連忙道:“不懂你就別瞎說,徒惹恥笑。這是無月堂主陪嫁的奴僕和家臣,剛纔本皇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下,嚇了一跳,你猜有多少?居然足有千萬之多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萬位聖境修士做陪嫁的奴僕和家臣?”

    小黑頭皮發麻,剛纔他也探查了,這廣場上的修士,修爲都在聖者境界以上,聖王和大聖不少。

    血屠嘿嘿一笑:“本皇參加了不少神靈婚典,這等規模的陪嫁,還是平生僅見。你看上面!”

    小黑擡頭看去,只見,昏昏茫茫的黑暗虛空中,懸浮着數之不盡的船艦,皆由各種體軀巨大的聖獸馱着。

    聖獸和船艦上,綁滿了紅色絲帶。

    船艦中,則是一隻只金光燦燦的箱子,不知裡面裝着多少珍寶。

    略微探查了一下,小黑大驚。

    【看書福利】關注公衆..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每天看書抽現金/點幣!

    聖獸足有數十萬頭,船艦足有上萬艘。

    小黑嚥了咽口水,道:“別說那些船艦上裝的,都是陪嫁的嫁妝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嫁妝,你認爲是什麼?”

    血屠一副看土包子一般的眼神,輕哼一聲,又道:“無月堂主成名數十萬年,修爲還遠在大族宰之上,她一生積累的財富,絕對遠超血絕家族。如今要嫁給師兄,自然是要將這些財富全部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說起來大族宰也是不容易,家族中,的確財富驚人。可是,不可能全部拿出來給師兄做聘禮,現在這麼一對比,我們顯得太寒酸了!”

    “本皇突然不想反對這樁婚事了!”小黑感嘆一聲。

    血屠神情沉凝,殺人奪寶收集財富的速度,本以爲已經很快了,但現在看來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若能娶一神尊……

    不,不能那麼好高騖遠。

    若能娶一大神,哪怕年紀大一些的大神,樣貌醜一些的大神,壽元將盡的大神最好,到時候,必能獲得大量財富。

    血屠很缺神石。

    這些年,他拼盡全力籌集神石,皆是爲了下一次日晷開啓,能夠閉關修煉更長的時間。但,目前籌集到的神石,還遠遠不夠。

    血屠決定回去後,就去拜見鳳天,請她指婚。

    他血屠並非是不想努力了,而是有一顆上進的心。

    走在前方的張若塵,懶得理會他們二人的嘀咕聲,始終身姿挺拔,英氣無雙,目光向上方望去,看見站在白玉臺階盡頭的無月。

    無月身上大紅色的霞帔,以金絲爲邊,繡百鳥朝鳳圖,腰間是一條藍色玉帶,將盈盈如月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她本就肌膚如玉,素面如仙,但,今日卻刻意勾畫了妝容,紅脣晶瑩而鮮豔,雙眉如柳葉,眼眸明亮似裝滿宇宙繁星。

    頭上金色鳳冠,散發本源之光,絕非凡品,將她絕美仙顏映襯得更加高貴優雅。

    她靜靜站在那裡,等待張若塵來接,美眸含笑,簡直是要傾倒天下。雨師穿一身白衣,侍女打扮,靜立一旁。

    就算在場那些深知張若塵和無月恩怨的修士,此刻都不禁懷疑,他們二人是不是真的情深似海,如今有情人終成眷屬?

    老族長低聲笑道:“你看,他們二人可有半分不和諧的地方?誰不說一句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?”

    “演戲嘛!就看她能演多久?”血絕戰神道。

    老族長道:“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已經不弱了,加上他恐怖的修煉速度,未必不能讓她演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長長的玉石階梯,鋪着紅色聖皮軟毯。

    天空有花雨飄落下來。

    花瓣晶瑩剔透,散發迷人芳香。

    “欲要迎娶無月堂主,需先過我們這一關?”

    靈神堂的諸神,在階梯上顯現出來,手中都提着一件酒器,或是葫蘆,或是鼎,或是觶。

    顯然不是挑事,而是真正的攔親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向無月,傳音道:“需要這麼刻意嗎?”

    無月瑩瑩含笑,似聽不見他的傳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低聲,道:“該你們兩個表現的時候到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喝酒,我大屠戰神皇地獄界境內就沒醉過!”

    血屠豪邁無比,大步登上階梯,從一位靈神手中奪過水缸大小的葫蘆,仰頭痛飲起來。

    但,喝下第一口就後悔了!

    酒,太烈,內蘊神焰,跟喝鐵水岩漿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們黑暗神殿就這點能耐?我屠天殺地之皇喝酒如喝水,整個宇宙就沒怕過誰。”

    小黑盯着一位靈神冷笑,從他手中端過酒鼎,霸氣外露的往嘴裡倒。

    但喝下第一口,小黑渾身就痙攣了一下。

    太冷了,身上不斷起寒霜。

    血屠喝了半晌,身體燃燒起來,臉紅得像燈籠一般,搖了搖葫蘆,道:“不對啊,你這葫蘆是空間寶物,裡面裝了多少酒?”

    “一片酒海!今日,就是見證大屠戰神皇海量的時候。”那位靈神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血屠看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這不是坑人嗎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裡就交給你們了!”

    血屠看着張若塵向上方走去,看了看手中葫蘆,又看向黑暗神殿諸位靈神嘲笑的眼神,頓時心一狠。

    神軀膨脹數十倍,將葫蘆扔進嘴裡,連葫蘆帶酒嚥進肚子裡。

    “誒,這可不算!”一位靈神驚呼道。

    血屠瞪眼過去,道:“急什麼?本皇地獄界境內沒有醉過,豈會耍賴?”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雙手緊緊一捏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葫蘆在他腹中爆碎,頓時肚子撐成一顆圓球,神軀不受控制的膨脹,十里高,百里高……

    最後,化爲數萬裡高,渾身冒神焰,七竅涌火柱,將黑暗神殿的修士嚇得紛紛後退。

    小黑自然不願服輸,依葫蘆畫瓢,將整隻酒鼎吞入腹中,肚皮變成四方形。

    一聲長啼,他化形爲貓頭不死鳥,向虛空中飛去。

    頓時,這片宇宙秘境變得混亂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無月面前,與她四目相對,生一股說不出的奇怪感覺,彷彿真就是在與月神成婚一般,心中的排斥感竟然一點點消散。

    可惜,在黑暗大三角星域,張若塵見過她陰狠無情的模樣,惡比蛇蠍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肯定是她使用了精神力手段,故意讓張若塵生出微妙的錯覺。以此來麻痹張若塵意志,減少對她的防範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站在神殿門口,沉聲道:“張若塵,異天皇不在,殿主便是無月堂主的尊長。你當向長輩行三跪九拜之禮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穆託戰神看去,又看向殿門。

    門中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照戰神這麼說,我外公是在場所有修士的長輩,包括無邊殿主,豈不是都要向他行禮?”

    穆託戰神猛然一跺腳,神力震盪四方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站在落雲神艦艦首,道:“都是一家人,何須這麼多禮節?大家不用跪拜本座了!”

    無月優雅從容,伸出玉白修長的手指,紅脣輕啓道:“就不行禮了吧!若塵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牽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柔而無骨,細膩光滑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不知多少黑暗神殿的修士爲之涕淚,羨慕而又嫉妒。

    他們中,不少修士,都是第一次看到無月的真容。只這一次,卻足以讓他們終身難忘。

    如此佳人,今日後,便是他人婦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無月牽手從階梯上走下,女的傾城絕代,不似人間該有。男的英姿勃發,神威蓋世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位神將,齊齊單膝跪下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這一幕,夏瑜眼中時而欽羨,時而黯然,最後竟像是想通了一般,釋然的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“走,回命運神山。”張若塵揚聲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黑暗神殿衆神的帶領下,千萬聖境修士,飛上由聖獸馱着的船艦,跟在落雲神艦和血彩神蜈艦的後方,浩浩蕩蕩的飛入星空中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艘裝滿聘禮的聖艦,留在了虛空。

    頃刻間,黑暗神殿變得冷清下來。

    無邊走出神殿大門,望着天邊,眼神陰沉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躬身行禮,道:“張若塵太放肆了,完全不給黑暗神殿臉面,必須讓他付出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任他再怎麼蹦躂,目前而言,也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。”無邊道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道:“他已經能擊敗胥燎。”

    “能擊敗無月嗎?”無邊道。

    穆託戰神欲言又止,最終還是說道:“若是無月要殺他,他自然難逃一死。但,無月會殺他嗎?爲何本神覺得,無月壓根就是真的想要嫁他。”

    無邊眼神微微一沉,冷笑了起來,道:“這些都是小事,等到星空戰場那邊有了結果。在大勢面前,張若塵只能灰飛煙滅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