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酆都大帝出世,將宇宙中最強大的生靈和死靈盡皆驚動。

    天尊之戰關乎重大,其中勝負,將會影響雙方軍隊的士氣。

    酆都大帝主動約戰昊天,展現出無與倫比的自信。

    而昊天,在三十萬年前,便位列諸天,更是那場不爲人知的征戰中僅三的倖存者,戰力之強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三十萬年來,一直都有天下第一之稱,地獄界諸神都如此默認。

    甚至,一些天級人物認爲,昊天的修爲,已在三十萬年前的逆神天尊之上。

    天尊之戰,牽動天庭地獄每一位神靈的心,命運神殿這場本是應該天下矚目的婚典,十數年來鬧得沸沸揚揚,如今卻冷清無比。

    從黑暗神殿而來的龐大送親艦隊飛至,才讓命運神山重新恢復了些許熱鬧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料到命運神山的情況,有心理準備。不過,從未想過要大辦一場,也沒有將此當成一件喜事,因此心中波瀾不驚。

    正好藉此機會,看看到底哪些勢力值得結交?

    張若塵和無月腳踩祥雲,沐浴神雨,率先飛下神艦,有成百上千的綵衣女聖飛在天穹,撒下花瓣。

    在一片笑聲中,血後、血耀神君、冥王引領諸多修士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能來到命運神殿外的,絕大多數都是神靈,只有極少數聖境修士,卻也身份尊貴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血天部族的諸神,是肯定沒有離開命運神殿,部族中,各大勢力皆有代表現身。

    有老族長的臉面在,不死血族別的九大部族,也各有代表出現在人羣中。

    此外,羅剎族神靈,又佔了很大部分。

    地獄界另外八族神靈的數量便少得多了,一眼望去,就能數清。

    “無月堂主,若塵界尊,恭喜,賀喜!”

    “今日終於見到無月堂主真容,不愧是天庭地獄第一美人,氣質更勝廣寒神宮的月神一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諸神中,一道清朗的笑聲傳來:“若塵兄,封塵在此,祝賀你們二位締結良緣,緣定三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飄在半空的半截封塵劍神看了一眼,露出一道驚奇之色,但沒多問,只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餘光從封塵劍神身旁一位紫紗女子身上略過,與她眼睛對碰了一下,頓時如有神電擊入神魂。

    好強!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,沒想到地獄界無量境之下,還有如此強者。

    “若塵,二叔祝你們珠聯璧合,白首相依。”閻昱迎了過來,彬彬有禮,身上有儒雅之風,不似閻羅。

    “多謝二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閻昱身後的方向看去,看見了閻皇圖、閻折仙、閻影兒,最後是學之古神,於是合袖微微一拜。

    “二叔,待會兒再來拜會你和太爺爺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今天有你忙的。有人已是在前面擺在三道酒局,你若喝不倒他們,他們是不會放你進命運神殿的。”閻昱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在想擺酒局的是誰的時候,又一人迎到身前:“塵,收下這個。”

    宮南風將一隻霞氣騰騰的神木盒子,塞到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盒子,發現裡面是一枚丹藥,碧青如玉,笑道:“你都……何須如此呢?”

    這枚丹藥雖不知是什麼用途,但品級不凡。

    其實張若塵想說的是“你都窮成那樣,何須送這麼珍貴的賀禮”,但,畢竟是宮南風的一番心意,怎能說出這樣的話?

    沒錢看小說?送你現金or點幣,限時1天領取!關注公·衆·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免費領!

    宮南風滿臉擔憂,道:“這是一枚清神丹,哪怕喝再多,也能保持理智不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,合上盒子,道:“多謝了!”

    “若塵,我們百族王城可也送了厚禮,已經放到血耀神君那裡。”

    阿木爾、玉靈神、眩䀎大神出現在張若塵視野中,含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回應,緊接着,又在人羣中,看見了許如來、缺、般若、青翡微、海尚明宮……等等一衆命運神殿的神靈。

    天羅神國的天音神母,羅祖雲山界的地姥和姑射靜,黑暗之淵閻氏的閻婷和聞褚,可惜,不見閻無神。

    留在命運神山的修士依舊很多,熟悉面孔一個接着一個,但終究沒有看到明帝的身影。

    想想也很正常,畢竟是命運神殿的罪人,怎麼可能讓他出現到今天這樣的場合中?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又想到阿樂、風巖、項楚南,若是今日娶的不是無月,婚典不是在命運神山,若是他們都能前來,該是多麼喜悅的一件事?

    “有了,本神有了!你們聽着,這第一句是,千星連珠月連塵。”

    前方起鬨,一位身軀高大的不死血族神靈,指着天空千星連珠的天象即興賦詩。

    “第二句,命運神山宴衆神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詩,好詩,應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起鬨的神靈,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神靈嘿嘿的笑了笑,豪氣萬丈,繼續道:“古來天尊皆已逝,不及紅燭燈滅時。”

    周圍起鬨的神靈,再也笑不出來了!

    許多人臉色變得煞白。

    作詩就作詩,提天尊幹什麼?

    這哪是作詩,是作死。

    他們沒有離開命運神山,不代表他們不懼天尊之威。這首詩若是傳了出去,必會有人認爲,這是在挑釁天尊。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神靈,不是他人,就是黃天部族大族宰之子黃跋扈,又有“詩霸”之稱。

    所謂“詩霸”,並不是他作詩的水平高,也不是詩風霸氣,而是作詩的時候很霸道,不管你是誰,不管是什麼地方,什麼時候,誰敢打斷他作詩,他就要與你同歸於盡。

    自爆神源,他是擅長的。

    當初狩天戰場上那首“閻家有女初長成”,在地獄界廣爲流傳,成爲他這些年作死的巔峰之作。不過,今天這首詩一出,又再創巔峰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覺得這首詩,很有氣勢嗎?”黃跋扈有些不滿意在場諸神的表現。

    “好,好詩!”

    血屠渾身酒氣,大聲鼓譟,但走路都走不穩。

    血耀神君臉色一變,上前將血屠拖走。

    這一小插曲很快過去,張若塵和無月向命運神殿前行,在距離殿門不遠的地方,遇到第一道酒局。

    擺局的是羅生天。

    他搭了一張桌子,冷着一張臉坐在那裡。

    旁邊,放有一隻三人高的青銅鼎,鼎下燃燒火焰,鼎中烈酒沸騰,酒氣瀰漫空氣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猜到必有他的一局,走了上去,道:“神皇子這是要與我拼酒嗎?”

    “拼酒?”

    羅生天冷哼一聲:“今日是你大婚,可不是我大婚,也不是我家人大婚。喝下那一鼎本神尋遍整個羅剎族,找到的最烈的神酒,方可放你過去。莫要想着使用神力煉化,此酒,你煉化不了!”

    酒鼎中,冒着藍色火焰,可見其烈性。

    周圍的神靈,都露出看好戲的神色,無人出來給張若塵解圍。

    “神皇子親自擺酒局,若塵界尊,這酒必須喝。”羅剎族諸神齊齊吆喝,皆帶有不懷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羅生天沒有壞心思,完全是在爲自己妹妹鳴不平。

    “好,我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酒鼎下方,精神力一動,一道酒泉從鼎中飛起,落入嘴裡。

    閻皇圖在遠處,道:“這般喝,要喝到幾時?趕緊顯化巨身神軀,一口飲盡。”

    “盡飲,盡飲。”諸神齊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臂展開,頓時周圍出現密密麻麻的時間印記光點,時間流速極變。

    一指粗細的酒泉,速度大增,頃刻間,一鼎烈酒,盡數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肉身強橫,面不改色,但腦袋卻微微昏沉,心中不禁大凜,羅生天找來的這鼎神酒果然了得。換一位別的大神前來,怕是要被當場放倒。

    羅生天並未露出失望之色,一言不發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這酒的後勁,可是大得很。

    再說,後面還有兩道酒局,一道比一道難闖,有張若塵受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無月繼續前行,沒走多久,看見了第二道酒局。

    看見擺局之人,張若塵臉上露出一道喜色,快步向前,道:“無神兄,我本以爲你不會來的。”

    赤銅桌案長達三丈,攔住張若塵去路。

    桌案上,放有十隻黃褐色的陶罐。

    閻無神站在桌案的另一端,笑道:“你張若塵成婚,便是再大的事,都得先放到一邊,前來陪你痛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赤銅桌案邊停步,心中微微一驚,觀閻無神身上的神力波動,分明是達到了太乙境。

    他可沒有日晷,這等修煉速度,簡直駭人聽聞。

    閻無神也在打量張若塵,嘆道:“沒想到你已經能夠擊敗胥燎,我不知道該高興,還是該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高興也好,痛苦也罷,都是修行路上,必定要經歷的。誰不是在掙扎和磨難中前行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爽快一笑:“今日不談修行,只談杯中酒。若塵兄,可還記得這是什麼酒?”

    “怎能不記得,花開十二朵!當初若非無神兄的這酒,若塵要破百枷境絕非易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無神道:“那一日,以我們的修爲,只各飲了三杯,便達到極限,實在是不痛快。今日,我盡起窖中藏酒,可敢醉一場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擺出奉陪的姿態,道:“就怕喝不醉人!”

    “我也怕喝不醉你,所以酒中加了黑暗神泉。”閻無神坐下,如虎踞山林,氣勢沉穩,已是打開一隻陶罐,向張若塵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這麼早更新,不是要補更,而是要欠更。主要是今天過生日,從中午開始,我也有三道酒局。汗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