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誰都知曉星空戰場,必然發生了驚天變故,星空防線雖破,但地獄界何嘗沒有付出慘烈代價?

    老族長神氣凝重,迫不及待想要趕過去,催促道:“趕緊祭祀天地,進行婚典儀式。”

    那座遼闊的大世界,在諸位神將的推動下,已飄浮到祭臺上方。

    祭臺上,站有一位位命運神殿的精神力神靈,個個身穿黑袍,手持法杖。

    “今日可謂雙喜臨門,等到祭祀結束,整個命運神域都將沐浴在福光吉霞之中。”

    殿中衆神,興奮無比,個個眺望天穹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隨着這道聲音響起,衆神的目光,盡皆向張若塵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走去,來到福祿神尊正下方。

    無月盯着張若塵的背影,能感受到他沒有絲毫猶豫的決心,實在難以理解,他爲什麼一定要堅持所謂的心中底線?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沉定,躬身一拜,道:“鳳天身受重傷,虛天生死不知,皆下落不明,今天絕非什麼喜事。若是我們還在命運神山大肆祭祀,祈求福光吉霞,天下人該如何看?”

    “若非這場婚典,乃是虛天前輩賜下,乃是福祿神尊主婚,若塵甚至覺得,婚典都該取消。”

    在場不少神靈都知道張若塵的心性,絕不會眼睜睜看着因爲自己的一場婚典,活祭一界的生靈。但,皆沒想到,他會以這樣的方式來抗爭,倒也是挑不出毛病。

    血絕戰神臉上露出笑意,看向老族長,暗暗傳音道:“老傢伙,你輸了!記得加神石。”

    活祭一界的事,血絕戰神自然是知道的,也知道張若塵肯定會反對。但這是命運神殿的意志,是地獄界的意識形態,血絕戰神無法對抗。

    老族長眼神異樣,深深的盯着張若塵,傳音道:“此子倒是大氣運,真是天都在幫他。老夫倒是好奇,若是沒有發生此事,他會如何應對?”

    血絕戰神大概能猜到張若塵會怎麼做,道:“大概會祭祀自己吧!”

    老族長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,世間會有這樣的人?

    沒錢看小說?送你現金or點幣,限時1天領取!關注公·衆·號【書友大本營】,免費領!

    但想到當年的須彌聖僧,似乎也不是那麼難理解。

    福祿神尊高居上方,道:“若塵所言有理,一切從簡吧!但,既然是在命運神殿舉辦婚典,祭祀絕不能少,便祭祀一億生靈,已告天地。”

    “神尊!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一拜,道:“若塵有一半人類血脈,人類大婚忌殺生,還請神尊成全!若是可以,若塵願意以自身血氣,灌注祭臺,祭祀天地,以求心安。”

    福祿神尊笑道:“若塵既然有這話,這一億生靈,自然將人類排除在外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人類大婚忌殺生了?”

    黃跋扈道:“本神可是在人類世界待過,人類帝皇的婚典,也是要祭祀的,殺豬宰羊也都不少。”

    封塵劍神笑道:“跋扈大神你就不懂了,若塵界尊這是要藉此表達對無月堂主的愛意,還有什麼比在大婚之日祭祀自己,更能體現感情的真摯?人類中,有歃血爲盟的說法,夫妻之盟,乃終身之盟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黃跋扈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封塵劍神這般說,自然是在爲張若塵解圍,“歃血”也不是他所說的那個意思。懂的人自然懂,不會去揭破。

    能留在命運神殿參加婚典的神靈,本就不會在此事上針對張若塵。

    無月優雅淡然,道:“若塵,神尊都答應不以人類爲祭,這是莫大的恩典,還不快感謝?”

    “多謝神尊成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想到能這般輕鬆過關,看來外公應該是和福祿神尊議過此事。當然,最大的原因,還是星空戰場上的變故。

    若無這場變故,張若塵是真的準備,祭祀自己一半的血氣。若是不夠,便是祭祀所有血氣又如何?

    既不損害命運神殿的威嚴,也能表現自己的決心。

    這並不是無月所說的婦人之仁!

    什麼是婦人之仁?

    在狩天戰場上,那些囚徒本就必死無疑,雙方也是你死我活的對立關係。那時張若塵修爲低微,在地獄界,沒任何根基,自己都未站穩腳跟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張若塵若是妄想饒過他們,或者是救他們。這纔是婦人之仁!

    但今日,一界的生靈,就因爲他張若塵大婚,便要全部被祭祀掉。可以說,這一界的生靈,都是因他而死,他豈能心安理得?

    如今他是大神,是天姥神使,背後有星桓天和星天崖的支持,不再是昔日的聖境小輩,明明有屬於自己的話語權,明明可以抗爭,若是因爲畏懼什麼都不做。

    那麼只能是兩種結果,第一種,心境出現破綻,此生都無法達至至高之境。

    第二種,他已經變了,不再有初心,變得懦弱,變得完全冷漠。

    九天爲何支持他,爲何讓他做星桓天之主?

    不是因爲他的天賦。

    他的天賦,只是讓九天感興趣而已。

    真正讓九天重視他,毫無保留的支持他,是因爲星桓天那一戰。是因爲,他在張若塵身上看到了情和義,還有仁。爲了這些,張若塵能夠犧牲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別的神靈身上,包括在白卿兒身上,都沒有這樣的特質。

    有九天的支持,纔有了星海垂釣者的支持。

    龍主支持張若塵,何嘗不是相同的原因?

    在真正至強之人的眼中,你天賦再高又如何?他們自己誰不是絕頂天才,誰沒有一顆追求天下無敵的心?

    能讓他們看得上眼的,往往就是絕大多數神靈都覺得沒有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樣的品質,才最難能可貴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這樣的品質,不可能得到那些大人物的支持,也不可能有那些機遇,不可能有現在的成就。一切都是相輔相成的!

    也不知世間有沒有大仁大義之人,但,大仁大義絕不是那些常將仁義提在嘴邊的人,也絕不是行迂腐仁義之事的人。而是真正熱愛生命,能夠在保全自己的同時,堅守心中底線,在底線被觸碰之時,哪怕爲此付出再大的代價,粉身碎骨,頭破血流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若是人人都想着天下無敵之後,再去堅守本心,再去做想做的事。那麼,堅守的真的還是本心嗎?想做的事真的還是最初想做的事嗎?

    祭祀結束後,匆匆舉行婚典儀式。

    流程走過之後,老族長、地姥、魔天部族大族宰等等一衆神靈,立即離開命運神山,有的返回各族,有的趕赴星空戰場。

    接下來,天庭地獄必將氣氛緊張,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。

    星空戰場上的利益固然重要,但,也要防止憤怒的天庭神靈,潛伏到地獄界大肆殺戮。

    “什麼?蒲傳奇自爆神源了?什麼時候的事?”張若塵得知這一消息,很是吃驚。

    宮南風神色凝重,道:“就是你們去黑暗神殿接親的時候!幸好他是在獄中自爆,那裡佈置了大量神紋和陣法,否則怒天神宮必定損失慘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,若是如此,誰都無法將麻煩找到他和血絕戰神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猜到,此事多半與血絕戰神有關,但還是問道:“怎麼回事,蒲傳奇爲何要自爆神源?”

    “據說是因爲,接連受挫,又在獄中被放血羞辱,不堪忍受,所以自爆了神源。”宮南風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嘆一聲:“先被奪了神器,又被斬掉頭顱,更被關進獄中,抽魂抽血,也是悲慘。如今也好,至少留下了一個剛烈之名。”

    南宮風盯着張若塵,關切的道:“別說他了,塵,以你現在的修爲,有沒有把握擊敗海尚幽若?”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宮南風急道:“怎麼了?你難道不知曉天庭的星空防線一旦被攻破,接下來會是什麼局勢?兇駭神尊一旦回來,你還走得掉嗎?你得立即離開命運神山了!你若沒有把握,我可以去求她,讓她故意敗給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生出一股暖流,故意灑脫一笑:“放心吧,要擊敗那丫頭,已不是難事。對了,風,多謝了!”

    不用宮南風提醒,張若塵也有緊迫之心,向五界天趕去。

    “海尚幽若,張若塵又來了!”

    剛剛踏足五界天,張若塵便揚聲大喝。

    未來神殿的殿門,打開。

    海尚幽若身姿嬌小柔弱,緩步走出,雖看起來年幼,卻十分沉穩。只見,混沌迷霧中,張若塵一手持劍,一手提着一隻酒鼎,大步而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今天可是你大婚之日,你居然丟下無月,來了我這裡。你不會是被無月掃地出門,沒有地方可去吧?”海尚幽若聲音稚嫩,清脆悅耳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知道你無法離開五界天,所以,特意給你帶來喜酒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露出詫異之色,倒是沒有想到張若塵如此重視她這個朋友,心中生出一絲觸動。

    “但,得看你有沒有本事喝!”

    張若塵身周出現時間印記光點,隨即速度大增,出現到海尚幽若身前,揮劍直劈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海尚幽若的絕對自我虛時間領域,被輕鬆劈開,驚得她秀目一睜,立即施展出身法,急速後退,險之又險的避開這一劍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依舊有一縷髮絲被斬落。
最近更新小說