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漆黑,冰冷,遼闊的水面,向上是無盡虛空。

    向下是滿河屍骨。

    慘綠色的鬼火,宛若雲團,飄浮在一座座水面屍山上,永恆不變的燃燒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水面被破開。

    一艘黑色陰船,從千米高的屍山旁邊航行過去,船體扁長,如一口方形鐵棺,顯露在水面的,就有兩百餘米高。

    陰船的黑色陣法光幕層中,張若塵揹負雙手,站在船頭,凝望前往。

    這艘渡船,是聞褚憑藉黑暗之淵閻氏的關係,從無常鬼城的一位大神那裡借來。駕船的,乃是一位無上境大聖,名叫奴藍,是無常鬼城俗世一等一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今夜渡河,走無常鬼城的空間蟲洞,最快明天早上,就能到達黑暗之淵。

    血屠站在張若塵身旁,心中的激動情緒難以平復,道:“師兄不愧是俗世神話,居然讓閻羅族都如此重視,派遣真神前來接應。我血屠縱然拜師神尊,都不曾有這樣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在見到聞褚的那一刻,血屠對張若塵的佩服,已是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閻羅族何曾如此重視一個聖境修士?

    這更說明,此去黑暗之淵是要辦大事。

    辦大事,纔有大機緣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願意帶上他,足以說明這位師兄是對他情深義重,將他真正當成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凝重,道:“去將聞褚真神請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這就去。”

    血屠轉身,剛好看到般若神女邁步走來的身影,忽然渾身血肉一緊,低着頭,沿陰船邊緣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見般若神女沒有動怒之色,沒有叫住他,甚至都沒有看向他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甚是詫異,不禁暗暗猜測,難道自己白天胡言亂語講的那些,竟是真的?

    不敢多想,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般若神女畢竟是破境成了神,而他血屠還沒有渡神劫,修爲差距擺在眼前,不認慫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以命運之道推算,今夜禍擇三離,大凶之兆。”

    般若的聲音,從身後傳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究是阻止不了般若和小黑,他們一起登上陰船,寸步不離,同時也知道了他此行的目的地是黑暗之淵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睛微微一眯,道:“我也推算過了,今夜無吉。看來,還是走漏了風聲,就是不知兇險來自何方?我們現在退回七冤聖城,來得及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有無極聖意,可是,與般若這位精通推算的神靈比起來,卻還是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般若輕輕搖頭,目光銳冷,道:“這艘陰船上,有四尊真神,就算兇險再大,都可闖上一闖。退,只是避一時風浪,風浪依舊還在,不會因你退而消失。進,才能乘風破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,閃過一道異色。

    今夜的般若,身上哪有一絲柔弱,那股無所畏懼的氣度,足以讓天下修士心折。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聞褚走了過來,問道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與他同行的,還有奴藍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艘陰船上的修士,不可靠。”

    聞褚動容。

    奴藍既是無上境大聖,也是九劫鬼帝,冷聲道:“若塵公子是什麼意思,莫非懷疑本帝座下的修士有異心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這艘陰船上,一共三百七十五位聖境修士。閣下能保證,他們每一個都可靠?”

    “他們每一個,對本帝都忠心耿耿。”

    奴藍甚是不滿,躬身向兩尊神靈般若和聞褚行禮,道:“二位真神放心,奴藍敢保證船上沒有任何修士泄密出去。但凡出現一點意外,奴藍自然是無顏面對真神,當**在這三途河上。”

    聞褚當然是相信奴藍,正要詢問張若塵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忽的,張若塵的臉色猛然一白,皮膚快速乾癟,身體向內凹陷。

    “是詛咒的力量,噬血咒!”

    聞褚怒然大吼,想也不想,第一時間體內爆發出浩蕩神氣,將張若塵包裹,欲要阻隔玄妙詭異的詛咒之力。

    但,噬血咒太強大,連陰船的神紋和陣法都擋不住。

    聞褚想要保護張若塵,可是卻發現,只是剎那過去,張若塵已是骨瘦如柴,體內血液大量流失,像是要變成一具焦黑的乾屍。

    般若則是比聞褚還要先一步出手,撐起真我之門。

   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奴藍,被聞褚和般若爆發出來的神力,震得飛了出去,墜落到陰船的角落,無法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,金色神光大漲。

    一道驚天動地的虎嘯,從他體內爆發出來,將不知從哪一方位傳來的無形詛咒之力,衝擊得散開。

    便是般若和聞褚這樣的真神,聽到虎嘯聲,也是神魂震顫,眼前微微昏黑。

    趴在遠處地上的奴藍,更是暈死過去,七竅流血。

    九劫鬼帝也承受不住葬金白虎一吼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空氣中,出現一根根比髮絲還要纖細的血液紋路,交織成網,流動向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乾癟枯瘦的肉身,如同吹脹的氣球,恢復過來,皮膚聖光瑩瑩,詛咒之力一掃而去。

    遙遠處。

    黑暗和虛無之中,響起一道驚異的低喃:“怎麼可能?中了噬血咒的修士,血液怎麼還能回到體內?這絕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噬血咒,是冥族最可怕的六種詛咒之一,可以無聲無息奪走生靈體內的血液。

    最詭異的是,即便施展咒法的修士,也不知道這些血液,流失去了什麼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中了噬血咒,血液流失出去,卻還能回到體內,即便是冥族的神靈,都感到震驚,生出研究張若塵體質的想法,或許可以破解噬血咒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大膽,本皇在此,何方妖魔鬼怪還不出來領死?”

    小黑飛到陰船上空,釋放出神念,探查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姑射歡歡的美麗倩影,出現在陰船的船尾,雙瞳中的魔光,化爲可見的光柱,窺望向無邊無際的水域。

    忽的。

    她看見,在極其遙遠的地方,出現一座人頭形狀的雷電山體。

    雷電山體飄在水面,爆發出來的雷電光梭,蔓延千里,衝擊到陰船上。但,陰船防禦強大,不受影響。

    “本皇看見你了!”

    小黑的玄袍長袖中,一隻修長的手伸出,屈指點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明亮的神火指勁,從它指尖飛出。

    神火指勁蘊含無與倫比的毀滅氣息,照亮水面,將黑夜變成白晝,溫度比一顆臨近地面的恆星,都要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

    一百零八柄石劍,從遙遠處的雷電山體中飛出,擊碎神火指勁。

    其中一劍,從上而下,斬向懸浮在半空的小黑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小黑撐起三垣二十八星宿大陣抵擋,陣法化爲滿天星辰,神級陣法銘紋交織。

    但,只支撐了一瞬間,滿天星辰就被石劍劈開。小黑重重的墜落下來,頭頂的斗篷破碎,露出一顆圓溜溜,且毛茸茸的貓頭。

    石劍劈在小黑的左肩,鑲嵌下去半尺深。

    劍體上,有詭異的紋路浮現,轉化爲魔氣,入侵小黑的神軀。

    船上,所有還清醒的修士,無不驚駭。

    小黑那顆貓頭的確很惹眼,三角形的嘴巴,長長的貓須,軟軟的耳朵,瞬間破壞掉它平時冷酷的樣子。

    但,此刻沒有修士在乎它擁有的是一顆人頭,還是一顆貓頭,都被隱藏在暗處的絕世強敵驚懾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小黑的修爲,不可謂不強。

    三垣二十八星宿大陣的防禦力,是神陣級別。

    但,卻連對方一劍都擋不住!

    而現在,飛來的卻是一百零八劍。

    “神王符!”

    聞褚取出一張白色符籙,托起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符籙上,一道又一道強大的符道銘紋浮現出來,化爲一道遮天蓋地的符印,將陰船包裹,抵擋住一百零七柄石劍的攻擊。

    這張神王符,是臨走時,五清宗交給聞褚。

    劈入小黑體內的石劍,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小黑的雙臂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規則神紋和火焰光絲,抓住劍柄,將它強行拔了出來。但,難以鎮壓。

    小黑雙手持劍,不受控制的,在陰船上揮動,如喝醉酒了一般。

    血屠嚇得不輕,急速遠逃。

    可是,小黑始終追殺他。

    “貓神,不知血某何處得罪了你,你要趕盡殺絕?”血屠施展出渾身解數,躲避小黑的劈砍。

    但,依舊有數次,差點被腰斬。

    小黑體內神血,源源不絕向體內流淌,心中鬱悶至極,大吼道:“這柄石劍太強了,本皇壓不住,誰來搭把手?張若塵,助本皇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遠遠退開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開什麼玩笑,連真神都壓不住,他能幫上什麼忙?

    但,張若塵卻看出了一些端倪,目光緊緊盯着石劍上的魔紋,感受石劍散發出來的熟悉氣息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上空,聞褚撐起的神王符,解開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聞褚臉色鉅變,道:“糟了!如果本神沒有猜錯,一定是文通的真身駕臨,使用的,乃是刑天罐的力量。即便是神王符,也擋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誰?文通,難道是冥殿的文通大神?”

    血屠的臉色,一下子變得如同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能稱“大神”的存在,豈是幾個連神境世界都沒有修煉出來的新神可以對抗?

    在大神面前,他們聖境修士的性命,比一棵草都要更加輕賤。什麼神尊弟子,什麼俗世神話,都是一口氣,就能吹得灰飛煙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