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半神巔峰在任何勢力,都是俗世的頂尖強者。

    閻婷的幻音掌法,是神通級別。

    掌法一成,幻音無數,影響修士的神智和聖魂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原地不動,任憑閻婷一掌擊在胸口,風勁掀起,衣袂飄飄,但,驚天動地的滂湃力量,卻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閻婷只感覺所有力量,都打入虛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她擡頭,棗紅色的連帽下,一雙秀目中充滿驚駭。

    張若塵速度快如閃電,擒住她的手腕,反手一擰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頓時,閻婷這個半神巔峰的大高手,如同偷糖吃被抓住的小女孩一般,折着手臂,被張若塵制住。

    閻婷心志很強硬,扭動腰肢,欲要斷臂脫身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的另一隻手,輕輕按在她香肩,使得她渾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手臂上傳來的疼痛,持續不斷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投望向聞褚,道:“什麼情況?”

    聞褚頗爲尷尬,道:“她是無神的堂妹,來到七冤聖城,聽到了一些傳言,若塵公子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傳言,竟讓閻姑娘如此憤怒?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頭,問她。

    閻婷渾身痛得扭曲,更關鍵的是,此刻的姿勢實在是太不雅觀,哪有一絲半神巔峰強者的威嚴?

    “放開我。”她冷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聞褚看去,見對方露出歉意的神色,於是,雙手向前一推,閻婷便是跌跌撞撞的向前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遮住容顏的連帽掉落,一張極爲靈秀清美的臉蛋,顯露出來,長髮拋灑。

    閻婷心中憤恨,拔出一柄纖細的銀劍,欲要再次攻擊張若塵。

    聞褚以神氣煙縷,定住了她。

    閻婷貝齒緊咬,道:“叔公!”

    “若塵公子是我們黑暗之淵閻氏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聞褚繞過閻婷,來到張若塵面前,沒有擺神靈的架子,很隨和的笑道:“讓若塵公子見笑了!其實,婷婷一直對你都仰慕至極,這一次還是主動要求,要一起前來接應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能夠答應,進入黑暗之淵,是幫閻羅族大忙,閻羅族的所有修士都感激不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致能夠猜到,閻婷如此憤怒,多半與他和般若的關係有關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血屠辦事效率還是很高。

    聞褚以神念傳音,道:“我們這邊秘密聯繫好了一艘渡船,今晚就能渡三途河。”

    “安全嗎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聞褚道:“七冤渡的船,一般都是由星宮和無常鬼城共同管理。你們去聯繫的,肯定已經走漏風聲,會遭到截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們黑暗之淵閻氏聯繫的船,走的是無常鬼城一位大神的渠道,保證安全可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如此最好。”

    見他們二人秘密商議,小黑的好奇心被吊了上來。

    等到聞褚帶着閻婷離開後,小黑連忙問道:“你怎麼和黑暗之淵閻氏有聯繫?你們在商量什麼?”

    “沒什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小黑參與進去。

    黑暗之淵非常危險,連天級人物都葬了多位,張若塵甚至都有做好葬身其中的心理準備,自然不可能帶別的修士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什麼,道:“小黑,幫我做一件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小黑心情有些不高興,覺得張若塵隱瞞了它。

    “幫我保管乾坤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將乾坤界中的那些生靈,帶進黑暗之淵,免得有去無回。

    小黑聲音一冷:“都已經在交代後事,準備孤身前去犯險,還說沒事?張若塵,你到底說不說,你若不說,本皇這就去告訴般若。相信她對你接下來要去的地方,要做的事,比本皇更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,你確定,以你聖境的修爲,甩得掉我們兩尊真神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冤聖城外,一處堆滿白骨的河畔。

    這裡陰氣沉沉,長滿紫黑色的屍香蘭。

    池瑤氣質卓然而不羣,一身素衣,迎着河面寒風,目光縹緲浩然,道:“冥殿的文通大神,已經到了七冤聖城。與他同行的,還有冥殿的五位僞神。”

    般若站在白骨小山的另一邊,身上氣息與天地相融,動容道:“張若塵現在豈不是很危險?”

    “暫時還不算危險,文通大神去了屍海禁域,欲要救出無疆。”

    池瑤又道:“而且,他是秘密前來,顯然是想瞞天過海,悄無聲息的置張若塵於死地,所以不會在明面上出手。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文通大神修行數十萬年,渡過了兩次元會劫難,便是我們所有人加起來,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本皇有對付他的辦法。”池瑤目光冷銳,平靜自若。

    般若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池瑤道:“本皇見你,是爲了另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池瑤沉默了片刻,道:“當年在崑崙界,本皇爲了渡情劫,曾借你的聖魂,變化成你的模樣,與張若塵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,以彌補有缺的心境。”

    “但,也是因爲此事,你和張若塵感情決裂,割袍斷義。本皇心中,是有愧疚的。”

    般若眼中浮現出自嘲的神色,苦笑:“是我自己的選擇,不怪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本皇想再借一次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般若終是無法保持平靜,心中劇烈起伏,向白骨小山看去,卻看不見池瑤的身影。

    好無容易,她和張若塵冰釋前嫌,有了重新在一起的機會。

    爲了這個機會,她願意放棄現在擁有的一切,神女的榮耀,神境的修爲,數之不盡的財富,與張若塵一起隱姓埋名,做一對清貧夫妻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壽元耗盡那一天,她也不會獨活。

    可是,爲什麼?

    爲什麼女皇又要來破壞掉這一切?

    這一次,她不想再聽之任之,道:“我不想再欺騙他了!”

    “你覺得,是本皇想欺騙他?”

    池瑤幽幽一嘆,道:“你知道張若塵爲何會來生死界星?”

    般若凝思片刻,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“他是要去往黑暗之淵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爲什麼?黑暗之淵何等危險……難道他是要去那裡,尋找破解詛咒的辦法?”

    池瑤點了點頭,道:“臨走之前,本皇去見過太上。太上曾言,張若塵打破詛咒的唯一辦法,就是去黑暗之淵。這是一條非常艱險的路,稍有不慎,神形俱滅。”

    般若沒有被嚇住,反而俏臉上浮現出一道喜色,道:“我陪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修煉的是《三十三重天》,要破入神境,豈是打破詛咒就能做到?你幫不了他,只有本皇可以。”池瑤道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沒有爲什麼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你明明想要幫他,卻偏偏不以自己的身份,要變化成我的模樣?爲什麼你明明深愛着他,卻偏要裝出一副仇深似海的樣子?彷彿根本不在乎他。”

    般若繼續道:“若是真的不在乎,怎麼會必須藉助他才能補全自己的心境?”

    “女皇,師尊,到了現在這一步,你爲何還不跟我講實話?”

    池瑤整個人都有一種窒息感,閉上雙目,顫聲道:“如果我們是仇人……如果我對他足夠的冷漠……我想,等到那一天,我死的時候,他就不會太難受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有一天,沒有了池瑤,我希望,世上還有一個女子可以好好的愛他。你就是我找來愛他的那個人!”

    “所以,助他解除詛咒,破境成神的女子,必須是你,不能是池瑤。”

    般若難以理解池瑤的這番話語。

    因爲她知道,張若塵對池瑤有着極深的感情,那份感情,沒有任何女子可以比擬。張若塵也絕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無情男子,是很難對池瑤痛下殺手的。

    般若道:“你們年輕時,感情那麼深厚,爲何不能坐下來,好好的將當年的事解釋清楚?我相信,他能理解你,更能原諒你。張若塵從來都是心軟的,而且,心中最愛的一直是你,誰都無法代替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可以放下女皇的威嚴,像一個普通女子一般,靠到他的懷中,講述自己的無奈,傾述這些年來的苦楚,只要兩個人還相愛,就算再大的矛盾,都是可以一起去面對。怎麼可能會變成生死敵人?”

    池瑤眼眸中,浮現出了一抹柔情,腦海中涌出般若講述的畫面。

    但,只是一瞬間,這些都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她搖頭,道:“你不會明白的!崑崙界和整個宇宙,需要的是張若塵,需要的是一個能夠超越不動明王大尊的張若塵。而池瑤能做的,就是幫他搭一層階梯,助他跨過最難的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煙塵,將來你必然會明白,我爲什麼這麼做。”

    “而現在,我需要你的幫助,張若塵也需要。這一次騙他,不爲我自己,只爲能夠助他破境成神。”

    般若動搖,道:“你真能幫他解除詛咒?”

    “冥殿的詛咒,太上都無法破解。只能說,盡力而爲。”池瑤嘆道。

    “哪怕有一絲希望,終究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般若心中苦楚,暗道,終究還是自己奢望的太多,不該貪圖不切實際的美夢。

    三途河畔,般若和池瑤的身影,重疊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隨後,她走入進七冤聖城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