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屠已經管不住自己的嘴,大着舌頭,道:“你們應該知道的,無疆對般若神女是一往情深,癡情種子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來到生死界星後,卻意外發現我師兄和般若神女幽會,頓時心境崩潰,如五雷轟頂,居然不顧神靈不得插手俗世的規矩,要殺我師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般若神女的心,全部都在師兄身上,自然是要阻止他。”

    “無疆見般若神女爲了師兄,與他大打出手,更是怒火攻心。所謂,愛得有多深,恨就有多深,這一戰,終是一發不可收拾,導致冥殿三尊神靈隕落。”

    一位神子感嘆道:“一個情字,引發的血案。慘,真慘!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在說無疆慘,還是在說那三位隕落了的神靈慘。

    血屠唏噓了一聲:“無疆雖然身份高貴,天資非凡,可是與我師兄比起來,卻黯淡無光。可笑,他竟然因愛生恨,欲要毀掉般若神女,真是不自量力,活該落得現在這樣的下場。”

    “無疆欲要毀掉般若神女?此話是什麼意思?”那位神子,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血屠搖頭,道:“我怎麼知道他要幹什麼?你們明白的,一個心境崩潰,又妒火焚身的修士,與瘋子沒有區別,什麼事都做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衆人紛紛點頭,跟着應聲。

    紫菱神女問道:“若塵劍神爲何突然來到生死界星,他這是要做什麼?我聽說他中了詛咒,此生無法破境成神,來生死界星,莫非與此有關?”

    血屠猛的一個激靈,像是酒醒了一般,眼神凝重的盯向紫菱神女,道:“本神子……剛纔沒有亂說什麼話吧?”

    紫菱神女仔細打量血屠,沒想到他修爲如此深厚,這麼快就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於是,她連忙道:“沒,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!神子剛纔什麼都沒有說。”衆人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血屠露出憂心忡忡的樣子,連忙站起身,抱拳道:“各位告辭!如果本神子先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,還請諸位一定要保密。拜託了!”

    血屠離開一樹雲煙酒居後,一道道消息,化爲光符,迅速快速傳開了去。

    另一頭。

    血屠派遣出去的冥族修士,也將謠言傳開。

    相比於血屠在一樹雲煙酒居的“酒後失言”,這些冥族修士傳出的謠言,雖然造成了一些影響,可是,真正的強者聽到後,都是一笑而過,根本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怒天神尊是須彌聖僧?

    般若神女是崑崙界的修士?

    沒有比這更好笑的笑話了!

    在這些強者看來,冥殿在生死界星一連隕落三尊神靈,損失慘重,苦於無法光明正大的報復,於是攜恨使用了這麼一招昏招。

    的確是昏招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看得出來,他們是在報復般若神女。

    般若神女做爲這個元會命運神殿的最強神女,如果這麼容易就被扳倒,纔是怪事。

    鬼主第四子,珞,站在一樹雲煙酒居的頂層,俯看整座燈火通明的聖城,聲音幽沉:“須彌聖僧當年是被諸神聯手圍攻隕落,怎麼可能還活着?冥殿居然把矛盾引到怒天神尊身上,真是愚蠢不堪。”

    對面,南聖目光中,浮現出不屑的冷笑:“般若神女畢竟是怒天神尊帶回命運神山,他們既然宣稱般若神女是崑崙界的修士,自然就要給怒天神尊安排一個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冥殿在生死界星的負責者是誰,使用這樣的招數對付般若神女,一點都不高明。”珞道。

    南聖道:“冥殿的修士,若是足夠聰明,怎麼可能一連隕落三神?要殺張若塵,終究還是得靠我們。”

    鬼主第三子鳶,雖是元會級代表人物,可是,卻沒能渡過神劫。

    半年前,她渡劫失敗,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反倒是天資稍差的珞,在百年前,踏入了神境。

    天資高,未必將來就能前途光明,成就非凡。

    世間的種種變數,不知殺了多少英雄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三途河的河畔,血屠將派出去散播謠言的九位冥族修士,全部都殺死,化爲一抔骨灰,灑落在河中。

    “諸位兄弟,我血屠一定竭盡一切,照顧你們的族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冤聖城,神女樓。

    天心苑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鎮壓在藏山魔鏡中的九齒狼神將的無頭神屍取出,把神屍中,殘剩的神魂抽離出來,化爲一團閃耀的魂光。

    無頭神屍,被張若塵扔進培養噬神蟲的銅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都將噬神蟲,當成一張重要的底牌培養。

    自從吞食了宇宙邊荒神靈的半具神屍後,噬神蟲便是進化了一代,啃食能力,防禦能力都大增,並且蘊含劇毒。

    這被張若塵稱爲第二代噬神蟲!

    此前,噬神蟲分食了劍神界僞神“楚寒”的屍身,又出現進化的跡象。

    於是張若塵所幸提供給它們足夠的神屍血肉,推動進化。若能完全進化到第三代,或許噬神蟲的蟲羣可以對真神造成生死威脅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又將炫離大師煉製的神屍戰將喚出來,細細研究。

    這具神屍腐化嚴重,顯然活着的時候是一尊僞神,蘊含的神性,完全無法與真神的神屍相提並論。而且,神屍體內,沒有神源。

    神屍的身上,刻畫有大量玄奧的銘紋和神紋,用於操控屍身。

    神屍上的神紋倒是高明,不像是炫離大師的手筆,應該出自更強人物之手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對這具神屍失去研究興趣,將它放置一邊。

    “血屠那邊應該不會有什麼岔子,是時候出發,去往黑暗之淵。”

    血屠辦事,張若塵還是很放心。

    只要消息散播出去,就算無疆從屍海禁域中逃出來,也不足爲懼,他沒有必要繼續待在生死界星。

    張若塵推門而出,釋放出精神力感應。

    發現,只有小黑還待在天心宛,姑射靜和般若卻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她們都是修爲強大的真神,而且背景深厚,張若塵根本不擔心她們的安危。就算冥殿的神境強者來到了生死界星,想要對付她們,也得掂量一二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紅衣的妙齡女子,帶着一身芬芳,來到天心宛外。

    她典雅幽靜,肌膚白裡透紅,道:“若塵公子,我家主人想見你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主人是誰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紅衣妙齡女子,淺淺一笑:“恕小小不能回答公子,公子只需前去,自然會知道主人是誰。”

    坐在樹下,研究兩張黑暗陣圖殘卷的小黑,豁然站起身,冷喝一聲:“不去!張若塵乃是俗世神話,就算要見,也該是你們主人來見他。”

    小黑暗暗傳音張若塵,道:“小心一些,此女頗爲詭異,別中計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當然知道自己現在處於風頭浪尖,不能輕易去見未知人物。

    紅衣妙齡女子道:“也好!小小便這般回去轉述主人。”

    她緩緩離去,帶走一身香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她的背影,道:“你看出了什麼端倪?”

    小黑與張若塵並肩而立,看着他所看的方向,沉聲道:“神女樓是什麼地方?是男人來的地方。她擁有如此絕色之姿,修爲不算高明,卻能在神女樓中來去自如。說明,她背後的主人,必然是一位神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她是神女十二坊的弟子,而且修爲還高明得很,是一尊僞神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都看不出來,你能看出來這些?”小黑詫異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在神女十二坊,除了十二坊主,還有誰能夠做僞神的主人?”

    “難道她所說的主人,是白皇后?”小黑驚呼,立即擡頭,向四方看去。

    同時,精神力也探查出去。

    白皇后這麼傳奇的存在,如果真的就在這座神女樓中,只是想想,心中都無法平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有相同的猜測,卻顯得很淡然,以他現在的修爲,在白皇后那樣的存在面前,無疑是螻蟻一般。

    既來之,則安之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地面震動。

    天心宛的一段牆體,被一道黑暗掌印擊碎,土石飛濺。

    閻婷邁步從斷牆處走了進來,冷喝道:“張若塵,可敢接受我的挑戰?”

    正在沉思中的張若塵,露出異樣的神色,看向眼前這位闖入者。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身上,爆發出強勁的神力波動,向閻婷衝擊過去。

    就算閻婷是半神巔峰的強者,若是遭到小黑神力波動的衝擊,也得身死當場。

    聞褚持着煙桿,從閻婷身後走了出來,嘴裡吐出一口白煙,將小黑的神力波動吹散,拱手一拜,道:“若塵公子,夏王爺,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知道本皇是誰?”小黑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聞褚笑道:“夏朝君主親自封的王爺,夏神皇的獨子。閻羅族若連這個都不知道,至高一族的稱呼,豈不是白叫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閻羅族的神靈?”小黑問道。

    聞褚糾正道:“黑暗之淵閻氏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呢?”小黑指向閻婷。

    聞褚露出一抹尷尬的神色,道:“這位乃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教訓張若塵的人!記清楚了,我的名字,叫做閻婷。”

    閻婷化爲一道黑暗光影,施展出幻音掌法,如同一陣寒風,向張若塵直衝過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