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三途河上,水域寬廣。

    空間混亂,天機絕滅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選擇在這裏出手,可以瞞天過海,神尊都無法感知和推算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神王符再次裂開一道縫隙,聞褚嘴裏吐神血。

    一百零七柄石劍,皆蘊含無窮魔性力量,可化爲石針,也可化爲百丈巨刃。每一劍落下,都可劈開恆星,分裂一界。

    這是大神之力!

    若不是神王符守護,便是四尊真神一起出手,此刻,都已落得慘敗的下場。

    般若走向小黑,雪白玉手如幻光一般探出,抓出石劍劍鋒。

    石劍猛烈掙動,劍鳴刺耳,一道道魔紋和奇異圖案浮現出來。但,般若五指紋絲不動,石劍的力量,竟是破不了她的血肉皮膚。

    小黑一雙圓溜溜的眼睛,看着般若,盡是驚色。

    石劍的力量有多強大,沒有人比它更清楚。

    比它還後成神的般若,能比它強大如此之多?

    小黑緩緩鬆開抓住劍柄的手,心中鬱悶而悲慼。想它屠天殺地之皇一生不弱於人,沒想到,到頭來,連一個黃煙塵都不如。

    在崑崙界時,它何曾將黃煙塵放在眼裏過?

    般若抓住劍柄,手臂上,神光流轉,壓制石劍蘊含的魂靈,道:“當年,刑天大神的二十四座戰神碑圖被打碎,化爲殘石。沒想到,冥殿居然收走了這些殘石,煉鑄出一百零八柄石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般若的神情和氣勢,心中略生波瀾。

    他走了過去,問道:“一百零八柄石劍,乃是由刑天大神的神源和神魂操控,戰力強大,你是如何,壓制了石劍中的魂力,將它鎮壓?”

    蚩刑天當年的修爲何等高深,二十四座戰神碑圖等於是他的星魂神座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柄石劍蘊含的神力可想而知是何等強大,豈是般若一個新神,可以對抗?就算使用命運的力量,也不可能壓制得住。

    般若的修爲,不可能比小黑強大那麼多,更不可能比神陣還強。

    “此刻不是問這些的時候,小黑,帶張若塵先離開。”

    般若持着石劍,腳踩一條波濤洶涌的冥河,身姿翩翩,飛出陰船,衝向天空的一百零七柄石劍。

    縱然是聞褚這位真神,都忍不住驚呼。

    連神王符都擋不住石劍,年紀輕輕的般若神女怎麼敢衝入劍羣之中?

    讓陰船上一衆修士震驚的是,般若並沒有被石劍斬殺,反而兩者周旋了起來。石劍每一次斬向般若之時,都變得遲疑,威力大減。

    她如驚鴻仙子,遊走在石劍劍羣中,手掌不時拍出。

    “看來文通大神不敢得罪命運神殿,對般若神女處處留手。”血屠暗暗鬆了一口氣,做爲死亡神尊的弟子,想來文通大神也是不敢殺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這麼認爲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敢埋伏在三途河,也就有將他們所有人全部殺死的魄力。

    怎麼可能不敢殺般若?

    唯一的解釋,石劍中的神魂力量,不願攻擊般若。一百零八柄石劍不是在與般若對抗,而是在與遠處的文通大神對抗。

    出現這種情況,只有一個解釋:

    般若煉化了蚩刑天留在九黎神殿中的神之星魂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心中又生出更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九黎神殿早已消失,是什麼時候出世的?

    般若爲何有機會,得到蚩刑天的神之星魂?

    小黑心中落寞,抓住張若塵的手腕,貓嘴張開,道:“走,趕緊跟本皇一起離開,一旦文通老賊真身出手,我們沒有誰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掙脫小黑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不逃?”

    小黑並不意外,畢竟張若塵怎麼可能丟下般若獨自逃走?但,他只是聖境修爲而已,留下來,只能是拖累。

    小黑正要強行將張若塵帶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拍了拍小黑的肩膀,道:“你留下來,助般若一臂之力。我一個人逃!”

    在小黑愣神的瞬間,張若塵已是飛到陰船的欄杆上,火神鎧甲覆蓋全身,轉身將一團神血,打了出去,傳音小黑:“這是蚩刑天的神血!若是刑天罐中蚩刑天的神魂意志還沒有被磨滅,你攜帶神血在身上,或許可以少受一些攻擊。”

    丟下這話,張若塵隔空以聖氣鎖鏈,抓住血屠和閻婷,飛出神王符,向陰氣茫茫的水域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小黑捧着神血,依舊沒能回過神。

    千年不見,張若塵竟變得如此無恥?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不能說無恥。

    簡直太精明瞭,精明得它猝不及防,此刻,都已經逃得沒有了影子。

    遙遠處的海域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站在人頭形狀的雷電山體頂部,目光凝視般若,眼神沉冷,道:“這位命運神女好厲害的手段,居然想要從本座手中,奪走一百零八柄石劍的掌控權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三十多萬年前,也是元會級代表人物。

    多修煉數十萬年,豈會將一個剛剛成神的後輩丫頭放在眼裏?

    可是,般若體內的力量卻很古怪,一百零八柄石劍根本不攻擊她,反而出現脫離掌控的跡象。就連被文通大神踩在腳下的刑天罐,都不時搖晃,罐體中,響起一道道怒嘯。

    蚩刑天的神魂,已經被煉化了十萬年,此刻精神意志出現復甦的跡象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文通大神敢肯定,般若與十萬年前的蚩刑天之間,必然有某種非同一般的關係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火光,從陰船上飛出。

    文通大神定睛一看,道:“張若塵要逃,空智,你們去拿下他。小心一些,張若塵雖然還是聖境修爲,卻是本源使者,戰力不容小覷。”

    “大神放心,張若塵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冥殿的五位僞神,齊聲說道。

    站在五位僞神中間的,乃是一位身高六米的黑袍僧人,滿臉橫肉,脖子上印刻有蛇紋一般的冥圖,渾身死氣沉沉。

    此僧,正是空智。

    他活着的時候,是西天佛界的一位僧人。死後,在三途河中,化爲屍族。

    再後來,脫變成了冥族。

    五尊僞神化爲五道神光,從五個不同的方位,向張若塵逃走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血屠被張若塵的聖氣鎖鏈纏繞,急速在水面飛行,心中絲毫懼意都沒有,道:“師兄放心便是,文通雖是大神,可是,還不敢把我怎麼樣。我師尊乃是死亡神尊,他得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在這三途河上,文通大神殺了你,誰又知道呢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屠頓時啞口無言,不再像先前那麼樂觀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應到五尊僞神的氣息,回頭看了一眼,道:“放心吧,他的主要目標是我,不是你們。只不過,殺死我之後,要將你們滅口而已。”

    閻婷也被裹在聖氣鎖鏈中,氣憤的道:“我們此行非常隱祕,也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,將消息傳給了文通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是陰船上的那些聖境小人物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閻婷一怔,想到了一個可能,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陰船上那些聖境修士,哪裏接觸得到文通大神這樣的人物?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,只能是陰船主人,無常鬼城的那位大神,出賣了他們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冷的一笑:“我身上掌握的這些寶物,別說是大神,就算是封王稱尊的存在,都肯定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尊僞神追了上來。

    其中有兩位,從張若塵的頭頂上空飛過,攔截到了前方。

    五股神威,化爲無形的力量波動,鎮壓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血屠和閻婷皆是臉色大變。

    “師兄,快請葬金白虎出手。”血屠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冥殿的五位僞神全部露出驚駭之色,急速向遠處倒退,不敢離張若塵太近。

    地獄界所有神靈都知道,張若塵成爲了葬金白虎的引導者。

    可是,沒有誰知道,葬金白虎在這個時代,能夠爆發出多麼強大的力量?

    這種不確定性,讓真神都會心生畏懼。

    “你們不出手,我就先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鎖定了一位背上長有骨翼的僞神,向他衝過去,準備突圍。

    那位僞神,急速後退。

    但,速度無法與張若塵相比,頃刻間就被追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臂拍出,施展出太清推雲手,掌心金光燦燦,神力洶涌。普普通通的手掌,如同化爲五指形狀的金色山嶽。

    那尊僞神,亦是全力以赴打出神通,雙手掌心凝出一隻冥輪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冥輪爆碎。

    那尊僞神的護體神氣被拍散,身軀飛了出去,有大量神血飛灑出來。

    竟是擋不住張若塵一擊。

    血屠和閻婷哪裏想到,張若塵現在竟然厲害到如此地步,在聖境的戰力,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。

    “俗世神話,名不虛傳。”閻婷暗歎。

    空智嘴裏長嘯:“有大神在此,何懼一個張若塵?葬金白虎若敢現身出來,今日就是它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“大慈佛光!”

    空智飛在千丈高空,雙手合十。

    他體內散發出金色佛光,化爲一片金海。金海中,生出九品蓮花、通天佛影、遠古神廟……等等奇異的景象。

    金色海洋從上而下,向張若塵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那股氣勢和力量波動,遠比九齒狼神將強大。

    “是空智,是下三等僞神中的第一等。”血屠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和閻婷不敢再有任何僥倖心理,冥殿此次來勢洶洶,連葬金白虎都想殺,他們兩個聖境修士,有什麼不敢殺的?

    他們雖然是俗世頂尖強者,卻幫不上任何忙。

    血屠心中鬱悶,早知道就該帶領聖軍,在星空戰場橫掃天庭各界的聖境修士,去什麼黑暗之淵?怎麼就莫名其妙捲入進神戰之中了呢?

    世界太黑暗,所謂神靈不能插手俗世,根本不能太信,絕對的修爲實力纔是安身立命之本,必須儘快渡劫,踏入神境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