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神泉,哪怕一滴都珍貴至極。

    十隻陶罐中的花開十二朵,不知加入了多少黑暗神泉,盡飲後,以張若塵的體魄和精神意志,竟大腦昏沉疼痛,意識變得模糊。

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閻無神起身大笑,還未笑完,便雙腿一軟,仰頭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閻婷和聞褚立即衝上去,將他攙扶下去調息。

    “沒事吧?要不要先助你將黑暗神泉蘊含的黑暗力量煉化?”身旁,香氣撲鼻,無月伸出玉蔥纖指,將搖搖欲墜的張若塵扶住,傳音詢問。

    “無妨!”

    張若塵強行撐住,穩住體魄,衝在場諸神豪邁一笑:“諸位看到沒有用,這就是自取其辱的下場,今日,閻無神一身英明毀盡。縱然他今後成爲神尊,或者位列諸天,也洗刷不了今日之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諸神歡聲大笑。

    有人鼓譟:“今後閻無神就叫閻軟腳吧!”

    “跪地大神,閻軟腳。”

    “若塵界尊莫要笑得太早,你還有第三場酒局呢!待會自己也趴在了地上,這臉面怎麼掛得住?”聞褚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宮南風送的那枚清神丹服下。

    許多神靈抗議。

    閻皇圖、羅生天直接衝過去,要阻止張若塵,但被無月以精神力場域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盈盈含笑:“大家能夠前來赴宴,若塵自然是心中高興,陪你們一醉也無妨。但,若還沒有走進命運神殿,他就醉了,本神與誰成婚呢?”

    大家好,我們公衆.號每天都會發現金、點幣紅包,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。年末最後一次福利,請大家抓住機會。公衆號[書友大本營]

    閻皇圖和羅生天只得退下,心中怪異,有些弄不清張若塵和無月的真實關係了!

    他們二人,真的是生死仇敵?

    “哈哈,還沒有完成婚典,無月堂主已經開始護夫了!今後,閻無神想要報仇,可是難了!”有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能取無月堂主爲妻,當真是羨煞我等。血絕,你羨慕嗎?”不死血族魔天部族大族宰,故意調侃血絕戰神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道:“至今思溫媗。”

    “好你個血絕,竟還想着溫媗,是不是也還想着天音?”

    魔天部族大族宰嗷嚎大叫,向血絕戰神撲了過去,準備大戰一場,只因溫媗是他的族宰夫人,同時又是與血絕戰神同時代的天之驕女。

    傳聞,溫媗年輕時,很崇拜血絕戰神,曾一起歷練。

    人羣中的天音神母,神情平靜優雅,波瀾不驚,但卻向血絕戰神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天羅神國的諸神一個個憤怒不已,衝向魔天部族大族宰。幸好老族長即時出面,纔將他們震懾住,一個個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另一頭,張若塵和無月來到第三場酒局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擺局的二女,張若塵本是已經緩過來的頭疼,又發作了。

    而且更疼。

    羅乷和白卿兒站在白玉長桌的後面,如並蒂雙蓮,似一對仙子,都身穿白衣,一個更賽一個清麗。

    一個清純中,帶有美豔和智慧。

    一個冰冷中,帶有驕傲和深邃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命運神殿外的諸神瞬間安靜下來,臉上都帶有不懷好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也有人羨慕,眼前這三位女子,哪一個不是人間絕色?哪一個不是當世奇女子?哪一個不是眼高於頂?

    得其中一位,便可稱一世之贏家。

    羅乷顯然有與無月爭豔的想法,穿得很考究,雖是白衣,卻繡銀絲雲紋,封青色襟邊,臉上妝容精緻,每一根睫毛都認真的梳理過。

    她率先,道:“塵哥和無月仙子大婚,可謂地獄界的第一喜事,本公主和卿兒姐姐冒昧擺了這一局,二位不會生氣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尚未開口,無月已先一步款款走出,秀目含笑,道:“乷乷公主說笑了,姐姐怎會生氣?高興還來不及,畢竟,今後大家將是一家人!不過,若塵已經連喝兩場,怕是無法應對這第三場,一家人就不要內鬥了吧?徒讓他們看笑話。”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其實我們主要是想請無月仙子喝一杯!不鬥酒,只一杯。”

    白玉長桌上,放有三隻小巧精緻的青銅高腳杯,裡面各有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不會這麼和諧吧?”閻皇圖很失望,低聲自語一句。

    沒有讓他失望,白卿兒道:“久聞無月仙子精神力強大,是有機會踏入天圓無缺之境的存在,更是幻道、符道、丹道的三道神師。這三杯酒,一杯是幻術凝成,一杯是符法凝成,只有一杯是真正的酒。”

    羅乷道:“若是仙子選對了,只要將酒飲下,我和卿兒姐姐立即放行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簡單?看來這酒很不一般。”無月道。

    羅乷眯着眼睛,笑道:“放心,毒不死人,至少不可能毒得死仙子。”

    無月道:“若是選錯了呢?豈不是今天的婚典,都得取消?”

    羅乷道:“不至於如此,仙子只需將身上這件衣裳,還給卿兒姐姐就行。我們依舊會放行!”

    周圍的氣氛逐漸熱烈起來,果真是一場好戲。

    他們以爲羅乷指的衣裳,是無月身上的鳳冠霞帔,以爲二女是來搶婚。但張若塵卻明白,羅乷指的是天尊寶紗,心中不禁生出憂色。

    “此情此景豈能無詩?諸位退那麼遠幹什麼,一首詩而已。”黃跋扈急道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在場諸神越是與他拉開距離,一副“我們不認識你”的樣子。

    黃跋扈只感覺曲高而和寡,獨自吟道:“今時今日今良辰,我爲若塵賦新詩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女子有夫君,兩個女子分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三個女子沒夫君,夫君夫君該若何?”

    聽完這詩,在場諸神暗暗鬆了一口氣,隨即,轟然大笑。

    還真是有幾分應景!

    “夫君就該修天尊,天下無敵遍地春。”黃跋扈苦思半晌,吟出最後一句,大笑道:“這樣才完整嘛,氣勢一下子就提升上來了!”

    沒有人敢說話了,自覺的與黃跋扈拉開更遠的距離。

    無月平靜自若,不受影響,看着對面的二女,輕輕搖頭,道:“這個遊戲不公平,豈不是橫豎都是我吃虧?”

    “仙子覺得該如何?”羅乷問道。

    無月道:“若是我選錯了,酒我喝,衣裳也給。但我若選對了,酒,你們喝!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曉羅乷和白卿兒都是絕頂聰明,但,無月何嘗弱於她們?

    況且,無月無論是閱歷,還是精神力,都高出她們太多。

    她們怎麼可能鬥得過?

    張若塵走上前去,道:“大喜的日子,何必鬧得這麼不開心?這三杯,不管是幻術、符法,還是真正的酒,都由我一人來喝!”

    無月輕輕柔柔的按住張若塵探向桌面的手,脣紅齒白,嫣然笑道:“若塵這麼擔心幹什麼?你不會以爲,乷乷公主和卿兒準備的酒,真的是毒酒?大家只是圖個高興而已,一個小小的遊戲。”

    “塵哥,這是我們之間的小遊戲,你參與進來,多無趣啊。”羅乷道。

    白卿兒道:“我並非是在意那件衣裳,只是想看看無月仙子的精神力造詣到底有多高?”

    白卿兒暗示得很明顯了,張若塵沒辦法繼續制止。因爲繼續制止,就等於是在制止她奪回天尊寶紗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向桌上的三杯酒看去,露出一道詫異之色,隨後,又使用真理之心感知,竟依舊無法辨別真假。

    怎麼可能?

    難道是九天前輩的手筆?

    應該是了!

    若沒有絕對把握,以羅乷和白卿兒的心智,怎麼可能當着衆神的面擺下這一局?

    論精神力,張若塵與無月的確差距巨大。

    但論感知力,張若塵有自信,絕不弱於無月。若是連他都感知不出任何異樣,無月想要找到那壺真正的酒,怕也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在場諸神,包括血絕戰神、學之古神、魔天部族大族宰這樣的強者,紛紛釋放出精神力和神念去感知和探查,但,結果卻和張若塵一樣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幻術,沒有任何破綻。”

    “符道手法也很精深,根本找不到符紋痕跡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當然不行,但無月堂主卻不定。她可是幻道神師和符道神師,世間或許有幻術可以影響到她,但絕不可能辨別不出幻術是否存在。符法,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這可不一定哦!你們別忘了,星桓天可是有精神力天圓無缺的強者,什麼是天圓無缺?就是精神力存在,但是卻已經沒有了痕跡,與天地共存。施展出來的幻術,甚至可以直接變成真實,可以一念創造世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族長和地姥這樣的無量境強者,也都生出好奇心,暗暗窺望過去。

    但,以他們的修爲,竟都察覺不出端倪來。

    “這一關,無月不好過啊!但,就算隨機挑選,也有三分之一的機會。”學之古神道。

    無月看了看桌上的三隻青銅酒杯,探手向最左邊的那一隻拿去,目光看着羅乷和白卿兒的神情,見她們眼中沒有絲毫情緒變化。

    收手,又向最右邊的酒杯拿去。

    二女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變化。

    以羅乷和白卿兒的心智,怎麼可能讓她以這種方式試探出來?

    無月再次收手,沉默了許久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,看來無月這一次是真的被難住了!

    但,就是這時,無月非常果斷的,將最左邊那隻青銅酒杯端起,遞給羅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